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章 突变

《陨神记》 第七十章 突变

    九头蛇在荒野里磨砺几十年,从卑微弱小的拾荒者一步步登上绿地营领宝座,他能活到今天并且有现在的地位,所靠的不仅仅是蛮力和运气,更有野心、头脑,敏锐的嗅觉,尤其是对危险气息的嗅觉一

    现在只差临门一脚

    九头蛇偏偏又迟疑了

    这座古城市废墟里处处弥漫着危险气息,是因为废墟里隐藏着太多危险生物,还是因为其他一些什么原因?先按兵不动观察观察好了

    “大哥!”这时蛇牙回到九头蛇的面前,十分焦急对九头蛇说“你还在等什么?猎魔师和我们的人已经快被扫荡者围住,他们的注意力都被猎魔师吸引,现在是偷袭的最好时机,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恐怕会造成不小损失”

    现在不是优柔寡断时候

    九头蛇要是出手慢了,那个猎魔师和几个心腹会遭到围攻,他们虽然都是顶尖的强者,但是也难以同时应对近三百个彪悍的扫荡者群起攻击

    何况开弓没有回头箭

    现在不可能撤销计划了

    九头蛇部下与猎魔师联手与扫荡者一旦展开战斗,九头蛇无论再怎么掩饰也于事无补,与其在这里瞻前顾后,倒不如冲上去拼一把,九头蛇这边的力量占绝对优势,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失败的理由!

    “你们都给我听着!”九头蛇将心杂念都甩开,他走到一块石头开始对众人喊道“这一战对绿地营至关重要,如果胜利了,绿地营将完全归我们所有,大把的食物、水、女人,享用不尽!如果出了什么岔子,我们所有人都要一起完蛋,你们听明白了吗?只许胜不许败!”

    几百人同时低喝“是!”

    “开始进攻!”

    九头蛇带着蛇牙、獠狮率领精锐冲锋开始前进,他们根据獠牙提供的情报,从一条安全废墟地带穿过去,直接奔袭扫荡者后方,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每一个人身上都渐渐升腾起了杀气

    这已经不是几百个人,而是几百头嗜血的狼群,正在疯狂扑向猎物

    九头蛇已经将一切都抛到脑后,满脑子只有灭掉这帮扫荡者,特别是灭掉三个扫荡者领!

    这时

    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情况生!

    九头蛇带着人穿过巨大废墟抵达目的地,众人骇然现想象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三百个扫荡者排列的整整齐齐,枪械弓弩都对准这里,他们好像已经等待多时了

    九头蛇见此心里一震“蛇牙,这是怎么回事?”

    话音还没有落下

    砰!

    九头蛇敏锐感觉到危险,从几百米外一颗狙击弹射过来,哪怕以九头蛇反应和敏锐也无法完全避开,他做出闪避动作的同时,子弹擦过腹侧撕裂甲胄,瞬间造成一道不浅外伤

    是狙击手!

    九头蛇面露惊骇欲绝之色,双眼更多是不可置信扫荡者里没有狙击手的,这里出现的狙击手,只有可能来自绿地营,而绿地营出动的十五个狙击手,全都是由九头蛇最信任的弟弟蛇牙安排

    那么这一切就呼之欲出了!

    难道是……

    九头蛇在做出闪避子弹动作瞬间,蛇牙抽出一把明显淬过剧毒的幽蓝短剑,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去,剧毒短剑就像毒蛇獠牙咬向九头蛇的胸口

    “蛇牙!你竟然背叛我!”

    哪怕被绿地营里任何一个人背叛,九头蛇都不会觉得奇怪!

    他惟独不敢相信是蛇牙,这是几十年的亲兄弟啊!

    多少次患难与共

    多少次生死相扶

    多少次出生入死

    为什么?为什么!

