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3章 蓝眉

《执魔》 第13章 蓝眉

    拍卖宫,以七梅城特有的蓝冰砌成,幽寒坚固。宫外,戍守着五百冰卫,接待来宾。

    道果拍卖,在此举行。此次参与拍卖,有着严格的修为要求,至少需辟脉五层修为。

    宫中,每隔十步燃着一尊紫火铜灯,长明不灭,那些铜灯,竟无一例外,皆是品阶不低的法宝。

    一路进入拍卖场,宁凡啧啧称叹,以法宝为灯,这神虚阁的手笔,倒是不小,不愧是仙帝记忆提及的古老势力。

    在宁凡身旁,跟着一人引路,是南宫派来。

    此人一袭青衫,为南宫之子,名南威,已修炼到半步融灵的境界。他是【鬼雀宗】的内门弟子,今日专程返回七梅,就是为了来看道果拍卖。

    南威性格豪放,与宁凡见面不过片刻,便交浅言深,一路话痨一般,说个不停,颇有几分老魔的架势。他的热情,倒是让宁凡有些不习惯。

    “少主可知,这蓝冰大有来头,听说…”

    “少主可知,这紫火为何长明不灭,听说…”

    “少主你看,那边有个美人,这腰肢,这身段…”

    “少主…你怎么不说话…”

    “听说南兄是鬼雀宗内门弟子?”宁凡终于开口,接了一句话茬。

    “不错,小弟为了这次道果大会,专程从主宗赶回。对了,此次鬼雀宗中,除了小弟,还有人来七梅城,少主可知是谁?”

    “谁?”宁凡随口问道,并不感兴趣的模样,根本不似少年,反倒像一个老头。

    “是一个美人。”南威神往不已。

    “哦。”宁凡淡淡应了一声,对美人兴趣寥寥。

    “呃,少主真是城主弟子么?性格怎么这么冷淡,少主可知,那美人和少主可是大有关系的,她是城主为少主选择得未婚妻。”

    “呃…”

    宁凡一挑眉,无语。老魔什么时候给他选择未婚妻了?他不是都有纸鹤了么?

    “城主是四十年前加入鬼雀宗的,与鬼雀宗主约定,日后若是收了弟子,便让其弟子和宗主之女成亲…”南威滔滔不绝。

    “四十年前?这是老魔给我定的娃娃亲?”宁凡只感觉头都大了。

    四十年前他貌似还没有出生,更与老魔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竟然就被定下娃娃亲了。

    “鬼雀宗主之女蓝眉,姿容绝世,更因其身份地位,追求者甚多。不过此女心高气傲,对男子很少假以辞色,对这桩娃娃亲也是向来不满。若她见到少主,恐怕会刁难少主,届时少主稍微迁就下她便好…”

    南威善意提醒道,不停对宁凡眨着眼,那意思很明确。

    男人嘛,就该哄女人,迁就一下又不会少层皮,脸皮够厚才能俘虏美人心。

    “还要迁就她么?”宁凡一皱眉,他不喜欢傲慢的女人,对这桩娃娃亲,也并未太过放在心上。

    入了内殿,光线略显昏暗,拍卖宫的内殿分三层,座位呈环形分布,中心是一座水晶高台,用于展示拍卖品。拍卖师么,便是他自己。

    这一次拍卖会将由他主持,由他应对这一盛大场面,这也是老魔的刻意安排。

    比起那些按部就班修炼的宗门弟子,老魔显然想培养一个独当一面的徒儿。

    宁凡虽说修真不久,却因幼时的艰苦生活,对世间人情世故看得分外通透,又有仙帝记忆在身,倒也不至于怯场。

    拍卖还没有开始,宁凡目光淡淡扫过内殿。

    第一层的座位上,坐得都是辟脉修士,唯有融灵修士,有资格坐在第二层。

    第三层是金丹老怪的座位,只坐了三人!这三名老怪的座位,全都隔着翠玉帘栊,能屏蔽目光和神念,看不清金丹老怪的容貌。

    一层上二层的入口处,此刻正喧喧嚷嚷,似乎发生着什么事情。

    宫内接待宾客的侍女,皆是修士,个个如花似玉,穿着妖娆。

    她们隶属神虚阁,似乎天生便有中心高气傲的气质,对辟脉修士,仅仅冷颜指路,唯有对待融灵修士,才会稍微露出笑容,却也仅此而已。唯有面对金丹老怪之时,才会稍微客气几句。

