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8章 追迹鼠

《执魔》 第8章 追迹鼠

    一个时辰后,七梅城,司徒府。

    “三弟,你说什么,你竟险些接不下少主一招!”司徒府中,名为司徒的清瘦男子目光一震。他黑发重瞳,却穿黑佛衣,执黑念珠。

    “少主要黑色的草?还让你来跟我索要?有趣,他要的东西,我这里还有一些,不过,必须他亲自来取!”

    “二哥,这…”尉迟露出为难神情。

    但清瘦男子一拂袖,将尉迟赶了出去,嘴角勾起一丝邪肆的笑意。

    辟脉一层修为,却有一战融灵强者的实力,真是个有趣的少主。

    七梅城,南宫府。

    “大统领,这就是小人打听的消息。”南宫府殿中,一名黑衣人长跪于地。

    “哦?这就是少主需要的药材么?七种至阴毒药,七种至阳补药,药效却是截然相反。如此炼丹,真的是想助城主破解绝毒么?嗯,还是得小心一些,再探!”

    名为南宫的,是一个声音刚强的中年男子。望着手中的药方,带着三分警惕。。

    “此人,会不会剑界派来加害主人的?”

    七梅城,神虚阁分阁。

    “查清楚了?今日来买‘千年桃枝’的,究竟是何人?”神虚阁中,一个妖女身材娇小,身着黑色的束腰流仙裙,面遮黑纱,看不清真容,声音倒是软糯好听。

    “如阁主所料,买‘千年桃枝’的,并非韩元极的三名融灵统领。以南宫与韩元极的炼丹水平,用不了千年年份的药材。购买此药材的,竟是一个辟脉一层少年,正是那韩元极新收的徒弟。”

    “哦?辟脉一层?”

    她捧着宁凡的画像,微微有了些兴趣。

    “千年桃枝,是用来炼制‘四转丹药’的,韩元极所中绝毒,正需此物化解。他是想给韩元极解毒啊。韩元极寻找阴阳魔脉,一找便是四十年,似乎找到了呢,宁凡是么。”

    妖女笑嘻嘻地伸了个懒腰,乌闪闪的大眼睛,满是狡黠之色,似在计划着什么。

    七梅城之外,风雪之中,一个黑袍男子,大步行走在风雪中,诡异的是竟未在雪地上留下丝毫脚印。

    他的肩上扛着一个巨大布袋,布袋里似有什么东西蠕动着,不断传出叽叽叫声。

    待远远看到七梅城后,他方才收住脚步,神情忌惮地朝七梅城望去。许久,从布袋中放出一群白眼老鼠,咬牙切齿道。

    “哼!本君在欢合宗放养的鼎炉,竟被那韩老魔弄到了七梅城!这可是天生媚骨啊,就算得罪韩老魔,也要把她给抢回来!”

    上百只白眼老鼠冒着风雪,朝着七梅城跑去,很快便看不到踪影了。

    这一切,宁凡皆是不知。

    尉迟只用了一个时辰,便买回了千年桃枝,而后宁凡便带着一大批灵药,去了思凡宫内的炼药阁。

    老魔被人称作韩药尊,在越国貌似也算鼎鼎大名的三转炼丹师。思凡宫中炼丹用的药鼎,品质极为不俗,炼药阁中,更有一脉冰炎地火,可用来炼丹。

    修真界中,修士大多都懂得些炼丹皮毛,但真正精通炼丹术的,却是罕有。

    一转辟脉,二转融灵,三转炼丹师已经算是比较高阶的炼丹师了,足以炼制三转丹药,供金丹老怪服用。

    给老魔解毒的丹药,是四转品阶,这样高品的丹药,便是元婴老怪也要为之疯狂。老魔自己是不会炼的,刚刚踏上修真路的宁凡,却想要试上一试,看看能否炼制出来。

    他本不懂得炼丹术,但继承了仙帝记忆,却是直接领悟了不少炼丹法门。

    没有立刻着手炼制四转丹药,宁凡想要先尝试炼制些低阶丹药,将传承而来的炼丹记忆融会贯通。

    毕竟是凭空获得的记忆,总是要练习一番,才能掌握自如。

    “乱古大帝的记忆中,记载的炼丹术名为《黄庭丹道录》。经曰‘河车九转便成仙,不必穷经又坐禅,一部黄庭明世界,半壶素酒隐山川’。乱古大帝的炼丹手法,在于‘河车九转’四个字。”

    闭上眼,检索着脑海中的炼丹记忆,宁凡徐徐抬起右手,食指划过空气之时,竟是氤氲起丝丝雾气,在空中流转。

    “乱古大帝的记忆中,最为推崇的炼丹方法有两个,一是‘三清丹凝’的炼丹方法,一是‘河车九转’的炼丹法门。”

    宁凡口中喃喃自语,却是指尖不停,半空中的雾气越来越多,最终竟是流转之下,凝成一个圆环。

    此为,河车第一转!若一转,则有资格炼制一转品阶的丹药!

    宁凡仍是闭目,苦思,良久之后,再次勾出一圆,为第二道圆环。

    他反复品味,一炷香之后,再次勾出第三圆,此为河车第三转!

