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章 银色王国

《陨神记》 第七十章 银色王国

    云鹰此次遭遇只能以龙游浅滩被虾戏来形容。

    他打败过蝰蛇、冬归雪,还击败过苍松这类老一辈的强者,更曾经与红一、星光交手过。整个成长经历中击败过强敌高手太多,虽然未必每次都能打赢,可很少输得这么窝囊,居然被一头不晓得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怪兽打晕了。

    真是一次耻辱的败绩!

    耳边都是呼呼的冷风。

    云鹰醒来现自己安置在一头似马似犀的背上,这头巨兽的身体非常的粗壮,所以后背也是十分厚重平坦,他躺在上面都没有感觉到什么颠簸感。

    小怪鸟立刻立刻吱吱嘎嘎的叫起来。

    云鹰坐起来,浑身酸痛难忍,当环顾四望时惊讶现,此处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一片,荒芜寂寥,空虚寒冷,赫然是一个冰原。

    光线充足。

    这显然已经离开神魔战场了。

    不过也因为距离神魔战场太近的关系,从神魔战场里泄露出来的冷空气,直接把这一大块区域都吹成冰原,强烈的光线毫无阻碍洒下来,整个世界都纯净而透亮刺眼。

    一片荒芜死寂。

    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云鹰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里绝对不是云鹰以前去过的任何地方。

    几头体积巨大的荒兽,正驮着沉重的货物以巨大脚掌,缓缓地走在巨大冰原上,几个人穿着都十分非常厚实,非但戴着皮帽,还裹着大衣,衣服和胡子都挂着冰碴,其中为者是一个年长精瘦的老者,这个老者显然现苏醒过来的云鹰。

    “你终于醒了。”

    白老者有一双湛蓝的眼珠,头胡子雪白,修剪十分得体,外面裹着一件蓝红相间的斗篷,举止投足间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的口音与语言与天云神域一样,都属于神域的语言,所以云鹰可以听得明白。

    整个队伍人很少。

    一个老头,一个少年,七八个佩戴各种武器的随从。

    云鹰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虽然这些人给他的危机感都很弱,甚至就算是站在原地不动,他们也未必有人可以威胁到他的,可是他是还是下意识的保持警惕。

    “不要误会,我们并没有想要伤害你。”白老者满脸亲切和蔼又略带一丝恭敬:“我们在禁地现了你,当时的你似乎与凶手而受伤昏迷,我们是来自红叶城的商人。”

    云鹰忍不住皱起眉问:“红叶城?什么红叶城?”

    老人觉得十分奇怪:“你没有听说过红叶城吗?”

    红叶城就算规模不是很大,不过在王国里面算是小有名气。

    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没听说过?老人看着云鹰的眼神,突然出现几丝疑惑之色。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满脸崇拜走到云鹰面前:“你在禁地遇到了蝙蝠龙,那蝙蝠龙是禁地里最厉害的凶兽之一,你却能够重伤打跑它并且活下来,实在是非常的厉害,你是一个御兽师吗?这只小鸟是你的神兽吗?”

    红叶城,御兽师?

    居然都是闻所未闻的。

    云鹰现这里距离他所生活成长地方太遥远,因为距离与气候环境的关系,无论是文化习俗还是生活方式,全都出现了很大的差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块冰原地区,正是失落的牧神域。

    十五六岁少年人问:“我叫夏,你叫什么来自哪里?你怎么不说话?”

    云鹰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想起不能轻易泄露身份,只能摸了摸脑袋说:“奇怪,我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叫云鹰。”

    这个家伙该不会撞坏了脑子导致失忆了吧?

    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爷孙两人面面相觑起来。

    夏灵机一动说:“既然你想不起来了,不如跟我们一起去红叶城吧,你是一个御兽师,一定会在红叶城很受欢迎的。”

    云鹰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完全一无所知。

    他正需要想办法混入其中,既然这些人主动邀请,他当然也就不客气了。

    云鹰猜得没错,这些人果然来自失落的牧神域,牧神域与云神域本是同等规模的神域,只是牧神域建立之初就终止,所以相比拥有数千万人口的云神域,牧神域仅仅只有区区几百万人,从而形成一个小王国般的地区。

    整体规模仅仅相当一个天云城而已。

    虽然人数不怎么多,但是实力还是非常强的。

    夏口中所说的御兽师,正是这个地方特有的职业,云鹰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当旁敲侧击一番才知道,其实所谓的御兽师,其实是指拥有神兽的猎魔师。

