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八章 魔血

《陨神记》 第七十八章 魔血

    云鹰睁开眼睛,只觉自己像标本一样,被浸泡在某种液体之中。他的嘴里塞着呼吸器,周身插满乱七八糟的东西,整个人都躺在一个维生舱的里面。。

    这种不感觉让他恍惚间又回到多年以前,又想起被疯狂科学家罗斯特俘虏的感受。

    我没死?这样都没死?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鹰剧烈挣扎一把将维生舱舱门推开。

    他浑身一丝不挂爬出来,听觉、视觉回到身体,真是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犹如刚刚沉睡一整个世纪。现在身体尚没有完全恢复,现在样子实在可怖而且吓人,全身皮肤都变成绛紫色,简直像是一具快风干的僵尸。

    云鹰活动活动身体。

    他现浑身都有一种阻塞感。

    人操纵肢体时,从意识产生,再到动作形成,本来是一次性且同时生,意识与不可能存在延迟关系的。

    云鹰现在却有这种感觉,他现自己需要花更大气力,才能支配自己的行动,意识与无法统一,所以有难以形容的阻塞感。他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老旧到极致的机器,虽然依然在苟延残喘运转着,但是随时随刻都面临崩溃的风险。

    这是怎么回事!

    “生了什么?”云鹰短期记忆出现问题,他想不起来到底怎么回事,犹如刚刚学会走路的幼儿,先跌跌撞撞在这个房间里走几步,最终气恼的一把将桌上瓶瓶罐罐东西全推翻在地:“这是什么鬼地方?”

    这个时候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机械冷淡,毫无感情:“你没死就知足吧。”

    一个黑色身影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在背后。

    此人从头到脚都套在漆黑光滑的盔甲里,正戴着完全覆盖式的呼吸头盔,外面披着一件纯黑的大斗篷,云鹰直接交到:“你是……永夜之王!”

    永夜双眼红光闪烁,再次出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你还能记起我,说明并没有失忆,这对你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个月前的神圣要塞之战上,你在荒野联军进攻神域过程中身负重伤,当时奄奄一息近乎死去,是我们把你救了回来,而这里是暗夜城。”

    暗夜城?

    神圣要塞之战?

    等等!两个月了?老子居然昏迷了两个月!

    云鹰记忆好像被撞碎的海山冰山,此时此刻又全部浮现在海面,整个过程十分破碎混乱,无数画面都在脑海里纠缠,让他感到一阵头疼欲裂。

    云鹰先想起的是绿洲:“我怎么会在暗夜城,不行,我该回去了,其他人肯定都在等我!”

    “回去?你以为你还回得去吗?”永夜冷漠的声音说着:“你目前身体状况不可能穿越这个地区,更何况你现在在神域和荒野都出名了,你一旦现身在任何地方,都会引来各种麻烦,特别是回到绿洲消息传到神域去,绿洲必然会面对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云鹰顿时愣住了。

    他想起自己在神域的所作所为。

    这次神域人算是彻底将其视作头号恶魔了。

    “立刻穿上你的衣服。”永夜淡淡的说:“你既然来到这,那么就见一见这地方真正的主人吧,你应该好好感谢并且报答他,因为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话,你早就已经死在战场上了。”

    云鹰跟着永夜走出来。

    这里是巨大无比的幽暗城市。

    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层黑布之中,犹如千万年不散的黑暗,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没有太阳,只能见一些奇怪的黄色绿色紫色光晕,与极地的极光景象非常相似,让人根本感觉不到自己还身处地球。

    云鹰离开房间走上一条长长的悬空桥。

    万丈深渊,十分壮阔,整个城市都建立在无穷无尽的黑色废墟上。

    “暗夜城,永夜之地,一千多年前,这里曾经是神魔大战的主战场。”

    云鹰暗暗咂舌:“神魔就是在这里展开了决战?”

    “不错,魔王神王在这个区域交手,他们的时间与空间力量干扰时空,再加当时无数神魔同时出手,因此产生恐怖能量造成永久性的空间扭曲,所以形成一个永远冰冷且死寂的世界,不过正因为这里曾经爆过神魔大战,所以我们才有足够资源建设城市培养黑武士。”

    此地距天云神域实在太远太远了。

    神魔战场的环境非常复杂危险,天运神域千年来都不曾探索过这里。

    这也就不觉得奇怪了,暗夜城建立这么多年,他们很少离开这个区域,因此不为天云神域所知。

    云鹰经过长长地空中走廊通向一座黑暗城堡,他在宫殿中央见到这次要见的人,更准确的说不是人,而是魔族长老烛阴。此时此刻烛阴的状况看起来并不太好,他胸口有一个前后贯穿的伤,这个伤口是两个月前在要塞战中与星光交手留下来的。

    这么久过去了。

    居然还没愈合?