    半个时辰后,他勾出第四圆,而后,开始勾画第五个圆环!

    便在他勾画第五环之时,忽然气喘之极,面色涨红,匆忙睁开眼,神情凝重不语。

    第五道圆,勾画不出,这意味着,宁凡的炼丹术不足以炼制五转丹药。

    但能勾四圆,他便足以炼制四转丹药,单论炼丹术,竟比韩老魔都要更加高深!

    “开炉,炼丹!”

    宁凡一拍鼎盖,以微薄法力激起地火,沉吟片刻后,取过十余种药材,正好凑够一副【筑基丹】的丹方。

    “就拿一转丹药练手吧。纸鹤想要成为修士,需要一转丹药打下道基,一转丹药筑基丹,会是不错的选择。我亦没服食过筑基丹,此丹于我亦有用处!”

    宁凡将药材依次投入药鼎之中,操控着地火温度,随着时间推移,额头渐渐渗出汗水。

    以他辟脉一层的法力,想要操控地火不免显得十分艰难,于是乎,即便有着仙帝记忆,他的第一次炼丹,仍旧是以失败告终。

    “失败了么。”宁凡无奈道。他修为太低了,控制地火无法得心应手,纵有仙帝记忆,仍是徒劳。

    休息了一会儿,宁凡再次开炉炼丹,却仍旧还是炼丹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一连炼毁了十二副药材,宁凡的手法渐渐熟练起来,终于炼出一炉丹香逼人的筑基丹,一共五颗。

    而后,宁凡又耗费了七副药材,炼出两炉筑基丹,方才擦汗休息。

    作为炼丹新手,宁凡能够在后来达到七出二的成功率,已经十分难得了,须知即便是韩老魔,炼制筑基丹也未必能有这种成丹率!

    筑基丹,只有第一次服食才有效果,多吃无效。

    宁凡取过一颗筑基丹,将之服食,他虽然已经辟脉成功,却从未服食过筑基丹加固道基,这还是他第一次服食丹药,且还是自己炼制的丹药,自然有一种成就感。

    丹药入腹,药力一点点化开,宁凡盘膝打坐,按照阴阳变的功法吸收药力,只觉得体内不断有污渍从毛孔排出,黏糊糊的十分难受。

    许久,丹药彻底炼化,宁凡长呼出一口浊气,只觉得耳目更加清明,修为虽未提升,法力却精纯了许多,身上则是脏兮兮的模样,好似几百年没洗过澡一般。

    一颗筑基丹而已,便使得宁凡的道基加固了不少,这便是丹药的妙用,剩下的,还能拿去给纸鹤服食,为日后修真打下道基。

    “一转丹药试过了,接下来,试试二转丹药!”

    【辟脉丹】便是二转仙丹,可以提升辟脉修士的修为,老魔每次派人送的,便是此丹。

    有了炼制筑基丹的经验,宁凡对炼制辟脉丹亦是颇具信心。

    以他达到河车四转的炼丹术,炼制辟脉丹并未耗费太多时间,成功率倒是不低。

    一个时辰后,十副药材,宁凡炼毁七副,成功炼出三炉辟脉丹,每炉十颗!

    他面色已苍白,一身法力彻底耗尽,心神更是疲惫不堪。

    十出三,算是不错的成丹率了!若宁凡修为能再高些,这成功率还能更高。

    此刻实在是太累,再想炼三转、四转丹药,怕是不行了。

    宁凡倒也不急于为老魔炼制解毒丹药,四转丹药的炼制难度,绝对高于一转二转,药材又十分有限,他可失败不起,必须以最佳状态来炼丹才可。

    将筑基丹、辟脉丹分别装入两个丹瓶,宁凡匆匆离去,返回卧房。待行至房外,他却蓦然止步,因为屋内,隐隐可闻水声,以及某个小丫头咿咿呀呀的哼歌声。

    纸鹤小丫头竟然在洗澡,还哼着谣,心情似乎不错。

    “我是进,还是不进?嗯,若是纸鹤再大些,我倒想和她一起洗了,看我这身上脏的。”宁凡端着丹瓶,随口一笑,终究没有进去。

    他并非顾及伦常、道德,仅仅是不想打搅纸鹤欢快的歌声。

    若他进去,强行与纸鹤一起洗澡,纸鹤多半会羞地抬不起头。他与纸鹤相处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虽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罢了,就在门外立雪,听听小丫头的歌声,也是不错的事情吧。

    天色早已暗了,风雪之中,依稀可见月色。宁凡抬起头,看那月光,第一次有些思念家乡。

    吴国,海宁宁家,距离此地怕是有万里之遥。弟弟宁孤,如今受困天离魔宗,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将他救出来。

    自己如今看似风光,却也步步艰难,七梅少主的名头,他还没有坐实,辟脉一层的修为,也远远不足以救出弟弟。

    要求韩老魔去救弟弟么?宁凡微微苦笑,这数日一来,他已打听过,天离宗乃是越国一等一的魔宗,宗内更有金丹老怪坐镇,韩老魔凭什么帮自己这个便宜徒弟做这种凶险事情。

    实力!必须拥有更强大的实力!

