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章 穿越

《陨神记》 第六章 穿越

    云鹰耳畔响起低沉嘶吼,这让他的心再次一沉,只见一个扫荡者站在下面,那长满恶心肉瘤的脸上,正凝聚着愤怒之色,龇着一嘴黑色尖牙,恶狠狠的等着他一

    居然还有一个扫荡者在这里!

    这个扫荡者体型非常小,跟云鹰相比也差不太多,大多数扫荡者都去对抗雇佣兵了,最小一只却留了下来

    扫荡者又拿起一支投枪掷准备投出

    他虽然年幼,抛射投枪又快又急,足以贯穿人体了

    云鹰猛然从台阶跳下来,抛枪就要抛出一刻把他给扑倒在地上,右手锋利铁片狠狠在他身上刺一下,不过扫荡者身体非常坚韧,铁片把云鹰手掌都划破了,可却并没有刺进扫荡者身体

    这个年幼扫荡者尽管没有什么经验,不过身体比云鹰强壮得多,双腿猛地一蹬,云鹰踢得飞起摔在一米之外,口鼻都是血,两眼一阵晕眩,胡乱把铁片掷出去

    啪!

    这锋利铁片打在幼年扫荡者身体上,却依然没有办法造成什么伤害,扫荡者站起身体,锋利长枪刺向地上的人类

    云鹰野兽般敏锐的感知到危险,几乎在刹那间翻身躲开,长枪刺在地上,从间直接断裂开来了

    虽然是一个幼年扫荡者,但是力量却不输给成年人类

    扫荡者低吼一声,没想到拾荒者这么灵活,他丢掉手里半截木头,从背后墙壁抓起一把长刀

    云鹰捡起半截断枪,当扫荡者转身的刹那,几乎拼尽所有力气,猛地一跃而起,双手直接把长枪尖端向扫荡者头部刺去

    这一击用尽云鹰仅有的力量!

    噗嗤!

    枪尖插进扫荡者的左眼,深深地刺进去好几寸,大量黑色血液和粘稠物,从里面喷溅了出来

    扫荡者出痛苦而又疯狂嘶吼,正狂般歇斯底里挥舞长刀,云鹰躲避的时候,肩膀被劈一刀,瞬间被削去一片肉

    痛!

    云鹰退到阶梯旁

    小扫荡者疯狂挣扎几下,最终倒在了地上,露出痛苦和迷茫的眼神

    云鹰虚弱的大口大口喘着气,他看着小扫荡者的尸体,沉默足有好几秒钟如果没有生变异的话,这个扫荡者年龄应该跟他差不多吧,他是有智慧的,甚至有家人,还有父母,有兄弟……

    云鹰露出一个苦涩笑容,拖着虚弱身体,缓缓走上台阶,伸出染血的右手,握住悬浮在的宝石

    嗡!

    整个空间震荡几下

    那高高台阶荡起一阵灰尘,无论是云鹰,还是奇怪宝石,全都消失不见了,犹如在这个世界上被彻底蒸了一样!

    当宝石握在掌心的瞬间,从指缝里迸出极其刺目的强光,犹如握在手里的不是石头是一颗小太阳几乎同时有一股奇异的能力,从手心传遍四肢百骸,仿佛渗透进每一个细胞里

    那一股非常强烈的能量场笼罩四周,让空间都生剧烈的扭曲

    云鹰不曾见过如此恐怖的场景,整个视野能见到东西,全都生剧烈无比扭曲,犹如一团棍子在水里搅动着漩涡,无形能量在疯狂撕扯把身体一个细胞都拆散成万千粒子

    云鹰感觉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他坠进一个奇特的世界,没有光,没有暗,没有物质,没有能力,大堆波动的线条,有些是直线形,有些是闭环形,每一次波动和弹跳,犹如琴弦一样会出奇怪的声音

    数以亿兆的琴弦,构成世界所有,包括云鹰在内云鹰依然保留思维,非常惊恐看着这一切,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

    无数弦开始重新凝聚,构成各种混乱的光线,光线又形成扭曲的画面云鹰失重状态,突然感觉到一个力量把他往下拉

    砰!

    云鹰掉在一块坚固粗糙的石头上

    云鹰扶着石头想吐,只是胃里什么都没有,大脑像一团浆糊,双耳嗡嗡直响,视野模糊不轻,每个感官都混乱了,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那种难受感觉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当情况渐渐稳定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热,奇怪,我不是在夜晚吗?为什么周围会有刺目的阳光呢!

    好热啊,这是哪?

