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9章 独孤

《执魔》 第9章 独孤

    香衾暖枕,一夜无眠,临近清晨,纸鹤才疲惫地睡去,小脸羞涩而满足。

    而宁凡,则意犹未尽,却不忍继续施为,以免吵醒纸鹤。

    筑基丹,只能等纸鹤睡醒再吃了。

    抚了抚纸鹤小脸,为其盖好衾被,宁凡披衣,轻轻推门而出,于雪院中伫立。

    与纸鹤的一夕欢好,宁凡施展双修秘术,泄了纸鹤阴气,解了媚骨之危,同时自己体内,一夜便开辟两条仙脉。

    只需再辟一脉,便能以四条仙脉,晋入辟脉二层!

    纸鹤的‘天生媚骨’,似乎让《阴阳变》效果拔群。

    且让宁凡意想不到的是,经过一夕欢好,纸鹤竟同样辟出两脉,成了辟脉一层修士,直接脱离了凡俗之身,令宁凡惊讶不已,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普通双修功法,或采阴补阳,或采阳补阴,皆夺人精气,损人利己。而《阴阳变》,却可同时提升男女修为。嗯,简直是造福人类的好东西。

    一个是修炼阴阳魔脉的双修魔头,一个则是天生媚骨的鼎炉体质,嗯,二者倒是绝配。

    “只差一条仙脉,便可晋入辟脉二层了,我有不少辟脉丹,不知能否一举晋入辟脉二层。”

    宁凡从怀里取出两个丹瓶,一共70枚辟脉丹,有他自己炼制的,也有老魔派人送来的。

    常人服食辟脉丹,需要花费一月甚至数月的功夫,才能炼化一颗丹药。

    宁凡则不同,他是太古仙脉,炼化丹药的速度比普通人快得多,具体有多快,还需试验一下。

    宁凡盘膝坐在雪地上,服下一枚丹药,迅速炼化药力。

    一枚丹药入腹,药力顷刻化开,并沿着阴阳魔脉迅速流转,被宁凡所吸收。短短一炷香功夫,便被宁凡彻底炼化!

    好快!只用一炷香时间,便炼化了辟脉丹!

    宁凡心中震撼不小。在七梅笔录的记载中,即便是太古仙脉,也需半日左右才能炼化一颗辟脉丹。但自己的阴阳魔脉,竟只用了一炷香功夫,便彻底吸收了药力,比起其他太古仙脉,炼化速度竟是快了无数倍!

    真是不可思议!

    莫非自己的阴阳魔脉,比其他太古仙脉更厉害?

    这个念头也只在宁凡心中一闪,便被宁凡苦笑平息。

    太古仙脉的修士,往往都有特殊能力。

    太古火脉的修士,天生便有极强的控火能力,更有不少天赋控火神通。

    太古雷脉的修士,善于控雷,还有诸多其他太古仙脉,亦是各有神通。

    唯独宁凡的阴阳魔脉,除了修炼速度快些,至今还没看出有什么特殊能力。

    罢了,至少炼化丹药的速度很快,不是么?总还算是有优点的。

    宁凡再次服下一枚辟脉丹,炼化。一炷香之后,第四条仙脉成功塑出,宁凡晋入了辟脉二层!

    服丹,辟脉!服丹,辟脉!风雪中,无人察觉宁凡修为正以惊人速度,节节攀升着。

    炼化7枚辟脉丹后,宁凡辟出9条仙脉,突破辟脉三层!

    炼化22枚辟脉丹后,宁凡辟出16条仙脉,突破辟脉四层!

    体内仙脉数量越多,辟脉丹的效果似乎越弱,需要更多的丹药才能辟出一条仙脉。

    炼化掉第70枚辟脉丹后,宁凡成功辟出第33条仙脉,超过了25的数目,修为已是辟脉五层的境界!

    风雪之中,宁凡霍然站起,周身气势如虹,竟使得风雪为之一乱!

    33脉修士!辟脉五层修为!

    与辟脉一层相比,宁凡体内法力,竟是暴涨了数倍不止!实力自然也提升许多!

