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三章 释怀

《陨神记》 第八十三章 释怀

    夜幕降临,繁星满布,这星光亘古未变,犹如上苍之眼,无言注视大地,万物枯荣兴衰,不过眨眼一瞬间一

    这时一道娇小身影坐在高高绿地城堡之上,她有着一头清爽利落的短,虽然是荒野出生的人,可是皮肤紧致还算细腻,从头到脚没有变异组织,五官端正面容姣好,只是眉宇弥漫着一股桀骜的锐气

    这个女人感觉像荒野里一只母豹,美丽野性而且又充满爆力,她拽着一个十五岁左右少年陪着喝酒,这个少年略显单薄瘦弱,漆黑头十分凌乱,不过长相清秀机灵,特别是一双眼睛,总是清澈而干净

    “我知道,那个猎魔师根本看不起我”丽非常不痛快喝一大口“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肮脏又卑贱?”

    “你在胡说道什么呢?你都卑贱,我算什么东西!”云鹰摇摇头“我在两个月前,还是一个拾荒者,我从来不觉得我们卑贱,我也从来不觉得神域人高贵,大家都是人怎么能因为出生地方不同就分贵贱呢?”

    丽忍不住笑起来“你还真是傻得可爱!”

    “女王脾气又臭又硬,总体来说不是太恶劣,她也不是完全不明事理的人”云鹰把眼前荒野女人当做朋友,至于血腥女王怎么看他不知道,但他也把女王当朋友,因此不希望两个人斗起来,“何况白天的事确实是你冲动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冒冒失失追白蜥,也不会差点犯下大错,女王说两句没什么,你干嘛生气呢?”

    丽有些蛮不讲理“连你也怪我!”

    云鹰好心劝导“绿地营就要爆大战,女王是我们最强者,你又是绿地营的领,这时闹翻不是件好事”

    “其实那个女人对我指手画脚,虽然让我感到有些不爽,但是真正生气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丽拿酒瓶咕咚咕咚喝两口,她用力擦一把嘴,有些醉眼朦胧看着少年“白蜥让人讨厌,话却有点道理,猎魔师不是好东西!”

    说道这里

    丽颤颤巍巍站起来

    她俯视整个绿地营

    “这家伙不就想利用绿地营跟扫荡者对抗么?她不就是想牺牲绿地营战士来达成个人目标么?这一点她甚至连九头蛇都不如,九头蛇起码会珍惜自己地盘,最起码会珍惜自己的势力,这个猎魔师呢?她不会关心绿地营死多少人,她不会关心绿地营未来,她的眼里我们只是卑微贱民,她的眼里我们只是实现目标的工具和筹码!”

    云鹰忍不住插嘴“你可能误会女王了”

    “我难道说错了吗?”丽转过头看着这个少年,“那你告诉我,她猎魔成功拍拍屁股走人以后,我们绿地营该怎么办,我们的命运她想过吗?既然猎魔师看不起荒野人,荒野人为什么要给她卖命?荒野人为什么不能自己掌握命运!”

    云鹰张张嘴

    他哑口无言

    白蜥死前憎恨眼神以及歇斯底里诅咒,至今浮现在眼前和耳畔,让他感到非常的难受

    云鹰低声说“我们活着身不由己,不管是女王、扫荡者、还是白蜥,以及你我,本质没有太大区别,只是立场不一样而已女王借绿地营力量打倒魔,绿地营又为什么不能借女王力量彻底自由呢?没有九头蛇残暴统治,没有扫荡者剥削欺压,今后食物和水域都归自己,难道这样结果不好么?”

    丽微微一愣

    她倒是没想到这些

    “你现在是领就应该负起领责任,你要看的更远才行,你不为任何人卖命,也不为任何人而战绿地营过去、现在、未来,从来都只属于荒野,战争或许会很残酷,不过未必不是一次浴火重生”

    九头蛇只是魔的一个傀儡

    魔能扶持一个九头蛇,也可以扶持第二个第三个

    绿地营为什么非要沦为工具,或者沦为别人傀儡,绿地营为什么不能完全属于自己?

    云鹰把丽手里酒瓶拿来灌一大口,让辛辣感觉顺着喉咙涌进腹内,几乎把他的眼泪都呛了出来,当仰头看着满天星辰时,一双眼睛也有点朦胧“这个星空之下,不管愿意不愿意,不管顺从还是抵抗,我们都只是其的尘埃无论是谁,无论多强,我们都不能把握未来,所能把握的不过现在,所能把握只是自己而已”

    丽被突然笑起来“你怎么说一些让人听不懂懂的话”

    云鹰挠挠头“这是一个老头子跟我说的”

    “那这个老头现在呢?”

    “死了,我埋了他”

    丽耸耸肩

    云鹰又说道“我相信女王也有她的苦衷和理由,所以你还是不要跟她作对了绿地营挺过这次危机之后,一定会变得比以前更好”

    “你说得对,我们不为猎魔师而战,为自己而战,为自由而战!”

