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一章 地牢

《陨神记》 第六十一章 地牢

    奴隶地牢是荒野最黑暗残酷地方之一,这里日日夜夜充斥着痛苦绝望的惨嚎,这里日日都有奴隶不堪折磨而惨死,这里每寸土地都是奴隶的尸骨血肉堆积起来的 一

    阴暗、罪恶、残酷

    这一个邪恶的炼狱

    地牢是以古代城市大型地下排水系统的遗迹改造而成,其环四通达非常复杂,绿地营仅仅选取较完整一个区域,偶尔有危险变异生物闯进来,袭击或者吃掉奴隶的事情也并不罕见

    云鹰戴着铁链镣铐被送进来前,驱魔棍就被一个营地卫士收走,血腥女王身上没有明显武器,装备倒是没有被收走

    几个营地卫士持枪逼赶前进,整个地牢潮湿而又阴森,正在关押的奴隶有五六百,各种血淋淋刑拘随处可见,从一些地方正不断传来哀嚎新送来奴隶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先会进行数周到数月不等的驯化,这种驯化就是通过疯狂折磨来摧垮奴隶意志,从而让奴隶们彻底臣服的一种手段

    “快走!”

    营地卫士不耐烦用枪托砸在一个走得慢的荒野人身上

    地牢奴隶房数量众多,新送来奴隶需分拆安置,以避免奴隶在一起聚众惹事,血腥女王和云鹰被押送到地牢最深处,这时身边的荒野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云鹰快观察周围,营地卫士四个在背后持有枪械,周围巡逻的狱卒五到六个,总共战斗力不过十个,虽然不知道绿地营的营地卫士实力怎么样,这个数量就算身手一般,云鹰多半也是打不过,血腥女王倒是没有问题

    不过血腥女王现在被镣铐靠住,她的行动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四个营地卫士手里都有枪,血腥女王必须快将他们都杀死,这种伤势没有愈合又被束缚情况之下,恐怕就算是血腥女王这样惊人身手也很难做得到吧

    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云鹰两手空空没法挣脱铁锁,不过奴隶地牢就算防御严密,终究还有一线逃脱生机,血腥女王的神器都戴在身上,只要女王愿意,她随时可以动手

    两人担心一样

    魔的几只鹰犬就在绿地营,血腥女王一旦动手,即使从地牢里逃脱出去,但是肯定就暴露自己,不就主动在告诉他们自己位置吗?黑袍怪人为的扫荡者势力一旦将他们包围,那么基本就没有逃走的可能

    如果不动手的话,难不成真要被关进地牢变成奴隶?

    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过来

    “站住”

    几个营地卫士停住回头,他们表情立刻变得恭敬“队长,有什么吩咐?”

    这位走进来的就是刚刚在外面见过的营地卫士队长,双眼在血腥女王丰腴浑圆臀部徘徊,他的目光里充满不加掩饰的淫邪之色

    几个懂事的营地卫士立刻说“你,说你呢,给我出来”

    云鹰见此暗叫糟糕

    血腥女王被单独拉出来,虽然裹着一件破破烂烂斗篷,不过依然能看出前凸后翘,紧致而充满活力的身材,戴着面具看不清楚脸,不过光凭这身材就足够让荒野男人兽性大了

    “我要单独调|教这个女人,其他人都带下去吧”

    “是,队长!”当见云鹰站着没有动,营地卫士上前,蛮横一脚踹过来“你还在什么愣?给我走!”

    “没有想到獠狮真带回来几个好货色”这个队长则慢慢像血腥女王走过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

    血腥女王眼里渐渐浮现杀机

    云鹰知道已经隐藏不住,以血腥女王脾气,肯定会动手

    这时营地卫士再一次想过来推他,云鹰猛地大喝向前一扑,撞在这个营地卫士身上,双手将被拿走驱魔棍给夺回来

    营地队长见情形脸色大变“好小子,竟然敢反抗,给我抓住他!”

    “女王手给我!”

    云鹰提起驱魔棍向女王劈过去

    血腥女王转身抬起双手

    三棱钢管高运转落在金属镣铐上,火花迸溅,声音刺耳,犹如被切割机且过,整条镣铐顿时断成碎片血腥女王双手挣脱出来之后,立刻就一击手刀劈向营地卫士队长

    绿地营的营地卫士队长非常强大,即使与黑旗营地精英团队长比也不会逊色太多,血腥女王的手刀又快又急又突然,他立刻就能分辨出来,女人绝对是一个顶尖高手

    现在想躲开已经不太可能了

    队长快抬臂挡一下,左手护腕弹出短剑,快刺向女王腹部这个队长反应度很快,女王反应度更快,手刀忽然变成抓握,犹如铁钳般扣住队长的手臂

    “啊!”