    此刻清晨近午,仅仅一个上午而已,宁凡便修到辟脉五层!这与老魔给他的半年期限,快了何止千万倍!

    真是可怕的修炼速度,这便是阴阳魔脉的天资么!

    宁凡深深呼吸,探手,黑炎腾指而出,灼灼其华。此刻再施展黑火,已然得心应手,没有丝毫滞涩。

    以他这般修炼速度,只需要有足够多的丹药,便可在极短时间之内,辟出一百条仙脉,踏入辟脉十层的境界!

    再之后,只需机缘足够,便可一步踏入融灵境界,成为一个踏天破空的融灵强者,真正翱翔天地!

    “想要从天离宗内救出宁孤,恐怕至少也要有融灵修为吧。若是普通修士,穷尽一生无法修到融灵的人,大有人在。但我不同,我有太古魔脉在身,有仙帝的记忆传承,我想融灵,绝不会太久!宁孤,等我,我定会将你救回来,然后,一起回家!”

    宁凡的话,本也只是自言自语,但墙外,却传来一道冷冷女子声。

    “天离宗,并不像表面那般简单,你便是能够融灵又如何?融灵去,只是送死。金丹去,也很凶险。以你的修为,怕是救不出你弟弟!”

    旋即又是女子脚步远去的声音。

    是谁!

    宁凡越过围墙,正见一女子远去的背影。

    此女一袭白衣,香肩如削,乌云高挽,腰肢盈盈一握。她立在凄凄的风雪中,仅留给宁凡一个背影。

    似感知到宁凡追出,她收住脚步,蓦然回首,如瀑的青丝,在风雪中回旋,耳鬓别着一朵梅花,透着点点暗香,亦有着说不出的清冷与孤傲。

    “你不许跟着我!”很明显的拒绝之意。女子目光如剑,那目光扫过宁凡侧脸,竟有些生疼。

    旋即,那女子走到一株梅树前,身影忽然散开,如寒雾般消失无踪。

    鬼!?妖怪?!

    宁凡收住脚步,凝望那株梅树,思索着女子的身份。

    梅树下,立着一座矮矮坟冢,碑上二字,秀气不失剑骨。

    独孤。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坟冢旁,有一块青石,两丈高,青石上,则有三道剑痕。

    三道剑痕截然不同,宁凡立在青石旁,沉吟不语,久久没有离去之意。

    坟冢中,旋即传出不耐烦的女声,“你怎么还不走!你是韩元极的弟子,在我家门口停留,会让我心烦,明白么!”言下之意,似乎十分讨厌韩元极。

    “这剑痕,是你斩上去的?”宁凡没有离去,而是对着坟冢,反问道。

    “是又如何,你又不懂剑!你是韩元极徒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快走,别惹我生气,一剑斩了你!”

    女子果然对老魔颇有成见。

    宁凡摇摇头,心道这女子仿若一缕幽魂,且住在坟中,该不会是老魔杀害的无辜少女吧?

    宁凡却不知道,这女子不仅对老魔有成见,对他本人,亦有成见。

    女子的坟与宁凡的卧房,不过一墙之隔。接连两夜,她都听到宁凡和纸鹤缠缠绵绵的声音,吵得她整夜无法安睡,甚是心烦。

    在她心中,宁凡只是一个好色无度的无赖罢了,仅此而已,无赖不可能懂剑,也没有资格在她的坟前停留。

    哼!他迟迟不走,许是看我容貌姣好,找我搭讪。我不理他,他自觉无趣,定会走的。

    带着这种偏见的想法,女子无论如何,不愿再与说话。坟冢一时寂静无声,只闻风雪之声。

    可惜的是,就算女子不理宁凡,宁凡仍旧没有离去。

    宁凡站在青石前,似沉思,似犹豫。青石上的三道剑痕,似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让他移不开目光。

    透过那三道剑痕,他仿佛能看到一个英姿煞爽的女子,鬓角别着梅花,在风雪中翩然舞剑。

    一招一式,都看的分外真切,渐渐地,又似乎看不清任何招式了。

    良久,宁凡忽而探出手,朝第一道剑痕摸去。

    他的举动,出乎女子意料,使得女子顿时娇斥一声,“你不许触碰剑痕!快住手!你若敢摸,我便杀了你!”

