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95章 明月潭

《执魔》 第95章 明月潭

    “我们先绕圈圈...好不好...我需要一些心理准备...”

    在蓝眉的央求下,宁凡哭笑不得,陪着这神情羞恼的蓝眉,在明月潭畔,绕起了圈圈。

    只是,宁凡有心赏月,赏潭水,赏美人,而蓝眉,却始终低着头,秀发遮面,唯一可见的,是红到脖颈的羞意。

    怎么办...终于还是要为他,张开私密么...

    可是,可是...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

    蓝眉心头懊恼不已,她一直期待宁凡早些来看望她,此刻却希望,宁凡快些离去,不要给自己治病了...但真让宁凡离去,又不舍。真放弃这治病的机会,她亦不舍...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

    而绕过几十个圈圈后,宁凡不再给蓝眉心理准备时间,他无奈发现,即便自己给蓝眉一百年,她仍会再次,纠结地走下去。

    “麻烦的女人。”

    宁凡笑意一收,臂弯一拦,将蓝眉娇软带着幽香的身姿子,揽入怀中。

    “啊!你做什么...”

    被宁凡偷袭,蓝眉本能想要尖叫,却被宁凡吻住。

    她全身倏然绷紧,柔软的娇躯僵硬如石,美眸中掠过一丝恐惧。牙齿仅仅咬住,能感觉到,宁凡的舌头,在她的牙齿上碰撞。

    “唔唔...”

    好霸道的强吻...

    蓝眉好歹是融灵初期高手,但陷入宁凡的怀中,根本无法挣脱,亦未想要挣脱。

    这个怀抱,好温暖,这个男子的气息,让她迷醉...她的身体,渐渐放松,不再僵硬,渐渐的,藕臂伸起,拦住宁凡脖颈,并轻轻,踮起了脚,将自己的唇,交给宁凡。

    这是蓝眉的初吻...再此之前,她甚至没有任何男子肢体接触...第一次被侵袭敏感之处,那感觉,是极其强烈的。

    既让蓝眉沉醉、麻软,又让她慌乱。

    “我该怎么办...”

    蓝眉似乎并不知道,天地间有舌吻这种东西...只是本能的感觉,被宁凡舌头侵入,有些难为情...她紧咬贝齿,不肯放宁凡舌头进入,但下一刻,她羞得无地自容。

    却听明月潭之畔,一道轻轻的拍响声,清晰可闻,比虫鸣更清晰,比草香更幽静。

    ‘啪!’

    宁凡的手掌作怪,微微用力,拍在了蓝眉的翘臀之上。

    蓝眉翘臀被侵犯,顿时身体再次绷直,而贝齿一松,被宁凡趁势舌头一挺,拼命舔弄着蓝眉滑腻的小舌,品尝着她的香津。

    疼...

    翘臀之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但疼痛之中,还有一丝,扭曲的快意...让蓝眉的心头,升起一种羞耻而荒谬的想法,希望宁凡,再打打她...

    而香舌被侵,蓝眉感觉自己要融化在这个吻中,她乖巧闭上眼,不再反抗,而身体,与宁凡贴得更紧。

    “唔唔...”

    初吻的感觉,很美妙呢,也很飘渺...除了惊愕与羞乱,之后便是沉醉。

    良久,宁凡松开了蓝眉,停止了这个长吻,而蓝眉睁开明眸,眼中似乎能滴水,楚楚动人,迷离妩媚。

    她微微喘着气,痴痴望着宁凡,已然动情,藕臂不肯放开宁凡...

    “现在,我来给你治伤,好不好,娘子?”

    治伤,治她石女之伤...不仅治好她身体的伤,更治好她心中的伤。

    宁凡一声娘子,让蓝眉轻轻将臻首靠在宁凡肩膀,低低‘嗯’了一声。

    被宁凡一阵捉弄,蓝眉心中情动,那羞意也就轻了,淡了...

