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四章 去意已决

《陨神记》 第九十四章 去意已决

    寂静的夜晚,几个大汉聚在简陋酒馆磨刀霍霍在密谋着什么,其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小却面相凶狠的男子,突然抽出一道寒光,只见砰的一声响,一截刀锋就钉进坚固木桌里一

    “兄弟们!好机会来了!”他一双就像饿狼般凶狠的目光在其他人身上扫过“九头蛇死了,那个娘们也死了,绿地营一个能服众的人都没有,大乱的时候就要来临,我们的时代也要来临了!”

    几个大汉都满脸兴奋

    这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九头蛇与九头蛇心腹都死掉以后,现在营地里还有什么势力能压制他们?

    有一个人小心翼翼提醒“疤鼠老大不会把猎魔师给忘记了?他们可是连沙帝都干掉了!”

    “猎魔师?哼!”这个叫疤鼠的男人非常不屑地说“猎魔师根本不会在荒野里久留,他们干掉沙帝这个家伙之后,我想用不久就会离开绿地营”

    这倒是没错

    猎魔师不可能会在绿地营定居

    疤鼠小眼睛里闪动着凶光“不过没有时间等,我们必须尽快接管绿地营的势力,现在在城堡里面有我的眼线,那两个家伙现在已经身负重伤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现在就是我们偷袭的最好时机”

    所有人都惊呆了

    偷袭猎魔师?简直就是疯了!

    猎魔师战斗力比九头蛇还强,偷袭猎魔师不是找死么!

    疤鼠手下立刻就说“这个猎魔师的身手大家都见过,她万一还保留一成的实力,也足够收拾我们几个了,我觉得这样做法太冒险了”

    “蠢!为什么硬拼?我们可以下毒、埋伏、设陷阱,我们最近收集一批剧毒孢子粉末,只要想办法洒在猎魔师生活的区域以及他们饮用水里,哪怕她再强还能强到百毒不侵?”疤鼠露出阴冷邪恶的表情,“我们有几百个弟兄,而绿地城堡坍塌,已经没有足够防御力,只要杀掉两个家伙,整个绿地营就是我们的了!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只好里面人一得手,我们立刻就开始行动”

    众人都若有所思起来,他们面带犹豫和忌惮,却难掩凶狠贪婪之色

    疤鼠把短刀拔出来“一句话干不干!”

    四个人被疤鼠目光扫过时,全都感觉到一阵凛然

    疤鼠也是绿地营非常有名的人物,九头蛇以及丽、白蜥一伙人先后死去之后,现在在绿地营里面能与疤鼠分庭抗衡的人已经不多了至于那个猎魔师和疑似猎魔师的小子?这两个人本来就是外来者,他们在绿地营没有什么根基,个体力量强有什么用?荒野有时阴招比实力更有用

    “好!”

    “我们搏一把!”

    “跟着疤鼠老大干了!”

    四个人就像红眼赌徒把一切筹码都压上去

    这次要是真能占领绿地城堡,哪怕不能统治整个绿地营,那么最起码也能在绿地营以后分裂的时候成为绿地营里面势力最强的一股势力,食物、女人、饮用水,还不任由他们肆意瓜分享用么?

    疤鼠满意点点头,他端起一碗劣酒“兄弟们放心,我们这次共同进退福祸共享!”

    几个破陶碗碰击

    酒水顿时撒的到处都是

    这事一决定,疤鼠就开始做准备,千载难逢时机稍有一点野心的人都不会放弃,更何况疤鼠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他要是错过这次宝贵时机,今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真正翻身了

    荒野里最不缺亡命之徒,绿地营窥探领宝座的人肯定不止疤鼠一个,因此疤鼠必须敢在所有人前面动手越快越好

    “老二,你带五十个人埋伏到绿地城堡附近,老三,你带五十个人准备弓弩掩护,其他人全部由我来指挥,只要信号一出,立刻开始进攻”

    “是!”

    这件事情能不能成全看这一搏了!

    疤鼠部署完就开始做前期准备,他的心情无比振奋和激动,这种状态仿佛让他年轻二十岁,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成为营地领的生活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阵让他很不舒服的感觉涌向心头!

    疤鼠在绿地营一流高手排名倒数,但也是一个纵横荒野多年的老鸟,所以对危险有着野兽般的直觉——有危险!

    疤鼠不知道危险从何而来,不过冥冥仿佛有声音,正在尖利的警告着他,让他做出侧身闪避的动作

    太迟了!