    “天为吾妻,地为吾妾,苍生为鼎炉,阴阳大道,合体双修!”

    不自禁的,宁凡念出了阴阳变的总纲,神情渐渐坚定。

    若修炼阴阳变,能拥有救出弟弟的实力,宁凡何惜走上这条采补双修的修魔路!

    只要能保护家人,就算如韩老魔一般,成了魔头,又如何!

    “哼,‘天为吾妻,地为吾妾’,韩元极的徒弟,好狂妄的口气!”

    一墙之隔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道嗤之以鼻的女子声音,显然听到了宁凡的话语。

    这女声并不娇柔,带着飒爽英气,声音如剑,竟刺得宁凡耳膜微疼。

    而后,便是女子远去的脚步声。

    宁凡皱眉。思凡宫是老魔禁宫,常人根本进不来。老魔对女人更是从不染指,洁身自好地简直不像魔修。什么女人竟混进了思凡宫,并敢直呼老魔姓名?

    宁凡正欲追过围墙,看个究竟,但未走出几步,卧房中,忽然传出纸鹤一声尖叫。

    “啊!凡哥哥!救命!”

    闻声,宁凡登时面色大变,顾不上理会那神秘女声,匆忙转身,推门冲入卧房。

    房中,摆着一个梨木木盆,盆中热水氤氲着雾气,水中则飘着梅花花瓣。

    之前纸鹤是在沐浴的,此刻却已跳出木盆,赤着脚站在榻上,小脸苍白地望着地面。

    “老、老鼠!凡哥哥,救我!呜呜呜!”

    她尚显稚嫩的花颜,此刻楚楚可怜,满是惶恐。闻言,倒是让宁凡哭笑不得了。

    本以为纸鹤呼救,是出了什么大事,没想到,是被老鼠吓到了。宁凡目光飘向墙根处一只叽叽叫的白眼老鼠,不由失笑。

    纸鹤好歹也在欢合宗呆了好几年,虽说没有半点修为,总算是见过修士的,竟会害怕区区老鼠。

    真是个可爱的丫头。

    嗯?不对!

    宁凡目光忽然一凝。

    思凡宫建在七梅冰城,乃是极寒之地,地下蛇鼠不生,此地怎么会有老鼠!

    他凝望地下老鼠,眼光骤然一冷。

    原来如此!

    此鼠紫皮白瞳,并非凡鼠,而是一种名为‘追迹鼠’的灵兽。便是在七梅笔录之中,也提到过,修真界中,很多低阶修士都爱用这种老鼠追踪他人。

    莫非有人动用了追迹鼠,想要追踪纸鹤的下落?!

    “凡哥哥,我好怕!那一年,那一年哥哥的尸体,就是被这种老鼠吃光的。就在欢合宗,一大群。”纸鹤似想起什么恐怖的事,泪眼汪汪。

    宁凡目光又是一沉,隐隐觉得此事不是那么简单,沉默少许之后,终是朝着那老鼠屈指一弹,顿时便有一道黑色火光闪过,将那老鼠焚成灰烬。

    “不怕,有我在。”见纸鹤实在哭得可怜,宁凡终是一声安慰,将这小丫头从榻上抱了下来,拥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以示安慰。

    纸鹤怕的不是老鼠,而是幼时的可怕回忆。

    宁凡一面安慰着纸鹤,一面却在沉思,沉思纸鹤被人盯上的原因,以及暗处之人的身份。

    “呀!凡哥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你你,快放开我!你这样抱着我,我我我变得好奇怪!”

    过了好大一会儿,纸鹤才迟钝地反应过来,此时此刻,她竟赤着身体,依偎在宁凡怀抱里!

    她没穿衣服!

    她没穿衣服!!

    她没穿衣服!!!

    仅仅是随意一个拥抱,纸鹤的小脸,竟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眼中更有一股水灵灵地魅意,极其勾人!

    那魅意令宁凡恍然失神,待眼神恢复清明之后,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般,大惊,

    “纸鹤竟是‘天生媚骨’!她被人盯上,莫非是这个原因!”

    她竟是如此稀有的鼎炉体质!

    天生媚骨,修炼双修功法一日千里,是许多高手梦寐以求的姬妾。天生媚骨的女子,若守身如玉,则很难看出怀有媚骨,但一旦失去元阴,媚骨便会渐渐出现。届时,一日不欢,一日心乱。十日不欢,无力如绵。百日不欢,必死无疑。每一日,都将需要男子欢好!

    竟是如此麻烦的体质!

    为救宁凡,纸鹤失了清白,天生媚骨的体质正一点点显现!

    “凡哥哥,我好难受,好热,帮我...”纸鹤眼神迷离,体质发作,几乎迷了意识,有气无力地说道。

    宁凡目光幽深,如今纸鹤体质发作,能帮她的方法只有一个。他将纸鹤轻轻放倒,而后,解衣压下。

    本来想等纸鹤长大一些,再行此时,如今看来,是无法等了。

    她是他的女人,这一点,不会改变。既如此,也不必扭捏了。

    于是乎,又是一夜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