    魔族拥有远胜过人类千百倍的生命与再生能力,可若是一旦受到不可修复的重创时,他们所需要面对的治疗难度也是人类千百倍。

    惜云星光大师这一击实在是太狠了。

    让烛阴的伤势几乎不可能自愈。

    他很难在兴风作浪了。

    云鹰看过去时,这位实力强大无比的魔族长老,大半身体都浸泡在某种气态能量,墨绿色雾气不断地环绕着它的身体,似乎正在缓解攻击造成的副作用。

    这家伙现在的实力,恐怕无法挥正常情况下的一半,所以说这次攻打神圣要塞,真可谓害人害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烛阴面对云鹰说:“人类知道为什么救你吗?”

    云鹰皱眉,略加思索,倒也坦然:“我看多半是因为我继承了魔王的力量。”

    “没错,你就是魔王的传承者,我曾经与魔王并肩作战过,所以对于魔王的力量绝对不会看错。”烛阴缓慢而又虚弱口吻说:“正如你所见一样,这次即使是亲自出手,最终也败给惜云星光,如果说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还有谁有希望打败惜云星光,除魔渊里那些不愿意出头的老东西,以及神山上高高在上的诸位上位神……只有你而已!”

    “你是想让我对付星光?”

    云鹰何尝不想对付星光?他实在没有什么把握!

    “对付星光?不!就算有这个目的,那也是以后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你活下来,让你彻底融合魔王的力量。”烛阴缓缓的书说:“只是凭你目前的状态,哪怕经暗夜城的手段,最多也就延续一两年生命而已而已”

    云鹰相信烛阴没有夸张。

    他还在绿洲时身体就已经到崩溃边缘了。

    这次大战更是抱着必死决心,现在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云鹰尽管不怎么相信魔族,但是烛阴应该没有骗他,只是就剩最后一两年生命能做什么呢?他又该怎么面对眼前事情呢?究竟是什么都不在管去环游世界,还是竭尽余生找惜云星光报仇。

    “现在有两种方法可以救你,一种是成的方案,一种则需要费些力气。”

    云鹰眼睛一亮:“第一种是什么?”

    烛阴尚未开口说话时。

    永夜主动地走出来打开盔甲。

    这个家伙明显经过改造,绝大部分区域都是密密麻麻的机械,他的器官已经完全被各种奇怪设备给取代,原来永夜与三眼珠制作的乌鸦一样,竟然也是一个改造人。

    “永夜多年前就和你现在一样,奄奄一息,重伤濒死,但是利用这种方法,最终让他活到了今天,不过想要得到什么,先就要失去什么,你将失去作为一个生灵的大部分能力。”

    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云鹰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第二种呢?”

    烛阴听到这句问话,他将身体向前伸了伸,从缠绕的雾气里探出来,一字一顿的的对他说:“你需要彻底继承融合魔王之力!”

    云鹰微微一愣。

    融合魔王之力?

    “我可以感觉到你体内已经融合魔王大半的力量,你之所以无法融合剩余部分,全在自身的瓶颈,所以需要去寻找一样东西——你需要魔王陨落前遗留的魔血,魔王的魔血可以大幅度改善你的身体,更能让你彻底掌握魔王的全部力量。”

    “魔王之血?这种东西该上哪里去找?”

    “其实不难找,我们所处地方就是神魔战场,当年魔王就是在这里陨落的,魔王之血自然落到附近的势力手里,大概在战场区域的西南角,有一座被遗弃的古老神域,魔王之血就在这个地方,去找找看吧……”

    有了目标。

    那么接下来就方便多了。

    云鹰却不敢轻易信任烛阴:“你为什么要帮我?”

    烛阴出一阵魔族特有的森然笑声,犹如所在盒子里的青蛙在叫,“你是魔王的继承人,你是我族未来的王,我身为魔族长老之一,协助未来的魔王有什么问题吗?”

    云鹰若有所思。

    “若我的身体在全盛状态,或许可以直接为你拿到魔血,只可惜遭到惜云星光重创以后,我的力量已经损失十之六七,再暗夜城刚刚战败元气大伤,也无法与这股势力硬碰硬,所以拿魔血这件事情,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云鹰总觉得烛阴这个家伙绝不简单。

    可他现在除了相信烛阴还有其他选择吗?

    云鹰得到目的以后,立刻转身离开了这里。

    烛阴盯着云鹰离开的方向,从猩红目光里闪过一丝阴霾:“惜云星光……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