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64章 跟我一起死

《执魔》 第64章 跟我一起死

    念魄化身祭炼成功,但宁凡却没有多么高兴。因为他发现,化身一旦离开识海,超过半柱香功夫,便会消散。唯有回到识海,才能重新恢复念力。

    将化身收入识海,宁凡微微一叹。好不容易祭炼出的金丹中期化身,竟不能方便使用,这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和金丹级别老怪斗法,哪一个不得斗上几个时辰,只能撑半柱香的化身,除了瞬杀弱者,宁凡实在想不出还能做什么用。

    追根究底,还是他的神念太弱,无法维持化身稳定。需要提升神念,才能让化身发挥用处。

    穿好衣物,宁凡望着瘪了一大截的储物袋,又望望一旁半人高的黑色妖茧,神念探入妖茧,面色古怪起来。

    “区区融灵小貂,敢吃我千年灵药...想不到这小貂,并非融灵,而是碎虚!看走眼了...”

    宁凡苦笑,从未想过自己坑人无数,也会着了一只小貂的道...

    这下子,化婴丹几位主药材,都入了小貂肚子里,又是麻烦事。

    揉了揉额头,如何处置小貂,成了一大难题。

    宁凡微微沉吟,此妖限于九阴之地的阵法之力,在第二阵域中,最多也仅能发挥融灵巅峰实力。自己祭炼了念魄化身,虽仅能持续半柱香功夫,拿下小貂,应该不成问题。

    但小貂多半有保命手段,自己想要活捉小貂、或者灭杀小貂,都不太实际。好歹,小貂也是碎虚老怪。

    不能杀,不能捉...不过这小貂似乎是母的。

    宁凡目光一闪,只要是母的,自己便可以用采阴指...

    他似下了决定,立刻服下伤药,调息神魂重伤,将伤势稳住,并恢复体力。盘膝而坐,等待小貂破茧而出。

    一日过去,妖茧终于变幻了颜色,由黑转白,阴极转阳。而一丝奇异的法力波动,自妖茧散出,旋即,黑茧如蛋壳破裂,而一个不着衣衫的白玉美人,慵懒地伸个懒腰,钻出妖茧。

    “哎,老娘总算恢复人形...修为么,也总算恢复到融灵巅峰。要不要,去修理修理那个臭男人?”

    这女妖,貌约二十三、四岁,一身**如羊脂玉洁白,**修长,小腹平坦。身材丰满挺拔,透露着成熟的丰韵。

    她秀发没有扎起,就这么松松散散的垂下,青丝如瀑。臀上、玉背上,都留着一些红红的爪痕,那是当她还是小貂之身时,被宁凡摸出来的。

    女妖眼如点漆,带着一丝嗔怒。

    “这女妖长得倒不错...”宁凡喃喃自语,欣赏着女妖的曼妙身姿,目光不移。

    “臭小子,看够了么!”女妖俏脸一怒。

    她现在可是恢复融灵巅峰实力了,比之前的白骨巨魔都不弱半分。这臭男人真是不知死活,还敢偷看她、占她便宜,找虐么!

    “身材不错。”

    宁凡的语气带着笑意,这笑意,是实力提升带来的从容。融灵巅峰的女妖,无法给他带来半分压迫感!

    “做我鼎炉,或做我灵兽,或陪我半个月,去第三区域走一圈。你做个选择吧...”

    宁凡的口气,仿佛吃定了女妖,让她既怒且惊。惊得是宁凡太过镇定。

    怒的,自然是宁凡狂妄无边的口气。鼎炉?灵兽?亏他说的出来,他以为他是谁?仙人么?敢收碎虚女妖当灵兽!

    至于陪他半月么...哼!她貌似已经陪了这臭男人五天了好不好!而且这臭男人竟然胆大包天,还想拐带自己进入第三阵域,简直是一不要脸,二不要命。

    女妖的俏脸由羞怒变作冰冷,不怒自威。素手掩胸,有一丝无法侵犯的气质。

    “你不要再激怒我,否则,你会后悔!”

    一股无限接近金丹的法力波纹,自女妖身上散开,但那波纹,在吹袭到宁凡身前时,却诡异的反震而回。

    而一瞬,宁凡几乎没给女妖任何出手的机会,其识海一动,身前立刻便有一道黑影冲出,散逸着金丹中期的威压,欺近女妖身前。女妖一霎,美眸含惊!

    “金丹中期的化身!唯有碎虚老怪才可能修成的化身之术,你为何能拥有...啊!松手!”

    黑影太快,快到融灵巅峰的女妖,根本无法防御。

    一闪,黑影出现女妖身后,指尖运转采阴指力,在其玉背上连点数下。同时神念放出,没入女妖识海,也不知做了什么,旋即飞速撤出神念。

    一番诡异的举动之后,黑影碎散消失。

    “你做了...什么!”女妖大惊,那黑影绝对是化身之术的神通变出来的!是宁凡无疑!

    仅仅被宁凡连点几指,自己体内法力,竟完全紊乱。

    女妖咬咬牙,强行镇定气息,稍稍恢复了些力气。心思一转,似明白了什么,冷冷一笑道。

    “不对!那黑影转瞬即逝...你的化身之术没有彻底修成,还有缺陷!以你缺陷的化身,拿不住我!”