    九头蛇现在感觉到的不是绝望,更多是痛苦,他不敢相信,或者说更不愿意想相信可是蛇牙确确实实起偷袭,杀机毕露,不留余地,从淬毒短剑来看,如果被刺伤哪怕割破一点皮,九头蛇都休想或者从这里走出来

    “蛇牙!为什么!”

    九头蛇歇斯底里怒吼着抽出长刀,挡住蛇牙刺来的毒剑,他还来不及起反击的时候,又一股强烈危机感笼罩过来,从背后刮来一阵惨烈的劲风

    九头蛇感觉一层阴影覆盖过来

    獠狮提起硕大双手巨刃已经冲到背后,他咆哮着疯狂摆动着全身的力量,双手轮动巨大沾到,正拦腰斩斩向九头蛇,企图将他一切两半

    先被狙击还不容站稳

    前有蛇牙,后又獠狮

    各种偷袭都在同一瞬间生,这分明是要彻底置九头蛇于死地!

    九头蛇到底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挡住蛇牙连续几次致命刺杀,接着依然横刀抵挡獠狮大刀,不过匆忙间来不及蓄力,巨大力量冲击之下,虎口都被震裂了,整个人被掀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已经受到不轻的伤

    这一切都生在一个呼吸间,九头蛇精锐部队顿时骚动起来,每个人都被突如其来变故惊呆了,哪怕是这些相对精锐的荒野战士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

    獠狮也背叛了?

    可恶,什么时候!

    九头蛇之所以会用獠狮,那是因为獠狮有着明显弱点和软肋,这些弱点正被九头蛇握在手里,他怎么可能背叛九头蛇?他难道连最在乎的妻儿性命都不要了么!

    “吃惊么?你以为可以通过弱点牢牢控制住的人,别人同样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控制”蛇牙阴郁脸色,他看一眼獠狮,啧啧冷笑起来“不过看起来,獠狮好像更信任我,毕竟你死了以后,我就是绿地营新领,我答应会比你更好善待他的家人”

    “你就是为领位置背叛了我?”

    此时此刻九头蛇这个凶暴的男人,犹如丢掉最后一件玩具的孩子,他始终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蛇牙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可以这么理解,绿地营是天赐荒野的瑰宝,它的存在必须挥更大价值”蛇牙阴郁双眼里跳动着火光“几年前,我就决定效忠主人了亲爱的大哥,虽然很爱你,真的很爱你,但是你的野心和贪婪阻碍了主人,只能先送你去死了!”

    蛇牙居然被那个该死家伙收买了!

    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九头蛇怒吼道“杀了他,杀了他们!”

    九头蛇的部队没有来得及出手,大地忽然掀起一阵沙尘,从左侧巨大建筑遗迹背后,突然间缓缓地开出一个庞然大物

    这是一艘漆黑的荒野空艇

    当荒野空艇侧对着扫荡者的瞬间,一挺重型枪骤然吞吐出璀璨而夺命的火花,狂风暴雨般的子弹不断倾泻而下,四百个战士站的很密集,瞬间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眨眼就有好几十个人被射穿身体惨叫着倒在地上

    其他人慌忙四处寻找掩护或者开枪反击

    “杀!”

    三百个挡在前面扫荡者都举起弓弩枪械,绿地营精英部队顿时死伤惨重十分狼狈

    砰!

    狙击手又开枪了

    九头蛇险之又险躲开狙击手的狙杀

    蛇牙和獠狮左右夹击向受伤九头蛇起进攻,獠狮双手大刀重重地劈向九头蛇头顶,结果被九头蛇单手阻挡住了,毒蛇两把剧毒短剑紧跟着刺杀过来

    九头蛇不得不退后

    獠狮刀锋挥舞又补一刀

    九头蛇当的一声,巨力将他弹出数米远

    蛇牙和獠狮本来就很强,两个人联手对付九头蛇,足以让九头蛇感到压力颇大,更何况现在有狙击手埋伏在远处绿地营狙击手都是控制型进化者,他们一个个都是神枪手,即使是九头蛇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也是很难长时间作战的

    “这样就可以杀我吗?”九头蛇一把将眼罩掀开,泛着红色光芒眼睛,犹如恶魔的瞳孔瞪着两人,“你这是自找死路!”

