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1章 剑火之威

《执魔》 第11章 剑火之威

    宁凡带着尉迟,轻装简从,来到司徒府。

    大门紧闭,门外戍守着五百剑卫,个个穿大红剑袍,肩头绣着七剑图案。

    似早知宁凡要来,一见宁凡,五百剑卫训练有素,列出一个鱼丽剑阵。

    汹涌剑气,顿时铺面而来,让宁凡本能后退两步,方才稳住身形。而尉迟就更狼狈了,虽是融灵老怪,却被五百人的气势一冲,险些站立不稳,脸皮顿时就黑了。

    搞什么!这还没见面,就想给少主下马威么!

    “属下见过尉迟统领,司徒统领今日身体不适,不见外客!”

    回话的,是一名杀气腾腾的负剑男子,辟脉十层。他看也不看宁凡,外客两个字,更是咬的特别重,明显是指宁凡。

    外客,好一个外客,是不想承认宁凡七梅少主的地位么?

    “我乃七梅少主宁凡,有事求见司徒统领,有劳阁下代为通报。”

    对面冷漠的负剑男子,宁凡并未放在心上,一步踏出,强横的黑火气息,顿时一冲,热浪席卷之下,直接将五百剑卫的剑气震得飞散。

    天地间,更是火元力乱涌!

    “好强!这是,辟脉五层修为!?”

    负剑男子面色大变,眼前的宁凡,根本与传闻中的完全不同!既不是辟脉一层的修为,也不是弱不禁风的菜鸟,竟以一人之力,震散了五百人的气势!

    负剑男子明明是辟脉十层修为,距离融灵也只一步之遥,但面对宁凡,却隐隐有种危险感。

    难道外界传闻,宁凡击伤过尉迟统领…是真事?!

    “本少主想见见司徒统领,你确定要阻拦本少主么!”宁凡似笑非笑看着负剑男子,无形的气势,竟使得负剑男子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危险,很危险!恍惚间,负剑男子竟有一种错觉,若自己继续阻拦宁凡,怕是会有性命之危!

    一言不合,定下杀手,这少主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尉迟,我们进去。”

    宁凡再不看负剑男子,领着尉迟径直进入司徒府,那负剑男子面色挣扎,终究不敢继续阻拦。

    直到看不到宁凡的身影,才如释重负,苦笑道。

    “不愧是城主的弟子…这气场,哪像什么刚修真的娃娃。”

    司徒府装潢地极为奢华,金箔填满院墙,珊瑚挂满雕栏。外院是一处花园,千丈开阔,也不知司徒使了何种手段,竟使得此地四季如春,不惹风雪临。

    唯一古怪的是,花园之中,处处可见无碑坟冢。仿若这满园春色,皆是为祭奠这些坟冢一般。

    坟冢中,隐约传出森寒的剑气,让宁凡微微挑眉。

    “此处坟冢,不凡…”

    尉迟闻言,却是面色微变,暗赞宁凡眼力不俗。

    这些坟丘,确实不凡的。正准备给宁凡解释这些坟堆的来历,但在他开口前,花园另一头突然传来一道冷峭的声音。

    “不凡?凭你一个小娃娃,也能看出此地坟冢不凡么?”

    宁凡微微抬头,看那徐徐走来的说话之人。

    那是一个外表三十多岁的瘦削中年人。长发披散,却穿着黑色僧衣。一双眼眸,似浑浊、似清明,极为不凡。双眉如剑,斜飞入鬓,眼如鹰隼,自然而然带着一股冷厉杀伐之气。

    “我知道你的来意,说说看,这里的坟冢有何不凡!”

    中年人言语霸道,没有个宁凡丝毫转圜余地。

    此人,正是剑卫统领——司徒!

    宁凡打量着司徒,此人根骨如剑,性格定是宁折不弯,想让这种人服自己,单凭实力,恐怕不易。

    此人既然发问,便需要好好回答他的问题了。

    宁凡隐约能看破司徒的修为,是融灵中期,且距离后期只差一线,却似乎已困在中期多年。再一看满园孤坟,顿时明白了什么。

    “此处有坟丘一百零五座,葬有一百零五柄名剑。这些名剑列阵而埋,司徒统领想必是想凭此地剑气,突破融灵后期的瓶颈吧?”宁凡缓缓道。

    司徒目光一亮,却对宁凡的话语不置可否。

    “只可惜…”

    宁凡故意话说一半,忽然收了话语,转身却朝司徒府外走。

    他这一番举动,莫名其妙,尉迟摸摸头,搞不明白宁凡为何忽然走了,但司徒听了,却面色微动,问道。

    “少主留步,你还没说,只可惜什么?”

