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八章 致命的丛林

《陨神记》 第五十八章 致命的丛林

    云鹰猝不及防吸到了一点孢子粉,只觉有一股异常辛辣刺激的感觉,瞬间充满整个呼吸道和胸腔,好像吸入不是孢子粉,而是一堆烧红的碳粉

    不过灼烧感持续四五秒就消失不见

    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浮现出来

    这是一种强烈的兴奋和愉悦,直冲大脑,渗遍全身,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快感,哪怕连身上伤口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孢子粉有止痛的作用?

    云鹰现身体继续出现反应,比如说心跳度开始加快,视野里开始出现重影,意识渐渐变得模糊,甚至还出现些许幻觉,那种兴奋愉悦的快感,这种情况之下更加强烈了

    这种毒孢子是一种神经毒素

    它更是纯天然的烈性迷幻剂

    让人出现兴奋、愉悦、幻觉、上瘾等等的情况

    这种天然烈性迷幻剂具备急性成瘾的效果,让人一旦摄入就停不下来,只会想要摄入更多云鹰就像喝醉酒站立不稳,大脑则仿佛被塞进一个声音,正在不断诱惑他摄取更多更多,以维持这种兴奋愉悦的状态

    那怎么办?

    去前面腐生植物森林,那里有大量迷幻孢子!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里出现,云鹰就警觉了起来,立刻咬咬舌尖,他在疼痛刺激清醒过来,慌忙以遮挡风沙的布巾捂住口鼻

    血腥女王身体微微震动,她的目光渐渐迷离起来

    云鹰慌忙将准备动身女王扑倒,按住面具呼吸口,大声对她喊“别吸,别吸,这些粉有毒”

    血腥女王也是意志坚定的人,目光顿时恢复清明,狠狠地瞪云鹰一眼,有些羞恼的说“你要是再碰我,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

    云鹰见女王没受什么影响,心里长长地松一口气

    大概是体内毒性孢子浓度迅降低,整个过程似乎带来急性戒断反应,让身体忍不住痉挛痛苦起来,犹如有无数蚂蚁在骨头啃食,这种滋味确实是非常痛苦

    血腥女王和云鹰仅仅吸到一点点就已经如此难受

    这个几个荒野战士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猝不及防把大量毒孢子吸收进来,当场就被强烈致幻效果摧垮了意志

    “啊啊啊!”

    几个浑身皮肤变得滚烫通红,一张嘴不停张合就像离开水的鱼,这时空残留孢子已经越来越少,已经根本无法满足需要,一双双没有理智的目光,锁定丛林里的怪蘑菇上

    云鹰喊“快抓住们!”

    其他人都多多少少受到孢子影响,现在都已经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哪里有办法抓住这三个已经完全疯的人?

    云鹰就眼睁睁看着三人冲进树林里,一边嚎叫,一边脱衣服,用指甲不断抓挠着身体

    噗嗤!

    一块皮肉被活生生撕裂甩在地上

    一路癫狂奔跑,一路疯狂自残,大喊大叫,歇斯底里

    三人眨眼就变成血人却浑然未决,他们继续来回喷洒鲜血碎肉,犹如勤恳的农民般浇灌农作物,这样惨无人道持续整整十分钟左右,三具血淋淋不成人形的躯体无力倒在腐生植物森林的央

    大半丛林被血肉浇灌一遍

    云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他妈的,我算明白为什么怪蘑菇能长得这么好了,也明白为什么里面有这么多狰狞扭曲的骸骨了!这些该死的杀人蘑菇能迷惑附近生物,让他们用这种方式来进行施肥,难以置信,触目惊心!

    其他人渐渐恢复过来,当见到三人惨状时,他们再不敢继续滞留再次,慌忙离开了这个区域,这样长途跋涉之下,每一个人都已经很疲惫了,何况毒孢子带来副作用没有完全消退,只能找一个相对安全地方,先休息休息调整体力

    “喂,獠狮,绿地营到底还有多远?”云鹰将兔肉丢进嘴里,咀嚼吞咽恢复体力,同时又问道“今天能走得到么?”

    “绿地营已经不远了,这不是能不能走到的问题,而是一定要在天黑前走到”獠狮望一眼渐渐幽暗的森林,他的目光闪过一丝忧色“如果在绿洲里过夜,我们大半都别想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狩猎者喜欢夜晚活动

    荒野一望无际,生物密度不高,如此在荒野渡夜也需承受巨大风险绿洲面积并不大,生物密度是荒野百倍,夜幕降临前没有走出去的话,那么接下来将凶险万分寸步难行

    云鹰感觉心情有些沉重,不过同时又有些好奇“獠狮,我看你对绿洲这么了解,你一定是绿地营的人吧”

    “不是”

    “那你为什么来绿地营?”

