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80章 出手立威

《执魔》 第80章 出手立威

    二女洗罢澡,宁凡仍将二女收回鼎炉环,避免二女泄露身份。

    夜色宁静,一个月的杀伐,神经时刻绷紧,让宁凡极为疲惫。

    他懒散躺在木盆中,泡着白绣准备的花瓣洗澡水。那花瓣名为‘玉生檀’,能够缓解修士的疲惫,极其名贵,即便寻常融灵老怪都用不起。

    想不到白绣竟能给自己张罗这么一盆昂贵的洗澡水,似乎他在宗门的地位,因为215万的贡献值上升到空前高度。

    庆幸的是,没人相信宁凡可以横杀金丹老怪。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接受了宁凡‘金丹之下第一人’的身份,更将其称作‘融灵杀手’。

    少年成名,终为盛名所累...宁凡有些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如今自己处在众目睽睽之下,想暗中做些什么,都无法隐藏的。

    “若是我寻来些炼神草,将《念神诀》第一诀——念伪诀习得,以我金丹巅峰的神念,伪装修为、容貌、身份,除非是元婴高手,否则无人可识破我的伪装...如此,便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另一个身份,偷盗玄阴气,或者,杀人...”

    他目光一冷,极阴门的截杀之仇,他自然不会忘记。若非自己懂得卜算之术,算出有一场截杀,否则,任自己实力惊人,也早已被极阴门阴死了。

    宁凡轻轻呼出口气,平复心境,将头埋入洗澡水,沉寂...

    鬼雀宗上,夜色微凉,执事殿中,一名灰衣执事弟子,轻轻走出了房门,抬头望着夜空上的月光,其冷漠如尸的惨白脸上,勾起一抹冷笑。

    此乃,王遥!

    “宁凡么...本皇便来确定确定,是否是你做的好事...”

    他双手掐诀,手掌一霎,变作森白的骨爪,而一瞬间,宁凡储物袋中,一截玉质晶莹的肋骨,蓦然发出微微亮光。

    “果然是此人!好,很好!一旦本皇的这丝真魂,在阳间的修为,突破元婴期,便将你,狠狠碾碎!”

    王遥冷笑一声,再次恢复麻木的表情,脚下玄光一动,竟然化作一丝白骨之芒,毫无阻挡的飞出内门,无视大阵,直接遁了出去。

    这种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而今夜,越国之中,三个修真家族横遭灭门,无人知,这一切是王遥所为。

    吞噬修士,王遥,不,骨皇分身,试图早日恢复元婴级实力。因为他发现,越国之中,鬼雀之内,金丹高手还不少,没有元婴修为,他还真没把握,能在众人眼皮下,杀死宁凡泄恨!

    ...

    宁凡的心头,升起一丝不安,他心有所感,赤身出了澡盆,一招手,将储物袋摄入手中,见袋中白骨,正静静躺着,微微露出不解之色。

    “错觉么...不,以防万一,还是卜算一卦...”

    他掐指一算,片刻之后,露出惊怒之色,只是惊怒之中,还有茫然不解。

    这一算,他算出有人对自己不利,却算不出那人身份。

    似乎那人修为,远超自己,故而凭自己法力,无法卜算那人的一切。

    宁凡深吸一口气,目中寒芒闪烁,披上衣袍,取出一截短骨,微微沉吟。

    “骨皇,是你么...”

    宁凡的仇人中,实力远超他的,除了妖鬼林第七区域的骨皇,便只剩魔界神皇——涅皇!

    涅皇百年之内,到不了雨界,而骨皇,应该也无法离开妖鬼林...但自己的心中,仍是不安。

    “还是小心一些为妙...此骨,暂时不能收在储物袋中了。”

    他一挥掌,将白骨收入鼎炉环,而一瞬,万里之外,正在夜色中血洗修真族的王遥,神情一冷,不屑道。

    “哼,好警觉的小子...本皇不过施展了一下‘搜骨之术’,便引起他的警惕了么...不过,你断然不知道,本皇便是王遥...你,仍是难逃一死...”