    此刻两名侍女,正冷着脸,挡在一名蓝衣少女前方。那蓝衣少女想上二层,但神虚阁主有令,未到融灵修为,不可上二楼,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她上去。

    “抱歉,主人有令,修为未到融灵,不可上第二层!”两名侍女傲慢道。

    蓝衣少女皱了皱眉,说道,“我是半步融灵,加上这令牌,可能上去?我宗长老在上面,我有事寻他,二位可否通融一下…”

    但见蓝衣少女素手一招,手中已多出一个黑玉令牌,上面镂着冥雀图腾。

    附近修士一见此令,俱是倒吸一口冷气,甚至几个路过的融灵老怪,看到此令之后,都是目光不定。

    这是鬼雀宗少主令!这蓝衣少女持有此令,难道竟是鬼雀宗主的女儿?

    若是如此身份,应该有资格上二楼吧…

    可惜,两名侍女出身神虚阁,根本不甩鬼雀宗的面子,看也不看令牌,神色如初,口气依旧冷淡,“主人有令,修为未到融灵,不可上第二层!”

    蓝衣少女修眉蹙得更紧,想不到这神虚阁竟是不通人情的,不由得幽幽一叹。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白衣公子,见蓝衣少女叹息,立刻一步上前,一摇折扇,融灵初期气势顿时散出,朝两名侍女直接覆压而下。

    “区区侍婢,竟敢小瞧我鬼雀宗少主,找死!”

    只威压一放,便震得两名侍女芳唇溢血,美眸含怒。白衣公子还欲动手,却被蓝衣少女叫住。

    “算了,不上便不上吧,待拍卖结束,再找长老禀报此事…希望,太虚派动作不要那么快…白师兄,我们去一楼找位置坐着吧。”

    “哼!看在师妹面子上,饶你们一次!”

    白衣公子言辞傲慢,却还是被蓝衣少女劝住,转身走向第一层的座位。

    他们这一转身,正看到一旁看热闹的宁凡一行人。

    那白衣公子一眼便看到了南威,同样出身于鬼雀宗,显然是认识,却似乎与南威关系不合,冷哼一声,别过头。

    至于那蓝衣少女,见南威跟在宁凡身后,不由得细细打量宁凡修为,发现宁凡仅仅辟脉五层而已,微微有些奇怪,奇怪南威半步融灵修为,为何会对宁凡如此恭敬。

    “南师弟,这位是…”蓝衣少女淡然问道。

    “啊,我来介绍,这位是七梅少主,宁凡,这位是鬼雀少主,蓝眉…”南威言罢,对宁凡挤挤眼睛,那表情似乎再说,这美人是你未婚妻,还不快去搭个讪,讨个好。

    可惜宁凡自动忽略了南威的表情,只是朝着蓝眉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算是示好了。

    至于蓝眉,她一听宁凡的身份,顿时秀眉一蹙,问道,“你就是韩药尊的弟子,宁凡?”

    “哦?你知道我?”宁凡微微讶异,自己修魔才几天,名声就传到鬼雀宗了?

    “本来不知道,来七梅城后,便知道了…宁凡,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欢强者…希望你日后到了鬼雀宗,不要纠缠于我。”蓝眉的话,语气淡然,没有折辱,有的仅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我为何要纠缠于你?”宁凡微微一笑,反问一句,擦身而去,而南威则匆匆跟上。

    天下女子成千上万,又不是只有她蓝眉一人,此女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宁凡的平淡,让蓝眉微微讶异,却也没说什么。

    无论如何,她都不承认父亲定下的娃娃亲,她有着自己的原因,这原因,却不会对外人诉说,终究和宁凡没有交集的。

    蓝眉身后的白衣公子,始终没有插话,却将二人的对话听了个完全,望着宁凡的背影,眼睛危险地一眯,不屑道,

    “小师妹,此子便是你的未婚夫么?呵呵,辟脉五层的修为,不怎么样嘛,考虑考虑师兄如何?师兄已是融灵强者,配的上你,而他,配不上!”

