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七章 魔渊的意志

《陨神记》 第七十七章 魔渊的意志

    南荒,绿洲。

    北辰曦缓缓醒来,她躺在了熟悉的绿洲城堡,大脑昏昏沉沉,身体十分虚弱,她足足用十几分钟才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大段大段记忆仿佛潮水般涌入脑海。

    神圣要塞!

    我不是在神圣要塞吗?

    她瞪大眼睛猛然坐了起来!

    北辰曦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替云鹰挡住影千面的刺杀,当时清楚地记得,影千面刺穿自己身体,这是来自天云城第一刺客的刺杀,自己怎么可能还有醒过来的机会?

    她双脚刚刚一碰地面,立刻赶到虚弱袭来,整个人都倒在地上。

    “北辰小姐,你终于醒了。”一个非常有磁性的女声传来,只见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缓缓地走了进来,彼岸花看着北辰曦说:“你昏迷五天了,现在依然出在虚弱期,请你好好调养身体。”

    北辰曦顾不得这么多,“云鹰呢?”

    彼岸花听到这句话轻轻一叹:“你先别想这么多。”

    北辰曦激动起来:“你告诉我,云鹰在哪里?他在哪里!”

    “云鹰带着绿洲的人去参加战斗,虽然成功把你救了回来,他自己……”彼岸花说到这里,她的表情也有些复杂:“却没能回来,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北辰曦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云鹰没能回来?

    他怎么可能没能回来?

    云鹰怎么可能会抛下绿洲呢?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彼岸花看见北辰曦满脸痛苦,她摇了摇头说:“失去云鹰,我们都很难受,我也明白你的感受,但请你先不要胡思乱想,云鹰是否还活着尚且位置,毕竟他只是在战场上被魔族给抓走了。”

    北辰曦能听出来。

    哪怕彼岸花自己都没有信心。

    其实没有人比彼岸花更了解云鹰的身体状况有多么糟糕。

    云鹰却偏偏在这种情况之下,给自己注射副作用极大的兴奋剂,又强行激释放自己的潜力,他能活下来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北辰曦依然无法原谅自己。

    她只是想给云鹰帮忙,没想到会把事情变成这样。

    北辰曦亏欠云鹰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若云鹰真有什么三长,她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最该死的人明明是自己啊!

    为什么命运对云鹰这么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非要让他去面对这一切?

    神圣要塞一战,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此战绿洲派去的人,只回来三分之一,可是每一个活着回来的人,他们都享受到英雄般的待遇。

    这是云鹰亲手成立的苍鹰战队,他们在这次战斗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竟然直接与神域里最高贵最强大的猎魔师军团硬碰硬,这支成立还不到两个月的部队,可以说因此而一战成名了。

    每一个苍鹰战队的队员都以自己的名字为荣!

    虽败犹荣,这场惊天动地大战,以荒野方失败告终了!

    更何况,若以绿洲的角度来讲,云鹰完成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带领着一支能媲美猎魔师部队的战士,一举击破神圣要塞固若金汤的防御,又从万军从中将北辰曦奇迹般的救出来了。

    云鹰的壮举无疑震撼所有人。

    他的事迹注定成为荒野的神话。

    荒野虽然进攻失败,但荒野人这个时候都敢拍拍胸脯说:我们并不弱小卑微,我们也有追求自由的权利,我们也有争取生存的权利,荒野人有机会打败神域人,因为荒野有云鹰!

    未来一段时间。

    绿洲肯定会络绎不绝有人来投奔。

    北辰曦尽管感到万分悲痛,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消沉。

    绿洲是倾注他心血与理想的地方,绿洲是承载他梦想的地方。

    云鹰这辈子都在追求自由与宁静,从没有一个地方对云鹰来说这么重要。

    绿洲高层立刻召开一次会议,除绿洲领主云鹰以外,北辰家族、紫菱、金白、老酒鬼、灵月云,还有彼岸花等人,所有绿洲的高层都到齐,此外还出现很多其他面孔,这些人都是彼岸花从暗核会引进的暗核会高层。

    其中就包括焦炭等人在内。

    暗核会现在开始驻进绿洲了吗?

    北辰曦忍不住握了握拳头,她知道暗核会是一帮什么货色,她也知道狼剑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绝对不可以让暗核会的人破坏绿洲的宁静。

    “云鹰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绿洲决不能就此而荒废,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领!”彼岸花站起来开口说:“北辰曦本就是绿洲城的副城主,现在就由你来担任绿洲代城主!”

