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2章 吴东南

《执魔》 第12章 吴东南

    司徒既已臣服于宁凡,当即便表态,并接受宁凡派给他的拍卖会任务。

    至于司徒家中生长的一小片盘魔草,也被宁凡取走。如此一来,玉皇草、盘魔草集齐,宁凡便可炼制玉皇丹了。

    也不知道仙帝记忆之中,号称【仙帝难求】的玉皇丹,会有何等不凡的药效,真是期待。

    可惜,拍卖会的事情太多,还得先忙上一阵,才有时间炼丹。

    自司徒府出来,宁凡松了口气,接连收服两名融灵统领,他在七梅城的地位,算是彻底稳固了。

    尉迟跟在宁凡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人虽憨厚,可是不傻,他看出来了,宁凡刚刚那一剑,是在指点司徒什么。

    而获得宁凡指点之后,司徒明显有了明悟,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融灵后期了。

    融灵后期!真是让人羡慕!哎,要是少主也肯指点一下我就好了。

    憋了半天,尉迟终于还是憋不住了,在回思凡宫的路上,对宁凡请求道。

    “呃,少主啊,你不能厚此薄彼呀,属下对你也是忠心耿耿,你指点了司徒二哥,可不能不指点我。这不公平,嗯,不公平。”尉迟眼巴巴地说道。

    “指点你?”宁凡打量着尉迟,摇头。

    尉迟长年镇守梅庄,看守药园,无形之中,磨砺掉了心中的狠性。狠,不是狠毒,而是一种修魔的决心与魄力。尉迟即四百梅卫心不够狠,成就怕是有限。不似人家司徒,剑道资质非凡,一点就透…

    这尉迟,好像就没有一点长处,除了喂猪。

    等等…喂猪!

    “你与你天河猪,关系似乎很好?”宁凡忽然目光古怪地问道。

    “是啊是啊!少主也想弄一只养养?有机会,属下帮你抓一只。”尉迟满脸讨好。

    “不必,我不喜欢猪。不过我倒是有一部功法,可以帮你提升实力,前提是,你能接受这部功法。”

    宁凡脑海中,虽然只有《阴阳变》一种正统功法,却也有不少杂七杂八的功法。

    其中便有一种《御兽决》,属于偏门功法,要求修炼者与妖兽双修,人兽合一,极其重口味。

    这种重口味功法,宁凡是不打算修炼的,若是尉迟接受得了,他不介意传授给尉迟。

    尉迟这二愣子,不是喜欢猪么?就和他的猪儿双修去吧。

    一听此言,尉迟大喜过望,对于功法是否重口味,根本不关心,只关心能否突破融灵中期。

    于是,当日宁凡回思凡宫后,便凭记忆,写下两套功法。

    一套《御兽决》,人兽双修的重口味功法,自然是给尉迟的。尉迟得到功法,一看之后,惊为天人,欢天喜地得离去了。

    回家后,更是迫不及待地取出天河猪,左看右看,百感交集。他一辈子没娶过媳妇,不过这小猪,以后可能就是他唯一媳妇了。

    “还好,是母猪,可以和我双修…难看是难看了点,凑合吧…”

    一阵阵母猪惨叫声中,尉迟试验了《御兽决》的效果。其中过程,各种**,自不必多言。

    宁凡写下的第二部功法,却是一部鼎炉功法,名为《姹女还阴决》,为纸鹤准备。

    纸鹤有着天生媚骨的体质,修炼鼎炉功法,远比其他功法进境神速。最重要的是,修炼这功法后,纸鹤便能压制体内阴气,即便不与人行事,也不会再体质发作。

    只可惜,此功法有一个要求,在修炼最初的三个月里,不得与男子同房。

    这也使得宁凡和纸鹤双修的计划,暂时停止。

    于是乎,小纸鹤就在宁凡卧房的隔壁闭关了,这一闭关,将会是三个月之久。

    宁凡则彻底扎下头,忙着拍卖会的一应事务,每到夜深人静,则盘膝打坐,稳固辟脉五层的修为,法力倒也渐渐凝实了。

    一晃,十日过去。

    十天中,老魔炼制四转丹药失败,炸了一次炉,黑着脸跑出思凡宫,再次取来药材药鼎之后,重新开炉炼丹。他就不信自己突破不了四转丹术!

    十天中,神虚阁在七梅城南城,搭建了一座辉煌冰宫,用以举办道果拍卖会。

    十天中,陆续有越国高手来到七梅城,只为参加道果大会,正魔皆有,大多都是融灵老怪。

    这些高手,皆由司徒、尉迟等人接待,入住在七梅南城坊市之内。

    但今日,宁凡收到尉迟送来的一封情报,目光直接一沉。

    前来七梅城的宾客,有一人,是天离宗之人!

