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6章 灭吴

《执魔》 第16章 灭吴

    吴东南一离开七梅城,便一路西行,隐匿身形疾驰。

    他有着天离宗外门长老的身份,天离宗又是越国的超级修真门派,无邪宗主的名头一报出来,能让无数修士恐惧。

    若是平日,他在越国行走,无需任何隐藏,只有傻子才会对他出手,开罪天离宗。

    但这一次不同,他拍下了金丹道果,为了这件宝物,难保不会有老怪铤而走险,暗中对他杀人夺宝。

    如此一来,吴东南不得不一路小心谨慎,连珍藏多年、用来保命的隐身符都用上了。

    还别说,这一路上真有老怪想打吴东南的主意,却因为隐身符的缘故,无法查出他的下落。

    被吴东南散布在七梅城外的数百只追迹鼠,隐藏在雪山之间,沿路若有修士追击吴东南,便会有追迹鼠通过特殊感应,向吴东南发出警示。

    起初,并无人能追踪到吴东南的下落。

    但到了后来,忽然就有大批追迹鼠,同时发出警报。

    这让吴东南心中一沉,知道有人盯上自己了,却不知是何方老怪出手。

    能让如此之多的追迹鼠同时警报,可想而知,来追他的人必定不少,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

    “哼,想不到老夫如此小心,还是被人给盯上了。”

    之前吴东南不敢散出神念,生怕被人发现行藏,但现在已经确定有人追击,立刻散出神念,想要看看是谁在追他。

    这一看,不打紧,吴东南登时冷汗直冒。

    在他身后不远,竟有近千名魔修,骑异兽,持兵戈,杀气腾腾追来。

    “为何他们知晓我的踪迹!”

    吴东南大惊,他可不认为自己一人之力,能挡千名修士围杀。

    不会错,在自己身后追赶的,绝对是训练有素的战部,且似乎竟有融灵统帅,如此一来,若被这支战部追上,可是十分危险的。

    “是七梅城的人,不会错!那七梅徽章,老夫不可能认错。好你个七梅城,老夫忙着送道果回宗,不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倒敢先找老夫的麻烦了!若老夫不死,返回宗门,必定请求宗内金丹出手,灭了你们七梅城!”

    吴东南内心暗骂,脚下却是逃得更快,甚至不断变幻方向,试图甩掉追击的这支战部。

    然而可惜的是,这支战部似乎能锁定他一般,越追越近,一炷香之后,已能清晰听到身后追击的喊杀声。

    “不好,被追上了!”

    吴东南暗叫不好,忽然背心一寒,惊得亡魂大冒。

    一道极为强横的剑气,毫无征兆地自天而下,散为无数剑光,如飞蝗,如雨露,如银河倾斜,通通斩向吴东南一人!

    吴东南仓皇躲避,却还是被剑气所伤,其立身之处的雪林,更是被剑气夷为平地。剑气震荡之下,吴东南被迫现出隐身,咳出鲜血,阴鹜抬头!

    天空上,两名融灵高手踏天而立!吴东南认得,这二人,是七梅城的剑卫、梅卫统领!

    其中的尉迟统领,性格憨厚木讷,他见过数次,从未放入眼中。但这一次,他却见尉迟抱着紫猪,凌空而立,满面红光,修为更是突破了融灵中期。

    “不可能!那尉迟,我了解,性格怯弱,不适合修魔,为何竟能突破融灵中期!”

    旋即,他目光瞟向另一人,悚然一惊!

    剑卫统领——司徒!此人,何时竟突破了融灵后期!刚才那凌厉危险的剑气,难道是他斩出!

    不可能,此人何时竟突破融灵后期了!

    吴东南面色一变,之前还有少许侥幸心理,但此刻看到尉迟与司徒,终于明白今天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凭他一人之力,断然不是上千战修、两名融灵中后期的对手!

    “哼!七梅城好大的威风,以千人部队对付老夫一人,真是好本事!”