    突然一道子弹射碎窗户,瞬间在疤鼠颅骨轰出一个大洞,子弹炸碎眼珠带着碎片,从右眼眶里快钻了出来,最终在墙壁留下一个窟窿

    疤鼠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前一刻还意气风挥斥方遒,这一眨眼功夫就死在狙击枪的射击之下

    “有狙击手!”

    疤鼠几个手下都是营地里的老手,因此当疤鼠被干掉的瞬间,他们先感到不是惊慌无错或者是愤怒恐惧,第一时间就匍匐到地做出保护自己的姿势,让狙击手没有没有再次射击的机会

    酒馆两百米外,几块乱石堆央,狙击手拉动枪栓把弹壳压出来,他缓缓地挪动准星,这是一把特制的荒野狙击枪,所选用部件都是手工打磨,粗糙而又粗暴,所使用子弹都是特制的大口径子弹,更没有装备瞄准镜,只有一个古老准星,这种枪械无疑对使用者的控制力有着极高要求,没有精细入微的控制力,根本无法在数百米命目标

    狙击手刚刚射击一枪,酒馆里就失去目标

    他并不着急撤离,准星缓缓挪到门前

    这时一个疤鼠刚好匍匐过来,正站起身小心翼翼把门推开,正准备一个快起跃跳出门去的时候狙击手反应度却是电光火石般,门刚刚被推开一点点的时候,他就再一次扣下扳机

    枪声再次响起!

    这道子弹射穿木墙打进房间里,正好击站在门口位置的人,当场直接横穿腰部而过,他惨叫着倒在地上,显然是已经活不成了

    疤鼠部下剩三人

    他们判断出狙击手位置

    他们在射击瞬间立刻跳窗而出,立刻借着掩护向对方快靠过去

    三个快抵达狙击手埋伏地点,结果地上铺着一条掩护用的灰毯,前面黑暗的废墟里闪过一道人影

    “追!”

    三人提起武器就追杀过去,狙击手已经消失在视野当三人四处寻找搜索狙击手位置时,最后一个人的嘴巴猛地被捂住,突然一把锋利的匕伸出来,直接割断了他的脖子

    其他两个人感觉不对劲回头看去的时候

    同伴倒在地上双目圆瞪,犹如离开水的鱼般拼命呼吸,只是却连偷袭者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两个人都露出惊诧之色,连忙背靠站开来警惕周围

    嗖!

    一道黑色人影划过

    他掠过时射出一道飞刀,正一个人的喉咙,这个人捂着脖子就倒在地上黑色人影偷袭得逞双脚落地瞬间,突然抽出一把三棱管般的武器闪电般的冲上来

    “去死!”

    疤鼠最后一个手下又惊又怒,他提起武器就冲过去,两把武器在黑夜碰撞三四次不分上下,当营地战士准备增强攻势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的武器爆出一阵风雷声

    疤鼠手下的兵器就像纸片一样被撕碎!

    一股猛烈的力量将他的胸口凿了个对穿

    疤鼠为的几个营地战士就这么被全部杀死了

    云鹰将驱魔棍上面沾的血迹擦拭干净,他转身看着背后的一个人“怎么样?”

    一个高瘦身影无声无息站在阴影,他仿佛与黑暗完整的融为一体,如果不主动活动的话,几乎让人看不出来是一个大活人螳螂缓缓地走出来,看一眼地上尸体,他面无表情的评价道“很一般”

    云鹰耸耸肩

    云鹰伤势在几天时间里已经恢复大半,他准备在出前在学一点本领,他一方面与女王学习近战搏斗的本事,另一方面又向螳螂学习暗杀和医术

    绿地营局势越来越不稳定

    各个地方涌现出一些企图掀起动荡的家伙

    螳螂将这些企图掀起动乱的人都精确找出来,全部都交给了云鹰来对付,正好给云鹰来试试手,现在云鹰在杀人技巧方面,虽然连螳螂一半都没学到,但是短短几天时间确实获得很大进步

    云鹰活动活动胳膊说“绿地营收拾的差不多了,我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想我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螳螂看着云鹰戴在脸上面具“你确定要去神域吗?”

    云鹰点点头“一定要去!”

    “神域并没有你想象那么美好”螳螂淡淡地说“虽然我建议你留在荒野,但是有些事情经历过才会更深刻”

    “你这个家伙总是神秘兮兮,难道就不能敞开来说话吗?”

    云鹰不明白螳螂到底想说什么,不过现在去意已决的他,无论是谁都休想拦住绿地营的事情就暂时交给螳螂,这个家伙虽然非常古怪,但是能力是绝对可靠的,只要他在绿地营里就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