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98章 道心裂,石兵现!

《执魔》 第198章 道心裂,石兵现!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红绡帐内,冰灵月灵的眼角泪痕未干,但眼神却迷离而羞喜。

    随着一道沉闷的低吼,320年的积蓄,在这一瞬,喷薄而出!

    宁凡望着带着甜笑的二女,失笑摇摇头。

    “主人...谢谢...”二女展露了笑颜。

    “你们服侍我,倒还来谢我,真有意思。”宁凡再次失笑。

    “我们愿一生一世服侍主人...求主人无论何时都不要抛弃我们。”二人眼中闪过痴痴的情愫。

    “嗯,不会抛弃你们的。”

    宁凡揉了揉二女的发丝,轻轻一叹,披衣而起。

    此次与二女欢合,一是为了安抚二女之心,二是为了污染北小蛮的道心。

    宁凡眯起眼,朝隔壁厢房感知。

    他更散出一道魔念,将种种欢好的声音朝隔壁散去。

    但听隔壁厢房轰然一震,一道仓皇的红色遁光,带着骂声,破窗而去。

    “无耻,无耻…无耻!周明周明,你真无耻!”

    “给我看这种不堪入目的事情,你你你,不得好死!”

    一面遁走,北小蛮一边骂,化作一道红光,自碎裂处离去,激射而回南塔。

    顾盼的明眸,却红芒闪烁,酝酿着难以扼制的杀机,那杀机,是癸星杀气失控的预兆。

    “可恶的周明,竟给我看这种东西,可恶!无耻!下流!”

    好似一道破碎之声,在北小蛮娇小、平平无胸的胸口碎裂。

    而下一瞬,她的嘴角,溢下一丝血丝。

    道心,再一次出现了裂痕...

    “是了,他定是发现本宫窥探了,他故意的!最后那魔念,是故意放出!”

    “他察觉到我在窥探他,所以...他想污了我的道心!”

    “我是杀戮道,他却是欢合道...可恶,可恶,可恶!”

    她的杀戮道,已被宁凡的欢合道,侵入…

    她的心中,被宁凡种下的魔念久久无法散去。

    玄武城中,几乎不可杀人,但北小蛮的杀机,却因杀气失控,化作殷红闪烁。

    其眉心之上,徐徐可见一颗隐匿的粉红星辰浮现,此为她苦苦修炼的第一颗神星——癸阴杀星!

    但这癸星,却伴随着道心碎裂,而光华一闪,碎出一痕…

    “周明,你无耻!无耻!我北小蛮,一定要把你‘切了’,‘切了’!”

    沿路,北小蛮好似杀星附体,但见挡路修士,无论是谁、什么修为,一律…灭杀!

    她素手染血,如一个煞星一般,无人敢惹。

    唯有那血腥,才能让她稍稍气血宁静。

    人血,很腥…

    …

    夜色,沉落。

    秦楼厢房,床榻之上,宁凡身边依着沉沉疲惫的二姐妹,默默无言。

    手掌抚过二女鬓丝,带着复杂的心情。

    “那北小蛮,知晓此次厉害,短期之内,应不会惹我…如此,我可在丹鼎门中购置鼎炉之后,突破元婴中期。只不知丹鼎门中,可有足够元婴鼎炉…”

    元婴鼎炉,不是大白菜,即便丹鼎门悉心培养,也不会有太多。

    与二女双修,他心不动摇。

    采购鼎炉,亦不动摇。

    伤北小蛮,仍未不动摇。

    这一刻的宁凡,不再是少年,心已入魔。

    他的心,好似变作墨染的黑夜,那夜空中,漆黑一片,唯有少数星光,值得珍视。余子,皆可杀!

    而冰月姐妹,应是那群星之中,不大的小星星吧。

    北小蛮,不是!

    “嗯,主人…”月光下,二女不时嘤咛一声,带着羞甜,时不时翻身,引起下身撕裂之痛。

    并非采补,而是双修,二女这一次初承雨露,收获不小。宁凡是元婴,二女是金丹中期,这双修,起码可提升二女数十年法力。

    若与宁凡双修,二女数十年内结婴都不难。毕竟宁凡对她们而言,可算无上鼎炉呢。

    挥掌取出秦明奉上玉简,按在眉心,神念没入。

    良久,沉吟道,

    “丹鼎门,在漠南城,以我遁速,一日可至,若以堪比大修士的‘灰色瞬移’,瞬息千里,一个时辰便可横跨数万里岛域。距离拍卖会,还有十日,十日,可给二女修养之机,十日后,去漠南!”

    他探手,一丝灰色火焰,在其掌心缭绕。

    这火焰,是阴阳火,其玄妙,融合冰火为一体,合出一丝阴阳之力,杀人!

    当日在七梅,宁凡虽凝此火,但火焰与寒气不强,根本无法发挥此火威力。

    而如今,黑魔炎、白骨炎两种五品灵火,骨狱息、松寒髓两种五品寒气,四物合一…此火威力,可伤化神!当然,仅仅是伤,且此火,其中阴阳之力,即便只有一丝,也远远并非宁凡可控制。此为真正底牌,若施展,必然反噬严重…

    在塔中空间,宁凡曾彻底激发此火的阴阳之力,几乎在一瞬间,将万里山河焚为虚无!

    而代价,则是宁凡三个月内,无法调动分毫法力…

    那是远超元婴、化神境界的莫大力量!

    此火,正是当日化神石兵忌惮宁凡的理由!

