>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六章 没有赢家

《陨神记》 第七十六章 没有赢家

    这座曾经雄伟坚固的伟大要塞,坍塌大半,满目疮痍,特别是一块山岳般的巨大陨石,从天而降轰在要塞外围,瞬间造成一个巨大无比的丑陋巨坑。

    太过庞大沉重的陨石。

    因为人力根本无法拖走,最终将永远遗留至此。

    数千年以后,神圣要塞不复存在,这石却依然被后来者所仰望,因为巨石的横空出现被后人认为是一段传奇的正式开幕,而这一切却是处在历史事件当中的人,所无法预料的。

    天黑下来。

    这场战斗总算彻底落幕了。

    远征军团战龙军团的军团长山海峰,正在钦点自己本部的人数,虽然大战仅仅持续半天,但是伤亡情况却极为惊人,无数怀揣着信念与梦想的年轻人,他们刚被招募加进兵团还没有几天,就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投入死神怀抱。

    真是不甘心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

    山海峰刚刚得到一个最不好的消息。

    远征军军团长冬归雪率领的追击部队没能扫清溃败的荒野军主力,这就意味着这场战争并不是结束,这些凶残成性而又不择手段的荒野人,他们迟早还会卷土重来的,这件事情对山海峰,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这时一个小兵走过来,“将军!”

    山海峰皱皱眉:“什么事?”

    “这么晚打搅您,实在非常抱歉,第五中队小队长想要见你……他,他受伤很重!”

    山海峰闻言微微一怔,他记得这位小队长,因为这是山海峰亲自选拔招进战龙兵团的,这是一个潜力非常不错的小伙子,今天在战场上据说他表现的非常英勇,率领自己小队区区一百多个人,挡住一支强横的荒野军从背后法器的偷袭。

    只是。

    他们付出惨痛代价。

    整个小队就只剩不到五人了。

    五人现在都躺在重伤员的营地里。

    “要不然,我回去告诉他们,将军您正在忙……”

    山海峰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又做出一个带路的手势,小兵脸色露出感激的表情,立刻带着将军穿过狼藉的战场。

    无数神域士兵十分费劲清理狼藉的战场。

    山海峰走进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大场地。

    这里是专门用来收容伤亡人员的场地之一。

    山海峰走进来以后,他亲眼见到一个个阵亡战士遗体被不断清理出来最终送到这里,每个人都被盖上一块盖住全身的布,而就在一边不远是伤员的收治中心,从那边不断啊传来痛苦的或惨叫,而且还源源不断有治疗过程中死去的战士被送到这边的停尸间里面。

    整个空气都弥漫着血腥的恶臭。

    数百个医师的衣服都已经被染成红色,他们正在手忙脚乱的忙碌着,可是看起来人手依然不太够,总有人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而死去。

    这个兵营里面全部都是远征军的伤病。

    山海峰直接来到负责收治战龙兵团伤兵的地区,当身负重伤伤兵见到他们的将军来到这里以后,全都停止出,每个人都投来振奋的眼光。

    山海峰快走到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展示面前。

    这就是小队长,只是一件气若游丝了。

    小队长的眼睛看到山海峰将军,他的眼睛里又出现了神采:“将……军,将军!”

    “不要别动,你会好起来的!”

    “不……我不行了,您不用安慰我。”小队长向山海峰投来充满殷切的目光:“我们胜利了?对不对!”

    “对,我们胜利了,敌人被打退,冬归雪元帅率领远征军精锐去追击,这次肯定能把他们全部歼灭在荒野上。”

    山海峰不忍心欺骗一个即将死去的英勇战士。

    他更不忍心让这个战士带着遗憾死去。

    “那就好,那就好,希望我们的子孙,不用再生活在邪恶力量的威胁之下,说起这个……真是想念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但是我不后悔,他们会为我骄傲的,我没有给家乡丢脸,我没有给他们丢脸,我……”小队长说到这里的时候,本来气若游丝的目光里,突然爆出光芒,“将军,你说过,你会成为元帅的,你一定会成为元帅的对吗?”

