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8章 踏雪诀

《执魔》 第18章 踏雪诀

    突破融灵之后,宁凡闭关十余日,方才彻底稳固境界。

    这十余日,他亦是日日与纸鹤双修。兴许是因为宁凡突破融灵,与纸鹤修为差距太大,欢合之时,除了增加阴阳锁上血线,对提升修为几乎毫无帮助。反倒是纸鹤,从宁凡身上获得了不少好处,修为增长得飞快,短短数日,已通过双修一路晋入辟脉六层。单论修为,已算辟脉中的高手了…

    宁凡颇感无奈,双修双修,唯有双方修为相当,才能获得对等好处。自己修为高出纸鹤太多,会出现这种情形,也是无奈。

    如今阴阳锁,青玉的锁身已密布二十多道血线。宁凡暗暗估计,一旦阴阳锁集满99条血线,便是自己修成《阴阳变》第一层之时,那时,便能通过阴阳锁,开启一些法宝神通。

    仙帝传承之宝,想来神通定不会弱的。

    话又说回来了,与纸鹤双修,宁凡真的没好处么?美人在怀,暖玉生香,纵然不涨修为,貌似也是艳福不浅的事情…

    正常修士,从融灵初期修炼到中期,短则需要数十年,长则需要一生。

    若纸鹤有融灵修为,通过双修,宁凡有把握在一年之内,晋入融灵中期。

    这已是极其骇人的速度。辟脉容易,融灵却极其艰难,而融灵之后的金丹期,更是千难万难。

    鬼雀宗有十万辟脉弟子,却仅有三十五名融灵长老,更仅有宗主一名金丹修士,修真等级越往上,越是困难重重。

    修为无法提升,宁凡决定勤修法术。

    论攻击,自己一式剑气,化剑为火,灭杀融灵中期绰绰有余。

    论剑招,自己融合了仙帝记忆,一身剑术,不说出神入化,也是颇有几分宗师气势的。

    宁凡取出拍卖会得到的神秘剑鞘,尝试感悟其上剑意,但却难以体悟。

    并非对剑道领悟不过,而是那剑意,排斥宁凡男子之身。

    此剑剑意,似乎仅有女子能够驱使。

    但这剑鞘也不是全无用处,每当宁凡以化剑为火的剑意对抗剑鞘剑意,便能磨练剑意,对提升剑道修为,还是极不错的。

    且宁凡隐约能够察觉,这剑鞘之中,藏有一式极为厉害的神通,一旦捏碎剑鞘,便能将那神通引爆出来。

    剑鞘内具体是多强的神通,宁凡还不确定,恐怕唯有试过之后才能确定。

    说起来,突破融灵境界后,宁凡也算是一名强者了。身为强者,倒是得多学些法术神通,才能自保。

    他决定修炼一个新法术,名为【踏雪决】,一种冰属性身法类神通。修炼之时,不仅可以提升冰属性法力,更能够借冰灵之力,施展踏雪无痕的极致遁术!

    此法术在仙帝记忆中,并不算高级神通,但放在越国,已算是一等一的东西了。

    修炼此神通,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身上必须拥有冰属性法力。这一点,因为一场幕天席地双修,宁凡恰好具备。

    夜色中,他每每趁纸鹤睡下,便推门而出,于风花雪月里,冒着严寒修炼踏雪诀。

    这是个痛苦的过程,想要融合冰灵力,必须以身体去耐寒,不得用法力御寒。

    他在风雪的夜空疾驰,每半个时辰,都会被冻得嘴唇青紫,中止修炼。但往往休息片刻,他便继续修炼。宁凡能吃苦,这与他儿时经历有关,从来都是独当一面的人,心境坚如磐石。

    他还有弟弟没有救回,他需要更强大的实力,吃些苦又有什么关系。

    夜色中,宁凡如一道惊鸿之影,一次次掠过雪泥,随着修炼的进行,在雪上留下的脚印越来越浅,飞遁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几乎化作道道残影,一个纵身,便能飞跃数十丈之远,简直形如鬼魅了。

    只是这踏雪决始终无法修炼到最高境界,并非冰寒不够,而是缺了一点什么。

    宁凡捉摸了许久,才捉摸出了点门道,自己缺少的,是生死之寒!唯有必死之时,才能体会到的毛骨悚然的寒冷!