    言下之意,自然是在讽刺司徒等人以多欺少。

    司徒理都懒得理吴东南,尉迟则掏了掏耳朵,不耐烦地说道,

    “放心!对付你这种杂碎,还用不着以多欺少,我们少主一个就够了!”

    “少主?!”

    吴东南似有所感,猛然回头,正前方,一名少年身骑异兽,堵住了他的前路。

    那是个白衣黑氅的少年,明明风度翩翩,却眉目冷峻,给人一种无情之感。

    “是你!今日的局,你早在拍卖会前就布好了么!”

    吴东南不傻,他记得拍卖会开始前,宁凡若无其事地来过第二层,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现在想想,自己很可能在那个时候就被此子动了手脚,否则断然不可能使用了隐身符后,还被这么多人追踪到!

    “是又如何!”宁凡神情冰冷,此人算计纸鹤,更跑到七梅地界张牙舞爪,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要让此人付出代价。

    “哼,区区辟脉小儿,竟敢对老夫口出狂言!”

    吴东南怒极反笑,他怕的,是司徒、尉迟两大融灵,是上千名杀气腾腾的魔修战部,却不是宁凡一个黄口小儿。

    宁凡没有理会吴东南,而是径自下了异兽,与拍卖会时不同,此刻的他,腰间已多了一个储物袋,显然来之前,从司徒、尉迟那里整顿了不少装备。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储物袋,一拍之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柄火红长剑,下品灵宝,仅此而已。但剑在手中,宁凡周身,却升起一股堪比融灵的剑修气势。

    吴东南目光立刻一缩,没有再小觑宁凡。

    目光环视一扫,吴东南这才看出,包围他的上千名修士,似乎没有对他出手的打算。

    这架势,似乎只会有宁凡一人对他出手,其余人都是来压阵的。

    开什么玩笑!这些人难道以为他堂堂吴东南,会败在一个辟脉小辈手中?!

    “你是想一个人挑战老夫么!”吴东南冷冷道。

    “不错,正好可以拿你,试试我如今实力。”宁凡面无表情地回道。

    “找死!”

    吴东南表面上似受了莫大屈辱,大吼一声,翻手便祭出五道灵符,朝宁凡一丢。

    一丢之下,五道灵符立刻化作五只丈余大小的火鸟,朝着宁凡猛扑而来,熊熊温度,使得此地雪空立刻便有无数风雪融化。

    暗地里,他藏在袖中的另一只手,却偷偷使用了一张褐色灵符。

    那灵符一经催动,吴东南的身体立刻化作一道褐色光芒,就要钻入土里逃走。

    宁凡自然不打算给吴东南逃走的机会,他本人虽说没有什么斗法经验,从乱古大帝那里传承而来的记忆,却带着不少斗法经验。

    在五只火鸟扑至的瞬间,宁凡体内忽然传出一道诡异力量,似能吞尽天下火焰。

    当初,老魔的黑火龙何其霸道,在欢合宗内大杀十方,却还是被宁凡一锁砸灭,生生吞噬。

    如今,这五只火鸟还不如那黑火龙厉害,方一靠近宁凡,立刻引动宁凡丹田内的阴阳锁感应。

    那五只火鸟还未触及宁凡身体,便被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生生吸入宁凡丹田之内,流入阴阳锁中。

    同一时间,宁凡二话不说,朝着吴东南钻土之地便是一剑,根本不给吴东南逃脱的机会,一剑便将他逼出土来。

    逃跑失败,吴东南有些灰头土脸,更多的却是震惊。

    震惊的,是宁凡如此轻易便破掉了他的火鸟符,须知就算是融灵后期的老怪,也不可能如宁凡这般,如此轻松做到这一切。

    “此子绝不可能是辟脉,他定然隐藏了修为!”

    吴东南恨恨咬牙,不论此子修为如何,只要这次能够逃出生天,必定带人屠了七梅城,杀了此子泄恨。

    想要从上千人眼皮之下逃脱,太难,这宁凡小儿不是想一个人对付我么?我若擒下了他,必定能令其他人忌惮,有一丝逃脱的可能!

