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4章 妖女

《执魔》 第14章 妖女

    “拍卖会规则,第一,敢在大会闹事者,杀!”

    “第二,拍卖之物,由我鉴定,亦由我定价,可以不信,不容质疑,否则,杀!”

    “第三,价高者得,以修为扰乱公正者,杀!”

    宁凡气度沉稳,根本不像少年,倒是让无数老怪刮目相看,不敢小觑。

    宁凡的风采,落在蓝眉眼中,越发不可思议。她见过的少年不少,但却无人能有这般风采。

    蓝眉身旁的白衣公子,不甘地抹去嘴角鲜血,眼中寒芒微闪。

    宁凡能以辟脉五层修为伤他,倒是有几分手段,不过么,敢让本公子受伤,这梁子今天算是结下了!

    拍卖宫二楼,吴东南眉头微微一皱,他倒是没有想到,宁凡区区一个辟脉五层少年,竟能伤到一名融灵。

    “此子就是七梅少主么?倒不似情报中那么弱小,纸鹤就在他的手上吗?”

    “哼,也不知他染指了那小丫头没有,那可是老夫看上的鼎炉,若他敢动老夫鼎炉,即便他是韩元极弟子,也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宁凡宣布完规矩之后,拍卖会便算正式开始了。他一拍手,便有两名貌美如花的侍女走上水晶台,将拍卖品放在台上的拍卖桌上,给群修展示。

    这第一件拍卖品,是一柄生锈铜剑,剑鞘是木制,已经有些腐朽,看来年代相当古老了。

    剑,不过下品灵宝,剑鞘,亦不过普通木头雕成,雕工拙劣。

    场中辟脉修士看不出锈剑的门道,二楼的融灵高手,亦很少有人能看破此剑玄机。唯有三楼的三个金丹,稍稍看出了些端倪,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那锈剑上的徽纹…不会错!是古天庭的兵器!这是天地分崩前的古剑!”

    这三名金丹老怪倒是认出了锈剑来历,旋即却又摇头。

    古天庭存在的年代,太过久远。此剑若是那个年代的兵器,估计早就威能耗尽了,不会有什么大用,顶多能卖一百仙玉。

    群修望着宁凡,等待看他如何鉴定此剑。

    宁凡是七梅少主,是神虚阁请来主持大会的拍卖师,会前并不了解拍卖品,必须当场给拍卖品估一个起拍价,而后才能竞价。

    却见宁凡单指一抹剑身,目光微动,再触剑鞘,亦是神色一动。沉吟片刻后,语出惊人道。

    “此剑年代久远,威能尽失,价值不会超过一百仙玉,但多了剑上铜锈,却起码可值一万仙玉。”

    声音一落,全场寂静,下一刻,满场哗然,议论纷纷。

    “一万仙玉!这都够买十柄全新飞剑了!什么铜锈,竟然能值一万仙玉。这姓宁的是在乱喊价么!”

    “古天庭的兵器么,呵呵,我等又不搜集古董,要一把没有威能的飞剑何用?”

    “说起来,神虚阁既然敢拿这锈剑作为首轮拍卖品,此剑或许真有不凡之处。莫非真和这小子说的一样?这剑上的铜锈有古怪?”

    三楼之上,两名金丹老怪纷纷皱起眉头,频频摇头。

    一万仙玉,这可是上品灵宝的价格,此剑分明是废物,怎可能值这么多钱。至于那铜锈,他们也没看出有何特殊之处。这小子莫不是在胡扯?

    唯有第三名金丹老怪,坐不住了,他一听‘铜锈’二字,目光便死死盯着场中锈剑,内心砰砰直跳。

    莫非,莫非…难道此剑锈竟然是…

    但,万一不是呢?这名金丹老怪又开始犹豫不决了。

    水晶台上,云朽同样吃惊不小,宁凡一万仙玉的报价,竟然十分正确!

    这锈剑,云朽是知道来历的,且还是神虚阁主亲自讲述,阁主的定价差不多也是一万。阁主曾断言,非元婴老怪,看不出此铜锈的特殊。

    但宁凡,却估出与阁主一样的价格,看出了铜锈的不凡...此子好毒辣的眼力,不是元婴老怪,却能看破铜锈不凡!

    之前云朽对宁凡客气,只是因为阁主交代过,不许怠慢七梅城的人。

    此刻,他却是发自内心对宁凡有了尊重,就凭宁凡这份眼力,便不容他小觑!

    “呵,一万仙玉!买一把锈剑!不必问,这宁凡定是在胡乱喊价!”蓝眉身旁的白衣公子,忽然朗声道。

    他的声音,用上了融灵修为的气势,使得声音立刻盖过了场中喧哗与议论,传入每个人耳中。

    场中质疑锈剑价格的人大有人在,白衣公子一开口,顿时便有不少老怪一面倒地责怪宁凡胡乱报价,责怪神虚阁选择了一个错误拍卖师。

    更有几名性情暴躁的老怪,直接扬言让宁凡滚下台,换云朽主持拍卖会。

    场面一时有些失控了,让宁凡滚出拍卖场的呼声越来越高,见此,白衣公子眼中有了一丝快意。

    宁凡让他受伤,他便让宁凡受辱,借群修的势,让宁凡滚出去!