    宁凡目光一闪,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诚如女妖所猜测,他的化身还有瑕疵,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不可离体太久。

    碎虚女妖果然不可小觑,眼力不弱,且竟有办法抵挡采阴指力。还好刚才黑影出现的一瞬间,已成功对女妖种下禁制,定能迫其服从。

    他没有趁势羞辱、逼迫女妖,对付不同人,要用不同手段。女妖是碎虚高手,有着自己尊严,若是逼急了,恐怕宁愿自尽,也不会受制于宁凡。

    且宁凡本就不以为真能收复碎虚女妖当鼎炉的。

    采补此女简直是开玩笑。碎虚女妖的元阴之力,带着浩瀚的法力,一滴元阴之血都能撑爆一百个宁凡,那是轻而易举的。采补也要看对象。

    收女妖当灵兽,亦是遥不可及的愿望...以宁凡谨慎的个性,宁缺毋滥,绝对不愿意收个隐患在身边的。

    无法收服,且他也杀不死女妖。逼急了,说不准女妖还有什么保命手段,能跟他同归于尽。碎虚老怪,不是能以常理推测的。

    况且宁凡与女妖气氛虽剑拔弩张,实际二人都没有对对方动杀心。

    好歹一人一貂也相处了五天,一起吃过饭,洗过澡,该摸得地方都摸了...这丝复杂的情绪,让女妖难以狠心当真杀死宁凡。

    黄泉貂女妖,闺名魅晨,在鬼物中被称作‘魅姬’。此女是骨皇都无法威胁的烈性子,宁凡无法收其为鼎炉,再正常不过。

    ‘黄泉貂’魅晨!以啖吃鬼物晋级的恐怖妖兽!一丝气息,都能让普通鬼物闻风丧胆!

    魅晨的眼神,极其复杂。她对宁凡恨是恨,不过又下不去狠手。且如今看来,魅晨还未必是宁凡对手。

    “我都恢复了融灵巅峰修为,竟还不是他对手么...那化身,多半是黑玉中的传承秘术了...话说这臭男人,什么法术不好学,偏偏要学最无耻的魅术!”

    魅晨心中腹诽不已,她隐隐看出,宁凡实际并没有收其为鼎炉和灵兽的打算。否则宁凡大可不必特意说一句,让自己陪他十五天。

    “你究竟想怎么样!”女妖银牙紧咬,努力让语气不带杀气。但一看宁凡从容不迫的笑容,又来火气了。

    她就是这暴脾气!

    “陪我去第三区域转转。把你对鬼物的震慑力,借我用用。”宁凡淡淡一笑。

    “不行!若我进入第三区域,骨皇的金丹手下们,会群起而攻之,我可不想陪你送死!”女妖咬咬牙。

    “骨皇?哦,就是之前白骨巨魔的本尊?放心,我二人联手,即便那骨皇派来金丹巅峰的分身,又有何惧?我需要大量金丹级念珠,来突破元婴期神念。你帮我,我有更多千年灵药,可以给你吃。这不是威胁,而是谈判,你无须觉得不满。”宁凡淡淡道。

    “你的事,与我何干!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我不杀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你不如去问问,我魅晨杀人可曾手软过!”魅晨秀眉一蹙,她是说什么也不愿进入第三区域。不过宁凡的千年灵药于她而言,确实是迫切需要的好东西。

    “要不要把这臭男人的灵药抢走?”魅晨的眼中,闪过一丝霸道之色。

    “你不帮我,我可能会死在第三区域,到时候你会后悔的。”宁凡莫名一笑,一句话,竟把魅晨说的脸色微红。

    “你死了...更好...我后悔什么!”魅晨的语气,倒是没有之前坚定了。若不是太过危险,她或许,只是或许,愿意帮帮宁凡吧。

    “刚刚我在你识海,种下了念禁。我死了,你会死。”宁凡微微一笑,而他的话,犹如九天轰雷,在魅晨脑海一震。

    魅晨立刻查探识海,果然发现,识海之中,被种下了一个小小禁咒。她露出气愤的模样,万万没想到,宁凡竟如此无赖!

    “你怎么这个样子!你要去第三区域送死,干嘛非要带上老娘!凭什么要老娘陪你一起疯!”

    她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一辈子没这么气过!

    刚才黑影在她识海做了些手脚,她身中采阴指,并未注意。就是那个时候被种下的禁咒。

    ‘同生共死禁’!一种类似念禁的禁咒。但效果却和念禁大不相同。念禁需双方情愿才能种下,且主人可控制种禁者生死。而同生共死禁,则没有那么麻烦。只要你神念超过对方,即便对方不情愿,也能种下!