    这丝不安,让宁凡失了洗澡的闲心,他意识到,自己即便离开妖鬼林,仍旧不能大意。

    治好老魔,需要实力。战胜涅皇,需要实力。甚至,有朝一日飞升,上了四天仙界,与无数神魔传人交手,同样需要实力。

    远的不说,百年之后,自己必须要有匹敌涅皇的实力。

    “没有时间浪费了...明日,去宗门大殿敷衍了那些老东西,便去将固灵丹炼制出来,先突破了融灵巅峰再说...”

    融灵巅峰,可以吞服丹药突破,但从融灵巅峰,到假丹境界,再到真正结成金丹,难度却是极大。宁凡有仙帝感悟,毫无瓶颈可言,但突破金丹期,仍旧需要至少十年,闭关冲击境界...

    这便是修真,即便宁凡有无数捷径可走,仍难以一步登天。

    他盘膝于榻上,仍有冰灵月灵二女留下的气味,带着处子的一丝幽香,颇为旖旎。这些宁凡倒不在意,他的心境沉稳如石,《阴阳变》对心境提升极强,毕竟双修功法最需要提升的,便是沉稳的意志。

    想要对他人施展魅术,首先自己得不惧魅术才行。

    他调息法力,运行周天,即便效果微弱,也不愿浪费修炼时间。

    但在这时,蓦然双目睁开,似有所觉。

    院中的灵级大阵,动了一下...有人进来了,而且来人,还不少。

    “不知死活...”

    他的嘴角,浮起森冷的笑容。他所设大阵,并非防御阵,而是探查阵,除了白绣,甚至无人能看出,自己在此布了阵。

    来人,是一群女子,各个俏生生的容颜,只是每一个女子眼中,都闪着蛇蝎般的冷光。

    为首的女子,是一个绿罗裙的少女,容貌与白绣有三分相似,但比起白绣,更加明光照人。

    白鹭!双修殿中,融灵初期的女弟子,敢谋害历届长老的狠人!

    “姐姐,我们如何对付这宁凡...”一个黑衣女子,貌约二十七八,颇有姿色,神情冰冷。

    “咯咯,是杀了他,还是把他留下,给妹妹们玩玩呢...”另一名女子,身着紫色轻纱,笑容轻浮。

    二女,都是辟脉十层修为,放在鬼雀宗,当执事弟子都已足够,但却甘愿留在双修殿,服侍白鹭。

    白鹭,素手打个响指,立刻便有一个颇为健硕的女子,屈膝跪趴在地上。

    而白鹭则懒洋洋坐在女子粉背上,素手揉捏着女子的娇臀,露出垂涎和火热。

    “芸儿,你的小屁股,又胖了呢...”

    “姐姐不要嘲笑芸儿...芸儿一生一世,都是姐姐的人...”被白鹭坐在身下的女子,似乎对白鹭揉捏她臀部的行为,极为享受。

    “黄玲,带着你的几个姐妹,去好好招待招待这新任长老...”白鹭沉思片刻,终于淡淡道。

    而她命令一下,立刻便有五名娇滴滴的黄衣女子,各个媚眼含春,走向宁凡屋中,推门而入。

    在场的女子除了这五名黄衣女子,竟然全都是处子之身!她们明明修炼的双修功法,元阴却尚在,究竟如何双修?!

    宁凡微微一怔,收回神念,露出思索的神情。

    他能感到,五名黄衣女子已进入自己房中。看起来这五女便是采补死无数男弟子、长老的罪魁祸首了。

    “有意思...将宗内的双修殿当做自己的王国么...只是凭区区五个辟脉十层妖女,就妄图采补我,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宁凡心头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盘膝坐在榻上。五名女子,进入房中,便开始脱衣服,跌落一地衣衫,裸露如五只洁白羔羊,迎合向宁凡,发出轻轻的喘息。

    “呦!宁长老,要不要和我们姐妹五人,玩玩...”