    心中计策一定,吴东南身形一晃,朝着宁凡爆冲而出,双手朝着宁凡,隔空拍出数掌,顿时便有数道火掌掌印,朝着宁凡直面而来。

    “好强的火掌神通!”尉迟目光一震,吴东南的神通,他自问不易接下。就连司徒都皱了眉,显然也觉得这火掌十分棘手。

    宁凡却视那火掌如同无物,事实上,他出发之前就已打听过吴东南的情报,知道此人所擅长的神通,大多与火有关。

    故而他便想到了阴阳锁的克火能力,一试之下,果然有效,此刻再看到这些火掌掌印,自然丝毫不惧,任那些掌印临身,却通通在他身前尺许距离,被一股神秘力量生生吸走,消失无踪。

    “怎么可能!此子不躲不避,竟破掉了老夫神通!”

    吴东南面色大变,无奈的是他已经无路可走,只有擒下宁凡,才有一丝脱险可能。

    距离宁凡,已只有十丈距离!吴东南口中念念有词,体表燃烧起无数火焰,如一个火人一般,直接撞向宁凡。

    一撞之力,火焰熊熊,足以让任何融灵后期色变,但宁凡仍是面无表情,根本不惧吴东南的火焰神通。

    炽热的疾风扑面而来,宁凡却迎着吴东南撞至的方向,同样挥剑冲出。一身法力,全部流入手中的剑上。

    吴东南的火焰神通,伤不到他!

    而他这一剑,必须倾注所有法力,给吴东南致命一击!

    化火为剑的神通,在宁凡脑海一闪,如福至心灵般,宁凡剑上蓦然腾起黑火,传出可怕的温度。

    四面追随宁凡而来的战部,全部睁大了双眼,被宁凡这一剑引动的声势所震撼。

    却见千丈之内,黑炎腾空,腾跃如黑龙一般,更有龙吟不绝,使得整片大地都在颤抖!

    好可怕的剑技,这是什么剑技,竟能引发如此惊人异象!

    “不好!”

    吴东南直接被这一剑的声势惊到了,想要避开宁凡这一剑,却因为冲撞之势太猛,根本无法移开方向。

    “化火!”

    宁凡冷喝一声,一剑无影,一股凌厉的火威,自剑上升腾,若黑阳升起,数里之内,剑如流火,焚为一空。

    这是宁凡如今能施展的最强神通,也是他最强底牌,一剑,几乎用尽了他的法力,但这一剑威力,对得起这般损耗!

    这一剑,司徒自问接不下,吴东南同样接不下!

    “等等!老夫知错了,老夫不该得罪七梅城,不该向贵城索要纸鹤…啊!”

    避无可避之下,吴东南想要说些什么认错的话,但很可惜,这一剑的力量太强,宁凡一旦挥出,便是自己也无法中止这一剑的完成。

    冲天剑火尽数斩在吴东南身上,直接就将本是火人的吴东南,一身火焰全部烧尽。

    而后,吴东南惨叫一声,直接被剑火所吞,恐惧、难以置信的表情,永远定格。

    没有流血,没有惨叫,宁凡挥剑,从吴东南身侧斩过,二人交错,徒留下一脸呆滞的吴东南,如塑像般立在雪原之上。

    下一个瞬间,吴东南的身体一点点化作飞灰消散,竟是被宁凡这一剑,烧成了飞灰。

    白雪之上,只留下满地尸灰,世间再无吴东南这个人!

    尸灰之中,一道虚幻魂魄飘出,迷茫似吴东南。宁凡冷漠挥手,拘魂在手,搜魂灭忆。再一掌,焚灭残魂。

    搜魂灭忆的神通,他同样是从仙帝记忆里学来的,这还是第一次使用,效果还不错。从吴东南记忆里,宁凡知道了吴东南对纸鹤出手的原因,知道了他的谋算。

    这是宁凡第一次杀人,出手利落,搜魂灭忆,就仿佛天生就是魔修一般。

    “好强!少主竟只一剑,便灭杀了此人!”

