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54章 你做我鼎炉么?(第四更)

《执魔》 第154章 你做我鼎炉么?(第四更)

    雨生于天,死于大地,中间的过程,便是雨的一生。

    这一生,共被宁凡融入三种意境,一为杀,二为逆,三为孤独。

    雨之神意,为八品神意,但被宁凡融入三种意境后,这神意,竟比起寻常七品,都不弱太多。

    至于血鳞男子的九品妖意——鲤之妖意,仅融合了其血色杀意,除此,再无其他。非但品阶不如宁凡,玄妙上,更是差宁凡太多。

    只片刻间,血鳞男子的虚影,便在雨水中消融了一半,却强撑身体,冲出紫光阵。

    心头却极为震惊,震惊于宁凡区区融灵,竟领悟了八品神意!

    能领悟八品神意的,无一例外,都有资质成为炼虚高手,若有机缘,甚至可以,成就碎虚!

    这样的人物,便是他堂堂化神妖将,都不敢小觑,当视为生平大敌!

    几乎是立刻,血鳞男子便确定了一件事...一旦离开此地,处理完琐事之后,必定派本尊,来杀宁凡!此子,不可留!

    堂堂婴级中品的大阵,竟然丝毫无法阻挡此男子步伐,被其强行破出阵外。

    逃了,只是宁凡,却并未追赶...只是,冷笑。

    而离去之时,血鳞男子深深看了宁凡一眼,似乎妖将此人给记住,以便日后追杀。

    “今日你伤我伴生之妖,他日,便是你死期!”

    “我说过,你逃不掉。”宁凡没有追,因为,不需要追!

    在血鳞男子冲出大阵的一刻,在阵外守候已久的殷素秋,持起水晶手镯,化作一个水晶之环,其上泛着金光及黑影,一环,朝血鳞男子砸下!

    血鳞男子猝不及防,被殷素秋偷袭,但一见殷素秋不过金丹巅峰,而此环宝不过上品之物,便丝毫未放在心上。

    即便是极品法宝,也伤不到他的妖意虚影,何况是区区上品。

    但那环打在血鳞男子身上的一刻,他立刻面色大变。

    却见环上那金光及黑影,竟好似带了一缕天地之威,砸在其虚影身上,立刻,发出山河晃动般的巨响!

    而血鳞男子闷哼一声,周身血鳞,被殷素秋一环,砸得粉碎,就连虚影,都消散了一半有余。

    他怒极反笑,愤恨望向宁凡。

    此环宝,他不知名称与神通,但却感知出,此环宝中,有宁凡一丝气息,此环必定是宁凡所炼制,此女,亦必定是宁凡事先安排在此偷袭。

    “好!好!今日伤我鲤伴,他日你死之时,亦可自傲!”

    “鲤伴么...”

    宁凡目光一凝,如此看来,似乎得罪了一个厉害角色...

    但即便得罪,又能如何!

    “灭!”

    他一指眉心,斩离剑化星光飞出,在血鳞男子的妖意虚影之上,狠斩数下,将其虚影,俱都斩灭。

    如此,方才算真正没有危机了。

    他遁光一闪,将酥软女妖的女妖接入怀中,而女妖,立刻破口大骂。

    “你敢伤鲤伴大人,我和你拼了!”

    “哼!”

    宁凡冷哼一声,采阴指狠狠几指,点在此女酥胸之上,令此女彻底昏迷后,收入鼎炉环中。

    他未杀女妖,不仅仅因为女妖是绝佳鼎炉,更因为,此女妖眉心的血色符文,待时候,他可以秘法取下,留作自身的底牌一击。

    那血色符文中,血鳞男子的意念已然被抹消,剩下的,仅仅是化神修士的一击之力...这是好东西,凭此物,即便是元婴巅峰的‘大修士’,宁凡都能伤到一次。

    与殷素秋汇合之后,宁凡撤去紫光阵中阵眼所剩仙玉,并在宋国修士探查之前,离去。

    一路上,殷素秋惊讶难以遏制。

    元婴女妖,竟然被宁凡以炼体术加上魅术,给轻易摆平。

    最后那个血鳞男子,更是给殷素秋恐怖之极的危机感,但这男子,竟被宁凡除去。

    而宁凡送给自己的环宝,在此前,更是一环伤到血鳞男子,那一环之威,引动天地大势,实在是殷素秋生平仅见的厉害法宝,便是一些极品法宝,从玄妙上看,也无法引动天地大势。

    如此珍贵的法宝,宁凡却送给自己...

