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四章 重建队伍

《陨神记》 第六十四章 重建队伍

    这样干脆利落又静默无声的杀人手法,整个荒野能做到的人不多,螳螂算是其之一一 只是螳螂在离开黑旗营地时就失散了,这几天时间不仅仅经历扫荡者追杀,还遇到恐怖的沙尘暴,他为什么会在此出现呢?

    原来,螳螂一直跟着扫荡者,甚至混进扫荡者空艇,最后通过荒野空艇降临到绿地营

    云鹰对此做法目瞪口呆,这家伙跟踪扫荡者部队甚至混进荒野空艇却没有被现?螳螂胆子到底有多大,潜伏手段到底有多高?反正云鹰连想都不敢想

    “跟我走”

    扫荡者渐渐围住四周,营地战士数量成百上千,九头蛇想放过云鹰和女王,但是部下并不知道,若是被逮住就糟糕了

    螳螂作为一位顶尖杀手

    一个优秀杀手不仅仅会杀人

    这潜伏匿形本事也是基本功

    夜幕笼罩之时,正是螳螂的主场,他分析出包围圈薄弱部分,立刻出无声无息而又致命打击,神不知鬼不觉干掉数个埋伏的战士

    几人趁机脱困

    绿地营很大,有人口五万

    三个人潜藏起来,想找出来并不容易

    螳螂选择一个营地居民家地下室,三人在主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其打开云鹰将女王扶到地下室角落,让她靠着墙壁坐下来,女王状态很不好,情况不太乐观

    云鹰连忙对螳螂说“你快帮女王看看”

    螳螂伸手过去,女王猛地睁开眼睛,双眼里爆出杀机,右手燃烧天使散出淡淡波动

    云鹰连忙叫道“住手,螳螂是个医生,他可以给你检查伤势!”

    螳螂并没有把血腥女王怎么样,只是按住手腕,仔细分辨一会儿,松手并用冷漠口吻说“这伤熬不过一天了”

    云鹰瞪大眼睛“螳螂你不要乱说,你只是碰一下女王手腕,你怎么知道她伤在哪里?”

    螳螂手法是通过脉搏来判断脏器受损情况,这种高而又古老医术,远比废墟存在年代还源远,云鹰这种土鳖怎么可能理解?女王身体尽管受到多处外伤,不过这点外伤对她体质来说是不值一提,哪怕放任不管也能在几天内愈合

    女王脏器受损十分严重,几天时间里又不断奔波战斗,多次受到震荡和牵扯,现在已经非常恶化,也就是女王能支持到现在,若换成普通人就算是熊,恐怕也伤势过重而亡了

    云鹰知道螳螂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医生么!想办法啊!”

    螳螂淡淡地说“我是医生,不是神仙”

    没有药材,没有工具,什么都没有

    难道施展魔法救人不成?

    云鹰急得挠头搔耳“我们想想办法不行么?”

    “哼,不用求他”血腥女王时间不多,她依然十分平静,没有对死亡恐惧,她缓缓闭上眼睛说,“你是一个有猎魔师潜质的人,你跟这些荒野人不一样”

    螳螂推推眼镜“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路,猎魔师不适合他”

    血腥女王重新睁开眼睛,她目光里闪过一丝惊色“你是谁?”

    螳螂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云鹰对螳螂身份来历一直非常好奇,其实螳螂在黄泉雇佣兵里一直是非常特别的存在,虽然与狡狐和疯狗都是雇佣兵队长,但是螳螂似乎并不受任何人限制,他与雇佣兵们似乎有一层隔阂

    螳螂本身不出任务,纯粹搞后勤意料工作

    云鹰百分百肯定的是,螳螂早就知道血腥女王的身份,哪怕光凭这一点,他就不是普通荒野人

    这些云鹰倒并不是很关心,女王的伤情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女王脾气怎么坏,这个女人终究是云鹰目前为止见过最强大的战斗力如果女王在最佳状态之下,恐怕三个变异人领加一起也不是对手

    血腥女王不在,云鹰怎么办?那些家伙肯定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螳螂问“你们怎么逃出地牢?”

    云鹰如实回答说“我们碰到一个绰号叫九头蛇的人,这个男人帮我们逃出来的”

    “九头蛇?”

    “你认识他?”

    螳螂没有回答,转身就要离开

    云鹰连忙站起来“你去哪里?”