    不过,这禁制一般没有傻瓜种的,除了宁凡。

    顾名思义,同生共死禁,效果就是一定时间内,两人同生共死。宁凡死,魅晨死。魅晨死,宁凡也不能活。

    宁凡禁咒的威力,仅仅可维持半月。半月之后,他便离开妖鬼林,不再与魅晨有一丝瓜葛。在这半月中,他倒是乐意借魅晨之力多斩些金丹鬼物。

    宁凡可不是吃亏的主,被吃了那么多千年灵药,总要来点报酬的。

    同生共死禁,很好的解决手段。既能利用魅晨威慑鬼物,又能保证魅晨不会貌合神离,给自己背后捅刀,二人要死一起死。

    虽然宁凡也要承担魅晨死亡的风险,不过宁凡相信,能从骨皇手中逃脱的魅晨,想死都难,别看魅晨一副胆小怕事、四处逃跑的模样,但还真未必有谁能灭了她。

    “和我一起死,或者,和我一起生!”宁凡一副得逞的微笑,让魅晨更加来火。

    “你狠!我魅晨,平生第一次被人威胁...还不得不服从!”

    魅晨咬咬牙,她还真没见过哪个笨蛋会用自身性命要挟别人。宁凡是疯子,绝对是疯子!

    自己是碎虚老怪,都这么胆小怕死,宁凡才只是融灵而已,竟然哪里危险往哪里窜,有病么...

    虽然在修真界,危险与机缘是并存的,但这小子冒的危险,似乎太大了吧。

    “小黑,你要乖,进入第三区域之后,你还是变作小貂,躲在我怀里就可以了。”宁凡的笑容依旧气人,说的话更是气人。

    “老娘叫魅晨,不叫小黑!话说,快给我件衣服穿,老娘储物袋掉到第三阵域了,没衣服了!不就是半个月么,老娘就陪你半个月!半个月后,你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

    “如你所愿。”

    宁凡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套自己的衣物,抛给女妖。

    这是男子服饰,更带着宁凡的男子气味,让女妖一皱眉,却无可奈何披在身上。她是妖,嗅觉远超人类,秀鼻之中,满满都是宁凡的气味。

    这该死的气味,这该死的笑容,这该死的温柔!

    莫名其妙被宁凡摸个泄身。

    莫名其妙别宁凡种下‘同生共死禁’,拽去第三阵域。

    “谁要和你一起同生共死了,臭男人!你最好快快死了,老娘一个人开开心心活下去!”

    魅晨平生第一次如此恨上一个男人,而偏偏,她既没有办法杀了他,也没有决心去杀他。

    一想到自己不久之后还要变回小貂之身,回到宁凡怀抱中,魅晨就有些恶寒。

    只是连她自己都未注意到,这与宁凡短短相处的日子,竟是她一生最安心的日子。不需担心睡着之时被妖兽鬼物吃掉,不需要一睁开眼就面对一群卑躬屈膝的鬼物。所有的危险被宁凡一人抗下,而她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做只小貂,躲在避风港中,舒舒服服地被人抚摸柔顺的茸毛。

    修为的封印,似乎连她最冰冷、最孤高的碎虚之威,一起封印。

    许多年后,或许这男子气人的微笑,仍旧难以磨灭的。

    ...

    一日之后,一个白衣黑氅的少年,单手怀抱小貂,另一手执着斩离剑,横扫了整个第二区域。而后脚下白骨剑影纵横,进入第三区域。

    其怀中小貂在服下数颗千年灵药后,恢复到金丹初期修为。妖威一散,一瞬间,整个第三阵域、数千里地域,无数公子美女形态的鬼物,尽皆骇然,胆战心惊!

    “好可怕,好可怕!是魅姬回来了!她回来了!”

    ...

    鬼雀宗功德殿内,宁凡的功德直逼燕追云,已位列功德碑第46位,

    189754点贡献!

    燕追云面色有些紧张。他位列45位的19万贡献,要被超过了!

    虽然早知贡献注定被超过,却他未想到才过去17天,宁凡就能超过他。

    但见功德碑上光华一闪,燕追云立刻屏住呼吸,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

    “要被超过了!不愧是宁凡,我不如他太多。”

    他正在感叹,蓦然目瞪口呆。

    整座功德殿无数融灵高手,齐齐露出震惊之色,纵是金丹老怪,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宁凡的功德,一瞬增长了2000点!

    2000点,唯有斩杀金丹鬼物才能获得如此高的贡献!

    宁凡必定是斩杀了金丹鬼物,而金丹鬼物唯有第三区域以上才有...他进入了第三区域!

    “他竟连金丹都能斩!不可能!”再无一名金丹敢用看小辈的眼光看待宁凡!

    蓝眉心头紧张,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她不明白!不明白宁凡为何不知好歹,跑去第三区域涉险。她究竟为什么才盗出地图送给他啊!

    “爹!你去救救宁凡!第三区域,可是有金丹巅峰老怪...宁凡会有危险...”蓝眉央求道。

    “不用...”鬼雀子苦笑道。

    唯有鬼雀子知道,在此之前,宁凡连疑似化神境界的老怪都阴死了。他敢进入第三区域,多半有把握吧。

    鬼雀子自己都不信,宁凡一个小辈,可以凭融灵修为力敌金丹鬼物。

    但不知为何,他又对宁凡有着无穷信心。

    毕竟,宁凡是韩老魔的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