    且似乎,此法宝刚刚炼成,其中,宁凡的法力气息,还未完全消散...此宝,是宁凡亲手炼制的。

    “他一个月不在,是在为我,炼制这件法宝么...”殷素秋心头,升起一种异样的心思,难以言说。

    她与宁凡,两道长虹,直奔北宋锁界,心思,却是越来越复杂。

    “你为何要救我?”她低低问道,哪有平日老祖的半点威严。

    “我说过护你周全,你当我开玩笑?”

    “那这环...”

    “此环,姑且叫它‘乾坤圈’吧,是我炼制,作为你为救宁城、毁去似水环的补偿。”

    “这补偿,是不是太厚重了...”殷素秋犹疑道。

    “你不要?”宁凡眼皮一挑。

    “不...不是。”殷素秋连忙握紧皓腕上的水晶手镯,这个镯子,她很喜欢。

    二人再无言,三日后,返回北宋锁界大阵,与景灼汇合。

    至于宁凡离去后,陆续有老怪赶赴西宋血花谷,一见此地留下的法力气息,各个面色震惊。

    果真是元婴级斗法...只是此地,再无一个元婴老怪逗留。

    女妖不在,那神秘元婴,亦不在...是离开了宋国么?

    这种警戒,一直持续了数月,直到数月后,宋国老怪们发现,女妖再未作乱,才一个个松了口气。

    宋国大难,总算了结了,唯一的遗憾是...他们的妻女,一个也没有救回...

    但比起宋国覆灭,这结果,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

    与景灼汇合,七梅楼船再次起航,驶入郑国。

    郑国亦是一个下级修真国,与宋国差不了多少,地界辽阔程度,也与宋国不差许多。

    郑国亦在闹妖,但所闹的,都是小妖,倒没有女妖那么厉害的元婴妖怪。

    只是一路闹妖,郑国亦是极不安宁,颇为警戒,当数个郑国金丹老祖,探查过七梅楼船之后,知道此船应无敌意,便放行。

    夕阳余下,距离离开宁城,已过去近五个月。在宋国,耽搁的,太久...

    “对不起...耽误你时间了。”殷素秋手持玉箫,立在宁凡身后,淡唇微抿。

    “无妨,这一个月,我也不能算毫无收获...”

    他可以直接擒下女妖,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想成全殷素秋的道。

    而让殷素秋感动的,便是这成全之意。

    让殷素秋亲自擒下女妖,为殷素秋炼制乾坤圈,让其给予血鳞男子必杀一击。

    一切,都仅仅是成全,所以,他在宋国耽搁一月,但却并非一无所获。

    在殷素秋与宋国正道会合后,宁凡一夜之间,前往宋国七大魔宗,洗劫!

    一尊阵破,二鼎宗碎,三鼎山崩!

    他并非寻仇,而是谋财,每到一个宗门,便开口索要灵矿、仙玉。

    其手段厉害,远超那些宋国金丹魔君们想象,一个个吃瘪之后,只得乖乖奉上宁凡所要灵矿、仙玉。

    灵矿,是为殷素秋炼制乾坤圈所需之物。仙玉么,他此去无尽海,会很缺钱,仙玉越多越好。

    七大宗门,近十万仙玉,他自是来者不拒。

    除了这些仙玉,他最大收获,莫过于元婴女妖,以及那些宋国女修。

    元婴女妖,是其修炼《阴阳变》第二层的关键之物,虽然此刻未突破金丹,暂时不能采补,但之后么,一旦在无尽海结丹,采补此女,他将修为大进的。

    至于那些宋国女修,有些尚是处子身,有些则被女妖破去贞操,但被女子破身,宁凡并不介意,因为就连女妖自己,都成了自己的鼎炉,鼎炉与鼎炉欢好,他没有意见。

    宁凡的成全,让殷素秋感动,但固执的殷素秋,仍对宁凡的一些所作所为,不满。

    嗯,非常不满。

    “那女妖,你为何不杀...那些宋国女修,你为何不放...”她目光古怪,望着宁凡的背影,心头暗暗猜想。

    难道宁凡,是要将这些女人,都当做鼎炉...交欢...采补么...毕竟宁凡修炼的,可是双修魔功。

    “你都猜到了,还问我?”宁凡不转身,一笑。

    “你!你就不能放了她们么?”殷素秋情急道。

    “放?放了谁?女妖么?放了她,让她寻来化神妖将,杀我?哦,你是在说,放那些宋国女修啊...我为什么要放她们?”