    獠狮见此眉头皱起来

    “不用担心”蛇牙对九头蛇太了解了“他的右眼有黑暗视觉,还具备很强动态视力,连子弹轨迹都能看得清楚,不过无法适应强光”

    九头蛇的眼睛类似某些蛇蜥类动物

    这只眼睛能在黑暗里分辨猎物,同时能分辨快运动的物体轨迹,九头蛇真正强大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依靠着眼睛哪怕是在枪林弹雨,也能够将受到伤害降到最低

    砰砰!

    两颗狙击弹被九头蛇灵活躲开,他手提一把长刀,犹如鬼魅般冲来

    “闭眼!”

    蛇牙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丢出去,獠狮连忙挡住眼睛,投掷物在半空炸开,犹如烟火般释放出耀眼火光,这让九头蛇眼睛犹如被针刺一般,让他出凄厉的哀嚎

    好机会!

    蛇牙抓住契机快冲过去,一把短剑快刺向九头蛇九头蛇就算眼睛看不见,他还是本能做出回避动作,这剑锋错开颈部要害,在胸前划出一道伤口

    九头蛇顿时感觉一股麻痹感觉顿时传开,他知道蛇牙是用毒高手,他肯定是已经毒

    “蛇牙!”他把满腔愤怒悲痛都泄出来,一声歇斯底里咆哮“你太让我失望了!死!”

    太快了!

    一抹寒光划过

    九头蛇将长刀投掷出去,蛇牙来不及躲避,刀锋刺进胸膛,从背后刺出来,几乎将他整个人都订在了地上

    砰!

    九头蛇腹部狙击弹,从背后穿透出来,同样是贯穿的伤害九头蛇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越来越近,他知道这次是彻底失败了,所以连想都没有想转头就走

    獠狮走到蛇牙面前准备把蛇牙扶起来,可是当看见蛇牙出血的情况时,他就知道蛇牙已经没有救了

    糟了!

    獠狮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直接丢下蛇牙去追赶逃走的九头蛇

    蛇牙双眼茫然倒在地上,鲜血已经形成血泊,他没有想到还是失败了

    他觉得身体越来越冷,意志也越来越恍惚,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他与哥哥躲在地洞里避寒时的时光

    十几年拾荒者生活

    十几年历经苦难的岁月

    两个人相依为命生死相扶

    悲惨、黑暗、不幸、残酷,这些充斥荒野每一个角落

    两个人在求生过程,曾经受到过各种折磨和屈辱,两人誓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这兄弟两人顽强活着,而且越来越强大,开始在荒野里有地位,甚至开始组建起自己的势力

    哥哥实力远在弟弟之上,他更有野心、更有力量、更加残忍,他获得力量之后,他在**越来越迷失,他的心智变得越来越扭曲,他身子没有现弟弟离自己渐行渐远

    原来两人本质是不一样的

    哥哥历经苦难之后,只着把曾经受到过苦难折磨,十倍百倍返还给这片荒野,他丧心病狂折磨着奴隶,肆无忌惮的做着可怕事情,犹如一个疯狂的复仇者弟弟历经苦难之后,他同样想要复仇,但他想消灭的苦难本身,而不是制造出更多苦难,这就是为什么五年前,那个神秘的人会开始与他暗接触

    蛇牙崇拜主人的力量和智慧,更被他们的理想和魄力所震撼

    这个荒野,谁有能力改变这一切,那么他是唯一一个!

    荒野需要主人这样的人,荒野需要这样的救世主

    这就是为什么蛇牙不惜一切,也要为他做一些事情绿地营领对蛇牙来说,其实没有任何吸引力,那个可怜的哥哥永远不会明白

    当蛇牙死去一刻,他不后悔,只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