    云鹰鼻子里都是类似硫磺味道,当随着视野越来越清晰,云鹰表情变得越来越震撼,因为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场景,恐怕已经完全出想象范围

    这是一块被无数裂痕蛀满的黑色岩石大地,整个世界大地就像一块被人狠狠一脚剁裂却没碎开的玻璃,裂痕空洞,深不见底,从里面隐隐约约能见到火光,仿佛有地火随时都会喷出来

    遥远的前方是一座座鸡蛋形的山峦,正屹立在轻纱般灰霾,那表面似乎有人工雕凿过的痕迹,它们密密麻麻数以万计,犹如棋子般星罗棋布,整齐而又壮观

    这到底是哪里?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云鹰感觉空气热得无法呼吸,当抬起头向天空远眺时候,两个瞳孔一缩,眼珠差点瞪出来了

    天空有两个耀眼的光体,一大一小两个太阳,同时挂在天空之上,正绽放出剧烈光芒,烘烤着这片荒芜焦裂的大地此外一颗巨大无比的红色气态星,几乎占据小半个天空,风暴气旋形成两块黄斑,还有土黄色的光环倾斜环绕,是那么的震撼壮观!

    小小的心脏怎么能承受这么多不可思议的变化?

    “啊!”

    云鹰感觉浑身血液都倒流,喉咙自作主张出尖叫,手里的宝石又亮起光芒,那股奇怪能量又让空间出现一次扭曲云鹰再无法忍受穿越过程璀璨,当场昏迷丧失了意识

    空间震荡消失,男孩也离开了

    这方天地死寂依旧,犹如亘古以来就没生物出现过

    …………

    狡狐、疯狗经历一番血战,或多或少有一些伤口,不过变异人已经被一打尽,几乎全部都被消灭掉了

    “你不愧是高阶的力量进化者,这近战能力果然非常给力啊,哈哈哈……”胖子点起一根烟递给疯狗,“这些是非常罕见的智慧型变异人,还具有稳定繁衍能力,每一具都能卖个好价钱,这次开张够我们吃大半年了!”

    疯狗接过烟来吸一口,他对战果也表示非常满意“你这老色鬼有了钱都花在女人身上,即使挣了一把多的又能挥霍多久?我警告你,我那份一分不准拿!”

    “你这家伙真不会聊天!”

    这次能取得如此收获,全靠胖子放出大量肉鸡,让两人锁定变异人的老巢一锅端,否则在这么错综复杂环境里,恐怕还真不容易找到这里来毕竟,这些变异人也是有点脑子的

    “老大!”前面一个雇佣兵叫起来“有一个活着的肉鸡!”

    活的肉鸡?不可能吧!

    一个干瘦的少年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什么血色,已经彻底的晕了过去

    “哎哟,小家伙真活下来了!”

    “老大要把他带回去吗?”

    “妈的,带回去你养啊”菜鸟显然不知道狡狐的行事作风,他就没把拾荒者当同类,更别指望能守信,只是非常纳闷的说,“这家伙在这里面跑半天,居然连一点伤口都没有,这种运气有点好的过头了吧!”

    “你看胸口的位置”疯狗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从血迹分布来看,这里本来应该有一条伤口的,而且伤的不浅”

    胖子惊疑不定“你是说……”

    “试试就知道了”

    疯狗拔出腰间的刀,锋芒极闪烁,快得看不清,那雪亮刀锋已经回到鞘,男孩手臂出现一条血痕,殷虹鲜血从里面流淌出来大约过十秒左右样子,伤口流血就渐渐止住,正在以缓慢然而肉眼能见度结痂

    “妈的,看走眼了,是个进化者!”

    胖子脸色大变,疯狗却皱起眉,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小子大概是一阶进化者,只是一阶进化者的恢复能力,没法恢复胸口那道伤口才对,这是怎么回事!

    “菜鸟,带他回去吧!”

    虽然没有详细检测,不知具体进化方向,不过就恢复度来看,起码具备一阶恢复,只要有一项能力就是进化者,只要是进化者就有培养价值

    昏迷过程,男孩的命运已经生改变!

    云鹰做了一个长梦,其内容跟壁画十分相似,有一群丑陋邪恶却十分强大生物,正带领数以万计的变异人对人类起进攻,他们凶残暴戾而又疯狂,人类面对这群生物猛攻节节败退,几乎濒临灭绝的境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种光辉神圣的生物出现,他们赐给人类无数神奇的武器,最终与人类联起手来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梦断断续续的,细节斑驳不清,却有种奇怪感觉,梦境非常的真实,好像他也参与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