    天离宗!一个让宁凡时刻惦记的宗门!他的弟弟,如今就在天离宗内!

    “天离宗外门长老,吴东南,融灵后期修为,二转炼丹师身份…另一个身份,是欢合宗宗主煞九幽的夫君…”

    思凡宫中,宁凡握着情报,目光冰冷。

    情报显示,欢合宗卖给天离宗的男鼎,大多是由吴东南经手的。

    他的弟弟宁孤,也是吴东南经手,卖给天离宗的么…

    念及于此,宁凡心中自是不可能舒服,很快,他又受到司徒传来的另一份情报。

    看完这份情报,宁凡眼中却是有了一丝怒意。

    这吴东南来到七梅城后,竟胆大妄为,向七梅城提了一个过分要求。

    他要带走一个名叫纸鹤的少女!

    他竟敢打七梅少主夫人的主意!

    冰卫府中,南宫统领正接待一个黑袍男子。

    此男子神情冷漠,声音沙哑苍老,表面年轻,实际上却是个两百岁的老怪。

    此人,正是之前放出追迹鼠追踪纸鹤的人,他是天离宗长老,名叫吴东南!

    “欢合宗好歹也算我天离宗分支,韩元极一声不吭,便灭了欢合宗,更抢走老夫饲养多年的鼎炉,是否太不把我天离宗放在眼中!”

    吴长老语带威胁,直接便给七梅城扣了一个大帽子。

    “呵呵,天离宗乃越国第一魔宗,我们韩城主岂敢冒犯,又怎会明知故犯,抢走吴长老的鼎炉?吴长老此言可有证据,若无证据,还是不要乱说得好!”南宫板着脸,怫然不悦。

    “废话少说,把纸鹤交出来!老夫已用追迹鼠查明,那小丫头,如今就在你七梅城中!”

    言及于此,吴东南眼中微微有了一丝忌惮,不过很快便放心了。

    他听说了,老魔不知什么原因,正在闭关炼丹,不问世事。

    他虽是天离宗长老,却也对越国十大高手韩元极畏惧不已。

    他敢看不起南宫,看不起七梅,却不敢看不起老魔。若非万不得已,吴东南不愿招惹七梅城。

    然而纸鹤可是天生媚骨,是他养在欢合宗多年的极品鼎炉,更是他突破金丹境的全部希望。

    为了夺回纸鹤,今日便是得罪韩元极,他也在所不惜!

    “你索要的鼎炉,叫纸鹤?哼!纸鹤乃是我七梅少主的夫人,你开口便索要我少主夫人,是否太不讲我七梅城放在眼中了!”南宫眼神一冷。

    “老夫不和你废话,道果大会结束前,交出纸鹤,否则,你七梅城便是与我天离宗为敌!”吴东南冷哼道。

    “你区区一个天离宗外门长老,也敢代表天离宗,向我七梅城放狠话?!你代表得了天离宗么!”南宫怒道。

    “哼,惹了老夫,便是惹到天离宗,若是不信,大可试试!老夫话放在这里,纸鹤此女,我要定了!”

    吴东南狐假虎威地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独留下南宫一人,面色青红不定。

    南宫是三个融灵统领中,唯一还没臣服宁凡的人,甚至还未与宁凡见过面。

    即便如此,他也不容外人侮辱宁凡,觊觎宁凡的女人,只因宁凡是七梅少主,代表着七梅城的颜面!

    “此人开口便索要少主夫人,简直无礼!若在四十年前,城主带领我等四方杀戮之时,我南宫,绝不会让他活着走出七梅,但如今…”

    南宫无奈一叹。

    四十年来,老魔已经很少屠宗杀人,七梅城的威名,正渐渐被人淡忘。

    区区一个吴东南,融灵后期的蝼蚁而已,竟敢来七梅城滋事,哼!

    “不知宁凡少主会如何处理吴东南。他是会屈服于吴东南,将自己妻子拱手相送呢,还是…杀了吴东南!他会如何选择!”

    南宫的眼中,隐隐有些期待。

    或许能从少主的决定之中,看出少主的为人,若惧怕天离宗的威名,便不配当他的少主!

    第十一日,道果拍卖大会正式开始。这一日,甚至有三名金丹老怪,驾临七梅城!

    拍卖宫中,盛况空前!只因今日,将会有一枚金丹老怪的道果,在此拍卖!

    道果,是修士死后修为凝聚的产物,出现的概率极低。

    修真界中,争斗不断,若有修士被人斩杀,便会有极低的几率产生道果。金丹道果的出现几率,更是稀有,往往死掉一百名金丹老怪,才能产生一枚金丹道果。

    一枚金丹道果蕴含的药力,足以令辟脉修士一步晋入融灵境界!亦可让融灵巅峰的修士,一步晋入金丹!甚至,可让金丹老怪,节省百年苦修!

    其价格,将会极其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