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9章 黑魔派的传统!

《执魔》 第19章 黑魔派的传统!

    老魔此刻的眼神,让宁凡想起海宁宁家见过的一幕场景。

    母鹰为了让幼鹰学会飞翔,会将它带到天空至高处,将其狠心丢下。以生死,逼迫幼鹰学会飞翔!

    原来老魔是想给自己生死危机么…唯有如此,才能有所突破!

    宁凡心头一暖,闭上眼,时光仿若流转地慢了。

    他背心冷寒,俱是碎丹鼎给他的生死威胁。此寒一起,原本无法领悟的踏雪决,法力流转,隐隐已有突破。

    只需一念,便能足以挣脱定身,但,宁凡却仍未逃遁。

    还不够,还要更多危机!宁凡能够清晰感受到,这一场生死危机,竟比自己苦修半月提升还要多!

    这难得一遇的生死危机,不可浪费,碎丹鼎越砸越近,距离宁凡天灵,仅有三尺之远,劲风压得宁凡透不过气,但宁凡仍未动一步。

    老魔面沉如水,伸出手,准备收回碎丹鼎。给宁凡生死危机可以,但万一真的镇死宁凡,便有些过了。

    就在他收手之前,宁凡蓦然睁开双目,竟一步踏出,更加靠近碎丹鼎一尺!

    他能动,分明已破去定身,为何不逃,反倒更加逼近碎丹鼎?

    是为了更多的突破么?是想要将这种神通,修炼到更高境界么。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在碎丹鼎距宁凡天灵仅三寸之时,宁凡双脚生出寒芒,在虚空之上连踏十二下,化作一道惊艳的冰光,竟只瞬息,便遁出千丈距离!如此骇人的遁速,已不弱于一些金丹老怪了!

    宁凡的突破,在老魔的预料之中。唯一预料不到的,是宁凡镇定自若的举动,在老魔看来,主动靠近碎丹鼎的行为,却是何等的胆大包天。

    生死之前,宁凡竟能心如铁石,主动接近危险,这种胆魄,是天生的东西,是一种身体上的本能,可以看成是一种天赋。

    老魔一招,收了碎丹鼎,望向宁凡的目光,震惊、欣慰、追忆,百感交集。

    嘿,这臭小子和我还真像,当年老子也是这样生死无惧,每临大事有静气。

    突破之后,老魔与宁凡一齐降落在雪地上,老魔一副‘我是功臣’的表情,嘚瑟地望着宁凡,这让宁凡大感无语,这韩老魔还真是个小孩性子,是要跟徒儿求表扬么?

    呃,表扬的话,宁凡说不出口,于是继续跟老魔大眼瞪小眼地沉默。

    老魔左等右等等不来表扬的话,老脸顿时一黑,想了想,满嘴火药气地说道,

    “想不到你这么快突破融灵,哼,老子真是吃了个惊!”

    语气夹枪带棒的,眼中却满是欣慰,似乎对宁凡突破融灵十分满意。

    “这都是道果的功劳,没有道果,我没十年八年无法融灵。”宁凡随口便把功劳,推给了道果。

    “道果?敢从天离宗手上抢道果,这也算你的本事!老子就喜欢你这点,该狠就狠。好!老子宣布,从今夜开始,你宁凡,就是黑魔派第972代掌门…”

    “…”什么节奏?宁凡不明觉厉。

    “给老子高兴一下!放在当年,黑魔掌门就算是雨界神皇见了,也要低头行礼!黑魔派的掌门功法,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老魔没好气掏出一本黑皮书卷,扔到宁凡脸上。

    【黑魔诀】!

    宁凡无语中。这老魔还真是随心所欲,莫名其妙收自己弟子,莫名其妙助自己突破,莫名其妙让自己当黑魔掌门,莫名其妙给自己功法。

    他翻开黑魔诀,此功法好像有些残缺,如一个传承,被人生生劈成两半。此功法等级,竟然能一路修炼到碎虚之上,显然不是雨界之物,要知道,雨界修为最高的人,也不过属于碎虚境界而已。

    没落的黑魔派,能让雨界最尊贵的修士——雨之神皇低头行礼,应该来头不小吧。

    老魔貌似是黑魔派的传人,他以前很尊贵么?能让碎虚修为的雨之神皇低头行礼,这么厉害?

    “他奶奶的,老子送你礼物,你竟然不道谢!”老魔冷哼道。

    “多谢…师尊…”宁凡神色有些不自在,这是他第一次当老魔面,喊师尊。他看得出来,老魔对他真好,他这一生,很少有人对他这般好,如此一来,也算在心中认可了老魔师尊的身份。

    “嘿嘿,你这臭小子,终于舍得喊我一声师父了。”老魔摇头晃脑,似乎对宁凡这句师尊极为享受,嘚瑟不已。

    得意之后,就有些飘飘然了,脑袋一热之下,直接抓起宁凡肩膀,纵身一跃,飞上天空,哈哈大笑,“臭小子,你拜我为师,按我们黑魔传统,老子作为师父,应该送你见面礼的…走,去挑礼物去!”