    五女的言语中,似施展了极强的魅术,以宁凡金丹巅峰的神念,都轻轻颤动了一瞬,难怪五女区区辟脉修为便能采补融灵老怪,原来魅术修炼的竟如此厉害。

    只可惜,五女魅术再高,终究逊于宁凡。在宁凡面前施展魅术,简直是班门弄斧。

    宁凡面露冷嘲,屈指连弹,采阴指力飞扬。

    只一个瞬息,五名女子同时中了采阴指,皆是法力凝滞,气息大乱,心中茫然,只剩下欢合的渴望。

    “白鹭,你有心了。本长老刚到任,你便送上五个鼎炉,虽然五人非完璧身,不过仅仅采补的话,本长老倒是不介意的。”

    宁凡的冷笑,与五女的痛苦煎熬声,皆落在白鹭耳中,一霎,她凛然站起,俏脸难以置信。

    “不可能!黄玲五姐妹,修炼的可是某个金丹魅术的残卷,纵然是融灵巅峰老怪,也不一定能挡住这魅术,你为何能挡住!”

    她心神大乱,若是宁凡真的采补几女,那无疑是在白鹭心头剜刀。

    “她们是我的鼎炉,你怎么享用!哼!”

    白鹭遁光一闪,直冲屋内,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柄长剑在手,直刺宁凡。

    只可惜,此女的长剑面对宁凡之时,竟微微发抖,而宁凡一个凌厉的眼神刺来,堂堂下品高阶的法宝长剑,竟在宁凡一个眼神中,粉碎!

    宁凡的识海凝练成剑识,如今的他几乎可算剑中帝王,普通宝剑,连在他面前挥舞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目光震碎长剑,这种手段完全出乎了白鹭的意料。她分寸大乱,想要飞退,却被宁凡腾身而起,一个冰虹,欺近身前,一指采阴指点下。

    这一指,宁凡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思,极为用力,点在白鹭胸口,让她疼得轻轻一呼,但旋即,她便被采阴指力淹没理智,心中升起难耐的感觉,露出惊怒之色。

    “你敢对我...施展魅术!”

    “你得弄清楚,你是弟子,而我,是双修殿长老。你派人采补我,我同样可以,采补你。”

    宁凡露出冷漠的神情,屈指连点,将浑身酥软的白鹭,狠狠扔在榻上。

    他的心软,只为少数人保留,对敌人,他的心,比石头都硬。

    “你想对我作什么!”

    白鹭有些怕了,她平日虽与女子欢好,然而仍是完璧之身...她隐隐觉得,宁凡不会轻易放过她。

    触上宁凡寒凉的目光,白鹭平生第一次恐惧、无力。她好歹也修炼到融灵境界,但在宁凡手中,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采阴指力渐渐发作,她意识渐渐迷失...伤人者,人恒伤之。她既然对宁凡不利,宁凡便不会放过她。

    ...

    **之后,宁凡披上衣衫,已是夜半三更,推门而出。榻上软倒着烂泥一样的白鹭,面带潮红。

    地上昏倒着黄玲五女,屋外,女弟子们没有一人敢进来。

    宁凡的杀气,太可怕了...几名女子刚想要冲进去,在宁凡的杀气之下,竟直接昏倒。

    “从今日起,你白鹭,成为我第18个鼎炉...”宁凡淡淡道。

    “可恶,这一次竟栽在你的手里!”白鹭无法紧紧咬牙,追悔不已。

    她习惯了在双修殿中目中无人,却还是第一次被人欺凌...

    “我收鼎炉,还管你愿不愿么。记住,你对我出手了一次,没有第二次...这一次,姑且饶你一命!下一次么...”

    宁凡淡淡威胁道。

    魔威已成,自白鹭开始,他将采补天下...他对敌人,无需留情,亦无需怜惜。他之一生,不会爱上鼎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