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855章 她,是本座器灵!

《执魔》 第855章 她,是本座器灵!

    素雷宗,后山禁地。

    禁地之中,有一座石关洞府,这洞府,是落雷界主的闭关之地。

    洞府之外,二十多个素雷宗强者把守于此地,守卫弟子全部拥有化神之上的修为。

    三名炼虚境界的守卫统领,则在一旁凉亭之中,青梅煮酒,论着时事,好不惬意。

    “啧啧啧,诸位道友听说了没,十级雷界极雷界,以及极雷界附近七个九级雷界,全部进入戒严状态。据说这八大雷界已经全部乱成一片,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让那些大能修士如此慌张”

    “此事老夫也略有耳闻,据说极雷宫出了什么变故,如今正在找人,具体要找什么人,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真是可笑!”

    “呵呵,那些大能修士定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不过这与我等何干?我等炼虚修士,只需吃吃喝喝,混混日子,图个逍遥即可,闲事莫管,莫管”

    “说的是,喝,喝!看守石关的日子,真是悠闲啊!”

    三人正惬意喝着小酒,忽然间,一股冷厉的呵斥声传入三人耳中,带着浩瀚威压,直接震碎三人酒杯,并震得三人吐血重伤。

    “哼!让你们给界主守关,便是这么守的么!”

    一听这道声音,三名守山统领立刻吓得面无血色,哪里顾得上擦血,立刻仓皇跑出凉亭,一见来人,心中暗叫不好。立刻抱拳而拜。

    “守山统领周文、陆丙、余稠,见过执法老祖!”

    来人一共四人。除了三名人玄老祖,还有一名带着鬼面的银发修士。正是宁凡。

    而呵斥三人的,却是那名褐衣人玄,此人是素雷宗执法老祖,御下一向严苛,素雷宗内,无人不惧他。

    其他守山弟子见统领被责,纷纷露出惧意,生怕被执法老祖连他们一起一并责罚。

    “哼!算你们运气好,今日老夫没空责罚你们!罢了。你们姑且退下吧!”

    褐衣老者冷哼一声,遣退了众弟子。

    众守山弟子立刻如蒙大赦,匆匆告退,只是离去前,或多或少都略带好奇地看了宁凡一眼。

    褐衣老者对任何人都是冷面无情的样子,但对宁凡,却是满脸堆笑的模样。

    他们很好奇,宁凡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令执法老祖如此恭敬对待。

    宁凡目光微微闪烁。刚才三名守山统领的话语,全部被他听了去。

    三千雷界,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引得诸界戒严不过这一切。貌似与他无关

    “徐老祖就在石关内闭关,道友可自行进入,我等会在外面等候。”

    褐衣老者言罢。取出一个令牌,朝石关打出一诀。

    立刻。石关的石门轰隆隆地开启,露出其中黑漆漆的通道。

    宁凡沉默少许。终是独自一人踏入石门。在他进入石关的瞬间,石门立刻自行关闭。

    两道石壁上的铜灯,则忽然自行点燃,昏暗摇曳的灯火,在走道上留下斑驳的暗影。

    “小友,老夫等你多时了你,终于还是来了”

    石关的深处,忽然传出一道沙哑的老者之声,带着几分欣慰的意味。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出声者,是一名鬼玄后期修士,气息之中,死气极浓,离死不远

    此人,便是太素雷帝唯一一个留存世间的门徒徐延宗!

    若小妖女情报无错,此人应该已活了超过五千万年他的修为,真的只是鬼玄么

    心中多了几分戒备,宁凡朝石关深处走去。

    石关的尽头,是一间石室,石室中灯火昏暗,蒲团上,盘膝坐着一个骨瘦如柴地瘦小老者。

    老者的眼眶深深凹下,目光浑浊、分离,精神萎靡。

    他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死气,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个活人。

