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二章 诡局

《陨神记》 第九十二章 诡局

    这道白色剑光冲天而起一闪即逝,整个过程生在一瞬间,总共还不到三秒钟时间,魔已被劈成满地的碎块,从生到结束都太短暂,任谁也不敢相信前一刻还无人能挡的恐怖生灵,竟然在下一瞬间就被最弱的云鹰利用圣光十字剑给劈死了一

    血腥女王强烈痛楚依然保持着清醒,她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么一个强大的存在,他怎么会以这种方式死在云鹰手里?

    让血腥女王觉得更不对劲的地方不在这里

    她现直到现在为止,她还活着,还保持清晰意识

    这样几根锋利尖刺贯穿身体而过,以常理来说是不可能幸存的!

    血腥女王通过感应身体伤势以后现一个诡异现象,几根尖刺确实是把身体给贯穿,但每一道攻击都非常完美避开重要脏器,甚至避开最主要的血管和骨骼,它们以一种极精妙的方式穿过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魔对我手下留情?

    他做这些仅仅是为了激怒云鹰?

    虽然血腥女王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是要说这一切都是巧合也太不现实了一点?这个魔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又为什么不杀死她,她可是猎魔师啊,是魔族的死敌

    是为了羞辱她?

    这就跟不太可能了!

    魔没有必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何况,魔本就认可血腥女王的潜质,他又怎么能放任一个未来的猎魔大师成长?未来血腥女王就算找不到他复仇,她作为猎魔师也会加入到其他猎魔行动里去的,这根本不符合魔族的作风!

    血腥女王艰难地站起来,虽然贯穿伤对普通人来说依然致命,但是对血腥女王而言不足以致命,何况血腥女王刚刚注射增强恢复能力的针剂,她甚至不需要做特别处理,当场忍着痛苦将贯穿身体尖刺给拔了出来

    一个个手指大小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却在短短一分钟内开始止血,血肉以肉眼能见度缓缓合拢愈合这样的伤势依然非常严重,哪怕注射恢复药剂情况之下,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无法恢复战斗力

    恢复针剂本就是透支生命潜能的药物

    血腥女王极短时间里面,她已经已经连续使用三次了

    这会对生命潜能造成提前的透支,更会对身体会造成难以修复的巨大伤害,所以这场战斗结束之后,血腥女王最起码要休养一两个月

    血腥女王站起来看着云鹰“你怎么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这圣光十字剑是血腥女王家族神器,非但具备特定精神天赋,哪怕是女王的父亲使用圣光十字架,他恐怕也很难挥出云鹰刚刚施展出来的破坏力,云鹰的身体到底蕴含着多少秘密?

    云鹰见到女王站起来,他的表情顿时生变化“你没死?”

    血腥女王此时此刻也是一脸茫然

    “丽,丽怎么样了!”

    云鹰想起丽连忙冲过去,丽就没有女王这么幸运了,为云鹰抵挡致命一击,她的巨锤就当场被击碎光是爆炸产生的力量,就足以对丽造成巨大伤害!

    当云鹰来到丽身边时,胸腹间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几个主要脏器都遭受到严重的创伤

    她本身就不具备恢复方面能力,最后一支针剂已经给血腥女王,现在根本没有一个有效的治疗手段来对付这种伤害,她看着云鹰满脸关切和焦急表情,满是血污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傻瓜,瞧你样子”

    “你不要急,没有事的”云鹰上去将丽抱起来“我们这就回营地找螳螂,让他给你治疗,你撑着点!”

    丽一张本来姣好面孔都是血污,她艰难地咳嗽几声,用嘶哑声音说“没……没用了,不要白费力气……我肯定活不成了”

    “魔已经被干掉了!”云鹰眼睛红“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管理绿地营吗?我同意了,你活下来,我们一起治理绿地营,我们把这里打造成荒野净土好不好”

    “我刚刚仔细想过了,绿地营不是你要寻找的地方,我不能自私而将你束缚在这里”丽露出一个苦涩表情“他妈的,我现……我好像是真的有点喜欢你了……可惜,可惜……”

    丽伸出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轻轻地拂过云鹰的脸颊,留下五条鲜红血印,最终无力的垂落了下来丽安详的闭上双眼,她脸上还带着留恋的微笑

    云鹰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具渐渐变得冰冷的躯体,他的脑海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灵魂里生生抽走一样,那种痛苦是与以前所体验过的都不一样

    丽还是死了

    这又是一个为云鹰而死的人

    从狡狐疯狗在到现在的丽,云鹰现在成长过程,正有一种沉甸甸的东西,正在他的身上不断地积累,这个成长过程充满痛楚不甘和无奈,但是却没有办法逃避,只有背负着这些沉重负担,他才可以在日复一日的成长变得更加强壮而又力量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这就是追逐的代价吗?