    “不为什么!救了人放人,不是应该的么!”

    “可是放了她们,我便有危险了...她们,看到我救你了,你说,我能不能放她们?能不能让她们回去后,告诉她们的夫君、父亲,那个与女妖一战的元婴修士,便是我越国宁凡?或许,我的仇家便凭借这个信息,对我不利...那么你,舍得我死么?”

    “不舍得...你!你怎么总用话绕我!”

    殷素秋俏脸一红,这句不舍得,就好似表露心迹一般。让她自己说,是绝对说不出口的,被宁凡一绕一带,就这么说了出来。

    但细细一想,她却也想明白宁凡的无奈。

    确实不能放宋国女修,否则宁凡真的出事,怎么办...那群宋国修士,自诩正道,却都是冠冕堂皇之辈,说不准,真会对宁凡不轨呢?

    她不是傻子,她只是太固执了...

    只是不放人归不放人,但似乎,也不能纵容宁凡采补这些女修。这些女修,一个个出自名门大派,最少都是融灵,厉害的还有金丹,对宁凡而言,都算是上佳鼎炉...殷素秋真怕宁凡一个饥渴,将这些女子都采补了。

    被女妖采补,这些女子破身是破身,但清白似乎没掉。但若是被宁凡怎样,这些女人,就真的不用活了...

    “你不放人,可以,但你不许采补她们!”殷素秋不容拒绝道。

    “这么好的鼎炉,打着灯笼都找不着,送上门了不要,是不是太可惜了点。”宁凡调笑道。

    “总之,若你对她们下手,我便...”

    “你便如何?”宁凡转身,笑看殷素秋急切的表情。

    而殷素秋,忽然心头一凛,暗暗自恼。她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威胁宁凡的东西。

    自己又不是宁凡的什么人,更与宁凡毫无利益接触,且自己前往无尽海,还需要在宁凡船上混吃混喝。

    如此说来,自己非但无法威胁宁凡,还有把柄在宁凡手上。

    她无话可说,微微咬唇,目光感伤。

    她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要阻止宁凡采补那些女人。

    仅仅是因为正道的坚持么...还是不愿宁凡,与过多女人有床第之实呢?

    不明白...

    看着堂堂越国老祖人物,就这般被自己问成哑巴,宁凡失笑摇头,安慰道。

    “放心,我不采补她们,只是,不能放她们走。”

    区区融灵、金丹女修,且大多失去处子元阴,对宁凡而言,可有可无了。

    只要有女妖一人,一个元婴女修,便足够使用!

    且从内心而言,宁凡也着实不愿为了这种小事,让殷素秋难受。

    对此女,或许不仅仅是恩情那种心情,那么简单。

    恩情之上,还有钦佩。

    钦佩之上,或许还有一丝欣赏吧。

    宁凡同意放过这些女修,让殷素秋微微有些感动。但立刻,宁凡一句话,让殷素秋一丝感动,化作无边羞怒。

    “我不采补她们,如此,我少了许多鼎炉修炼,你说,这个怎么办?要不要,你给我当鼎炉?”

    “想都别想!”

    “是么,那你还是给我吹箫吧。”宁凡笑道,他没有使用奏这个字,颇有歧义。

    “好,这个可以!”殷素秋一口应下,并微微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宁凡采补他。

    别看宁凡身板那么小,爆发起来,实力太过恐怖...若用强,自己可反抗不了。

    而殷素秋,显然不知道,自己被宁凡话里有话给调戏了一次。

    郑国的旅途,持续了四个半月,这段时间中,宁凡着手修炼起来。

    宋国,郑国,魏国,而后...便是大晋!

    越过四个修真国,便可以通过大晋传送阵,赶赴瀛国,抵达无尽海。

    这段不短的旅程中,他不可以浪费时间,不可...

    (说四更,就四更,今天累了一天,可否算是补偿昨天的欠更?20号坐车回家,更新可能有耽误,提前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