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4章 师徒

《执魔》 第4章 师徒

    思凡宫,韩老魔独居的冰宫,历来不容他人进入,宁凡是第一个例外。

    作为老魔的徒弟,他住进了冰宫,偶尔来送丹药的仆役,也是奉令前来,送完药就走了。

    空荡荡的冰宫中,看不到人影,也无人知道,宁凡与纸鹤昨夜的荒唐。

    看着犹在熟睡的纸鹤,宁凡苦涩的笑容,渐渐化作坚定。

    她救了他,他欠她一条命!必定会从老魔手中,保住她的性命!

    必须好好拟定未来的计划了!

    宁凡简短地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前半生。他出身修真国吴国,是海宁宁家的一名凡人仆役,与弟弟宁孤相依为命。

    后来,他遭人迫害,被辗转卖入修真国越国,沦入欢合宗的手里,险些死掉,却被纸鹤所救。

    而后拜韩老魔为师,来到韩老魔的根据地——七梅城,正式踏上修真路。

    韩老魔给他下达了修炼指标半年之内,必须修炼到辟脉五层的境界。

    虽不知韩老魔为何下达这一命令,宁凡却知,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

    获得了乱古大帝的记忆传承,宁凡对于修真之事,已不是最初的懵懂无知。

    修真七境,辟脉不过是第一个境界而已,这一境界修为提升不难,且他还是万中无一的太古魔脉,不难完成老魔的指标!

    恍惚间,宁凡又想起那一夜韩老魔踏天而立的强大身影。

    既然踏上修真路,便要有所追求,终有一日,自己也要成为那般强大的修士!

    “辟脉期的修炼,极为枯燥,只需要炼化丹药、吸收天地灵气便能完成。不过我获得了仙帝的记忆传承,其中有一部名为《阴阳变》的魔道功法,此功法与我身上的太古魔脉同宗,若修炼此功法,可极大缩短突破辟脉五层的时间!”

    宁凡闭上眼,回忆着仙帝传承。在仙帝记忆中,有杂经,有体悟,最为正统修炼功法,只有一部。

    《阴阳变》!传说中的仙帝——乱古大帝所留!

    此功分十层,记载了诸多双修法门,每修成一层,修为都会极大增长。若有阴阳锁相助,与女子双修时,更有极大好处。

    阴阳锁!

    内视着丹田内的玉锁,宁凡心头微微一震,他已经知晓,此玉锁为仙帝传承之宝,极其不凡。与阴阳变配套使用,更有着无上好处。

    阴阳锁,《阴阳变》!这二者,会是自己踏上强者之路的臂助!

    《阴阳变》是一部双修功法,需要以阴补阳,以阳御阴,最终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

    功法等级的提升,需要通过双修达成,若修炼者本身修为不足,则需要吞噬火焰,补充阳气,平衡体内阴阳。

    以宁凡如今修为,想要修成第一层功法,需要与任意女子双修九十九次,并吞噬九种凡火。

    第二层,则需要与元婴期女修双修九十九次,并吞噬九百九十九种凡火。

    第三层,需要与碎虚女修双修九十九次,并吞噬九种虚火。

    这是他获得仙帝记忆之后,粗略估计出的数据,具体如何无法确知。

    至于更高层次的功法,宁凡也不知该如何修成了,仙帝的记忆并不全面,没有涉及更高境界的修炼。

    “第一层功法也就罢了,第二层竟要与元婴女修双修,第三层竟要找碎虚女修…”宁凡苦笑一声,揉了揉额头。

    他此刻所在的修真国越国,修为最高之人似乎也就是金丹期的修士而已。

    韩老魔也不过是个融灵修士,这些人在元婴老怪面前,似乎都属于微不足道的存在。

    他现在连韩老魔都打不过,怎么可能去跟元婴女修双修?至于第三层功法的碎虚女修,宁凡更是想都不敢想。

    宁凡所在的位面,名为雨之仙界,越国不过是雨界无数修真国中的一个。

    雨界之中,修为最高的人也不过是碎虚修为,宁凡不过是刚刚踏入修真路的菜鸟,怎么可能会有碎虚女修愿意和他双修…

    想要修成《阴阳变》第三层功法,实在有些遥远。不过么,若能修成第三层功法,似乎有不小的好处。

    宁凡目光一亮,从仙帝记忆中,宁凡得知。若将《阴阳变》修到第三层,便可使用阴阳锁的锁中天地——【玄阴界】!