    “对不起,师兄,我对他没兴趣,对你也没兴趣。”我对男人都没兴趣。蓝眉揉了揉额头,真想将心里话告诉白衣公子。

    “若宗主逼你嫁他,你真的要嫁!”白衣公子不忿道。

    “若无法拒绝,也许只能嫁他吧。”蓝眉有些惆怅地说道。

    “凭什么!他不过辟脉五层修为,他怎么配得上你!这桩亲事,实在是荒谬之极!”白衣公子狠狠盯着宁凡背影,恨不得将宁凡千刀万剐。

    他苦苦追求都追不到的蓝眉,竟与宁凡有娃娃亲,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忽然间,白衣公子看到一幕无法置信的事。

    宁凡与南威二人,在两名侍女恭敬的目光中,上了二楼——唯有融灵才能上的二楼!

    “你们什么意思!不是说没有融灵修为不能上去吗,他凭什么能上!”白衣公子怒道。

    “宁公子可是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师,这拍卖宫之内,他哪里去不得?”两名侍女用看白痴的眼神望向白衣公子。

    “他是拍卖师?不可能!如此重要的拍卖会,区区辟脉五层,怎么能够主持!他有这个见闻阅历么!他压得住此地群修么!”白衣公子冷哼道。

    蓝衣少女却是泛起异样的神采。

    区区辟脉五层修为,竟能主持如此重要的拍卖会,看来他这个未婚夫,倒是能力不俗呢。

    拍卖宫二楼,宁凡带着南威,在第二层走了一圈,而后若无其事地回到一楼。

    在经过天离宗的席位之时,宁凡似不经意地扫了天离宗吴东南一眼,将此人相貌铭记于心。

    就是此人图谋他的纸鹤么!哼!找死!

    宁凡屈指一弹,指甲壳中,几粒红色粉末洒落,化作一缕幽香,落在吴东南身上。

    这粉末,是宁凡来拍卖会前,专门配制出的某种上古秘药,专门用来跟踪敌人。一缕幻香可传千里,只要吴东南不离开宁凡千里之外,宁凡便能通过特殊手段,时刻掌握吴东南踪迹。

    直到香味散尽!

    他上二楼,正是为了对吴东南下暗手。只待拍卖会结束,宁凡便会有所行动。

    南威十分奇怪,不明白宁凡上二楼干什么,却也知趣地没问。

    他老爹南宫反复嘱咐过,少主绝不似表面那般简单,不可以常理度之。

    “好了,我要去主持拍卖会了,南兄先回吧,告诉尉迟、司徒,一切准备就绪,待拍卖会结束,便行动!”宁凡语气极淡,却有一丝杀伐之气,隐约呈现。

    南威不知宁凡所说的行动是什么,但还是点点头,跑去给宁凡传话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拍卖宫内已坐满了修士,但听轰地一声巨响,却是拍卖宫的宫门合拢了。内殿拍卖场,一千五百尊铜灯,同时亮起紫火,将内殿照得通明。

    水晶台上,一个老者干咳两声,金丹初期的气势一放,顿时满场寂静。

    无数修士倒吸一口冷气,万万没想到,今日主持拍卖会的,竟会是一名金丹老怪!

    金丹老怪,放眼整个越国,都是屈指可数的高手!

    神虚阁,好大的手笔,竟以金丹老怪为拍卖师!

    “老夫云朽,受神虚阁主之令,来此作副拍卖师…”

    金丹老者一席话,说得满座皆惊。

    拍卖师,还分正副?副拍卖师是金丹老怪,那正拍卖师,难道还能是元婴老怪不成!

    元婴!?

