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四章 夜袭

《陨神记》 第八十四章 夜袭

    绿地营里能动员战士都动员起来,其不仅仅包括有编制的营地卫士,哪怕是非营地战士,现在已经开始大规模被招募入伍,石头就是一个刚刚加入的荒野战士一

    石头二十多岁,正如绝大多数荒野人,没有自己的名字,随便给自己找一个能经常看见的事物做代号,大概是这个名字起的不错,这些年来他确实像快石头一样顽强生存,虽然早年是低贱拾荒者出生,但是渐渐激潜力成长,现在已经是一个颇为强劲的战士

    因为实力出色,他在招募过程,一个人打倒两个正式营地卫士,因此石头被直接送到负责防御围墙的队伍,从现在开始就是一个正式的营地卫士了

    “新来的?”

    一个非常嘶哑难听声音在耳边响起

    石头见到围墙垛口下,有个年长营地卫士坐在地上,他背着两把黑乎乎厚重大砍刀,手里拿着一把正在石头上使劲磨,全身盔甲是在普通皮革之上,又自己加固缝制出来,他的面孔十分丑陋像被人打过一锤子,半边脸都凹陷变形,不过让人觉得奇怪,这样伤势也活下来了么?

    石头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这样年纪又健壮小伙子,为什么要来当营地战士?”老鸟把磨好刀放在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草纸卷起烟草点燃放在嘴里狠狠吸一口,“我看不如到荒野当一个强盗,没有人管,随心所欲,非但收获更高,最重要的是能自己物色衡量猎物,遇到打不过还能跑”

    石头一愣说“当营地战士就不行了么?”

    “战士需要随时面对未知的敌人,有时候明知道送死,头目还会让你冲在前面,而你也不得不冲,这就是战士”

    “那当强盗也没什么好的,每天连个踏实睡觉地方都没有”石头对老鸟的话不以为然“我们新领可是说了,现在加进来的人以后能搬到绿地城堡里住,我只想晚上能找一个踏实地方睡个觉”

    “哼哼,搬到城堡里住?那得有命去享这个福”这时又一个营地卫士,光溜溜脑袋,魁梧身材高大身材,手扛着一杆铁枪,“如果是九头蛇带领我们或许还有点希望,那个女人不过是九头蛇一个手下而已,你知道我们这次要对付对手是谁么?扫荡者!”

    石头争辩说“新领虽然没有九头蛇老大这么厉害,不过有一个鬼面幽灵在帮助她,现在营地里都已经传遍了,据说现在只要有谁不服从新领,这个鬼面幽灵就会出现将他们全部灭掉,所以劝你说话最好小心点”

    光头大汉不以为然

    “好了,好了,都来了,也就少说两句,大家以后就是同伴了,现在非常时期全都机灵一点”老鸟将残余烟卷从城墙上面抛了下去,满身破破烂烂甲胄吱嘎吱嘎响着,他经过石头身边时拍拍石头肩膀“你就跟光头一组负责守夜,我带人在周围巡视,有什么情况立刻叫我光头,注意照顾新人”

    “是,队长!”

    夜幕很快就降临,森林里静地可怕

    石头和光头面对面坐,一堆篝火在间升起来,为寒冷夜晚带来一丝暖意,两个营地卫士一边烤着火一边聊天

    光头掏出大饼掰一半丢给石头“这守夜工作时间又长又难熬,不吃点东西打不起精神”

    大饼是食用植物根茎打碎再混一点肉干制城,虽然粗糙纤维带着苦涩味道,导致口感非常不好,但是最起码能填肚子,这个荒野里有能填饱肚子东西就不错了,谁会苛求其味道呢?

    “谢了!”

    这小小一块饼对荒野来说可价值不菲,它已经足够让很多人为之卖命了,营地基层卫士其实并不宽裕,有相当多人都是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

    石头满脸憧憬说“新领正在将囤积在绿地城堡食物放出去,现在绿地营民间食物越来越充足,人们生活水平获得巨大提高,我想未来击败扫荡者,不必对他们上贡,绿地营情况会越来越好”

    光头始终对新领没什么好感

    这种遥远的事情,谁知道呢?

    石头把一块硬板板饼放进嘴里,先嚼碎用口水软化,最后再吞进肚子里

    这时一阵风夹带着细细砂砾吹过来

    “呸,有沙子?”石头皱皱眉觉得十分困惑,绿洲地势低洼又有废墟之城缓冲抵挡,为什么会有来自荒漠细沙飘进来呢?这倒不是一个值得关注问题,他跟光头百无聊赖聊着天“你干了多久这活?”