    这个女人总算是开窍了

    “这次要是绿地营真挺过去,你留下来跟我一起干怎么样?”

    云鹰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我觉得你的脑子比我聪明,还有猎魔师一样的力量,今后肯定会变得比九头蛇还厉害”丽目光变得越来越明亮,“你不是想在这个世界找一个安乐净土吗?我们俩就联起手来打造一个!”

    云鹰微微有些心动

    绿洲央,不缺食物,不缺水源,虽说绿洲十分危险,但是并非无可克服云鹰十五岁左右,丽不过二十几岁,两个人都还这么年轻,如果用二十年三十年来展绿地营,也许真能把绿地营改造成一个理想的乐园

    丽见云鹰考虑,十分急切追问“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我们换一下,你当领,我当副领,这样也行啊!”

    “我在好好想想吧!”

    云鹰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飞起来,丽单手把云鹰拽到面前,两片柔软嘴唇直接贴过来堵住云鹰的嘴,用热情而疯狂的展开探索和攻势,云鹰被丽的举动惊呆了,不过丽的力量太大,他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这种感觉是云鹰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只觉得血流加,心跳也在加快

    云鹰觉得脑子里像被塞进一个声音,唤醒懵懵懂懂的某一个区域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丽忽然放开云鹰,舔舔嘴唇,眉开眼笑,她舞了舞拳头,犹如宣告主权“这算是先给你做一个记号,从今以后就跟丽姐混了,那个该死女王见鬼去吧!哈哈哈哈!”

    这个女人笑得前俯后仰十分张狂

    云鹰感觉心湖微微荡漾起一丝古怪感觉,他觉得一直留在绿地营或许真不错丽经过这番交流,她的心情好很多,哼着不知什么曲调,扭着翘臀就回去了

    其实两人都没注意到

    有个孤独身影静静地坐着另一面,当清冷月光照在身上时,让她看起来有些孤寂女王缓缓地将面具拿下来,绝色面孔迎着月光,其充满复杂和迷茫,还隐隐带着一丝痛苦,她觉得胸口很闷,却没办法泄出来

    这种感觉很孤独很难受

    血腥女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荒野渐渐地有不一样看法

    血腥女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对坚持多年价值观产生怀疑

    血腥女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渐渐地在意那个荒野小子

    这些思想是错误的,女王很多行为都是错误的,她已经严重违背猎魔师守则,可她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她无法抗拒自己的思想,她能感觉到自从来到荒野以后,有什么东西正在腐蚀着坚定而虔诚的心灵

    血腥女王从来没有过朋友,虽然与云鹰同生共死过,两人间终究有着一道无形的天然隔阂,她想把云鹰带上猎魔师的路,又未尝不是想拉进他们之间的距离呢?现在云鹰跟这个讨厌的荒野女人走得越来越近,也就意味着离她越来越远,女王无端感到非常愤怒甚至嫉妒

    伟大的神啊!

    您忠诚虔诚的信徒感到迷茫,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罪恶感煎熬,如果您能听得到我的祈祷,请您洗刷我的罪恶,请您指引我继续前进,让我结束了这一切……

    血腥女王虔诚祈祷,让脑子里乱七糟思想抛开,她捧着手里金属材质的鬼脸面具,这是父亲留给她的遗物

    为了追杀这只魔,为报杀父之仇,她已经付出太多太多代价!

    现在不能再回头了,为给报仇,为了耻辱,为了赎罪,为了荣耀,她已经做好同归于尽准备,她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女王将面具重新戴上,当她再次站起来时候,脆弱和迷茫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毅,这是一种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坚毅!

    绿地营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女王和丽之间小冲突似乎并没有被人放在心上,丽已经开始以领身份接管整个营地,她将绿地营部队都抽调出来,二十四小时巡逻戒备,哪怕是在睡觉的时候,甲胄在身,武器在握,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绿地营围墙增加三倍防御,九头蛇私人仓库被打开,各种刀剑枪弩统统拿出来武装普通营地男人,让他们在必要的时候也能够加入到战争里来

    血腥女王最后一点声音都肃清

    现在整个营地只有唯一一个领

    丽、女王、云鹰、螳螂,几个营地高层,全都满脸凝重坐在城堡里

    这时丽一拍桌子愤怒说“我们派出去几批侦察一个都没回来!”

    这些派出的侦察者都是营地精英,他们对绿洲情况非常了解,不可能会全军覆没,再结合云鹰和丽在绿洲里遇到扫荡者的事情,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在无声无息间,现已经有大量扫荡者潜伏在绿地营周围

    没有再侦察的必要了

    现在开始紧闭大门,所有人一律不准进出!

    绿地营已经到一次生死攸关时刻,从现在开始保持最高的防备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