    阴阳锁是仙帝传下的至宝,其中囊括了一处极为广阔的锁中世界,名为玄阴界!

    宁凡还记得那道神秘女子声音,似乎就是从玄阴界里传出的。

    那神秘女子,究竟是谁?为何会在玄阴界之中?

    这一点,宁凡想不通,只能不去想了。

    无论如何,那女子无法离开玄阴界,是肯定的。或许有朝一日,宁凡将功法修炼到第三层,打开了玄阴界,能够知道那女子的身份吧。

    “我如今的修为,是辟脉一层,算是刚刚踏上修真路,没有任何自保之力…嗯?这是什么!”

    宁凡忽然目光一震,似乎从体内的阴阳锁中感应到了什么。

    而后,随着他心念一动,竟有一道黑火,从其指尖透指而出,腾跃燃烧!

    “我的体内,为何会有黑火!”

    宁凡目光一震,忽然想起了当日以阴阳锁砸黑火龙的一幕,隐隐有了明悟。

    是阴阳锁吞噬了黑火龙的力量,令自己体内多出了黑火神通!

    宁凡修为不高,不过辟脉一层,但这黑火却十分厉害,给宁凡一种强大之感!

    他不知这是什么火焰,但仅凭指尖一缕黑火,他有信心轻易焚杀任何一个辟脉修士,便是融灵修士,也有一战之力!

    想不到才刚刚踏入修真界,便有了这等强大神通,这算是福利么?

    说起来,阴阳变的修炼,若其本身修为不高,则需要吞噬火焰补充阳气。有了黑火在身,自己的阳气可还会不足?

    如此一来,只需要寻个女子,双修99次,应该便能突破《阴阳变》的第一层功法了吧!

    要到那里寻女子双修呢?

    宁凡侧过目光,看着犹在沉睡的纸鹤,有犹豫,亦有不忍。

    若与纸鹤双修,便能逐渐修成第一层功法,实力大涨,但...纸鹤还是个孩子...

    宁凡经历大变,目睹残虐地杀人景象,心已如魔头狠厉,渐渐学会心如铁石。

    但纸鹤却在他绝望中,走入他的心扉,两次救他第一次,赠玉锁、送馒头,第二次,失去清白...

    若无纸鹤,宁凡早已死在欢合宗,活不到今日。

    之前那场荒唐,只是意外,若让宁凡再一次伤害纸鹤,他狠不下心。

    “我此生不会抛下此女,这种事,至少等她再长大一些再说吧...”

    宁凡一叹,走出屋外,沐着思凡宫的风雪,思考着未来。

    七梅城是个终年落雪的城市,雪花不停,却给人一种孤独之感。

    成为修士之后,更有黑火在身,即便沐着大雪,宁凡也不觉得冷,一站便是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却传来纸鹤微微醒转的声音,而后,便是若有若无的低泣声。

    纸鹤醒了,她两次救宁凡,最后一次甚至不惜舍弃清白之身,但当她醒来,却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心头多少有些难受。

    她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了大哥哥,醒来时,大哥哥却没有陪在她的身旁…

    明明是她自己做的决定,为何还会难受,她不懂。她九岁被捉入欢合宗,便再未接触过男性,不懂感情。如今她十四岁,为救宁凡失了清白,一切亦与情爱无关,仅仅是不忍看宁凡死去。

    睁开眼未看到宁凡,她有些委屈。这个时候宁凡应该在她身边才是,只是即便他在又如何,失去的清白,终究无法回来...