    “三年,还是四年,我忘了”这时风沙声越来越大,两人耳边都是簌簌作响,那是无数砂砾撞击在围墙,光头长长叹一口气“我这样小人物,天赋有限,快四十岁,我想一辈子也就只能这样”

    石头笑几声“得了吧,荒野里能有几个人活到四十岁,我要是能活到四十岁就满足了”

    “你还年轻又有潜力”光头摇摇头,满脸羡慕嫉妒说“你要能活到我这岁数,最起码在营地里能成为有名的高手”

    石头对这个好像并不感兴趣“黑豹厉害吧?蛇牙厉害吧?他们一下就死光了,甚至连九头蛇都……哎,再强大力量,它在荒野里也是微不足道我只希望饿不死,每天睡个安稳觉,偶尔找几个女人,这样活到四十岁就满足了”

    这个小子要求还挺高

    这根本就是每一个荒野人的梦想好不好?

    光头本想要调侃几句,他才现周围风沙好像在持续加大,无数砂砾对视野造成影响,所产生声音也影响听力,大量沙尘还雨点般不断洒来,让两人身上有一层薄薄细沙,篝火都快在风沙里被剿灭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光头以前没有遇到过这这种特殊情况,他捡起自己的武器,从地上站起来从垛口伸头去看,“这些沙子是从哪里……啊!”

    一声凄厉惨叫骤然撕裂寂静夜空!

    石头坐着继续拨弄篝火,无数温热血蛛喷洒出来,犹如丧钟般打在脸颊上

    光头前一瞬间还在说话,他下一瞬间就重重地倒在眼前,四肢不断地抽搐,两眼瞪得远远地,从哆嗦嘴唇里不停吐出一些无意义的音节,因为一把明晃晃的手斧插在脑袋上,大半斧刃都已经嵌进了颅骨里,几乎把脑子给劈开三分之一

    “有偷袭!”

    石头凄厉大喊,让死寂安静的围墙,刹那间就被被卷进混乱洪流,他抄起兵器还没有来得及站起,一道魁梧扫荡者身影就跳下来,一把手斧重重想石头脑袋上劈来

    当!

    石头竖起裹着铁皮木盾挡住猛烈一击,整个左臂都被震得没有知觉,不过右手快刺出刀子插进扫荡者的胸口,扫荡者心脏被贯穿顿时软到过来,当鲜血喷洒出来时,石头没来得及擦把脸,他甚至没来得及把刀拔出来

    嗖嗖!

    两支弩箭冰冷锐利箭头射穿脆弱破甲,从胸口穿透了出来,石头眼睛圆瞪,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只见一个扫荡者冲到面前来,一把大斧直接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整个世界天旋地转起来!

    石头的脑袋落在围墙下面,无头躯体也默默倒在地上

    数以十计百计的扫荡者,从围墙疯狂地爬上来,围墙的哨兵被杀光了

    这些扫荡者样子千奇百怪,既有想荒野暴徒这样的重甲步兵,也有一些身体瘦弱,四肢爬行,能够飞檐走壁,以利爪来杀人的变异人还有一些仗着类似翅膀结构,虽然没有办法直接翱翔,却能够接着狂风滑翔到营地里

    “是扫荡者闯进来了,我们挡住它们!”

    满脸疤痕老鸟带着百来个营地战士围过来,刹那间,箭矢乱射、枪声起伏,金铁交鸣厮杀不绝于耳谁都没有想到扫荡者会在无声无息只用,利用夜色通过攀爬围墙进行偷袭,最重要的是这场古怪风沙提供掩护,否则这么大规模扫荡者没有这么容易靠近你

    老鸟实力果然非常强横,他三两下就劈翻数个扫荡者,他一边冲一边喊“把他们挡在外面!”

    正在这个时候

    突然一道龙卷风出现在众人前面

    老鸟连忙停住脚步,这里突兀出现龙卷风,难道不是一件奇怪事情么?正当老鸟仔细观察的时候,他惊讶地现龙卷风里出现一道人影,他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具体样子,只能隐隐约约辨认出一个轮廓,这个家伙好像双脚离地悬浮在半空,浑身穿着一套狰狞而又奇怪的铠甲,黑暗两道红色的眼珠透射出闪电一样的目光

    “去死!”

    老鸟双手举起刀就冲过去,结果黑色轮廓的人影好像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一根手指对着轻轻一弹

    犹如掸去一团灰尘

    老鸟在奔跑就真像一团灰尘般粉碎开来,整个身体分解开来,变成风化的尘埃,与漫天沙尘融为了一体,犹如从来就没有这个人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