    “师兄,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七梅城。”你在这里招惹人家七梅少主,真的好么?一旁的蓝眉,蹙着眉提醒道,神情隐隐有些不悦。

    她同样不认为区区锈剑能卖到一万仙玉,却更不喜白衣公子的行为。

    既然宁凡是正拍卖师,便应该给他一定尊重,他报一万仙玉的价格,那么就必须是这个价格,若是因为价格过高,无人竞拍,最多也不过是让这件物品流拍罢了。

    若真把宁凡这七梅少主赶出拍卖场,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在人家地盘赶走人家少主…这群人脑子被驴踢了么,竟然起这种哄,不怕被宁凡的师父韩老魔事后报复?

    “哦?诸位觉得宁某的估价高了?”宁凡眉头一皱,气势微微散开,场中喧哗顿时安静了不少。

    他虽是修真菜鸟,但却继承了仙帝记忆,此剑的不凡,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的,一万仙玉的估价,绝对不高。

    “我却还觉得一万的价格低了,诸位大可放心,若此次拍卖会中,无人竞拍此剑,我便以七梅少主的身份,买下此剑!如此,诸位可愿相信,宁某不是在乱喊价了?”宁凡又道。

    宁凡话音一落,满场再次寂静,若此剑流拍,宁凡便自己掏腰包将它买下来,难道此剑真有不凡之处?

    被白衣公子引起的骚动,就这般被宁凡两句话给平息了。

    能控制住如此大的场面,是能力。

    能果断许诺拿出一万仙玉买下锈剑,是魄力。

    蓝眉眉目异彩一闪,便是金丹老怪,也不会拿一万仙玉这么多钱胡乱挥霍,宁凡却开口便是一万,拥有如此魄力的少年,还是蓝眉头一次见到。

    “等等!此剑,老夫有些兴趣…”一道带着金丹气势的声音,忽然从三楼传出,顿时,再次引得满场议论。

    一把锈剑卖一万仙玉,竟然真有人要,且要的人还是金丹老怪!看来这七梅少主确实没有估错价啊…

    三楼之上,那名金丹老怪犹豫许久后,终于还是掀开帘栊,从三楼一跃而下,降落在拍卖台上,朝着宁凡客气抱拳。

    众人这才认出这名金丹老怪的身份,竟然是另一个越国十大高手,秦子鱼秦老怪!

    “宁小友,你说剑上这铜锈不凡,价值一万,可有依据?呵呵,老夫心中有惑,想请小友代为解答,若小友的解答能让老夫满意,老夫定会奉上谢礼的!”

    开什么玩笑,一向抠门的秦老怪,竟然也会给人谢礼!

    难道这锈剑对他这么重要!为了问一个问题,竟然连抠门的毛病都改掉了,竟以金丹老祖的身份,给一个辟脉小辈送礼!

    普通辟脉修士,若是面对金丹老怪,必定会被金丹老怪的气势慑住。宁凡传承了仙帝记忆,倒是不惧秦老怪的气场,见秦老怪提问,便回答道。

    “此剑年代久远,威能尽失,不值一提。但这剑上铜锈,却有颇有玄机,并非真铜,而是古修士的血,染在剑上,又在极阳之地烘烤无数年,方才形成的阳血锈!因蕴含一丝极阳剑气,此铜锈自然是不凡的。”

    嘶!

    宁凡话音刚落,场中已响起无数吸气之声。

    “阳血锈!竟然是蕴有极阳剑气的阳血锈!是真的吗!”

    “此物老夫在古籍上看到过,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此物对剑修来说,可是至宝啊!”

    “若真是此物,一万绝对不贵!”

    之前还对锈剑漠不关心的另外两名金丹,此刻同样目光火热起来。当然,最激动的还要数秦老怪了。

    “确实是阳血锈?!小友确定没有认错!”秦老怪大喜过望,此物他找了许久,与他功法相合,若有此物,他此生突破元婴期,都有一丝机会!

    “晚辈自信不会认错,相不相信是前辈的事。”

    “好!此剑一万仙玉,老夫要了!哈哈!”

    秦老怪话音一落,便要付钱取剑,却被另一道声音阻止了。

    “等等!人家宁小友说的一万价格,只是起拍价而已,这还没开始竞拍,你就想买走此剑?开什么玩笑!一万二,此剑老夫要了!老夫也是剑修,若得此剑,必有益处!”三楼上,两名金丹其中一人激动道。

    “一万四!老夫不是剑修,但老夫的后背之中,却有一人对剑道领悟极深,此剑,老夫也要!”另一名金丹争道。

    “一万五!”

