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七章 我要你的命

《陨神记》 第七十七章 我要你的命

    獠狮与九头蛇在绿洲里追逐厮杀,九头蛇被狙击手射穿身体,还遭到蛇牙毒刃的攻击,已经虚弱到极点,没有再战的能力 一

    他不停地逃

    獠狮不停追

    整整持续一个多小时

    獠狮又疾又怒双手提着大刀向九头蛇重重劈过去,这时九头蛇猛地转过身,抽出一把短剑,挡住歇斯底里的一击,接着两把兵刃互相僵持

    九头蛇现在状态前所未有的狼狈,大半身体都被鲜血浸透,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九头蛇脸色苍白,手脚冰冷无力,呼吸变得急促,战斗力大打折扣,若非体质出常人十倍,他早就已经倒下了

    九头蛇此时此刻样子却比平时更加狰狞,一只猩红眼睛死死盯着獠狮粗狂扭曲的脸,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说“你这个废物以为能杀我?”

    獠狮双手增加力量,让刀刃一点点压过去,这样强大力量压迫之下,九头蛇伤口被牵引,獠狮也咬牙切齿说“九头蛇,你的计划彻底失败了,绿地营完了,你也完了!”

    “绿地营是我的,没人能夺走,没有!”九头蛇狂怒得浑身颤抖,青筋突兀在额头暴起,犹如一条条狰狞蚯蚓,从体内释放出一股强大力量,瞬间把獠狮给弹开,“滚!”

    獠狮被逼得踉跄急退,他用大刀插进地里,这才勉强固定住身形只是獠狮心里感到非常震惊,他没有想到九头蛇还有反抗能力

    九头蛇伤势确实十分严峻,特别是长达一个小时追逐战斗,让九头蛇失血越来越多,伤势也愈严重起来不过獠狮还是低估九头蛇了,九头蛇强大体质胜过常人十倍,虽然没有办法恢复伤势,但起码能控制住不致命,这个过程九头蛇体内毒素渐渐减弱,因此重新恢复一部分的实力

    獠狮一咬牙,猛然拔刀带出大片飞溅土壤,犹如狂风骤雨般洒向九头蛇,他顺势一跃而起,双手持刃重重劈下

    太慢了!

    九头蛇右眼洞悉每一粒沙土运动轨迹,也完全看穿獠狮的动作与其全部破绽,只是微微一侧身,刀锋贴着脸扫过去,短剑一劈落在刀刃上,金铁交鸣的脆响,獠狮武器就被拨到一边,全身大部分区域,以破绽形式呈现眼前

    獠狮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他顺势将刀刃挥落用刃拍撞在树干上,从借助回弹产生的力量,又形成凶猛无比的第二刀,刀锋猛烈地连灌木树叶都被吹动

    短剑旋转

    双手反握

    九头蛇挡着刀刃同时快进,一边靠近獠狮,一边过程化解力量,两把利刃碰撞摩擦过程,尖鸣刺耳,火花直射,九头蛇猛地矮身让大刀从头顶经过,短剑则围着旋转,九头蛇起身时,正好旋转一圈,他顺势握住剑柄,剑锋凌厉送进胸口,刺穿两层厚厚甲胄,插进獠狮的身体

    大刀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獠狮瞪大一双虎目,无法相信眼前事实,两手死死握住九头蛇的手,可是还是无法阻止剑刃一寸寸刺进体内

    “绝望吗,恐惧吗,愤怒吗?”九头蛇也是满头大汗,不过满脸癫狂残忍笑容,“不够,还远远不够!”

    言毕

    九头蛇停止刺进,反而骤然拔出短剑,獠狮身体失衡前倾刹那,九头蛇身影一晃绕到背后,一刀将獠狮双腿跟腱切断,让獠狮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每一个背叛我的人都被我千刀万剐,但我今天不想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九头蛇喘息如牛,他也已经站立不稳,那残忍疯癫的样子却越来越像一个恶魔,“这样太便宜你了,我要更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痛苦,什么叫做真正绝望”

    “不!不!”

    獠狮已经想到什么,九头蛇狞笑走进丛林,獠狮右腿已经不能再动弹,他捡起刀支撑身体站起来,他刚走一步就又摔倒在地上

    “九头蛇,你他妈回来,有种跟我打!”

    獠狮绝望狂怒而又凄厉哀嚎,响彻整个森林,犹如绝境野兽,无处宣泄疯狂他一步一步走,又一次次跌倒不断跌跌撞撞向绿地营方向前进

    如果可以选,獠狮宁愿与九头蛇同归于尽

    如果可以选,獠狮宁可不要这条命

    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

    獠狮眼睁睁见九头蛇离开,当疯狂挣扎一刻钟,终于已经快筋疲力竭,这是森林里出簌簌声响,几只油绿眼睛盯住他

    这是危险的变异兽,有花豹一样流线型身躯,有剑齿虎般尖锐的獠牙,正在一点点围住受伤的猎物,正准备扑杀出去的刹那

    突然一把飞刀插在其一只变异兽的眼睛里

    其他变异豹愤怒低吼起来,全都向偷袭者冲了过去,当它们跳进丛林里的时候,迎面而来的确是一道巨大的瓜锤,变异豹顿时被打得**迸溅其他几只变异兽顿时意识到敌人强大,它们再不敢恋战,立刻四散而逃

    獠狮难以置信看着走出来的总四个人影

    云鹰已经陷进昏迷,正被螳螂背在背上,他被刺穿部位被临时缝合起来,丽左手提着大锤,右肩和左腿伤口极深,只是简单包扎一下,至于血腥女王胳膊骨折一条,肋骨也断了好几根,虽然可以走路,但也是强弩之末

    螳螂在里面算是状态最好的了

    不过螳螂在最后战斗过程,他不得不跟十几个扫荡者近身肉搏,螳螂的正面战斗力其实并不强,他甚至还比不上獠狮的水平,因此受创四五处地方,也已经浑身是血了

    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这就说明扫荡者失败了!

