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5章 出手

《执魔》 第15章 出手

    “第二件拍卖品,中品丹鼎,用以炼制三转以下丹药,起拍价,500仙玉。”

    “第三件拍卖品,白驼丹,三转丹药,一瓶二十颗,可提升融灵修为,起拍价,800仙玉…”

    “第四件…”

    “第五件…”

    除了第一件拍卖品惊世骇俗,之后的东西,都显得有些普通了,顶多能让融灵修士争抢一番,却再未见过三楼的金丹老怪出手了。

    秦老怪走后,剩下的两名金丹老怪,都掂量着身家,等着竞拍真正的压轴之物——金丹道果,除非看到特别心动的东西,否则不会浪费仙玉竞拍。

    宁凡一面主持拍卖会,一面暗中关注吴东南。

    第十二件拍卖品,是一截紫色珊瑚,宁凡鉴定之后,有提升融灵修士神念的妙效,被吴东南以1000仙玉拍去。

    第十九件拍卖品,是一柄中品灵剑,宁凡鉴定之后,此剑蕴含‘追影’的神通,被吴东南1500仙玉拍走。

    第二十二件拍卖品,是一朵中品仙云的灵装,遁速无双,被吴东南以2000仙玉拍走。

    吴东南此次带来仙玉似乎不少啊,可惜,可惜,你买得再多,却恐怕没命享用了。

    只等拍卖会结束,便对这吴东南动手!

    时间一点点流逝,拍卖会终于进行到尾声,最后呈上的是一个翡翠锦盒,锦盒被法力封锁,但却有大道波纹从锦盒流出。

    锦盒散逸的异香,更是醉人,仅仅吸入一口,便能让人法力精进一丝。

    此物无须宁凡鉴定、介绍,所有人都已目光火热。

    道果!且还是金丹老怪死后遗留的道果!

    “金丹道果,起拍价,两万仙玉...”宁凡话音刚落,便立刻被此起彼伏的竞拍声给淹没。

    “两万五!”

    “三万!”

    “三万五!”

    “五万!”

    几乎是片刻功夫,道果价格便被炒到五万。而叫出五万仙玉的,是三层之上某个金丹老怪,这价格,已是他毕生积蓄总和。

    “六万仙玉!”另一名金丹老怪不甘示弱,他同样对金丹道果势在必得。

    六万仙玉的财富,足够建立一个小宗门了,另一名金丹老怪面色难看,他拿不出这么多钱竞拍。

    “七万仙玉!”二楼之中,竟又人喊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二楼扫去,这才发现,与两名金丹老怪争抢道果的,竟是天离宗外门长老,吴东南!

    以吴东南融灵后期的修为,绝对拿不出七万仙玉,毫无疑问,这是他背后的天离宗提供的钱财!

    被吴东南一个融灵小辈先声夺人,两名金丹老怪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喊出七万的价格后,吴东南立刻站起身,朝着三楼两个金丹老怪拱手一礼,神情恭敬,试图平息两名金丹的怒火,

    “楚前辈,陆前辈,此道果是我‘无邪宗主’所要之物,还请两位前辈看在无邪宗主面子上,不要跟晚辈争抢此物。”

    一听无邪宗主四字,无数魔头倒吸冷气,而两名金丹亦是面色微变,有了动容与忌惮。

    其中一名金丹,犹疑问道,“传闻无邪宗主数十年前闭关冲击元婴期,难道,已突破元婴期么…”

    “宗主未到元婴,但已是假婴之境,所以才需要冲击境界的东西,对这道果也是志在必得!”

    吴东南言罢,两名金丹老怪齐齐惊疑不定。

    天离宗宗主思无邪,竟然已经十假婴修士,即将突破元婴期了么!

    越国之中,从无任何一名元婴老怪,若思无邪突破元婴,从此之后,越国之内,谁还敢得罪天离宗!

    莫看二人平日仗着金丹修为,高高在上,但在那些元婴老怪眼中,金丹修士不过是蝼蚁罢了,抬手可灭!

    “呃,呵呵,既是无邪宗主所要之物,我等若是强买了,只怕,杀身之祸也就到了...此物我不争了,告辞!”

    两名老怪言罢,直接走下三楼,苦笑离开冰神宫。留在这里还有何意义,他们可不敢与天离宗争夺道果...

    见两名金丹离去,吴东南大松一口气,上了拍卖台交了钱,收好道果锦盒,此行,算是圆满完成宗门交下的任务了。

    剩下的事情,便是私事了,定要从七梅城里,带走那个天生媚骨!

    叮叮,叮叮,叮叮…

    吴东南的储物袋中,忽然传出响声,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灵光流动的玉圭,向玉圭打出一个法诀。

    顿时,玉圭之中竟传出一道老者声音,原来这玉圭是一个传音音圭,可以和人联络。

    “拍下道果了么?”隐约间,那说话之人有着金丹中期气势。

    “回二长老的话,拍下了。”吴东南极其恭敬。

    “嗯,那就快回来,不要在路上耽搁,宗主急需道果修炼!”对面的老怪语气不容置疑,说完,直接挂断了音圭。

    吴东南面色有些难看了,他本来还想抢走纸鹤再回去,如今看来,却是必须立刻返回天离宗,不能再耽搁了。

    罢了,抢走纸鹤有的是机会,若是回去地晚了,指不定二长老会降下什么责罚。

    念及于此,吴东南亦是快步走出拍卖场,离开七梅城,朝着天离宗赶回。

    “走了么…”宁凡见吴东南离去,眼中杀机微不可查地一闪。

    金丹道果已是最后一件拍卖品,至此,拍卖会正式结束。

    一个个魔修开始离去,宁凡与云朽告别之后,亦朝着场外走出,却在经过蓝眉身边时,被蓝眉叫住。

    “宁凡,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们的亲事...”

    “没时间。”宁凡语气冷漠,直接从蓝眉身边走过。他还有正事要办,没工夫与这女子废话。

    对老魔私自定下的娃娃亲,宁凡压根没放在心上,对此女,同样没有放在心上。

    “你!”蓝眉有些受挫,她是鬼雀宗宗主之女,向来追求者无数,但还是头一次遇到对她冷言冷语的少年。

    受挫的同时,又有了别样的新鲜感,只觉得宁凡与她所见过的所有少年都不同。

    宁凡是么,切,下次再来找你吧。无论如何,娃娃亲的麻烦,总是要解决掉的…

    宁凡匆匆离开拍卖宫,尉迟、司徒两个融灵统领,早已在外面等候。

    “少主,梅卫、剑卫九百人,皆在待命。吴东南已离开七梅城,是否追杀!”

    “你们说呢!”宁凡眼中寒芒一闪。

    敢来七梅惹事,敢打他女人的主意,便必须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