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六章 做错了?

《陨神记》 第九十六章 做错了?

    荒野沙尘在烧热的空气旋转,滚烫的空气扭曲视野里,一排荒野骑士缓缓出现在地平线上,其为是一个十五岁左右少年,身材既不高大也不强壮,他穿着一件灰黑色的朴素大斗篷,身侧斜挂着一杆粗糙的自制枪械,那巨大口径在荒野里面往往是力量与能力的象征一

    这个貌不惊人少年周围,竟然跟着十个荒野骑士,每一个看起来都精悍强大,无不是荒野里的一把好手其为一个人摸样特别怪异,他长着猿猴般凸出下颌,一双粗大手臂远比普通人要长,双手平放可以轻松过膝盖,至于武器则是一张金属打造的战功,弓弦是以强韧地龙筋绞制,这是一张威力非常强劲的弓

    这样一伙人出现在荒野任何地方都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云鹰难以想象不到三个月前,他还仅仅是荒野废墟里的一个卑微蝼蚁,现在却带着一支荒野精英部队在荒野里肆意横行,只要避开有危险生物出没的地带,普通的荒野强盗或扫荡者以及普通变异兽根本不足以造成威胁

    这两百多里路走来没有遇到太多波折

    云鹰信心大增,他觉得按照这样度,最多花十几天时间就能抵达神域现在跟在云鹰身边十个同伴同样骑着荒野巨蜥,全都是绿地营里走出来的精英,其外形特异的为者叫德普,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虽然有着轻微的变异,但是持重沉稳,这是一个身手与黑豹白蜥不差太多的准一流高手

    这时一个绿地战士说“前面就有腐狼生活的区域”

    小废墟出现在视野里,废墟不完全被沙漠覆盖,其隐隐约约夹杂荒草灌木,大概二三十只腐狼占据小小的区域正一头强壮的雄狼跳到断壁,它龇着留着口水的尖牙,浑身毛皮都已经竖起来,这是一个典型的保卫领地的姿态,这些人再向前走一步,立刻会遭遇到这些巨狼的袭击

    云鹰打开地图扫一眼说“这份地图标记前面有一个营地,我们杀掉这一批腐狼,为这个营地除去一些麻烦,顺便可以把它们皮毛剥下来,还能到营地里换点肉干”

    这些人都听从云鹰的,所以云鹰说什么就做什么这是因为他们的亲人兄弟都在营地里,即使没有亲人或兄弟但是绿地营给他们承诺,只要把云鹰安全送到指定区域,他们就可以回到绿地城堡获得一笔丰厚报酬,甚至可以在绿地城堡里面直接住下来,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

    嗖!

    德普异于常人的双臂拉开弓,一人高的大弓也能轻易拉满,箭嗖的一声射穿这支雄狼的脑袋,雄狼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四肢挣扎就没有动静其他腐狼纷纷出呜咽的嘶吼,二三十只腐狼从废墟同时窜出来

    嗖嗖!

    德普有是两箭射翻两支腐狼

    这个家伙箭就像子弹一样射穿百米外的目标,这全得益于德普长弓是用地龙筋特制而成,其材料与绿地营的重型弩车一样,因此具有强劲的破坏力,再加德普惊人的力量,普通腐狼甚至没有闪避机会就被射翻了

    云鹰端起枪以老式准星套住一只腐狼,当开枪的前一瞬间,他能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从扳机扣动到枪械里每一个零件的变化,最终当子弹射出来的时候,非常完美命几百米外的目标

    其他腐狼蜂拥而至

    营地战士掏出弓弩枪械就开始射击,这批腐狼数量并不算太多,这些人又都是绿地营精英,因此没有费太大劲,它们尚未近身就被统统干掉了

    云鹰骑着荒漠巨蜥走进废墟里,德普几人则拔出匕,他们将狼皮剥下来,至于腐烂尸体酸臭有毒,人类是没有办法食用,不过对于荒漠巨蜥来说却是不错美味,因此十一头荒漠巨蜥在这里足可以吃个大饱

    “有两只腐狼幼崽!”

    一个绿地战士一手拎着一只像小猫般的幼狼,两只腐狼幼崽毛皮黑色的,还没有睁开眼睛,这种幼崽是有机会驯化成驯狼的,因此带到营地里面可以卖个好价钱

    云鹰荒漠巨蜥吃饱喝足之后,他就带着德普在内十个绿地战士来到不远的荒野营地这座营地规模远远比不上绿地营,甚至连黑旗营地都比不上,其规模大概仅仅是黑旗营地三分之二,营地实力相对来说比较弱