    云鹰要是没有进绿洲之前,他绝不会问出这样问题,现在坚持到绿洲的厉害之后,他就对獠狮的行为有些好奇獠狮回答出人意料,既然不是绿地营人,为什么反复进出绿地营,每一次穿越荒野、废墟、绿洲,都是拿命在冒险

    獠狮抬起头看云鹰一眼“我的事情没有必要了解太清楚,正如我对你身上事情也不想追问一样”

    云鹰皱起眉

    老头总给人感觉怪怪的!

    云鹰相信世界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有动机,獠狮反复冒着生命危险出入绿洲,这个里面定有动理由,而且是连命都不要的理由不过既然獠狮不愿意说,云鹰又何必追问到底呢?

    现在扫荡者满荒野追杀云鹰,无论遇到什么事,也不会比这更糟了

    獠狮拄着刀站起来命令“我们出”

    因为森林里越来越幽暗关系,几个荒野战士制作简易火把,众人开始在树林里摸索着前进,黑暗笼罩之下森林更加危险,人类视线在这种环境里大受影响,反倒是一些丛林生物能如鱼得水

    血腥女王走着走着就停住,她低声提醒道“有声音!”

    云鹰被这么一说也警觉了起来,他立刻屏息凝神仔细分辨,丛林里果然有大量嘈杂的声音,这像是某种昆虫在高频煽动着翅膀,从声音覆盖范围和出位置来看,他们数量肯定不在少数的

    这时一只在急靠近

    云鹰听音辨位,抽出钢管,回头一拍,打在某个硬壳上,生物被直接拍在地上,它在地面不断地挣扎,外形像古代蝗虫,不过体型太大了,大约跟古代鸽子差不多,它有着一个狰狞的小脑袋,根黑色指甲的利爪,最恐怕的部位在尾巴,那长长像是蝎尾结构,一看就就是有剧毒的

    “这是蝎蝗”獠狮此刻也感觉到四面方声音,“灭掉火把,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几个火把连忙丢地踩灭

    獠狮带头快逃离这里

    云鹰现漆黑视野里面,全都是飞来飞去的怪虫,整个丛林都被怪虫覆满,最起码有一百多只,耳边都是拍打翅膀出声音这些怪虫有明显攻击性,他们现移动人群之后,一只只立刻纷纷跟上来

    “啊!”

    一只怪虫扑到战士脸上,漆黑尖利指甲抓破了脸,虽然被身边同伴及时驱赶,但是还是被狰狞恐怖蝎尾狠蛰到了,几乎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这个战士脸就好像被充气一样肿起来,他再没能跑几步,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数以十计怪虫纷纷围过去,惨叫和挣扎仅仅持续一小会儿,他就变成这些恐怖食肉虫子的晚餐了

    云鹰简直惊呆

    毒性这么强?

    他慌忙提起十二分精神,不敢让任何一只怪虫近身,幸亏血腥女王跟在身边,以血腥女王反应能力和度,如果云鹰手里出现漏的,女王能及时将打飞,否则就凭云鹰一个人,恐怕有十条命都不够交代在这里

    惨叫再次响起

    这个队伍里又有一个人被蛰倒

    獠狮也没有想到会碰到这种危险生物,四面方最起码有数百只怪虫,这种怪物可怕就在于,哪怕只要被蛰一点点伤口,基本就没有幸存的可能

    没有办法

    只能拼一拼!

    獠狮带着大家冲进一个布满蛛的地方这些怪虫追进来的时候,结果纷纷撞在蛛上,立刻就被密密麻麻布置在丛林里的蛛给黏住了,而且一旦被蛛黏住,它们就根本挣脱不掉

    众人没来得及松一口气

    一只只巨大恐怖蜘蛛,正从大树巢穴里爬出来,它们体型直径在一米到两米见,数量难以估计,反正整个丛林,全都是蛛和巨蜘蛛巢,一个个猎物就像木乃伊般被裹满蛛丝挂在树上随风摇摆,犹如是树上长出来的果实一样

    砰!

    一只巨蜘蛛喷出蛛落在一个奔跑的战士身上,这个战士顿时就蛛给黏住,最可怕地方在于,蛛丝似乎有强大腐蚀性,皮肤与之接触,出嗤嗤声,先变红,接着变黑

    蜘蛛数量远远出想象

    云鹰忍不住叫起来“獠狮你把我们带到什么鬼地方!”

    “这是捷径!”

    獠狮也不想走这条路,可是如果不冒险的话,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冲出大量怪虫的重围,现在闯进变异蜘蛛的领地,顺便把大量怪虫被带进来,而蜘蛛跟怪虫是天敌关系,所以它们会会互相吸引,这个过程或许还存在一线生机

    “前面就是绿地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