    在看到这老者的瞬间,宁凡眉心雷星立刻出现滚烫之感,似从老者身上,察觉到什么。

    一瞬间,宁凡明白了,这区区鬼玄后期的老者,是如何活过五千万年悠久岁月的。

    此人确实是鬼玄后期修为,却并非活人故而也不曾死去

    “原来是傀儡”宁凡自语道。

    这瘦小老者正是徐延宗,他是一具傀儡,一具太素雷帝亲手制造的傀儡。

    这傀儡实力或许不强,但由于是仙帝制作,体内拥有太素雷帝留下的雷力遮掩,便是一些修为高深的舍空、碎念,也未必能看破此人傀儡身份。

    宁凡之所以能一眼看破此人身份,是因为眉心的太素雷星,使得他看破了老者体内的雷力遮掩。

    “呵呵小友不愧是雷星的拥有者,竟一眼看破了老夫的身份如小友所见,老夫确实是一具傀儡,是雷帝亲手制作的傀儡傀儡并非生灵,自然不会有寿数限制,也不会有天劫困扰。然而世间万物,都逃不过岁月磨蚀老夫已竭尽所能,延缓傀身腐朽了,然而这傀儡之身,仍是不得不腐朽老夫,大限已到,庆幸的是,小友还是来了”

    “老夫知道小友心中有诸多疑问,这些疑问,老夫会为小友一一解答”

    “老夫之所以知晓小友是雨界来人,是因为,有人告诉过老夫,一旦雷帝道灭,小友便会到来”

    “那人是谁,小友不必问老夫,问了也是白问那人是何身份,老夫也不知,只知他来历十分神秘,修为十分恐怖,是连雷帝都视为前辈的老怪”

    徐延宗干咳了几声,他眼中的死气。越来越重,说出这几句话。似乎快要耗尽他的力气。

    宁凡没有插嘴,他在思索徐延宗口中神秘强者的身份。

    曾有一个神秘强者。告诉徐延宗,会有一名雨界修士,在太素雷帝道灭之后,来寻找他

    那神秘强者,是太素雷帝都视为前辈的人物那人,会是谁四天之中,有这等恐怖人物么?

    纵然那人是准圣,似乎也不足以令太素雷帝视为前辈吧

    “两百年前,雷帝道灭。天地雷道失去主宰那时候,四天之中不知有多少老怪,千里迢迢来到三千雷界,找寻掌位道果,却苦寻不得呵呵,他们自然是找不到的,因为雷帝道灭,并未形成掌雷道果不过自那时起,老夫便知。小友必定会来老夫故意在东天散出些许情报,想来以小友本领,自然有办法获得情报,来寻老夫”

    “小友的来意。老夫知晓在老夫的傀体之中,藏有一个星盘,那星盘。指示着真雷界的方位只是那星盘有些特殊,在雷帝将这星盘放入老夫傀体前。器灵已被抽出”

    “普通星盘,自然无需器灵。但真雷界的星盘,非融入器灵不可操控因为真雷界的位置,实在太过特殊,并不在普通的星空中”

    “器灵就是老夫弟子”

    “那器灵好歹与老夫师徒一场最近似乎还遇到了些麻烦希望小友,善待之能不杀,则不杀若能稍稍照拂于她,老夫虽死无憾”

    “小友希望你能完成雷帝的托付拯救真雷界破解真雷界囚封”

    徐延宗好似完成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任务,他,苦等了五千万年,终于等来了宁凡,并将一切告诉宁凡。

    他的眼神满是欣慰,他终于可以安心死去,可去追随他的旧主——太素雷帝了。这五千万年,他活的太过孤独,也太过疲惫。

    他的眼神一点点暗淡,一直被他苦苦压制的死气,终于不再压制。

    他,可以解脱了

    死气蔓延,他以灵木制造的傀儡身体,立刻一点点腐朽,最终化作一地灰烬。

    那灰烬中,则掉出一个红玉制作的古老星盘。

    宁凡沉默地看着这一切,无力阻止就算是鬼玄修为的傀儡,也很难活过五千万年悠久岁月这傀儡,苦撑至今,早已到达极限,继续存在对它而言,是一种煎熬

    原本的几分戒备之心,此刻却尽皆化作怅惘,化作了几分感叹。

    五千万年的等候这傀儡,也算忠诚完成了任务,或许死而无憾了吧

    “前辈放心,真雷界的囚封,晚辈此生定会设法破除!”

