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七章 无心之祸

《陨神记》 第九十七章 无心之祸

    云鹰从来没有意识到,更从来没有想到过,他在不知不觉间,竟变成荒野人眼里的恶魔,变成荒野人眼里的罪人,更为荒野带来无数动荡和死亡,让满目疮痍荒野又一次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一

    这堆积如山的尸体

    全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吗?

    云鹰愣愣看着荒火营央尸山血海,这副画造成冲击难以想象

    云鹰不曾以好人自我标榜,荒野就没好人这种东西,只是生在眼前一切,却是云鹰永远不想看到的这血流成河场面,这含怨而死面孔,这狰狞纠结的躯体,这恶臭扑鼻的气味,这些注定会变成毒虫变成梦魇,它们会潜伏在云鹰内心最深处化作黑暗,每当夜深人静时候就蠢蠢欲动

    可就算重头来过

    一切也难以改变!

    云鹰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更不知道到底时好时坏,让就是一个普通人,他没有高瞻远瞩的眼光,也不具备舍身济世的胸怀,追求的仅仅是自己立场和梦想罢了

    这一切或许就像老头子所说,活在这片星空之下,无论愿不愿意,人终究是世间一粒尘埃,无论做出什么努力,能把握的也仅仅是自己

    “你怎么了?”荒火营地领现云鹰脸色不太对头,“现在天就快黑了,你既然来到荒火营,那就请你在这里住下吧,荒火营非常穷困,没有什么能招待”

    “不必了!”云鹰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停留,“德普,我们走吧”

    德普知道云鹰可能是一个猎魔师,不过云鹰实力他也有过一些了解,他认为以云鹰能力不可能击败沙帝,德普一直都认为当初在绿地营干掉沙帝的是血腥女王

    “现在距离天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这个时候离开就意味着在荒野过夜”

    “少废话,走!”

    云鹰不理会德普好心提醒,现在宁愿在荒野里面过夜,他也不想守着眼前尸山血海睡觉,他在这里分分秒秒都觉得心里难受,这种感觉是其他人不会理解的

    这是骤然凄厉哨声响了起来!

    是荒火营地面临攻击的警报

    “扫荡者又来了!”

    荒火领本来想询问几句,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听到警报,他和手里几十个精悍战士都脸色大变,全部向警报传来方向就跑去云鹰也放慢离开脚步,当他向警报出来方向看过去时,只见荒野里面出现数以百计的模糊身影

    扫荡者

    又是扫荡者!

    这些家伙好像没完没了!

    几百近千余荒火营地战士满脸紧张手持武器冲出来时,大家都无法理解刚刚结束战斗的扫荡者为什么又想起攻击

    这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好处?

    荒火营大部分物资在两天前战斗就已经被损坏,荒火营地里面的食物和补给品也被掠夺的差不多,现在攻打营地对扫荡者来说价值并不高,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屠杀么?

    荒火营里面弥漫凝重氛围,此时此刻脆弱的营地,若再遭受一次惨重的损失就彻底土崩瓦解,几千人都将流离失所,绝大多数人都会死去

    扫荡者数量目测四百左右,数量不算多,但是很精锐,主要以各种各样的荒野暴徒组成,一个个身高两米左右,身强体壮,凶残狂暴,更有十个左右身高过三米的巨怪,这些身高过三米变异人被称之为食人魔,他们是扫荡团里面的最强战斗力,对任何一个营地来说都是噩梦般的存在

    这样一支混合精英扫荡团绝对是沙帝以前的部队!

    因为沙帝已死,七个使者也死了,整个扫荡团势力再没能扛下眼前局面的人,所以扫荡者势力土崩瓦解各自分家,他们再没有办法通过威胁大型营地缴纳保护费过日子,所以只能选择对弱小的人类聚居地下手

    这也是荒火营地人痛恨猎魔师的原因所在!

    绿地营这样营地就算缴纳一大半物资和水,它照样可以过得非常滋润,可是没有绿地营供给,那么数以千计扫荡者就会生活来源,它们只能选择分裂并且四处袭击营地

    “你们非要逼得同归于尽吗?”荒火营领脸色阴沉站出来与扫荡团对峙时愤怒不甘的低吼道“那就来吧,我们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恶魔!”

    扫荡者普遍智商低下,而且没什么思考能力,只是野兽一般依赖本能行动的人形怪物不过任何一个扫荡团里都必须要有几个智力正常的人来指挥,所以这一支扫荡团也不例外

    从这个扫荡团里面走出几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男人,其为一个人站出来说,他蒙着脸看不清楚长相,不过遍体皮肤表面都被变异组织覆盖,让他看起来就好像一个重度皮肤病的患者“今天不是来找你们的,把猎魔师交出来!”