    山海峰愣住了。

    最终艰难的点点头。

    “你与其他将军不一样,你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将军,我们所有人都把你当成目标,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元帅的……”

    小队长伸出一只手。

    他话才刚刚说到一半。

    最终手无力滑落下来,一个英勇的灵魂就此投入神山怀抱,如果真的有神山存在的话……几个医师迅围上来,当经过一番简单的检查以后,立刻用布盖住全身,然后将他送到对面的停尸房里去了。

    山海峰离开这里以后。

    他又重新看着眼前这幅狼藉不堪的景象。

    从一张胖脸又露出困惑和不解的表情,他心里始终有一个疑惑……赢了?这场战斗真的赢了吗?远征军和要塞军确实守住了神圣要塞,更击退前来进攻的荒野人,对荒野造成不小损失。

    只是需要在这里处决的北辰曦已经被救走,神圣要塞挡住荒野人攻势也付出巨大代价,这座要塞与被被摧毁也没有太多区别。

    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赢家。

    或许战争从来就没有什么赢家。

    山海峰心里不由自主出现疑惑,星光大师的实力如此强大,为什么总是有所保留?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背后似乎都埋藏着更深的动机,哪怕连山海峰都能看出来,云鹰绝对是未来最能够对天云神域造成威胁的存在,难道星光大师会看不出来吗?

    惜云星光能够一人之力击退苍冥在内思维顶级强者。

    星光城主能与魔族长老展开激战,最后几乎杀死魔族长老。

    他明明具备这么强大的实力,如果一定要杀云鹰不可的话,今天在战场上面,没有人能拦得住,只是为什么眼睁睁看着云鹰被那个魔族长老带走也不出手呢?凭他的智慧不可能犯这种养虎为患的低级错误,那么星光大师究竟在想着什么呢?

    这次战斗中对星光大师心生怀疑的人越来越多了。

    特别是人们在见识到星光居然能吸收神侍的力量以后。

    这种能力绝非猎魔师能具备,星光大师既然具备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以前从来都不施展出来呢?天云城老一辈人物对此私底下都议论纷纷,人们依然无比敬畏星光大师的强大,但是对星光大师身上疑点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

    天云圣殿。

    银月和岚麟已经把神圣要塞之战的情况汇报了一遍。

    大祭司天云明缓缓睁开眼睛,一双深邃目光里似乎有暗流在涌动,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挥了挥手,让两人先退下去。

    银月离开圣殿。

    她的心情十分沉重。

    她不知道云鹰到底能不能活下来,毕竟云鹰本身就身负重伤还参加如此高强度的战斗,最后更是被那个连星光都只能进行重创,而无法直接杀死的魔族长老带走了。

    银月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种感觉让她感到愤怒而又无奈。

    这时有一道身影出现在前面。

    银月看见这个凭空冒出来的人影,他从头到脚都裹着黑色衣服,没有一寸皮肤露在外面,只能看见一双冰冷淡漠不带任何人类情感的眼睛,银月眼睛里顿时涌出一股怒意,她握紧拳头深深呼吸几口气。

    “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来看你。”

    影千面走过来,当面对眼前愤怒的女子,本来古井无波的眼睛里,突然出现一些波动:“你就这么在乎他吗?”

    银月说道:“那又怎么样?总比你这种谁也不在乎的人好!”

    “可是你要知道这次战争挑起与他有脱不了关系。”

    “这相信并不是云鹰的本意,我也始终相信云鹰并不是一个喜欢战争的人,如果不是被星光还有荒野里那帮家伙逼到这个份上,他绝不可能做这些事情,他的为人我最了解不过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动机与目的是与生俱来的,所谓使命所谓信念都是随着经历推动所造就,外力也好,受人影响也罢,人是会变的。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云鹰亲自带领部队,以真正的荒野领袖身份,主动对天云城起攻击,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银月听到这话先想到的是反驳。

    只是当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了。

    这几年,让银月已经相信,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事情,正如她不敢确定云鹰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正如她不敢确定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自己会怎么做,既然都是无法确定的事情,现在说什么都毫无意义,只有生的那一刻,才能知道答案。

    银月转身就要来。

    影千面说:“你要去哪?”

    银月冷淡声音传来:“不用你管我。”

    “烛阴出现所造成的影响,其实远比看上去更大,这种影响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逐渐呈现朱来,今后会有很多人都对星光的能力与动机产生怀疑。”影千面说:“但如果你想对付星光,光凭你是不够的,我可以帮你。”

    (欢迎大家关注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 参加每周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