    宁凡朝着满地灰烬抱拳一拜,并从灰堆中取出红玉星盘。

    想了想,终是在石关中起了一座坟茔,将徐延宗的尸灰埋入坟中。

    坟碑上,仍是只有四个字送君一死。

    做完这一切,宁凡方才有闲心细细打量红玉星盘。

    这红玉星盘与普通星盘迥然不同,不仅是模样不同,更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那差异是什么,宁凡无法一语道破。

    这红玉星盘带给宁凡一种古怪感觉。好似这红玉星盘指示的星空,是另外一个星空,在东天,又不在东天

    “嗯?这星盘上,竟还有雷力封印,还需要解封才能使用么”

    宁凡沉吟片刻,没有走出石关,直接在这石关中解封星盘的雷力封印。

    十日之后,宁凡方才完成星盘的解封。收起红玉星盘,宁凡离开石关。

    石关外,仍旧等候着三名人玄老祖,只是这三人此刻,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伤势

    “界主终究还是去了”

    在石关打开的瞬间,三人立刻感受到石关内的浓浓死气,面色一黯,微微叹息。

    三人早知徐延宗临近归墟,一直以来只是吊着一口气,等着宁凡的出现。如今知道徐延宗已死,倒也没有太过惊讶。

    倒是宁凡。发现三人竟受了伤,微微一诧。却也没有多问三人受伤原因,而是问了问其他事情。

    “徐界主共有多少弟子?”宁凡的问题有些突兀,却不得不问。

    红玉星盘十分特殊,需要融入器灵,才能指示真雷界的方位。

    据徐延宗所言,他的弟子,便是红玉星盘的器灵这器灵,宁凡自然要得到的。

    一听宁凡这个问题,三名人玄老祖全部面色不自然起来。

    那褐衣老者犹豫良久。面色略有不自然地言道,“界主的弟子只有一个,便是我素雷宗此代宗主柳妍”

    “只有一个么,那应该便是她了让柳妍来见我。”宁凡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日素雷宗大殿看到的那名女子。

    那女子曾给宁凡一种古怪感觉,体内竟有一丝太素雷帝气息如今想来,那女子应该便是柳妍,是红玉星盘的器灵无疑。

    “这”褐衣老者立刻露出为难之色。

    一旁另一名人玄老祖,则苦笑问道。“不知道友寻那柳妍,所为何事,莫非道友看上了此女?”

    “不是。我找她,另有要事。”

    “呵呵。原来如此不是看上此女便好”那名人玄老祖微微松了口气。

    褐衣老者也回过神,对宁凡苦笑道,“道友想见柳妍。怕是有些困难,数日前。玄雷界主已派人将她强行劫去玄雷界了我等本想阻止,奈何人微力薄。反受了一些伤势如今,怕是此女已快要到达玄雷界了”

    “什么意思!”宁凡眉头一皱,他的器灵,为何会被别人劫走!

    “哎,也该是柳妍命苦谁要她被玄雷界主的徒儿玉机子看上了呢,这一去,怕是羊入狼窟,难逃一死了那玉机子采补过的女子,很难有活过第二天的罢了,柳妍已无归来的希望,我宗宗主,是时候重新任命一位了”

    几名人玄老祖慨叹不已,并未注意到,宁凡已经沉了面色。

    素雷宗的几名人玄老祖,如何漠视柳妍的生死,他不管。

    但从他接管红玉星盘的瞬间,柳妍便已是他的法宝器灵,是前往真雷界的保证

    他的器灵,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动的!

    “玄雷界么为了那柳妍,便走上一趟吧。”

    宁凡目光闪了闪,身形一晃,立刻化作遁虹,从素雷宗离去,遁去的方向,是玄雷界的方向。

    三名人玄老祖立刻目光一震,心道宁凡莫非是要前往玄雷界抢夺柳妍不成!