    司徒追随老魔,已经四十年了,四十年来,他剑道突飞猛进,从融灵初期,一路晋入融灵中期。但无论如何,都无法修到融灵后期,似有一层隔膜。

    他在此地设下剑坟,本是为了领悟,但总觉得此地少了些什么,却又想不明白。

    听宁凡话语里的未尽之意,似乎知道此地缺少的是什么。

    而宁凡话说一半,直接掉头就走,则是在给自己一个选择。

    若你臣服于我,任我为少主,我便告诉你突破后期的方法。

    若你仍不服我,我也不会再留,只是如此一来,你便要错失突破后期的机会了!

    司徒与尉迟不同,他不傻,反倒十分睿智,故而他对七梅少主的要求,不是修为与实力,而是心机城府。

    宁凡半句话,一个转身,所表露的心智,完全不像一个刚刚修真的懵懂少年,这不禁让司徒对宁凡大为满意,也好奇起来,究竟什么样的生长经历,能让一个16岁少年,有如此机敏的城府心机。

    果然是个有趣的少主!值得追随!

    念及于此,司徒也不敢继续托大,终是开口,叫住了宁凡。

    这一声留步,实际已是向宁凡臣服了,宁凡微微一笑,转过头来,对司徒的举动十分满意。

    唯有憨厚的尉迟,摸着脑袋,搞不清宁凡与司徒话语里的机锋。

    “少主可否为属下解惑?”见宁凡转身,司徒朝着宁凡,第一次恭敬抱拳,并自称为属下。

    一声属下,已是对宁凡信服的暗号。

    见成功收服了司徒,宁凡也不再卖关子,他没有解说此地剑坟具体缺少什么,而是徐徐抬手,指尖透出一道黑色火苗。

    他有仙帝记忆,即便修为不高,想要看出司徒的修炼瑕疵,倒也不难。

    许多事情,用嘴说是说不清的,还是让司徒自己领悟后期瓶颈吧。

    “火为剑!”

    宁凡猛然一抖指尖,那黑色火苗都是化作一道黑色剑光,朝着司徒猛地破空斩至!

    曾经,宁凡仅凭黑火本身的威力,便能击伤尉迟。

    而后,宁凡获得了玄火戒,使得黑火威能平添三成。

    如今,宁凡又机缘巧合,领悟化火为剑的剑技,使得黑火化剑之后,威能更加恐怖!

    以尉迟融灵初期的修为,竟根本看不清宁凡如何斩出这一剑,就算是融灵中期的司徒,也是极为勉强,才隐约看清剑光逼近的轨迹!

    强!很强!若接不下这一剑,必死无疑!

    司徒朝着剑坟大手一抓,剑坟之中顿时嗤嗤作响,飞出一百零五支飞剑,一道道剑光爆射而出,与宁凡的剑火对轰在一处!

    轰!轰!轰!

    强大的斗法波动,震碎了一柄柄飞剑,更震得司徒不断后退,心惊不已。

    不过一个照面,自己一百零五柄飞剑,竟全都被那剑火斩碎!那剑火更是余威不减,朝着自己直扑而来!

    挡不住!

    会死!

    就在司徒以为自己必死之时,宁凡却一挥袖,将那骇然的剑火散去了,额头亦是冒着细汗。

    以他辟脉五层修为,使用化剑为火还是有些勉强了,但,威力不错!

    以司徒接近融灵后期的修为,都难以接下这一剑,此剑技,足以充当宁凡的底牌神通!

    “嘶!好可怕的神通!想不到少主还有这种底牌!当日他若使用这种神通,我岂能接下!”一旁,尉迟早已目瞪口呆,望向宁凡的神情,也更加恭敬。

    司徒复杂地看着一地断剑,对宁凡的敬意也是再次提升。

    但凭这一剑,少主便有资格统领七梅城!

    且这一剑之中,司徒隐隐抓住了什么关键之处,若能想明白,突破融灵后期必定不远!

    “少主剑术通神,属下佩服!”这一次,司徒算是对宁凡心服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