    瞬移,因法、念相合,冰、火相融,而化作黑色。瞬息千里,唯有大修士,才能真正做到!而普通元婴,类似景灼,能一个瞬移数十里、连闪遁逃,都是难得。

    这一刻的宁凡,真正在无尽海外海,有了自保、称雄之力!

    “丹鼎门鼎炉有限,但外海之中,还有两大散修聚集之岛,必有其他势力贩卖鼎炉…这一次,我必踏遍外海,在突破中期之后,以最快速度…突破元后!若鼎炉采尽,便入内海,若内海也无足够鼎炉,则扫荡沿海诸国,以我实力,只要小心,便是犯了界法,雨殿也拿不下我!”

    修为,修为,没有修为便什么也护不住,在这实力为尊的无尽海,没有实力便寸步难行...

    “不知还要在无尽海呆多少年...不知纸鹤如今可好...”

    他望着渐沉的夜色,良久无言。

    忽然间,一道危机之感在心中无端升起。

    他面色一变,如今仍处于玄武城中,竟会有如此浓烈的危机之感,绝不正常!

    掐指勾动天机,卜算其那一丝危机来源,却根本无法窥探分毫,只隐隐算出有人会在今夜对他出手。

    毫无疑问,对他出手者修为绝非元婴,恐怕是化神老怪!

    宁凡哪敢怠慢,立刻一拍储物袋,取出龟甲卜算起来。

    天干地支,分甲而列...他闭目演算,良久才睁开眼,露出一丝寒芒。

    虽为算出具体,却隐隐算出,今夜对自己出手者,是为北小蛮而来!

    宁凡伤了北小蛮道心,便有人为北小蛮复仇了么!

    他还未有任何举措,忽然间目光一凛,一股浩瀚的气势正在夜色中疾驰而来,避无可避!

    唯有一战!

    ...

    此夜,北小蛮却痛苦不已。

    白日她一路杀戮,惊到了玄武城无数修士。

    如今入夜,她仍在发怒,却吓到了素有的婢女。

    一个个金丹婢女,不知为何,小姐竟发了滔天之怒,满身血迹回到南塔,震惊玄武城!

    “小,小姐...谁惹你如此动怒,要不要婢子为小姐出气...”

    “滚滚滚,都给本宫滚!”

    娇小的北小蛮,将头蒙在被子里,羞怒难平。

    她平复心境,想要入眠,但方一合眼,梦里便浮现出‘周明’可憎的笑容,一步步,赤身**,挺着火热,走近自己。

    不顾自己反抗,毅然撕破自己衣衫、丝袜,将自己清白毁去。

    “不要!”

    她噩梦惊醒,薄衫香汗淋漓。

    “周明…你无耻!”

    她谩骂着,但心头,却对‘周明’,有了一丝畏惧。

    以她娇蛮的个性,生平第一次,畏惧一个人。

    魔念碎心…这周明,好狠的手段!

    “本宫睡不着…石兵,给我将故事…石兵?人呢?”北小蛮明眸含煞,这该死的石兵,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

    夜,明月高悬。

    一道飘渺的气息,出现在秦楼,一丝浩瀚的怒意,将宁凡…锁定!

    生涩、怪异的腔调,在宁凡耳边,好似山石碎响,炸裂!

    “蚁民!你伤小蛮小姐道心,需给我一个交待!”

    那是一道极强的声音,足以令任何元婴心魂颤抖!

    宁凡目光一惊,来者果然是一名化神,只为寻他而来!

    “交待?笑话!她想杀我,又可曾给我什么交待!”

    几乎是立刻,宁凡将熟睡二女收入鼎炉环,披衣一闪,已化遁光,踏天立于月下!

    夜风烈!

    他长发飞舞,眼神凝重,眼前之人,是一个山岭巨人形态的傀儡石兵!正是宁凡从北小蛮身边,感知到的那道极其隐晦的化神气息!

    “给小蛮小姐赔罪!弥补其道心裂痕!”石兵冷冷道,话语不容拒绝。

    “若我拒绝呢?”宁凡冷笑。

    “死!”石兵眼露凶芒。

    “是么…”

    这一刻,宁凡眼露寒芒,掌心之上,腾烧起阴阳火!

    自己不是石兵对手,但凭此火,拼却反噬,可伤此石兵!

    石兵空洞的眼神,蓦然一凛!便是此火,当日给他极大危机,让其忌惮之下,没有听从北小蛮命令,拿下宁凡。

    但当日与今,情形已不同。今日宁凡伤了北小蛮,那么石兵便是忌惮,也要拿下宁凡!

    在石兵凛然有威之际,阴阳所锁中,却传出洛幽悠然的哈欠之声。

    伸伸懒腰,旋即,冷嘲。

    “遗世宫的人,纵是爱以势压人呢…即便是一具傀儡,都如此嚣张...咯咯,好弟弟,要不要姐姐帮你,收了这石兵,变成自己的傀儡?”

    “哦?有这等办法!”宁凡眼神一亮!

    若有秘法阴了石兵,他自不会拼命重伤的…神不知鬼不觉,捉走这化神傀儡,作为自己打手!那么他在无尽海外海…几乎无敌!

    “自然是有呢,姐姐不是说过么,当年姐姐与遗世宫有些恩怨呢…所以,就煞费苦心,寻到了对付遗世宫‘石兵八阵’的手段呢…区区一个石兵,还仅仅化神,不过手到擒来!不过若是姐姐帮你,捉了此傀儡,你可要记得姐姐的好呢…”

    “这个自然!”

    宁凡嘴角轻扬,若能擒了这石兵,他自会记下她的援手之恩。

    化神傀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