    螳螂身影无声无息离开地下室,一个淡淡的声音传进来“你留在这”

    这时数百扫荡者数百营地卫士已经把地牢暴乱镇压,只是出动这么多人,起这么严密搜索,两个大活人好像凭空消失一样

    三个变异人领自然非常恼怒

    两个人真能上天遁地不成?每次都被他们给逃脱了!

    不过绿地营相对封闭,周围是凶险无比的绿洲,还有一望无际的荒漠废墟,这两个人想要逃走没有这么简单,他们就算逃出地牢也逃不出营地

    三个变异人领命令将营地封锁,他们紧接着集大量人手,绿地营展开地毯式搜索,每一家每一户都冲进去查看,每一个废墟每一块石头,全都搬开有没有线索

    那搜索队伍浩浩荡荡不断地靠近了

    云鹰对此感到十分焦急,因为被搜查队找到,那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如何才能从逃脱出去呢?

    这个时候

    地下室们打开了

    一个营地卫士打扮的人,持一把营地步枪出现在眼前

    云鹰被吓得一跃而起,摆出一副就要战斗的样子

    “是我”

    “螳螂?你怎么穿成这样!”

    “别说了,换衣服,我们走”

    螳螂不仅仅一身营地卫士装扮,更是带来两套营地卫士的装备,其就包括破旧的皮甲,面罩,头盔,步枪,当把装备都穿戴在身上,三个人看起来就完全跟营地卫士没有什么区别了

    螳螂带着两人离开地下室,大摇大摆走在绿地营,扫荡者和营地卫士把营地围起来,数以百计扫荡者正在挨家挨户搜查,三个人穿着营地卫士的装备,竟以反方向与他们擦肩而过

    云鹰一颗心都快蹦出来了

    螳螂好像经常做这种事情,无论是走路姿势还是神态,简直活脱脱变成一个营地战士三个扫荡者领都带着队伍由内向外搜,却没有想到几个关键人物反而向心的城堡走去

    绿地城堡里面景象叫人惊呆

    营地四处杀气腾腾,营地居民没受影响,大概习惯混乱与动荡,因此早就对此麻木了整个绿地城堡一层就是绿地营的交易市场,各种烟酒、材料、零件、武器、食物、草药,这个地方都能找得到

    这市场一定能找到药品

    只是螳螂到底要带两人去哪里?

    三人来到最顶层的区域,这里到处都是营地卫士,从精气神来看都是精英,绝不是外面到处跑的那种货色能媲美云鹰要不是知道螳螂的底细,几乎以为螳螂要把他卖了

    螳螂表明来意和身份,几个侍卫立刻带路

    三人最终来到一个偏厅

    云鹰没有见过这么大房间,简直比女王房间更大,其陈设品相当整齐,有一张大大沙,一个年妇女带着一个小男孩坐在这里,桌上摆着四五种色泽鲜艳水果,这东西在荒野是奢侈品的奢侈品

    两个侧卧里几个医生打扮人似乎在忙碌

    这时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走出来,双方顿时四目碰撞

    云鹰抽出驱魔棍,咬牙切齿看着对方“獠狮?他妈的又是你!”

    獠狮对坐在沙的母子说“你们进去看看”

    母子非常识趣,立刻离开了厅堂

    獠狮看着云鹰和血腥女王说“从现在开始,我们重新组成队伍,我会帮助你们完成正在做的事情”

    云鹰好像听到大笑话般笑起来“你帮我们?开什么玩笑!”

    “他说的没错!”九头蛇从外面走进来,“獠狮是我手下的人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要一起做事”

    云鹰瞪着难以置信眼神看着九头蛇

    九头蛇毫不隐瞒说“你们听听,几个该死变异人在营地里绕过我,肆意驱使我的手下,肆意破坏我的地盘,肆意剥削我的地位,我作为绿地营的领,无法容忍这种事情生,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所以我们或许没有共同目标,但是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需要你们,你们也需要我,难道不是吗?”

    云鹰微微颔

    獠狮现在来帮云鹰等人的话,绝对是增加一号战斗力

    九头蛇把獠狮的老婆孩子,全都接到绿地城堡里住,等于是挟持人质在手,獠狮根本不敢背叛九头蛇

    谁都没有想到

    几人经历一番波折,新队伍又要重新形成了

    云鹰几日来都跟着女王到处逃亡,早就已经受够这样的日子了!这次队伍有九头蛇暗帮忙,还增加獠狮、螳螂这样的高手,云鹰感觉顿时轻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