    望着眼前乖巧地任君采撷的女子,宁凡微微一叹。

    早知一个吻解决问题,自己何必浪费时间,转了几十圈...

    再不快点,天就亮了...

    宁凡横抱起蓝眉,行到一处幽静的草丛,将其放在松软的草地上。

    露水的冰凉,宁凡手掌的余温,让蓝眉意乱情迷。她的身体因为疾病,而异常敏感,被宁凡一阵挑逗,本就对宁凡情根已种,此刻更是迷醉。

    “开始吧...”

    宁凡正欲动手,却见蓝眉羞恼地闭上双眼,犹豫着,说道,“可不可以...粗暴一些...”

    “呃...你想怎么粗暴?”宁凡哭笑不得,蓝眉怎么这么多要求。

    “就像,就像你刚才打我那里...那样用力...”

    “这样啊...”

    宁凡叹息一句,自己遵循病人的想法,真是太有医德了...

    他收了九分力气,只用半分,‘啪’地一掌,轻打在蓝眉翘臀上。

    疼痛中,一股凌驾于疼痛之上的感觉,让蓝眉浑身麻软。

    “还继续么...”宁凡问道。

    “嗯...”蓝眉羞涩地回道。

    但她话音未完,宁凡的手掌,却在她小腹上,狠狠掐了一下...

    疼,好疼...但,又好舒服...

    蓝眉有些幽怨,又有些迷离的目光,让宁凡似乎明白了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这蓝眉似乎喜欢被征服...可能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少主身份,心中却因疾病而有些脆弱。这种反差,使她希望有个强大的人征服她,保护她...

    宁凡没有嘲笑蓝眉,相反,有一些同情、怜惜...

    他意识到,怜惜蓝眉的最佳方式,是用最粗暴的手段,让她臣服。

    他闭上眼,解除了《阴阳变》的宁心之效,睁开眼,眼光好似一个恶狼。

    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倾国倾城,身份高贵,却在自己面前婉转低眉...这种反差,足以让任何男子疯狂!

    宁凡不是神,是人,之所以能在无数女子跟前保持从容笑容,都是多亏了《阴阳变》的心法,克制欲念。

    但此刻,他不再克制,魔性如狼,单单一个目光,便让蓝眉感到陌生、惧怕,但,隐隐又有期待!

    月光下,宁凡亦已情动。

    他压下身躯,几乎已忘了最初目的,是要给蓝眉治病。

    但到了关键之时,蓝眉石女的身份却让事情无法继续,无法欢合。

    进不去...

    心神一震,宁凡眼中渐渐清明,蓝眉亦渐渐清醒。

    她露出自嘲的笑容...自己连女人都不算,有资格在宁凡身下承欢么。

    “我好累,明天再治病好不好...”

    “不好!”

    宁凡怜惜地将蓝眉搂在怀中,低声道,“我不介意。”

    “我介意...”蓝眉悲哀地一笑。

    “那,在给你治病之前,让你先做一回女人吧。”宁凡散去心头欲念,露出莫名笑容,虽说蓝眉是石女,但还有另一处地方可以承欢。

    这女人,很麻烦,但宁凡不介意为她麻烦一些。

    蓝眉并不明白宁凡笑容的深意的。

    她笑容自伤不减,自己有资格做女人么...甚至她开始怀疑自己真的能治好病么...

    但这悲哀,旋即化作一丝羞恼之极的震惊,她感觉到,自己另一个私密处,被...

    ...

    **之后,蓝眉甜甜酣睡,而宁凡满身大汗,换上衣衫,匆匆为蓝眉体内,度入生肌丹。

    开一刀,有些疼...趁她昏睡,完成吧...

    宁凡一指采阴指力,让蓝眉睡得更香,分开其**,望着那粉嫩却堵塞的通路,怜惜不已。

    “不用怕,从今日起,你便是完整的女人...”

    宁凡坚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