    云鹰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现神兽的秘密。

    其实所谓的神兽,只是一种特别的神器,它能够直接与主人配合,从而实现更灵活战斗方式。天云城神兽数量寥寥无几,其中最有名一头就是镇守圣殿的圣兽,所以说在天云神域里面,几乎很难现猎魔师带着神兽出行。

    这个地方不同。

    大概是接近远古战场的关系。

    当年大量神兽魔兽在主人战死以后留下来,其中有一部分具有繁衍的功能,所以在这个区域留下很多神兽之卵,最终被牧神域所获得,因此在这个失落的神域里,虽然没有神灵指导并且赐予子民,人们依然可以寻找神兽或神器自我摸索获得力量。

    其中拥有神兽者就被称为御兽师。

    至于能使用神器且具备强大战力的战士责备称为天选者。

    御兽师也好,天选者也罢,又或者是暗夜城的黑武士,以及荒野里面的弑神者,其实归根到底都是猎魔师,只是所在地方不一样,所以称呼也就不一样而已,但是本质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对爷孙是商队的采集者,主要工作就是往返禁地,也就是神魔战场边缘,去寻找材料,比如说神魔大战期间遗留的神器碎片,比如说各种能量晶体,比如神兽之卵,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很值钱的,有时候运气好的话,只要能挖到一枚,有可能赚到半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

    可这份工作无疑非常危险。

    禁地之所以被称为禁地,正是因为该地区充满太多未知性。

    云鹰遇到的蝙蝠龙就是一头无主的神兽,十有是从神魔之战期间遗留的。

    这种怪物在禁地里数量不少,每一个都具备强的实力,若非云鹰与它狭路相逢撞个正着,并且出手将其给重创了的话,说不定蝙蝠龙现在已经现他们这些人了。

    而对他们来说。

    若被蝙蝠龙盯上。

    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云鹰目光扫过挂着大包小包的坐骑,“这些东西就是你们从禁地里找出来的?”

    夏点点头说:“是啊,这次真是大丰收,只要把这批东西都卖掉,我们或许就能打通去王城交易的资格,这样一来就不用整天往外面跑了。”

    云鹰看着这对爷孙。

    他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现在这种场面仿佛又让他回到多年前,那是云鹰刚刚前往天云神域的时候,他当时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然而在边缘地带遇到一支叫荆棘花的平凡商队。

    那年云鹰还是少年。

    那年流离风也是少年。

    谁曾想过几年时间过去以后,两个人命运居然会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彼岸花。

    夏的全名叫景夏,他的爷爷叫景岩,景岩听到孙子的话,他只是摇摇头说:“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去王城,可是想去王城哪有真么容易?这不仅仅需要足够能力,还要有足够强的实力,我们现在还差远了。”

    夏忍不住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反正我早晚会变强的。”

    “你这小子也就会动嘴皮子。”景岩摇摇头抬头看一眼天空说:“未来几天气候可能有变,如果你们不想被晒死或者冻死,那就赶紧加快度。”

    荒野冰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这里一方面靠近远古战场,从而常年被冰封覆盖温度极低,另一方面要是面对太阳只晒的话,那强烈光纤可以直接灼瞎人的眼睛,特别是在这样雪白的世界里,光线的威力会被放大数倍,而且强烈紫外线还能直接灼伤皮肤甚至引变异。

    虽然根本感觉不到热。

    但是走着走着可能就被晒死了。

    云鹰这一路谨言慎行,主要以刺探情报为主,当结合永夜之王给他的情报,以及少年夏嘴里得到一些模糊描述后,他对这个失落的神域有了一些了解。

    若非亲自来到这里。

    他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会存在这种地方。

    云鹰跟小商队前进几天,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当云鹰站在高高悬崖眺望远方时,他不由自主的愣在了原地,因为冰雪的世界戛然而止,前面出现一大片稀疏冻土草原,至于草原的尽头赫然是一片雪中森林。

    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大树与山脉,都笼罩在一片朦朦胧胧的雪雾当中,从荒芜的世界里一下子呈现在眼前,冰凌在半空折射出七彩红光,所有光芒仿佛都是为衬托这个世界。

    终于到了。

    这就是被遗忘的地方,那个失落的牧神神域……当然了,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如今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了,现在原住民更喜欢把他们居住地方称之为——银色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