    不明白,不明白。

    纸鹤娇小的身子,白皙却布满伤痕,她推开锦被,下了地,却下身一疼,站立不稳,倒向地面。

    嘶!怎么这么疼,大哥哥真是禽兽!

    “小心!”

    一个削瘦的怀抱,接住了她,她赤着身体,但对方并无欲念。

    “醒了?”宁凡和煦一笑,如一个明媚的少年。

    “啊,大哥哥,你去哪儿了,哎呀,不要看,我还没穿衣服呢!”纸鹤有些慌张,她发现宁凡一抱住她,她本来乏力的身子,更加软弱无力了。

    脑海中,更是想起昨夜的荒唐,让她根本不敢去看宁凡的眼睛。

    纸鹤!不要怕!你只是救了大哥哥一命而已,不用这么害羞的!心里面,纸鹤不断给自己打气,然而脸却越来越烫,越来越红,她果然还是脸薄。

    见纸鹤害羞,宁凡苦笑闭上了眼,将纸鹤抱回榻上,为她盖上鸳鸯被。

    成为修士之后,宁凡五感空前敏锐,即便不睁开眼,也能隐约感知周围的一切。

    “不要动,再休息休息,昨夜…”

    “昨夜是纸鹤自愿的,反正纸鹤中了煞姑的毒,活不了多久了,能救大哥哥一命,纸鹤已经很开心了。”纸鹤见宁凡闭上眼,方才不那么害羞,一见宁凡自责,立刻安慰道。

    “你中了毒?”

    宁凡睁开眼,眼中竟有一丝紧张,伸手捉住了纸鹤的皓腕,白皙而滑腻,却有些冰凉,似是因为体弱。

    “大大大大哥哥,快快快松手,男女授受不亲!”纸鹤紧张地说不出话了。

    “…”宁凡无语,他们两个都这样那样了,还有什么授受不亲的?

    “放心,我不动你,我只是给你把脉而已。”

    宁凡获得了仙帝记忆,其中便有不少医术知识。从前的宁凡不会把脉,如今却是会了。

    一番把脉之后,宁凡面色凝重之极,纸鹤的脉象太虚弱了,体内的毒素,更是如同索命阎王一般,不断侵蚀着她的生机。若无法解毒,纸鹤活不了多久叻!

    怎么办!要如何救纸鹤!

    宁凡强行令自己冷静,回忆着仙帝记忆之中,诸多解毒之法,渐渐有了眉目。

    方法他有,只是还缺解毒药材,将之炼成丹药…

    炼丹术他会,从仙帝记忆里继承了一些,即便他修为不高,但单论炼丹术,恐怕越国之中,能与之比肩的根本没有!

    “若无你,我已死了两次。我宁凡一介贱命,无以为报,只能给你一个承诺,有我在,必护你一世,不会任你死去的!”

    宁凡认真地看着纸鹤,一字一句说道。

    他第一次认真端详纸鹤的容颜童女发髻散乱,鹅蛋小脸,有些娇柔,惹人疼。睫毛之下,明眸明显有些慌乱,似乎被宁凡一句话说的脸红心跳了。

    她听到了什么!大哥哥竟说要保护她!天啦,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表白吧!

    她她她她她一个小丫头,竟竟竟然被表白了!

    “哈哈!有担当,是个爷们!不愧是老子看上的弟子!”一道狂肆的笑声,忽然从屋外传来,打断了房内的温馨气氛。

    宁凡目光一凝,纸鹤则有些害怕。这笑声,正是韩老魔所发出!