    荒火营的人脸色一沉

    什么猎魔师?小小营地里面哪来猎魔师!

    “你们不要再装了,我们已经收到消息”扫荡者头目满脸怒火的低吼道“杀死主人的猎魔师,两天前离开绿地营,他带着十个左右绿地营人,现在就在你们当,你们要是再敢把他藏着,那就不要怪我们将你们全部屠光!”

    绿地营?

    猎魔师?

    十个绿地战士!

    荒火营领脸色先是疑惑,随后变成震惊,最后形成愤怒,整个脸顿时阴沉下来,他回过头就对这些人吼“那几个绿地营!给我抓住他们!”

    云鹰意识到事情不妙的瞬间,他已经骑上荒漠巨蜥带着其他人开始逃跑,不过终究还是迟了一点,荒火营地的人顿时反应过来

    “就是他们!”

    “这些该死的绿地营人!”

    “他们当有猎魔师,给我抓住他们!”

    荒火营人眼睛仿佛喷出仇恨愤怒的火焰!

    虽然荒火营地人痛恨扫荡者,但是更痛恨所谓的猎魔师!这些家伙来自高高在上的神域,他们视荒野人生命如草芥,他们为自己所谓的荣誉破坏荒野平衡,这些家伙就应该被荒野彻底诅咒!

    若目光能化作火

    云鹰一伙人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几十个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的荒火营战士,他们不顾一切向十几个人围过来,四周都是弓弦崩响的声音,一支又一支向几个人身上撒过来

    “啊!”

    惨叫,一个绿地营战士箭倒在地上,瞬间就被十几个暴怒的营地战士围住,只听凄厉惨叫从央响起,这个可怜战士几乎被这些暴民撕成碎片

    荒火营领在身边手下手里接过一杆长长的自制猎枪,他端起武器就瞄准云鹰,手指迅的扣下扳机,一颗强劲平头子弹射出来,哪怕云鹰也躲闪不及,狠狠地打在云鹰身上

    这颗子弹威力要是落在普通人身上,恐怕当场就会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当射在云鹰身上的时候,先经过斗篷效果的缓冲,接着在熊皮甲造成一个凹口,熊怪皮甲的韧性和强度非常高足可以抵御一般的子弹,不过这一枪的威力还是比想象大太多了

    云鹰挨一枪

    犹如被人锥子顶着再以铁锤狠锤

    这股猛烈的力量强悍程度,几乎让他从坐骑身上翻下来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绿地营战士被扑倒,被四面方围上来的荒野暴民给围杀了!这时又一群荒火营地战士在前方形成封锁,让这伙绿地营人再没有缺口突围,云鹰见此心顿时怒火翻涌,他藏在胸口的沙之书绽放出能量,周围沙尘全部被扬到半空形成一堵沙墙

    沙之书在沙漠地形使用能节省不小力气

    云鹰伸出手臂猛地一推,好几米高沙墙就盖了过去,虽然云鹰的力量还不足以造成杀伤效果,不过就把前面的荒火营战士给笼罩,让他们一时间没有办法瞄准和设计

    “杀出去!”

    德普拉开一张弓射过去贯穿两个人

    “杀!”

    其他七个绿地战士纷纷抽出兵器,荒漠巨蜥强壮四肢一扑,当场拍飞几个挡路碍事的暴民,又用血盆大口咬住其一个,绿地战士挥舞兵刃就砍,一轮冲锋下来就造成十几个人伤亡

    荒火领怒不可遏“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德普转身抽出一支特制的铁箭,他拉弓一箭射过来,箭经过沙尘掩护,再加荒野领前天与扫荡者战斗已经受到不轻伤,所以身体并不怎么灵活,当意识到死亡箭矢近身时,他想要抵挡却已经太迟了

    这一支特制铁箭威力异常恐怖!

    荒火领的自制猎枪石制枪身先给撕成粉末,最终一箭射进荒火领的胸膛,这个老人摇晃一下,呆呆看着胸口血洞,最终满脸不甘心的倒下去

    老领惨死在箭下

    荒火营地一阵骚动

    几个绿地营人趁乱终于逃出营地

    云鹰尽管已经逃脱,但是心情非常复杂,他从始至终没有杀一个荒火营地人,不过在荒火营地人的眼里,他肯定与恶魔无异了特别是老领,云鹰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理智渊博而且友好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云鹰肯定能跟他交往不错

    现在老人死了

    云鹰没有杀他,他却因云鹰而死,这跟云鹰亲自动手有什么区别?

    云鹰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只是对现在一切,感到深深的无奈,有种被命运捉弄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当个绿地战士逃出荒火营,他们连一刻都没有停歇,立刻开始向荒野深处而去

    这个是非之地必须赶紧离开!

    只是想要离开有这么容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