    天空之上,尉迟与司徒俱是面色一变,将吴东南换成自己,自问多半也会死在少主一剑之下。

    二人不由得对此刻的宁凡,升起敬畏之感。也唯有如此之人,有资格成为七梅少主。

    唯一想不到的是,平日笑容阳光的少年,一旦动怒,杀人竟也如此无情。

    这个少年,天生是为修魔而生...最可怕的魔,不出手,你甚至以为他是凡人。但一旦出手,一国死,千军灭,天下缟素,山河动摇,天地倾覆!

    灭杀吴东南,宁凡闭上眼,嘴角却苦笑。

    不久之前,他尚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郎,如今,已是杀人冷血的魔头。

    这就是修魔么,罢了,既然踏上这条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吴东南的储物袋品质不错,倒是没有被焚毁。宁凡捡起了储物袋,将吴东南的一身宝贝,都收取了去。

    真灵紫珊,追影剑,中品仙云,数万仙玉,以及,金丹道果!

    宁凡目光微微有些古怪,想不到道果拍卖的最后,这金丹道果会辗转落入他的手上。

    “金丹道果...凡人食之,直接破入融灵。融灵后期食之,直接破入金丹。金丹老怪食之,甚至可提升一个小境界...若我食之,会如何!”

    “少主,接下来,做什么?”

    “抹去此地斗法痕迹!”

    ...

    三日后,一则震惊越国的消息传出。越国第一魔宗——天离宗,其长老吴天南,在参与七梅道果拍卖后,为人所杀!

    杀人者,不明!但天离宗许多强者,怀疑此事是七梅城所为。传言有人看到吴天南出城后,七梅城两部神军同样出城而去,举动诡异。

    此事,在天离宗内引起了众怒,甚至有不少天离宗修士扬言要平了七梅城,报仇雪恨。

    这让越国修真界人心惶惶,生怕平静多年的越国修真界,会再度引发大战。但七梅城的群修,却好似没事人一样,仍是该干嘛干嘛,一点也没有被天离宗的威胁吓到。

    大统领南宫在府中设宴,招待司徒、尉迟及三卫将领,他十分高兴,这名新任少主,确实有资格统领七梅!

    最让他满意的,是宁凡的作风,敌人来犯,直接灭杀,这干脆利落的作风,和四十年前老魔如出一撤。

    有此少主,他们日后的征战想必是不会少的。对一群好战分子而言,这着实是一个好消息。

    唯一的遗憾,是这顿酒宴宁凡没有露面。

    如今的宁凡,正在思凡宫内闭关,试图炼化金丹道果。

    三个月闭关,他的气势节节攀升,自辟脉五层,一路晋升至辟脉十层,只差一步,便能融灵!

    一旦融灵,他便是七梅城中屈指可数的高手!

    只可惜,他体内已辟出百条阴阳魔脉,却始终无法找到融灵的感觉。

    “究竟差了什么...”他有些茫然,虽说继承了仙帝记忆,但真正修炼之时,却还是会遇到诸多记忆里没有的问题。

    似有一层束缚,始终阻止着他突破融灵。

    似乎,是突破的方法不对…

    在其苦闷之时,纸鹤羞羞的言语,忽然从房门外传来。

    “凡哥哥,不如试试那个...说不定,你就能突破了...”

    “那个?你是说,双修!”宁凡顿悟,原来如此,他修炼着双修功法,想要有所突破,怕还真得从这功法根源入手,与人双修。

    若与纸鹤双修,或许,真能一举突破融灵也未可知!

    值得一提的是,三个月过去,老魔一共炸炉五十二次,仍旧未炼制出四转丹药...

    他老脸红成猪肝,终于决定向宁凡请教请教,却发现,宁凡带着纸鹤,出去踏青放风筝了。

    而当他得知,宁凡竟在他炼丹之时,灭了天离宗长老,给七梅城惹了滔天大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气的,倒不是宁凡惹祸,而是其他事情。

    “臭小子!老子在那里辛苦炼丹,你竟然一个人杀人,不带上老子!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他奶奶的!好事都让这小子一个人占了,麻烦还得老子收场!”

    他原来是纠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