    众人对此都没有意见。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北辰曦身上。

    北辰曦何曾担任过独当一面的荒野领袖?

    “我接受!”让人感到出人意料的是,北辰曦毫不犹豫说:“从今天开始,只要云鹰一天不回来,我就是绿洲的带城主。”

    北辰家族的飞鹏等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

    北辰大小姐居然真的同意了这个请求?

    人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的,她或许曾经是天云城的大贵族,她或许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圣武士,她或许曾经是刁蛮任性不通事理的大小姐。

    当经历过一系列事情以后。

    北辰曦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使命与责任。

    她毅然接受身份转变,在这个关键时候,扛下了这份责任,从此北辰曦将成为一位荒野领袖。

    …………

    黄昏,荒野,狂风呼啸。

    鬼墨带人穿梭在千沟万壑的复杂地形之中。

    神圣要塞之战,鬼墨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他们却始终在附近观察着。

    其实,从云鹰动大陨石一击轰爆神圣要塞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可以肯定,云鹰已经继承魔王的力量,此人就是下一代魔王的继承人。

    “真是没有想到啊。”吞天虎扛着长斧走在队伍最前面:“魔王居然真找一个人类做传承者,人类寿命不过百年,魔王到底是怎么想的?”

    鬼墨淡淡的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伴随使命而生,使命完成可死,寿命何必太长?”

    流离风嘴里咬着一根草根,“我通过冬归雪哪里获知,云鹰被抓到暗夜城去了,我们不去暗夜城把他救出来,跑到这个鬼地方来是什么意思?”

    “魔族长老烛阴不简单,虽然在魔族长老中排名不高,但却能与星光交手,而他身边还有苍冥永夜在内众多顶级强者,光凭我们的力量是不可能把人救出来的。”鬼墨知道烛阴这个魔,他是魔族里面非常激进的家伙,现在肯定也已经现云鹰身上的秘密,他会把云鹰抓走,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我已经留了安好,吾主会派人与我们见面,我们只需将情况汇报,魔渊自然会对暗夜城有所行动。”

    去见魔渊的人吗?

    其他人闻言都露出惊色。

    魔渊是什么地方?这个地方与神山一样,虽然一直久闻其名,但是从来没人见过,鬼墨不过是魔渊选中的一个使者而已,像他这样的使者肯定分布在各地,绝对不止只有他一个人,他们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到魔王传承者。

    鬼墨已经完成任务。

    现在是时候回来交任务了。

    众人穿过长长地峡谷以后,一座破旧的古庙出现在视野里。

    魔渊之手的人都露出紧张的表情,难道就要在这种地方与魔渊的人碰面吗?

    从破庙里传出一个声音:“进来吧!”

    鬼墨做了一个手势,其他人都留在外面,他带着流离风、吞天虎、三眼珠几个亲信,缓缓地走进破庙里,只见破庙里出现一个身影,他并不是想象中的魔族,竟然和他们一样是个人类,当这个人类转过身时,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这……”鬼墨见到对方露出难以置信,“你也是吾主的人?”

    流离风、吞天虎、三眼珠,全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非但不是来自魔渊的魔,更是一个看起来非常熟悉的人。

    他,中等身材,背着双手,满脸从容,戴着一个黑黑眼罩,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危险,反而有一种知书达理的体面感觉。

    为什么狼剑会出现在这里?

    “我并不是你主人的人,实际上就算是你主人在我面前,也要老老实实听我的。”

    狼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鬼墨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虽然与主人接触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他知道主人在魔族地位极高,绝对比暗夜城那个烛阴要高很多,狼剑居然如此不把主人放在眼里,他到底会是什么人?

    “这么说吧,你制作黑暗战士,以及魔侍的技巧,全部都是我传给你的。”狼剑说到这里,突然微微一顿,“但是我没有告诉你,我还把相关技术交给一个人,你们猜猜这个人是谁呢?”

    流离风看了看身边的不死黑煞。

    他突然想起冬归雪描述的情况。

    难道是……星光!

    鬼墨满脸骇然。

    难道星光吞噬神侍力量的能力,竟然也是从狼剑这里得来的?

    狼剑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有多少身份,为什么连星光这种人,都需要与他接触呢?

    “你们现在肯定充满疑惑,你们肯定想知道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因为我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用过的身份与躯体太多,以至于连自己都快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谁了。”狼剑继续说:“你们只需知道,我足以代表魔渊,就够了。”

    鬼墨表情阴晴不定起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魔渊的意志,你们是魔渊之手,手足只要遵循意志指挥就够了,而不是用来提问的。。”狼剑转过身,“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