    老魔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个丹瓶,其中,只剩最后一颗漆黑如墨的丹药。

    他犹豫之后,叹了口气,服下,旋即,一股绝强的气势,在其体内,渐渐升腾。

    “这是最后一颗了...走,老子带你,出去转转...”

    一展魔功,老魔化作一道诡异黑虹,刺穿夜色,远遁千里。

    西行,风驰电掣!

    起初一个瞬移,便是千里,最后,一个挪移,便是数万里!

    宁凡彻底怔住!这遁速,绝不是融灵可以拥有!老魔修为被废,唯有借秘法施展,才能达到这一速度。瞬移,唯有元婴老怪可使用,挪移,唯有化神...而这,显然还不是老魔最快遁速。

    他如此飞遁,极其艰难,额头都有了汗滴,但他偏要如此。

    这是黑魔派的传统,师父要给弟子看到自己最强大的一面!如此,方为黑魔!

    宁凡内心大震,从前的老魔,究竟什么修为?化神,炼虚,碎虚...还是,仙人!

    他为何蛰伏于越国,为何只有如今的融灵修为,为何身中奇毒...其中,有何故事!

    宁凡发现,他从始至终都低估了老魔...

    难怪天离宗扬言要灭七梅城,老魔还和没事人一样。敢情这货压根不怕!

    “我们去哪里?”宁凡问道。

    “不是说了,去挑礼吗!黑魔传统,弟子拜师,师父要带弟子上正道踢宗,抢宝贝作见面礼,这是规矩!你也要记住,日后带你徒儿踢宗!可惜的是,此刻的我,最多只能发挥元婴实力,去抢抢下级修真国,若是当年,老子肯定带你遨游星空,抢个痛快!”

    全力飞遁下,只一个时辰而后,老魔便一路飞过西越边境,抵达齐国,并于数个遁光之后,来到齐国第一宗——儒元宗的上空。

    此地距离七梅,已有百万里之遥...一个时辰,狂飞了百万里,当真是十分恐怖的速度。

    夜色沉寂,儒元宗还不知,自己无端就惹来了一个煞星。

    儒元宗的山门,被一道金丹级阵法护住,此夜,唯有零星弟子守山。

    儒元宗在齐国,算是不小的宗门。一般而言,没有魔修敢上门生事。

    但那只是一般而言,老魔孤身踢宗,本是家常便饭。儒元宗,还未被他放在眼里。

    ‘嘿嘿’冷笑一声,老魔二话不说,祭起碎丹鼎,朝儒元宗山门轰然砸落。

    一鼎,阵法破碎,两鼎,山门塌陷,三鼎,整个儒元山都塌了一半,碎石滚落。

    “儒苍生,给老子滚出来!”老魔大喝一声,儒元宗一片大乱,四方火起。

    无数儒元弟子,披着单衣提剑出门,见老魔与宁凡,不过两个融灵高手,竟敢踢宗,纷纷冷笑。

    他们,注定不知道老魔可怕。

    但掌门寝宫内,正和宠妾**的一个刀疤老头,却在听了老魔声音后,面色大变。

    他堂堂半步元婴修为,天离宗主级别的高手,竟在这一刻,露出恐惧之极的神情。

    “是黑魔派韩老魔,他又来了!不知这一次,又要被此魔抢走什么...”

    儒元宗建宗万年,每一任掌门,都对黑魔派了解极深。

    上一代儒元宗掌门在世时,老魔来过儒元宗,呃,那是千年以前的事情了,当时老魔一脚把儒元宗的元婴老掌门放倒在地…

    再上一代,大概一千五百年前吧,老魔一指神通,便将儒元宗劈成两半。

    再上一代…哎,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记不清了,反正每一代黑魔派掌门,都被这韩老魔欺负过。

    而在儒苍生这一代,貌似四十年前就已经被老魔抢过一次了。

    那是四十年前...那时的老魔浑身染血,扛着一个棺材,忽然出现在儒元宗上空,眼光凶狠得好似要吃人一般。明明重伤,但只一脚,便几乎将儒元山震塌。

    当时,恰好有雨殿神使路过,质问老魔攻击儒元宗,老魔竟然随口给了个毁宗理由。

    ‘老子心情不好,发泄一下不行吗!又没有死人,你叽叽歪歪个鸟!’

    然后那有着化神修为的雨殿神使,被老魔打了个半死,他自己的储物袋被老魔抢走了,整个儒元宗也被盛怒的老魔抢空了…

    殴打雨殿神使,这可是重罪,若是旁人犯事,必死无疑,但老魔犯事,雨殿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儒元宗的宗门秘典之上,有一句先祖遗命...

    一旦黑魔上门,必定有求必应!那是儒元宗始祖被老魔欺负过后,留下的血与泪的领悟。

    想不到四十年后,老魔又出现来,这次要怎么折腾儒元宗?又想抢什么?

    四十年前刚来了一次,这怎么又来了!祸事啊,祸事啊…

    洞府中,儒苍生放下娇喘的爱妾,披衣出门,脸上愁成苦瓜。

    “抢吧抢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不抢我的小桃红就行…”儒苍生望了一眼榻上的白嫩女子,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