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章 黑旗营地

《陨神记》 第八章 黑旗营地

    残阳如血,浸染大地,荒漠掀起一片沙尘一

    改装车像疯狂野兽扑向营地,就要撞上一刹那猛打方向盘急刹,整辆车横着挪到门前,强烈又刺耳的摩擦,松软地面被犁出两条深壑,车身好不容易稳住了,卡啦卡啦**几下,引擎似乎都快要冒烟,几块不晓得什么部位零件断裂弹飞到地上

    “哈哈哈!”胖子畅快大笑几声,他丝毫不管关心状况,一把将烟头在仪表盘摁灭“我们回来了!”

    云鹰没忍住翻江倒海感觉大吐特吐起来

    不过胃里面根本没有食物,所吐出来的全是苦水,周围的雇佣兵又在肆无忌惮的嘲笑新来的菜鸟了

    “哈哈哈!”

    “这小子怂包样,真是没有用啊!”

    “现在老老实实回去做个拾荒者,现在还来得及!”

    这么开车谁受得了?

    他觉得满肚场子都快绞断了!

    这些雇佣兵开起车简直不要命,云鹰第二次坐车能忍到这种地步,恐怕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正当云鹰抬起头就准备要反驳几句的时候,不过话刚刚到嘴边,又被重新的咽回去,两眼呆呆看着前方

    这是一座姑且称为城镇的地方

    外面被铁丝和栅栏围住了,大量破轮胎、石块、沙包垒起围墙,墙背建着一座座木头望楼,大约有七米的高度,楼里有数名手持弓箭的哨兵

    “黄泉雇佣兵,开门!”

    有一辆横放的重型改装卡车就是大门,当哨兵确认身份之后,卡车启动开到一边就露出进营地的路口了大量破屋错乱无序密密麻麻分布,绝大多数都是住着人的,正央一座高层建筑挂格外的醒目

    挖掘者的营地吗?

    云鹰心无比火热和激动,这有记忆的十几年来里,他都是一个荒野夹缝里求生的拾荒者,每天用虫子和草根充饥,喝被高度污染的雨水,而成为一个挖掘者,几乎是云鹰的梦想!

    营地已经近在眼前

    那种风餐露宿虫蚁般的生活远去了么?

    几个卫兵走过来打招呼“这一去好几天,收获应该不小吧!”

    营地卫士身穿嵌着铜皮的皮革护甲,戴着半脸的呼吸面罩,外加一个防风镜,他们目光一直就在云鹰身上打转,用有些不怀好意口吻说,“咦,生面孔?这不合规矩啊!”

    规矩?

    这年头哪有什么规矩!

    几只看门狗而已,疯狗狡狐不放在眼里,不过也不能随便得罪,何况这次任务收获很多,狡狐就慷慨把兜里半包烟都送了出去“我们提着脑袋混日子,哪有你们潇洒,这小子是新招的成员,给个方便?”

    “狡狐太见外了,你面子怎么能不给,快进去吧!”

    疯狗推了一把愣的云鹰,他立刻踉踉跄跄跟着雇佣兵走进去

    这动荡年代家园重建十分不易,因为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一切都要自己生产和制作,黑旗营地的完备就显得十分罕见和难得了这里旅店、酒吧、仓库、停车场,基本一应俱全

    另外作为挖掘者的集地,各种金属构件、奇怪零件、皮革布料、各个商铺里经常都能找得到,只要有足够好的技术和运气,这些零件足以拼凑一身装甲,或者是改造出一把枪,甚至是组装出一辆车子

    这就是挖掘者的地方

    简直就是一个新世界!

    “黑旗营地不是慈善机构,每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需要付出高昂代价,你想享受这里面生活资源?那就命去拼!”胖子总结一句话“这里是强者的天堂,但也是弱者的地狱”

    说完,他习惯性一摸兜想抽烟,却想起半包烟都送出去了,骂了一句看门狗,然后接着对云鹰说,“记住,实力不够,这里不会比在荒野好到哪里去,甚至更惨!”

    这时云鹰现街上到处是一个个衣不遮体、瘦骨嶙峋的年轻女人,她们忍受寒冷、搔弄姿,不断勾引路过的男人,满脸祈求之色

    “她们在干什么?”

    “这年头,女人卖肉,男人卖命,天经地义!”

    云鹰微微一愣

    “这些卖肉为生的**到处都是,你给一块面包想怎么玩都可以,帐篷、屋后、小巷,交易的场所到处都是”狡狐是深谙其道的高手,不管云鹰听不听得懂,“不过街边是没好货色的,多数有变异组织,搞多了会生病的好点货色一般在酒馆,或者是别人的私人收藏,价格倒是要贵一些”

    狡狐喋喋不休传授经验,云鹰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被一个坐在地上女人吸引注意,浑身瘦的没有肉,只剩皮包着骨头,半边脸长出肉瘤已经溃烂,连头都脱落一大半,只剩大量的脓疱,怀里抱着一个破布裹着的婴儿

    那破布里弥漫出一股浓烈腐臭气味,说明婴儿已经死去多日了

    这个女人目光,让云鹰有点触动,因为这种眼神太熟悉了,绝望痛苦又偏偏十分麻木,犹如坠入无尽黑暗,永远看不到一丝光明,残躯苟延残喘,人却已经死了

    “看个毛啊!”狡狐不耐烦拍云鹰一下,“我告诉你,瞧她这样子,那里面估计都是变异组织,你想上她,小心连老二都烂在里面!”