    踏雪踏雪,踏的并非雪寒,而是敌人穷追不舍的冰寒。越是生死关头,此术遁逃越快。

    只可惜,谁能给自己一场生死危机呢?无生死经历,此术难以修至顶峰。

    这种苦修一开始,便是整整半个月,只是宁凡始终无法将此术修炼完全,始终差了一线。

    思凡宫中,老魔终于第五十三次炸炉,他骂骂咧咧地推门而出,一抬头,却看到夜色中穿梭于风雪的宁凡,眼露赞许之色。

    他一生狂傲,极少赞许人,但宁凡这种刻苦之人,却最让他看重。

    “当年老子修炼黑魔遁时,也是这样,趁小梅睡下,偷偷前往岩浆之地苦修…呵,韩元极,韩老魔,世人以为,老子轰动天下的魔名来得这般容易么…小梅,我收到一个好徒弟,太古阴阳魔脉,和你一样的魔脉…”

    老魔的眼,忽而模糊,心剧烈绞痛。

    小梅,你沉睡之后,我再未碰过半个女人…

    你沉睡之后,我收敛一身杀机,隐居于七梅…

    宁小子和你魔脉相同,或许有朝一日,能帮我,将你救醒…

    我对他好,真心好,因为,他能救你!真想再见你一次,为了这个心愿,我可以抛下黑魔派的重担,在下界龟缩下去,我可以扫灭心中对于白魔派的仇恨,唯有你的影子,无法从心中扫灭...

    雪月下,老魔的身影越发萧索、落寞,猛然间,他做了什么决定,一步踏空,化作黑虹,追向宁凡,五指成爪,如擒龙,直取宁凡背心。

    突然其来的攻击,让宁凡惊诧,但感觉到老魔出手并无杀意,也就放心下来。

    或许,老魔是想考验他。

    横剑,取出一柄下品长剑,宁凡运起化剑为火,一剑斩向老魔手掌。

    这一剑,无论时机、角度还是反应速度,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现在这一剑,宁凡已练了许久,极为熟练。这让老魔眼中浮现讶异之色,但旋即,便摇头大笑,

    “独孤小丫头最强的【画心一剑】,老子都不怕,你这化剑为火,挡不住老子!”

    长剑斩在老魔手掌,发出金铁相击的碰撞声,丝毫未斩破老魔肉身防御。

    而后老魔掌中吐力,长剑顿时粉碎成无数截!

    宁凡咋舌不已,老魔的手到底有多硬,竟然敢硬接飞剑。

    压下心思,宁凡取出追影剑——这是从吴东南手中缴获的名剑。长剑舞成乱梅,剑尖火光点点,带着【追影】神通,直接锁定老魔释放剑气。

    宁凡将剑气凝于剑尖,一点星光,一点火芒,一点破圆。攻势凝于一点,纵是老魔,也不敢再用手爪擒剑。

    “臭小子,你还真他娘是个剑道天才,能将剑气凝成一线,这可是一些金丹剑修才能做到的事情。嘿嘿,不愧是老子的弟子,既如此,老子也不留手了,碎丹鼎,给老子落,砸死这臭小子!”

    一尊小鼎骤然被老魔祭出,六角八棱三足,于风雪中迎风而长,化作百丈巨大,一鼎便朝宁凡镇下。

    一鼎之下,纵是寻常金丹老怪,也要含恨而亡,宁凡神情一变,这一鼎他接不下!无法接下!

    此鼎之上,更附加有【定身】神通,黑光掩映下,宁凡被黑光定身,只能眼睁睁看黑鼎迎头坠落,面色一惊。

    要么以剑气接下此鼎,要么,挣脱定身!必须立刻做出决断!

    以自己剑气,决接不下老魔一鼎,但想挣脱定身,又该如何挣脱…踏雪决?

    他目光抬起,迎上老魔目光,却见老魔眼中,竟对自己流露出担忧神色。

    “看什么看,蠢货!快感悟生死危机!你这遁术若能突破,便能挣脱定身!”老魔没好气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