    “此人充其量也就是一名命仙,若惹怒了玄雷界主,必死无疑为了一个柳妍,招惹玄雷界,实属不智!”

    “哎,只希望他这一去,不要触怒玄雷界,迁怒于我等才好”三人没骨气地想道。

    落雷界,素雷宗千里之外。

    某座荒山之中,一个赤着脚丫的小女娃,满头银发,一袭白衣,约莫六七岁,一路采着野花,编着花环,哼着甜美的歌谣,亦步亦趋朝着素雷宗走来。

    她走的并不快,身上更无半点修为气息流动,然而荒山中的一些凶兽,却纷纷畏惧小女孩如虎。

    就是这天真无邪的小女娃,曾笑眯眯地将一山凶兽全部打趴下,实力十分恐怖

    “小倩倩太凶,小悠悠太啰嗦,小晴晴太古板,小柔柔太矫情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出来玩好玩”

    “嗯这处雷界叫什么来着嗯落雷界好像是这个名字咦?好香!好饿!好想吃!什么味道!”

    小女娃忽然抬起小脑瓜,朝宁凡遁去的方向望去,口水流了出来,大眼睛中则有雷光微微闪烁。

    “悄悄跟过去!”

    小女娃足尖一点,身体立刻化作一道雷光,顿时消失于原地!

    明明没有半点修为气息,但遁速,竟堪比舍空初期!这一切,无人知。

    七级雷界,玄雷界,天月宗。

    天月宗之内。处处挂满红绸彩锦,钟鼎琴瑟的奏乐声。不绝于耳。

    今日,乃是天月宗大喜之日。天月宗宗主玉机子。今日将迎娶他第252名小妾。

    对普通修士而言,娶上几房侍妾,本是修真界不值一提的小事,根本没有大摆筵席的必要。

    但玉机子不同,此人偏爱讲排场,即便是迎娶小妾,也要弄得天下皆知,邀请五湖四海的道友来贺。

    他是玄雷界主的亲传弟子,他的面子。别人得给,且每一次来贺,礼物都不能太薄。

    一道道遁光疾驰而来,俱是来贺之宾。

    天月宗大殿内,玉机子一身红色喜服,满面红光,招待着一个个来贺宾客。

    玉机子是一名鬼玄初期修士,有资格被他请来的,至少也需要是命仙才可。

    玄雷界中有头有脸的宗门宗主。几乎全部被玉机子请来。

    大殿之中,大多数老怪都自恃身份,都是碍于玉机子的身份才会到场,并没有上去巴结玉机子的意思。

    但也有一些善于钻营的修士。一有机会,立刻堆起笑脸,巴结玉机子。

    “哈哈。玉兄今日大喜,小弟无以为贺。些许凝寒髓,聊表心意。望玉兄笑纳!”

    “恭喜恭喜,听说玉兄新纳的妾侍,还是六级雷界的一宗之主啧啧啧,玉兄艳福不浅,小弟佩服!”

    “说起来,玉兄那妾侍怎么还未现身?也让我等看看是何等美人,竟能令玉兄青眼有加。”

    耳中满是恭维之声,玉机子不由得满面红光,得意非凡。

    一想到过了今日,便可品尝柳妍的美妙滋味,玉机子身上某个部位,立刻火热起来。

    唯一的遗憾,是前去劫持柳妍的修士,速度有些慢了,竟还未归来。

    不过不急,算算时间,想来再过一小会儿,那些人便会带着柳妍回来了。

    轰隆隆!轰隆隆!

    天月宗外,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响。

    一听这雷响,玉机子立刻抚掌大笑,这雷响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雷车的声音!