    这三道剑痕,事关女子的誓言,岂能轻易让男子触碰!

    “罢了,不碰便不碰!”

    宁凡眉头一皱,抽回手掌,转身离去。心中只觉坟中女子莫名其妙。

    人虽美,性子却太孤僻了,独孤,独孤,莫非那独孤二字,便是她的名字?还真是孤僻的名字。

    说起来,他不过是想摸一摸剑痕,感悟一下剑气,竟被此女喊打喊杀,至于么?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女鬼!

    而在宁凡走后,坟中女子,忽然幻化而出,眼眸闪过一道清傲的剑光,望着宁凡的背影,轻轻一哼。

    还好她阻止的快,若真被宁凡摸到剑气,可就麻烦了。

    这三道剑痕事关她的试验,可不能被人轻易摸了去。

    等等!第一道剑痕哪去了!

    女子不可思议地看着青石,青石之上的第一道剑痕,竟然不见了!

    碰到了!宁凡还是碰到这剑痕了!那剑气,被宁凡一碰,已消散,了无痕,已经被宁凡收了去。

    女子几乎气得快要哭了出来!

    无耻小贼,不愧是韩元极的徒弟,竟偷他的剑痕!

    不过还好,三道剑痕只少了一道,还剩两道,一定要守好,切不能再被宁凡偷了去!

    若有人成功取走她的三道剑痕,她可是要嫁给那人为妻的,这是她当年入坟之时发下的誓言,还好,宁凡没有取走所有剑痕…

    告别了鬼魂少女,宁凡看了看纸鹤,见纸鹤仍然未醒,便快步来到炼丹房,准备再次开炉炼丹。

    他并未注意到,此刻他的体内,多了一道剑气——属于那少女的剑气。那剑气,本存于青石之上,却被宁凡无意间取走,渐渐炼化,掌握。

    这一次,宁凡上手便向要尝试炼制三转丹药,可惜方一开炉,便炸炉了。

    倒不是他炼丹失败引起的炸炉,而是隐藏在他体内的那道剑气,忽然感受到地火的温度,冲出体外,一剑轰碎了老魔的药鼎!

    药鼎一碎,宁凡自然是无法继续炼丹了。

    那轰碎药鼎的剑光,更是朝着整个炼丹房扩散,只一剑,便将偌大的丹房从中斩为两截,剑光一路直上,朝着飘渺的雪空爆冲而出,刺耳的剑鸣,霎时间传遍整个七梅城!

    “炸炉了?”本在房内自饮自酌的老魔,忽然目光一震,推门而入,朝丹房方向望去。

    他自然知道宁凡忙于炼丹的事情,却不曾想,宁凡会因炸炉,引发如此大的声响。

    那冲天而斩的剑光,倒是有些眼熟。嗯,是独孤小丫头的剑招!

    “‘化火为剑’!这不是独孤小丫头的剑技么,怎么宁小子也会!他该不会跟独孤小丫头扯上关系了吧?”

    老魔心中一阵纠结,菊椛脸皱成了抹布。

    他这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而独孤,偏偏就是那女人的唯一妹妹。

    “宁小子如果和独孤扯上关系,就和老子岔辈了!他,应该没有取走独孤丫头的所有剑痕吧?”老魔担心的,实际是这个。

    取走独孤丫头三道剑痕的人,便是独孤丫头的夫君,这可是她入坟之日立下的誓言!

    如果宁凡取走所有剑痕,便是独孤丫头的夫君,便是老魔的妹夫,他奶奶的,若是徒弟变妹夫,他这师父颜面何存!

    不行,必须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呃,等等,那臭小子的气息,竟然已经辟脉五层了!

    老魔惊得合不拢嘴巴!

    怎么一天不见,宁小子就从辟脉一层修炼到辟脉五层了,这是什么修炼速度!以他的阅历,都是头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他在踢宗路上随手收来的徒弟,似乎有些了不得啊,这是什么妖孽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