    这个营地对方出不像人的凄厉惨叫,整只手臂顷刻间燃烧碳化,女王抬起修长的腿,一脚踹在营地队长胸口,猛烈力量踢碎队长四五根骨头,整个右肩齐根断裂开来,整个人撞到墙壁上,这种伤势肯定是活不成了

    女王将冒烟碳臂在其他人没反应过来前,猛地砸在一个营地卫士脸上,其他几个营地卫士慌忙连枪都没举起来,女王一晃身就来到两人面前,两只带着手套的手按在两人脸上

    轰!

    火焰从七孔里喷出来

    女王松开手来的时候,两个人倒在地上,脖子以上被烧成焦炭,狰狞五官看起来尤其恐怖

    另外两个营地战士早就被女王恐怖力量吓破胆,他们一边退一变举起枪就要设计云鹰举棍刺进一个营地战士胸口,当拔出准备攻下一个的时候,却终究还是迟一步

    砰!

    营地战士枪械是简陋的自制半自动火药枪,没有办法连射,女王轻松避开子弹,营地战士拉动枪栓把弹壳弹出,正准备射出第二枪的时候,女王早就已经在面前失去踪影

    咔嚓一声!

    血腥女王干脆利落在背后将营地战士脖子扭断了,她微微有些喘息,将云鹰的镣铐劈断,嘶哑低沉声音说“走”

    这个女人实力太强了

    哪怕伤成这样还能轻松干掉几个精锐战士

    虽然两人快击杀营地卫士,但是枪声引起四面狱卒警觉,这个地方估计很快就会被几十个狱卒包围,那时凭借两个人力量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云鹰快搜索地上尸体,从营地队长腰间找到手枪,又顺手捡一支营地卫士用的半自动步枪,搜刮好几十颗子弹,其他几个荒野人跑去捡到武器

    “我们这么走肯定逃不出去”云鹰对几个荒野人说“你们快去把关起来人都放出来,大家团结起来才有希望逃出去”

    几个荒野人早就被血腥女王力量吓得说不出话了

    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恐怖!

    他们想都没想就去执行,数个牢房被劈开后,放出十几个奴隶,大批狱卒已经出现在周围

    “大家跑,分散跑,去释放更多人!”

    云鹰知道他跟血腥女王多半难以在掩藏自己,现在唯一办法就是制造更大混乱,最好把整个地牢里面关押奴隶都放出来,这样子或许还会有逃脱可能

    “女王!我们走吧!”

    云鹰端起营地步枪射翻一个挡路狱卒,两人开始向出口方向逃跑,他们一路不断砸回牢房锁链,让地牢变得越来越混乱,狱卒根本镇压不过来,反而被奴隶群起攻之

    两人就快冲到出口时,他们从出口外面,突然听见嘈杂声音,有一大群全副武装的人正在火赶来

    血腥女王远远就分辨出来“扫荡者的部队!”

    这些冲进地牢里来的,全都是穿着盔甲,拎着大斧头的荒野暴徒这时有一个长着翅膀的人快落到地上,周围荡起一层灰尘,他视力显然极强悍,哪怕在光线不怎么充足情况之下,还是一眼看到了两人准备躲避的身影

    “真的是他们!”双翼青年哈哈大笑起来“大哥,老二,我现这两只老鼠了”

    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血腥女王和云鹰心一凛,地牢肯定已经被包围,三大变异人领还有绿地营精锐围堵,两个人根本没有半点希望杀出去现在又被他们现,这些人人手众多,他们完全可以对地牢展开地毯式宋锁

    “快躲起来!”

    云鹰和血腥女王随便找一条路就准备跑

    三个变异人领袖度十分迅猛,率着几十个持枪弓弩的人,几乎两分钟就追到他们刚刚跑过的方向,结果现两个人都跑得没影了

    黑袍怪人冷冷地说“既然在这里面他们就肯定跑不远!”

    三个变异人领分头带领各自部队,从不同方向对地牢展开严密搜查,三人睡都没有留意到,他们刚刚离开多久,透明空气好像脱去一层

    云鹰跟女王面对面贴墙站着,正是掀起并动斗篷力量,因此换来暂时隐身效果,三个变异人肉眼看不见任何活物,当然也就没有仔细去搜查,却不知道与猎物擦肩而过

    “现在主要通道肯定已经被团团包围,我们不能从这里走,只能另外想办法”

    云鹰斗篷效果渐渐散去

    这件神器效果让她很吃惊,现在无暇去了解是什么神器,两人必须想办法从这里逃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