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二章 矛盾

《陨神记》 第八十二章 矛盾

    云鹰的驱魔棍是三棱钢刺结构,尖端非常锐利一旦刺进人体,立刻就会造成难以愈合巨大创口,白蜥猝不及防情况被云鹰刺,三棱钢管插进身体十厘米,云鹰手腕还搅动一下,让一大块血肉被活活撕裂 一

    这种伤势造成破坏效果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哪怕没有刺要害,伤口也极难愈合,最终会流血不止而死

    云鹰企图刺得更深,撕开伤口更大

    白蜥左手握住三棱管,右手反握一把毒镖,急刺向对方左颈,云鹰不得不抽身撤开,只见鲜血顿时洒一地

    “这是……猎魔师的能力!”

    白蜥捂着血流不止的胸口喘着粗气,双眼流露出疯狂地憎恨,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竟然是一个有着猎魔师天赋的家伙

    云鹰一刺没杀死对方很可惜,不过应该足以干掉对方半条命,因为这道伤口非但极深,而且造成创口非常严重

    云鹰很快现自己错了

    白蜥伤口持续流血十秒不到就自动止血,当白蜥将手给挪开,恐怖伤口已经渐渐收拢——好强的恢复力!

    这个家伙能力不在力量、敏捷、体质、控制方面,居然是在恢复能力上,真是非常的罕见虽然跟不死怪物一般的黑袍怪人没法比,但确是云鹰迄今为止见过的正常人类里恢复力最强的,远比云鹰强好几倍不止!

    当!

    云鹰一棍打飞射来毒镖,白蜥急的冲过来,左手抛出一个毒气飞弹,右手不知何时现一把泛着绿光短刀,当毒气飞弹在云鹰面前爆开瞬间,一抹致命刀光如影随形而至

    白蜥战斗手段非常阴险,尤其擅长用毒

    丽就吃了这个大亏

    因此云鹰早有防备,毒气弹爆炸瞬间,他身影再次消失,快闪避开来

    白蜥一头钻进毒雾里面,他的面罩显然有防毒功能,因此自身不会受到毒气,他无法判断云鹰位置,何况隐身状态的云鹰,其度已经过白蜥,他不可能跟上对方度

    不过白蜥站在毒气央,云鹰无法对他起偷袭

    这时有两个食人魔迈着沉重步伐追赶过来

    白蜥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这个小子隐身能力确实棘手,不过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白蜥左手快抽出一把毒镖,扬手抛射向倒在地上的丽

    不好!

    云鹰脸色大变

    这个老东西果然阴险老辣!

    他本打算隐藏起来伺机偷袭这个家伙,谁知白蜥直接就对动弹不得的丽起攻击,这种方法来逼迫云鹰现身或露破绽来

    现在云鹰距离毒镖距离很远,他没有时间去拦截攻击,毒镖眼见就要射丽,这千钧一的时刻,云鹰掏出转轮手枪,让精力高度集之下,毒镖度好像慢下来

    他抬起手就是一枪

    砰!

    一粒子弹凌空击毒镖

    火花迸溅,毒镖被弹飞

    白蜥见此露出深深忌惮之色,能一枪射毒镖,他在控制力和反应力都十分强大,这样的人即使在营地里都是出类拔萃的神枪手,更何况对方有隐身的能力,尤其增加了危险性

    躲在毒气里并不安全

    白蜥想都没想就跳开,第二声枪声瞬响,哪怕再晚半秒钟,他可能已经弹,白蜥双脚落地尚且没有站稳,云鹰化作一阵疾风快冲过来,三棱钢管猛然扫过来,白蜥无法躲避左手抽出短镖迎面一挡

    当!

    云鹰力量震得白蜥整条胳膊都麻痹,不过就在攻击被挡住的同时,右手短刃也从云鹰身体扫过,不过白蜥并没有切开**的感觉,短刃落在不知什么材质斗篷上,竟然没有办法将其划开,虽然成功造成一道伤口,但是致命毒素没有挥效果

    这时云鹰动了驱魔棍!

    云鹰精神比起以前有巨大提升,不像以前一样需要蓄力,驱魔棍瞬间就被动,一股猛烈冲击力和撕裂力直接把白蜥短镖给轰碎,接着猛烈力量落在白蜥的左手手臂之上

    白蜥惨叫一声

    整个手臂被一棍击断!