    “臭小子,为师驾到,你不出来迎接,是想让为师闯进去么!嘿嘿,里面是不是很乱?”韩老魔又笑道,声音颇有几分猥琐。

    宁凡看了看凌乱的鸳鸯被,撕裂的衣裙,以及缩在被子里躲猫猫的光溜溜纸鹤,脸色一红。

    屋里的情况,还真不方便让老魔进来,还是自己出去见老魔吧。

    也不知韩老魔此时到来,所为何事,是来检查自己修炼进度的么?

    对韩老魔,宁凡没有多少好感,却也没有多少恶感,一出门,正看到似笑非笑的韩老魔,站在雪中。

    那些飘落的雪花,在靠近老魔三丈之后,竟全都诡异地冰消为雪水!这种神通,可不是融灵修士能够拥有的!

    从前的宁凡,不过是刚刚踏入修真路的菜鸟,看不出这么多门道,如今的他,继承了仙帝记忆传承,却是能看出韩老魔的不凡。

    “奇怪,这小兔崽子的目光,什么时候这么敏锐了,竟然跟独孤小丫头一样凌厉!”在宁凡打量老魔之时,老魔也在暗中打量宁凡。

    只觉得三日不见,宁凡似乎有些不同了,但具体如何不同,却是看不明白。

    是那个玉锁,带给这臭小子什么机缘了么?

    罢了,既然决定将此子当成徒弟,这些秘密,还是不要询问了!

    老魔越看宁凡越满意,双手横抱,点头不已,“老子天天嚷嚷要杀你,你是不是恨老子?嗯?”

    “宁凡岂敢恨师尊。”宁凡面色古井无波,虽有仙帝记忆,但他修为尚低,自不会惹怒老魔。而且他亦是实话实说,他对老魔,恨意寥寥。

    “嘿嘿,你也别恨老子嘛,打是亲,骂是爱,杀是造福下一代。这可是老子师父的师父的…师父——黑魔派始祖立下的规矩!你是老子的徒弟,若你有违魔道,老子可是随时都能杀你的。不过若你守规矩,老子不仅不会杀你,更会真心实意将你当成徒儿。老子修炼的功法,名叫《黑魔决》,是一种太古魔功。你也是太古魔脉,且是阴阳魔脉,相比能同时修炼第二种功法。等你到了融灵期,老子便把功法传给你。”

    老魔自顾自地说着,宁凡却皱了眉,暗道这老魔竟然是真心想收他为弟子么?

    理由呢?看心情收徒弟么?

    还是另有目的呢…

    “记住,太古魔脉在越国极其少见,轻易不要泄露,也不要以为有了太古魔脉就能天下无敌,这世界大着呢...嘿嘿,当年老子年少轻狂,仗着魔功厉害,四处惹事生非,终于还是被仇家谋算,废了修为…也害死了…哼,总之,在你修为未成之前,记得要低调,低调!千万不要惹是生非!”

    老魔冷漠的脸上,有一丝悲,藏的很深,宁凡能够看出来。

    敢情老魔跑过来,是要给自己训话么?

    “记住!上过的女人,就要保护好,不要学老子!你那小媳妇中了欢合宗那群小娘们的毒,毒有点厉害,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解药,等她醒了喂她吃,老子为了给你女人弄解药,可是杀上正道的‘太虚派’了,被一群贼秃追了三天…嘿嘿,不说这个了,对了,老子最后提醒你一句,《七梅笔录》对老子很重要,看完了早点还给老子,要是你敢弄坏一页纸,哼,看老子不把你剁成肉馅!”

    老魔把一个小玉瓶抛给宁凡,哈哈一笑,转身离去,但背影隐隐有些落寞。

    气息更有几分凌乱,似乎刚受什么伤势一般。这一点,以宁凡眼力却是能够看出。

    宁凡接过玉瓶,拔开瓶塞,闻了闻丹气,心中微惊。

    玉瓶中的丹药,分明是一颗三转丹药,且还是品质极高的那种,比起一些四转丹药,都不逊色了!