    獠狮不敢相信怎么会失败?这对獠狮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是把獠狮仅有一丝希望给打破了扫荡者战败,他们无法占领绿地营,也就是说九头蛇可以安全回到绿地营,他可以成为绿地营名副其实的领

    “你怎么在这里?”丽满脸奇怪看着獠狮“九头蛇呢!”

    獠狮连忙喊道“快带我回营地,快带我回营地!”

    这一次绿地营损失惨重,绝大多数高手和精英都战死了

    不过领九头蛇重伤而归,第一件事情却不是给自己疗伤,他把住在绿地城堡里的三个普通人拖出来,用尽残忍手段进行折磨,最终一大两小三具不成人形的尸体,被订在绿地城堡高墙之上,犹如是在向人炫耀和展示自己的得意作品一样

    獠狮回到营地看到这一幕,他出不像是人的哀嚎哭喊,从丽的手里挣脱出去,犹如一条遍体鳞伤的流浪犬般,正以祈求姿态匍匐着爬到城堡前,十根手指已经血肉模糊,他仰天出悲怆呐喊,然后对着地面不停磕头,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这个铁塔般男人彻底崩溃,他的全部信念,他的全部希望,他的全部生命,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全都在这一刻起都彻底崩塌了!

    丽看到这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摇摇头说“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

    这时城堡里冲出一群绿地战士,他们拖着獠狮就往里面走,獠狮用尽最后力气挣脱他们,扑到在血腥女王等人面前,犹如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帮我杀了九头蛇!”

    “帮我杀了九头射!”

    “帮我杀了九头蛇!”

    五六个营地卫士拖着獠狮离开,獠狮十根手指在地抓出十条深痕,指甲皮肉都全部翻开,他就这样哀求着呐喊着,消失在了几个人视野里,只剩厉鬼般尖利凄惨声音传过来“帮我杀了九头蛇!!”

    螳螂一脸冷漠无动于衷

    丽则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血腥女王心情最为复杂,她抬起头看着钉在高墙上,那三具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尸体,她的双眼渐渐地泛起水雾,喃喃自语说,“神啊,请宽恕我!”

    九头蛇注射过一针恢复药剂

    现在伤势一点点的恢复好转

    他本来做好与扫荡者鱼死破的准备和决心,可现在见到四个人活着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哈哈哈哈!”九头蛇狂笑着走出来“没想到,真没想到,你们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们还是成功把三只鹰犬给解决掉了,真是太让我感到惊喜了,现在失去这三条走狗,那家伙荒野势力大减,我们联起手来一定能干掉他!”

    九头蛇简直觉得老天都对他恩宠有加

    先遭遇最信任的弟弟背叛而不死,又遭遇獠狮追杀而不死,最后在极端的情况之下,这一个来自神域的猎魔师还是战胜扫荡者,虽然绿地营损失惨重,但是三个扫荡者被解决,那么其他损失也就不算什么了

    “我相信那个家伙很快就会得到消息,这一次肯定要亲自出手了,我们必须做好应付准备”九头蛇轻轻地拍拍手,一大群侍女战战兢兢走进来,“你们先好好养伤,如果需要什么东西尽管拿,从现在开始做好应战准备”

    这一个来自神域的猎魔师实在太强了!

    有她在的话

    一定可以胜!

    血腥女王却冷冷开口“给我两支恢复药剂”

    九头蛇闻言眼角抽出几下“为什么是两支?”

    血腥女王目光落在昏迷的云鹰身上,九头蛇顿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是云鹰这种货色实力平平,活下来对最后决战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所以九头蛇冷漠地说“他的伤太重了,现在又失血过多,恐怕就算有恢复药剂也救不回来了,这种宝贵东西绿地营也就剩一两支,我看还是让它们在更关键时候挥作用,毕竟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难道不是么?”

    血腥女王没有什么反应“也好,那我要你的另一样东西”

    九头蛇本来也就是试试而已,当见女王真不讨要恢复药剂,心顿时一松,看来这个小子对这个女人来说也没有这么重要“猎魔师大人要什么尽管说!”

    血腥女王嘶哑阴沉声音从鬼脸面具里传出“我要你的命!”

    九头蛇一时没反应过来,血腥女王的左手就按在胸前,九头蛇惊骇欲绝想要推开时却来不及,一股狂热的能量瞬间释放而出,犹如把整车烧红的碳粉强行灌进人体之内

    “啊!”

    九头蛇凄厉哀嚎着变成一具人形焦炭,可他直到死一刻都想不明白,猎魔师为什么要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