    “一万七!”

    “两万!”

    秦老怪怒了,他这边还没开口,锈剑的价格便被那两个老怪争到两万仙玉了,且竟然还有继续抬高的趋势。

    这阳血锈他找了很多年,今日便是散尽家财,他也要得到此物,谁也不能与他争!

    “两万一!”金丹甲。

    “两万三!”金丹乙。

    “三万!”秦老怪怒。

    “三万一!”金丹甲。

    “三万三!”金丹乙。

    “四万!”秦老怪更怒,心在滴血,抠门如他,还是头一次花如此高价买东西。

    当锈剑的价格攀上到四万之后,那两名金丹老怪终于沉默了,不愿再争此剑。

    最终,秦老怪以四万仙玉的高价,买走了这柄锈剑,又是肉疼,又是欢喜。

    他这次带的钱不多,也就四万多一点仙玉,买了锈剑,却是不够钱争那金丹道果了。

    金丹道果!那可是此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绝大多数的老怪,都是为了此物而来!

    可惜,可惜,他已经没钱去争金丹道果了,再留无益,可以走人了。

    于是乎,买下了锈剑的秦老怪,朝着宁凡微微抱拳之后,竟是转身就走。

    “小友眼光卓绝,竟连阳血锈都认识,老夫佩服。告辞!”

    “等等,我为前辈解说,前辈答应晚辈的谢礼呢?不准备送给晚辈了么?”宁凡面色不变,心头却是无语,这秦老怪眼神躲闪,似乎想要开溜,不打算给他谢礼了。

    那可是秦老怪自己许诺的谢礼,这是想赖账么。

    “哈哈,看老夫记性,一时高兴,忘了还要给小友一份礼物了。”秦老怪面上哈哈一笑,内心却是暗骂宁凡精明。

    他花了四万才买下锈剑,已经算是大放血了,以他抠门的性格,其实已经不想送宁凡谢礼了。

    麻烦,真是麻烦!他之前心情激动,一顺嘴就说要给宁凡谢礼,如今若是不给,还真是下不来台。

    秦老怪的眼神,忽然落在手中锈剑的朽木剑鞘上,嘿嘿怪笑了一生,将剑鞘取下,扔给宁凡。

    “嘿嘿,老夫四万买了此剑,这剑鞘怎么也值个一两千吧,就送给小兄弟了,告辞!”

    秦老怪猥琐一笑,离开了拍卖场,在他走后,拍卖场顿时嘘声四起。

    果然是以抠门出名的秦老怪,竟然拿一个朽烂的木剑鞘当谢礼送人,这种丢人的事情,怕也只有秦老怪做得出来。

    唏嘘之后,则是感叹。

    想不到这次拍卖会第一件东西,便卖到了四万高价,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这种好东西。

    满场修士期待着拍卖会的继续进行,再也无人怀疑宁凡作为拍卖师的眼力了。

    “他竟没有估错价…”白衣公子面如火烧,他刚刚还带头起哄,现在却是被当头打脸。

    事实证明,宁凡估得一万起拍价确实不高,四万高价都有人要…

    “那秦老怪还真是抠门,竟拿一个腐烂剑鞘糊弄我…”宁凡握着手中剑鞘,大有深意地一笑。

    有一点,宁凡隐瞒了所有人。

    神虚阁得第一件拍卖品,锈剑本身不值钱,值钱的是剑上阳血锈。

    但比阳血锈更让宁凡动心的,却是套着锈剑的朽木剑鞘!

    旁人看不出剑鞘厉害,宁凡却有着仙帝的眼力,隐约能看出剑鞘的不凡。

    若宁凡没感知错,这剑鞘之上分明藏着一缕剑意,隔着万古,竟仍未湮灭!

    剑都锈蚀了,剑意却没有泯灭在岁月里,这是何等厉害的剑意!

    这剑鞘,绝对不是凡品!那秦老怪不识货,竟然把剑鞘当成垃圾,送给自己,实在是有些买椟还珠了!

    “接下来,拍卖第二件宝物…”宁凡将剑鞘收入袖中,继续主持拍卖会。

    三楼之上,那名面遮轻纱的黑裙少女,忽然狡黠一笑,望向宁凡的美眸,微微一闪,似确定了什么一般。

    “嘻嘻,一个刚刚踏上修路的少年,却能认出阳血锈,似乎还能看出剑鞘的厉害。阴阳锁,该不会就在你身上吧?旁人不了解阴阳锁,我神虚阁可是最了解呢。乱古传承,不知与我神虚传承相比,又如何?若你真是乱古传人,你我之间,想必会有机会分个高下吧…”

    她是七梅城的神虚阁主,她的下属都叫她妖女,宁凡并不知,他已被暗处某只妖女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