    云鹰又快一棍打在白蜥胸口上

    驱魔棍骤然爆出来的力量,让白蜥防具直接被碾成粉碎,猛烈的力量冲击震荡,让他肋骨全部折断,内脏也受到剧烈破坏,整个人被轰出去四五米远,犹如破布偶般重重摔在地上滚几圈,血流满身,血肉模糊,他的恢复力不足以修复这样的伤势,最多让他苟延残喘的延长痛苦罢了

    云鹰想再补一击

    “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家园”白蜥头盔面罩都已经脱落,露出一张满头白和皱纹的憔悴面孔,嘴角不停地溢出血,他用出全部力气喊“恶魔,你们都是恶魔!”

    云鹰看着地上这个老人

    他脑海里又浮现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卑微平凡犹如蝼蚁的拾荒者老头,他将幼年云鹰带在身边,教他识字,抚养长大云鹰已经记不太清他的长相了,只记得满头白一脸皱纹,还有含辛茹苦、悲天悯人的面孔,他总是凝视着荒野远方,他总是对世界充满渴望,只可惜直到死去一刻,他都没有离开过拾荒者的废墟

    两个老人身上似乎有什么地方重合了

    让一棍无论如何都落不下去

    云鹰内心无法复杂

    我到底做了什么?

    老人充满憎恨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你们这些虚伪的猎魔师,愿荒野诅咒你们,愿你们受到报应,愿你们永堕地狱!”

    他颤巍巍右手,捡起地上短刃

    这一刀自己脖子给割断了

    “你还在干什么!”丽在背后大喊“扫荡者来了,快走啊!”

    云鹰没听见提醒,没有获胜的喜悦,反而满心沉重压抑,他愣愣看着地上老人看几秒,最后弯下腰来,用手合上圆瞪眼睛,低声地说一句“对不起,安心走吧”

    两个食人魔冲过来

    云鹰抬起头,双眼血丝浮现,他身体猛地消失,当再次出现时候,驱魔棍绽放巨大力量,一棍重重打在食人魔胸口

    轰!

    狂暴冲击力直接把厚厚板甲轰得凹陷,哪怕是食人魔也难以承受这样冲击,五脏六腑当场受到了剧烈床上

    “去死!”

    云鹰跳起来再次凝聚一股风暴,这一击重重打在食人魔头上,厚厚钢盔直接碎裂开来,猛烈力量炸开食人魔头骨,只见脑髓血浆顿时横飞

    他转过身

    精神再次爆

    双手握着驱魔棍直接迎上食人魔扫来铁棒!

    犹如两股风暴剧烈碰撞一下,周围地面尘土纷纷被扬起,云鹰和食人魔不相上下互相退一步,云鹰很快就站稳了身体,他双眼血色更浓,疯狂程度简直比食人魔更甚,犹如一支箭笔直插过去,三棱钢管插进食人魔胸口板甲,恐怖的能量风暴就像一根钻子般,撕碎厚厚的甲胄,贯穿强韧的**,从背后造出一个碗口大的口子,最终穿体而出!

    这一头食人魔哀嚎着倒在地上

    云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全身都被血肉给浇灌一遍

    丽已经是目瞪口呆,云鹰一个人打败两个食人魔,而且如此干脆利落,这简直不可思议,这种实力恐怕已经接近她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云鹰精神增长对实力提升效果确实非常明显,他以前短时间内最多使用两次驱魔棍,可是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云鹰已经连续动了四次,非但威力比以前更强,而且直到现在还有一部分余力

    “走!”

    云鹰狂怒进攻将心躁动阴郁释放出去,他把地上丽背起来,快向绿地营而去,食人魔战力强,可度却很一般,两人成功脱离出去

    螳螂给丽进行诊断,立刻判断出的是什么毒,他快调配出解药进行注射,让丽的身体迅的恢复了知觉

    女王闻讯急匆匆回来,她十分非常愤怒,因为把丽和云鹰擅自行动,差点坏了大事“我说过,让你们不要乱走动,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你们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丽心里就不痛快,现在被女王一训斥,她也恼怒喊道“你够了!老娘凭什么听你的摆布,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的傀儡么!”

    血腥女王拳头已经握了起来,滚烫感觉辐射周围

    丽见此情形豁出去“怎么?你想杀我么?你倒是动手啊?反正我们的命在你眼里一不值!”

    云鹰赶紧走出来站在两个女人间“算了,这次不完全没有收获,我们调查到营地附近藏着扫荡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哼,你担心什么?”丽瞥云鹰一眼,“我们高贵猎魔师现在是不会杀我的,谁让我还有利用价值呢?对吧!”

    血腥女王多么骄傲自负?

    这简直是对女王的**裸羞辱

    血腥女王眼睛里已经开始聚集愤怒的杀意了

    两个女人间一开始就互相开不顺眼,这次颇有彻底爆冲突的架势啊最终在云鹰的努力斡旋调解,总算是没有打起来,不过却闹得不欢而散

    (半醉游子微信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