    这是云鹰出以来准备途径的第一座营地,主要是补充一些消耗的饮用水,可是当云鹰来到这座营地面前时,他顿时被营地的景象惊呆了

    荒火营看起来好像刚刚经历一场惨烈的大战,外围护墙基本已经完全坍塌,营地守卫手持弓箭,满脸警惕地站在望楼环视周围,一些营地居民正在清理地上残留血迹,虽然战斗已经过去一阵子了,但是空气里依然弥漫着一股血腥气息

    云鹰带着队伍走进荒火营,只见荒火营里面损坏情况更严重,大约有一千多具尸体需要处理,当无数残破尸体被高高地堆积在一起形成了小山,无数不知名的飞虫嗡嗡萦绕,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

    这些大部分都是人类,还有一部分是变异人

    这么多尸体堆在酷热荒野环境里不需一天就会恶臭难闻,它们甚至还可能形成瘟疫,若不能够妥善处置甚至会摧毁整个营地

    “我是荒火营的领”这时一个手持长杖满脸皱纹的老者缓缓走出来“你们是……”

    云鹰回答说“我是来自绿地营的,因为途径荒火营地就准备在这里过一夜奇怪,你们这里遭遇扫荡者攻打么?”

    “绿地营?”老者眼睛里顿时绽放出精芒,周围一些营地战士脸色都是一变,两眼都直勾勾的看着云鹰等人,老者将长杖换一只手,他用低沉古怪的口吻说“据说沙帝就是死在绿地营里?”

    沙帝?哦,差点忘记了,那个魔在荒野绰号就叫沙帝

    这个营地刚刚遭到扫荡者袭击,现在肯定对扫荡者恨之入骨,魔就是这片荒野最强大的扫荡团统治者,所以想必在得知魔已经被干掉之后,他们肯定会很高兴吧!

    云鹰没有多想就回答说“没错,那个魔就是在绿地营被干掉的!”

    “可恶!”一个荒火营大汉两眼通红愤怒吼道“这些家伙为什么要杀沙帝!他们难道不知道沙帝对荒野有多么重要么?现在沙帝一死,整个荒野都彻底乱了!”

    “就是!”

    “该死绿地营!”

    “这些家伙简直就应该千刀万剐!”

    荒火营人纷纷围过来,让云鹰和绿地营人都脸色大变,他们都没有想到荒火营人会摆出这幅态度,这跟预想完完全全不一样啊!

    荒火领长长地叹息一声“既然能杀害沙帝这种存在,那定是传说猎魔师,这件事情与普通绿地营人没有关系,你们都把武器收起来吧!”

    云鹰始终无法理解这些人态度“魔残暴又邪恶,率领成千上万扫荡者,他死了有什么不好?”

    “年轻人,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荒火领长长地叹息一声“沙帝不管是活是死,他统治之下扫荡者依然存在如果沙帝还活着,那么在他的约束之下,扫荡者会从绿地营这样强大的营地获取生活物资,他们的生活需求得到满足之后,自然就不会对我们这样的小营地动手了可是现在沙帝一死,扫荡者全部都乱了套因为沙帝影响力在荒野丧失,那些定期向他们纳贡的营地都纷纷停止,数以千计甚至上万扫荡者生活没有之城,他们失去束缚回到荒野上,最终倒霉的还是我们这样的小部落!”

    云鹰对此若有所思起来

    难道魔的存在对荒野没有坏处反而维系荒野稳定?

    扫荡者是荒野组成一部分,也是不可能完全清楚一部分,因为魔的关系让大部分扫荡者都受到约束和管理,他们通过武力来震慑绿地营这样物产丰富的大型营地,扫荡者吃饱喝足自然就不会主动去抢小营地了

    现在沙帝忽然被干掉,扫荡团受到巨大冲击,所有扫荡者都自行回到荒野,所以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荒野里已经有大量营地遭了秧

    “我的儿子死在扫荡者手里!如果沙帝还在,他一定会约束这帮该死的野兽,我的儿子也就不会死了!”那个年大汉两眼血红,充满仇恨的嘶吼起来,“如果让我遇到那个该死的猎魔师,我就算拼得粉身碎骨也要溅他一身血!”

    “说的没错!”

    “我兄弟也死了!”

    “还有我的朋友!”

    “该死的猎魔师,万恶的猎魔师!”

    云鹰看着荒火营一张张被仇恨而扭曲的脸,心里就猛地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又觉得这一切都很荒唐!

    魔对这个世界来说是祸乱和战争根源,却不曾想混乱之必有其秩序!魔又变成维系荒野营地稳定的重要存在,现在魔一死,这么大一股扫荡团势力失去控制,这对荒野来说是一场浩劫,数以千计算甚至更多的荒野人都会遭殃!

    这场浩劫缔造者居然就是云鹰,可这种事情是云鹰没有想过的,这也绝对不是云鹰想要看到局面,现在面对堆积如山的尸体,那一张张狰狞的亡者面孔,仿佛都充满怨毒,让他感到遍体冰凉

    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云鹰准备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