    雷车是三千雷界特有的飞遁法宝,遁速极快,唯有一些身份尊崇的修士才有资格拥有。

    仗着师尊是玄雷界主,玉机子倒也获得了一个下品雷车。

    为了快些将柳妍带回,玉机子特意将雷车暂时交给几名手下使用。

    天月宗外的长空,此刻阴沉一片,乌云密布,更不时有闷雷炸响。

    闪雷之中,四名鬼玄后期老怪,驾着一亮雷光璀璨的雷车,朝天月宗疾驰而来。

    雷车之中,坐着一个目光绝望的女子,她,正是柳妍。

    此刻的她,俏脸苍白,穿着大红的喜服,那是素雷宗三名老祖为她准备的嫁衣

    “若师尊知道我被恶徒强娶劫持,定不会坐视不理,纵然知道对方是七级势力,师尊也不会畏惧然而玉机子此次派人将我劫走,师尊却始终没有踏出石关半步,对我遭遇不闻不问,这只有一个理由师尊,定然已经虚弱到无法踏出石关了”

    “师尊他是这世间,唯一一个关心我的人”

    “除了师尊,素雷宗内,再无人关心我的死活师尊救不了我,则天地间,再无人会救我再无人会关心我”

    轰!

    雷车重重降落在天月宗大殿之外,激起碎石无数。

    四名鬼玄后期下了雷车,打开车门,让柳妍走了出来。

    他们目光冰冷,锁定柳妍,一旦柳妍有逃跑之念,他们定会阻止。

    区区一个碎虚四重天的女子,岂能逃出他们的掌心。

    “进去!宗主在等你!若敢反抗,惹怒宗主,素雷宗必灭!若敢自尽,你师尊,也必定会随你而死!”四名老怪沉声道。

    柳妍不甘地握紧了粉拳,她自然不知师尊已死的事实。

    若只有她一人,她宁愿自尽,也不会嫁给玉机子。

    但这四名老怪却威胁她,若她敢反抗、敢自尽,素雷宗与师尊,便要替她承受玄雷界的怒火

    她,不甘但,不敢不从

    踏入这大殿之门,也许她此生都无法逃离玉机子的魔爪,幸运一点,虽被玩弄,还能活命;若是不幸,或许直接会被玩弄至死,或许,会被玉机子赏给仆役

    “无路可逃只能认命”

    柳妍闭上眼,两行清泪滑落,一步步走入大殿。

    她容貌清秀可人,身形好似弱柳扶风,最动人处,是她看似娇弱的体态,以及明明柔弱却有些倔强的眼神。

    一入大殿,立刻使得殿中不少老怪目光一亮。

    玉机子的目光,更是灼灼,好似点着了火焰一般。

    若非场合不对,他真恨不得立刻剥光柳妍,吃干抹净。

    压下心中欲火,玉机子舔了舔舌头,对一旁司仪老者使了个眼色。

    那名老者会意,立刻清了清嗓子,对大殿中诸位老怪抱拳道,

    “今日乃是我天月宗主大喜之日,诸位不远万里,来此恭贺,老夫代我宗宗主,敬诸位一杯!”

    这位老者,是玄雷界主身边四大护法之一,乃是一名渡真中期修士,被玄雷界主派来保护玉机子。

    老者举起酒杯,在场老怪自然不敢怠慢,纷纷举起身前酒杯,遥遥示意。

    柳妍苦涩一笑,旁人的大喜,于她而言,却是大悲,却是不幸。

    一旁的侍女递给她一杯酒,她只略略一扫,便看出,这酒,加的有料

    没有拒绝,没有反抗,她只是闭上眼,一口喝下这一杯酒。

    酒一入腹,立刻便有一股热气,冲出小腹,在她娇躯内乱窜,令她苍白的侧脸,立刻泛起不正常的红晕,娇躯也开始麻软起来

    果然,这酒下的是那种药

    柳妍苦涩地闭上眼,一旁的老怪们,则纷纷满饮杯酒。

    老者满意地点点头,放下酒樽,还欲说些什么,忽然间,整个天月宗所在山峰,狠狠一震!

    天月宗的护宗大阵,在这一刻,被人一掌按碎!

    大殿外,一名鬼面银发的白衣青年,目光冰冷,一步步,走入!

    在看到这名白衣青年的瞬间,柳妍原本绝望的心,竟忽然有了几分希冀

    在听到青年话语的瞬间,她确知此人是来救她,委屈的泪水,立刻流出

    “不好意思,她,是本座器灵!本座要带她走!”

    (2/2)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