    云鹰被雇佣兵拽着走了

    女人抱着腐烂死婴一动不动,犹如一具等待腐烂的尸体,路上人来人往,没有人多看一眼,大概早已司空见惯了吧

    云鹰开始有点茫然,挖掘者在印象不都是能穿上暖和衣服、吃着面包,喝着净水的吗?

    为什么跟想象完全不一样!

    原本充满激动和期待心情像是被浇了冷水,犹如一个孩子满心欢喜拆开礼物,结果却现得到的是一坨屎

    营地简陋商铺有不少

    不过,这里没有货币,纯粹是原始的以物换物,其食物、子弹、燃料之类东西,算是比较适合流通的硬通货了

    一个三十平米不到小酒馆里乌烟瘴气,一个年轻女人赤身**站在高台上,正在糜烂灯光里不断舞动水蛇般身体,那挺翘臀部让周围男人都想上去狠狠捏一把

    “奴隶!”

    “卖奴隶!”

    前面一个满脸横肉的人贩子站在高台上,正在唾沫飞溅推销着他的产品——分别是三个女人、两个男人

    “百分百干净,没有病毒,没有变异,女的可以带回去私藏,有**有屁股,好货色绝对不亏!”

    “男的身强体壮能干活,稍微培养几下就是角斗士,搞不好还能到角斗场赚一把,好机会不要错过!”

    三女两男站任由人们摸来摸去,非但没有痛苦和绝望,反而一脸献媚之色,渴望找一个能养活他们好主人

    某个小巷里吹出来的风夹杂浓烈尸臭,像这种偏僻阴暗角落里,每天死一两个人不奇怪烟草、酒水、女人、**、暴力、堕落、糜烂……几乎是这里的一切主题,无处不弥漫着着颓废腐烂的气息

    男人卖命,女人卖肉

    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

    云鹰稍微能理解狡狐的话了

    营地央有一块石碑被摆立,几条禁令以仿佛能淌出血的鲜红字体印在上面,石碑只写明禁令却没有处罚方式不过不远地方一根根烧得黑的火刑柱默默解释一切,每个火刑柱都用铁丝绑着烧得焦黑的尸体,营地里惩罚方式就一条——火刑!

    “看见没?”狡狐用手一指说“这前面就是营地领的私人住宅了,别怪我告诉你,不要靠近这个地方,他们杀死你跟捏死一虫没什么区别!”

    这座建筑在营地口就能看见,鹤立鸡群般突兀伫立营地,其房间亮着明亮的电灯光亮电,是非常珍贵奢侈的东西,荒野极少拾荒者运气好挖到古代电机仿制了出来,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使用的珍贵资源

    领的家么?

    云鹰忍不住想究竟怎样三头六臂人物,才有资格坐拥这样一座营地,让狡狐、疯狗这些凶悍的人都老老实实不敢造反?

    “你算是来对时候了”狡狐望着石壁字感慨说,“一年前的黑旗营地比现在乱十倍,满街杀人强奸,各方肉贩子,奴隶贩子肆意寻猎,自从新的领来才有点改善,石碑上面的字就是她亲自写上去的”

    “新的领?那旧的哪去了?”

    “你说呢?”狡狐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当然是被杀了!领从来就不是固定的,经常有领被杀死,然后杀死领的人成为新领,最后又被后来者杀死,人们永远拥戴强者,你要是觉得自己够强,也可以去挑战一下领啊!”

    狡狐、疯狗够厉害了,这样的人也不过在营地混饭吃,全靠营地提供情报接取任务赚取雇佣金而已,他们都不敢违背领或者取而代之,云鹰更是连想都不敢想了!

    前方响起一阵吵闹嘈杂

    十多个戴着半脸呼吸面罩,一副营地卫士打扮的人,正在联手拖着一具巨大尸体走过来

    赫然就是一只大约接近半米粗的怪物,从黏糊糊的表皮分泌出粘液一滴在地上,瞬间就能把地面弄出一大块淤泥来,其还冒出轻微嘶嘶的腐蚀声,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不过,这怪物尸体仅仅半截,如此也有十米左右

    这队伍不太远地方,有土壤被翻滚痕迹,一个半米大洞留在地面,周围都是粘液,有好几具尸体躺在那里,他们都被腐蚀很厉害,犹如一团快要融化的腊

    “妈的,又是一只大蚯蚓啊,这个月都冒出两回了,还有完没完!”

    云鹰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怪物“这……这是怎么回事?”

    狡狐随口说“这么多人聚集在营地里,我要是变异兽也会选择到这里狩猎的,这种偶尔钻出来倒也不算什么,就怕遇到变异兽潮,大多数营地都是这么毁掉的”

    “嘿,放松点,没什么奇怪的”一个雇佣兵老鸟安慰她“你要是不死就会习惯的”

    营地卫士将一具恐怖尸体拖走时,那些走动的路人很自然让开,竟然都没有多看一眼,这也能习惯?

    云鹰突然觉得脚底像长了刺,每走一步都觉得浑身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