    血腥女王扶着腹部伤口,她看着已经断气的丽,一步几晃走到云鹰的面前,她的目光有些不忍,同时也感到非常愧疚“你,你还好吗?”

    云鹰一言不,他抱着丽转身离开了

    “云鹰……”

    血腥女王轻叫一句

    云鹰好像没听见般,他自顾自的向绿地营方向而去血腥女王想跟上去,只是牵扯到身上的伤口,让她没有办法走快,最后只能默默的看着云鹰消失在黎明前的夜色里

    他的心里一定在恨我吧!

    血腥女王感觉心里有些堵,一种酸涩的感觉迅弥漫开来,其实仔细想想看,这一切事情罪魁祸虽然是魔,但是挑起者却是她因为她的无知和傲慢才会导致黑旗营被攻打,因为她的愚蠢的执着才导致黄泉雇佣兵团被暗算团灭,也正是因为她来到绿地营所做一切,让丽死在了云鹰的面前

    最后魔是被干掉了

    可讽刺的是,杀死魔的人,竟然是她曾经一直看不起,甚至根本没放在眼里的这个荒野少年她做了什么?她连魔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从到荒野开始就没做过一件对的事情!

    血腥女王悲哀的现

    她没完成过一件正确的事情

    从逃出黑旗营地开始,血腥女王经历一系列打击,她的骄傲和自尊到现在,早就已经被消磨殆尽了,所剩的只有生生的反省与自责

    血腥女王走到魔被干掉地方,她目光扫过满地焦黑的碎块,从里面找出来几件东西,其包括一本金黄色金属封面的书,还有封卷成一团的兽皮纸

    这书肯定是魔留下法器了

    血腥女王将书捡起来,随后把兽皮纸打开,那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字,当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血腥女王脸色骤然现变化,她的双拳紧紧地握了起来,大约沉思足足有十分钟,她扶着树干一瘸一拐的走了

    不过血腥女王并没有注意到,她离开没有多久,满地残骸碎片出现变化,其光泽迅的暗淡干枯,犹如一块块干裂的石头,最终变成一团团沙子碎了开来,魔的残骸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碎片

    此时此刻

    绿地营地坍塌五分之一的城堡之上

    两道身影默默地伫立在这里,其一道是高高瘦瘦头凌乱脸色苍白戴着眼镜的年人类,他看起来非常的平凡,除一身与荒野格格不入书卷气息外,还有一股阴凉而又冰冷的气息另一个则是狰狞的黑色轮廓,身高大约两米左右,他有着一双猩红的眼珠,两个人视野仿佛都已经越人类极限,正远远地看着缓缓走回来的云鹰

    螳螂淡淡地问“怎么样?”

    “虽然击败的仅仅是具备我不到一半实力的沙分身,但是也已经是很了不起了”魔的声音低沉而重叠充满诡异,“这个孩子潜力很大,不愧是被选的人”

    螳螂又问“你没有杀那个猎魔师,为什么?”

    “这个猎魔师有点意思,她身上有某种非常特别的东西,跟神域里其他的家伙有点区别,所以是一颗非常有可塑性的棋子,只要用得好就会挥意想不到的效果”魔好像对这个问题并不怎么在意“我留她一命会有惊喜生,这个事情也会越来越有趣当然在前辈面前,我这点花招不算什么,你是我见过最疯狂也是最有智慧的家伙,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布这个局?”

    “请不要把我和你们混为一谈,我们并不是同类,我们追求也不一样,甚至必要的时候,我们是完全敌对立场”螳螂毫不留情冷冰冰说“他能感觉到你身上的波动,你如果再不离开就要被暴露了”

    魔猩红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我只是希望你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