    一想到这二字,无人不是倒吸冷气的。那可是强大的修真国才能有的高手,越国十大高手中,有正有邪,却无一人能够突破元婴期!

    在越国,金丹便是至强者,若此次拍卖会能目睹一位元婴前辈的风采,那绝对是三生有幸的事情!

    但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随即登上水晶台的正拍卖师,并不是什么元婴高手,而是宁凡。

    “怎么是个辟脉五层的小辈!他是正拍卖师?”

    “开什么玩笑!如此重要的拍卖会,让一个小辈主持,他行么!”

    “嘘!听说韩老魔收了个徒儿,似乎就是此人?叫什么来着,我想想…”

    “哼,管他是谁!就算他是老魔徒儿,也不够资格来这里吧!”

    “滚下去!这里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拍卖宫中顿时哗声一片,就连三楼的三名金丹老怪,也纷纷皱了眉。

    神虚阁在搞些什么…怎么让一名辟脉小辈,主持如此重大的拍卖会。

    要知道这次道果大会,整个越国都在关注…神虚阁就不怕偌大的拍卖会,会被一个小辈搞砸么!

    会场二楼,南宫远远打量宁凡的神情,见宁凡神态从容,面对金丹老怪亦不气弱,微笑点头。而听闻南威的禀报,称宁凡似乎要梅卫、剑卫准备什么行动,南宫目光微闪,最终却是一笑。

    看来少主没让他失望,是准备在拍卖会后杀掉吴东南了。

    城主这个徒弟,收得还算不错!

    名为云朽的副拍卖师,平日里眼高于顶,便是面对融灵修士,也皆是看小辈的目光,不会假以辞色。

    但在宁凡来临之后,云朽看待宁凡的目光,却是诡异地恭敬!

    甚至于,当宁凡登上水晶台时,云朽自觉后退数步,居于宁凡身后,意思是屈于宁凡之下…群修无不称奇,宁凡能有什么魔力,竟能让金丹老怪如此恭敬!

    宁凡同样十分意外,不明白金丹修为的云朽,为何会对自己如此恭敬。

    事出反常即为妖,也不知这恭敬的背后,有什么图谋…

    “呵呵,宁公子,请主持拍卖会吧。”云朽呵呵笑道。

    “嗯。在下宁凡,为韩药尊之徒,七梅城少主,今日代表师尊,主持此次道果拍卖会,首先,我要宣布一下拍卖会的规则。第一…”

    宁凡话未说完,蓝眉座位旁的白衣公子,忽然冷笑道,“啰嗦什么,还不开始拍卖会,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听你一个辟脉小辈废话的!”

    白衣公子是融灵修为,他说的话,也算颇有份量。他对宁凡嫉恨,便想在此时此刻羞辱羞辱宁凡。

    但他话音刚落,便面色大变。

    只见水晶台上,宁凡一个冰冷如剑的眼神飘来,顿时便有扑面而来的火焰气息,呈墨黑色,在整个拍卖宫席卷!

    此地辟脉修士,无不从那黑色火息之中,察觉到危机感,就连一些融灵老怪,都对宁凡露出忌惮之色。

    果然,这辟脉小辈不似表面那般简单…

    旁人只是受黑火气息波及而已,白衣公子却是处在气息中心,以他融灵初期修为,被那火焰气息一震,竟是立刻胸口一痛,咳出血来。

    “怎么可能!他不过辟脉,怎可能一击伤我!”白衣公子张口结舌,满场目光,亦在这一刻,全部汇聚在宁凡身上,忌惮不已。

    “第一,敢在本次拍卖会闹事者,杀无赦!”宁凡语气平淡,然而这一次,整个拍卖场却是寂静无声。

    显然,宁凡的实力,已经得到了与会者的认同与尊重。

    三楼之上,除了三名金丹老怪,实际上还坐着一个黑衣少女,面遮轻纱,眼角带着狡黠笑意。

    “果然有趣。辟脉五层修为,却可发出如此强大的一击…阴阳锁难道真在你身上?你,会是我苦苦寻找的乱古传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