    如今高阶的丹药,在小小的越国不易弄到,足以让金丹级老怪视如性命,却被老魔弄到了,只为给纸鹤解毒。

    那伤势,也是因为抢夺丹药留下的么…

    只因将自己视为徒弟,便愿意为了徒弟媳妇去抢丹药么…

    宁凡没有想到,口口声声要杀他的韩老魔,竟会为他做这些事情...

    老魔逃命了三天…这话说得轻巧,但宁凡却能明白其中凶险。恐怕夺了这丹药后,老魔被金丹高手追杀好几天,自然不会轻松。

    这个老魔,杀人无情,但对他,竟然是真心的好…

    宁凡自不会以为老魔对他一见如故,这其中必有缘由。但不论如何,老魔对他示以善意,他自然也要回报一二。

    “等等。”宁凡叫住了老魔。

    “干什么!老子要去疗伤了!有事明天再说!”老魔相当不耐烦。

    “你的修为,似乎因为某些原因跌落到了融灵期。或许我有办法医治。”宁凡语气极淡。

    呼!

    一股强大的气势,骤然从老魔身上呼啸而出,眼中带着一丝审视,朝宁凡扫去。

    他可没告诉宁凡自己修为被废,宁凡怎么知道自己修为跌落!

    他曾被徒儿背叛一次,如今好不容易又想收个徒儿,这个徒儿会不会也是白魔宗的人!

    说起来,自己找了那么多年阴阳魔脉,都没找到,偏偏遇到了宁凡,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算计…

    从老魔的眼中,宁凡看到了浓浓的不信任,不由得有些腹诽。

    自己还真是多管闲事,不过是一瓶丹药而已,就想要回报老魔,结果还被老魔怀疑。

    许久,老魔才收回审视的目光,从宁凡的眼中,他没有看到半分算计,一片清澈。

    呵,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他竟会怀疑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白魔宗的手,伸不到雨界来,这个娃娃应该是无辜的。

    “你能看破老子中毒,是因为那玉锁的缘故么?”老魔忽然问道。

    “是!”宁凡犹豫了一下,没有撒谎。

    “你想帮老子解毒?有几成把握?”

    宁凡没有说话,而是走到老魔身边,抓住老魔干枯的手掌,手指搭在脉搏上,许久才道。

    “绝阴,上古绝毒的一种,因为毒性厉害,又有‘杀仙毒’的凶名。从中毒开始,修为跌落,待修为跌尽,便是死期。中此毒,初时精神焕然,而后性格渐渐暴戾,非杀人不能平息。到最后,阴毒噬心,六亲不认,鬼神难救。”

    回忆着颇为凌乱的仙帝记忆,宁凡却是朗朗说出这些话语。

    老魔目光一动,再看宁凡之时,神情大有不同。

    竟然全被这小子说对了!看来那玉锁有些了不得啊,竟能让这小子拥有这等阅历,连上古绝毒都认识…

    “老子是黑魔派的人,黑魔派规矩,徒弟违反魔道,师父可杀之。但若徒弟谨守魔道,师父便不可伤害徒弟。老子收你为徒,你不听话,老子就杀你。但你若未犯错,老子绝不会搜你魂、灭你忆,更不会查探你的秘密。甚至,有人敢对你动手,老子也会保护你!因为,你是老子弟子!”

    老魔忽然说出这样一番话,让宁凡微微一怔。

    “你既然有解毒的把握,便试试吧,从今日起,你便是七梅城少主,七梅城,你说了算!9752个魔修,归你统领,丹药、法宝、仙玉,你可随便使用!”

    “只是有一点,你定要牢牢记住,此生此世,莫要叛我,否则老子绝不留情!”

    最后一句话,老魔似威胁,偏又有说不出的苦涩。

    那口气,就好似他被徒儿背叛过一般,竟有些苍老之感…

    “记住,我是你师,名韩元极。你还有一个师娘,有机会…会让你见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