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869章 黑蛮

《执魔》 第869章 黑蛮

    在汴梁,大家闺秀一般十三四岁便会议亲,十五岁及笄便可出嫁,十岁的少女,已经不小。

    赵蝶儿已经十岁,十岁的少女,身体还未长开,却已初展丽质。

    今日的赵蝶儿,穿着一身绸缎小袄,娇小的身体裹在毛茸茸的狐裘下,小脸明净。

    今年汴梁无雪,宁凡还是第一次在无雪之时,遇见赵蝶儿。

    十年过去,宁凡容貌已如三十岁的男子,目光更加深沉,在看到赵蝶儿的瞬间,目光却是一柔,微笑道,

    “哦?这不是蝶儿么?”

    “蝶儿见过宁世叔,宁世叔又去汴河赏景了么?可惜今年汴梁没有下雪,梅花也没开。无梅相伴,想来世叔的酒,喝得会有些寂寞呢”

    赵蝶儿羞涩一笑,低下头,如瀑的青丝垂下,声音软糯般甜美。

    十岁的赵蝶儿更加知礼,如今的她,已经不会缠着宁凡堆雪人了。

    十岁的赵蝶儿,已有了些许少女心思宁凡容貌本就俊朗,更因多年修道,身上有一股出尘气质。

    纵然刻意令容貌老去一些,仍是让初懂情事的赵蝶儿有了些许面红心跳的感觉

    在赵蝶儿身后,还跟着两名赵府婢女,皆是十**岁的年纪,容貌也算娇俏。

    长年在赵府服侍,二婢也算见过不少汴梁俊杰,容貌、才学出众的,她们也见过一些,但似宁凡这般气质出尘的。罕有

    故而不止赵蝶儿红了脸,就连两名婢女也是红了脸。不时还会偷看宁凡几眼

    “是啊,今年汴梁无雪。梅花未开,这酒,还真是喝得寂寞伯阳兄的病,好些了么?”

    宁凡话锋一转,询问道。

    他来到汴梁十年,也与赵伯阳相识了十年,算是老友了。

    尽一个月,赵伯阳没有来云中书院授课,据说是旧疾复发。相当严重

    “爹爹的腿疾每年都会发作,只是今年严重些,已经无法下床,须有人至床前服侍,名医请了一些,却也不见好转,就连蛮痴大师赐下的蛮药,也没有什么效果”

    赵蝶儿一想到爹爹病痛的样子,鼻头一酸。眼眶立刻红了。

    “腿疾是么不要哭,你随我来。”

    宁凡抚了抚赵蝶儿的青丝,而后推门回府,无意识的动作。弄得赵蝶儿忘了哭泣,面容大羞。

    她已经十岁了,已经是大姑娘了。已经有不少汴梁士族求亲了但宁凡仍将她当做小孩子,随意抚摸她的头

    很无礼的举动呢。但,赵蝶儿似乎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将二婢留在屋外。赵蝶儿独自进入宁府庭院,汴梁的梅花全部未开,庭院中却有一株梅树,红梅盛放

    “诶?世叔家的梅树好奇怪,竟与汴梁城的不同”赵蝶儿讶异道。

    “自然是不同的,它不是普通梅树”

    宁凡微笑着,从梅树上摘下两朵梅花,其中一朵灵气较弱的,戴在了赵蝶儿的鬓发上,另一朵,变戏法般放入一个锦盒,交给赵蝶儿。

    “盒中梅花,拿去给你爹服下,腿疾自会痊愈此事不要在汴梁声张,也不要告诉你爹爹,梅花是我送的。”

    赵蝶儿小脑瓜已经懵了,根本没有听清宁凡说的是什么,只是本能地接过了玉盒,鸵鸟般垂下了小脑瓜。

    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她竟然被宁叔叔调戏了!

    在汴梁,男女授受不亲,宁凡却抚摸了她的头发,并给她戴了花

    她的脸好似烧着了一半,滚烫滚烫的,耳边只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懂得怕羞了么,蝶儿真是长大了啊,倒是叔叔举止轻浮了”

    宁凡失笑摇头,他骨龄早已千年,赵蝶儿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一个小孩,他之前没有想到男女大防这一层,此刻倒是知道要注意了。

    又将之前的话重说了一遍,细细叮嘱赵蝶儿之后,宁凡才让赵蝶儿离去。

    直到走出宁府大门,赵蝶儿还是小脸羞红的状态,好不容易才静下了心,看着手中锦盒,神情满是不可思议。

    “叔叔为何给我一朵梅花?还说这梅花能治爹爹的腿疾蝶儿读过不少医术,可从未听说过梅花能医腿疾”

    明明不相信梅花能治腿疾,赵蝶儿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打算,带着梅花回到家中,将梅花交给爹爹服下。

    说来也神奇,赵伯阳的腿疾明明无药可医,但服下那梅花后,腿疾竟是一天天好转。

    赵伯阳百般追问那梅花从何而来,赵蝶儿记得宁凡的嘱咐,没有乱说,但此事还是在汴梁城传开了。

    无人知,究竟是什么样的梅花,竟能治好赵大儒的陈年腿疾。

    知道真相的,只有赵蝶儿,十岁这一年,她第一次见识到宁凡的不可思议。

    当她再次来到宁家,准备感谢宁凡赠梅恩情时,却发现宁凡并不在家,只有‘妻女’在家

    向柳妍‘叔母’与仙萝莉‘姐姐’打听之后,赵蝶儿才知,此刻的宁凡,正在汴河河畔作画。

    “宁世叔在汴河作画?”赵蝶儿感到十分意外,在她的印象中,宁凡貌似只会喝酒赏梅。

    当她来到汴河河畔,寻到宁凡时,果然看到宁凡正在一块半人高的平整青石旁,看着一副古画。

    十年化凡,只为求真,宁凡终于开始悟真。道真,无法口口相传,宁凡将道真的领悟,融入丹青之中,绘成画卷,以此悟真。

    宁凡正在看的古画。是他在陆族九部之时,从罗云封妖陆道尘手中获得的一幅画。

    画中内容。是古天庭妖帅陆吾驾车出征的一幕场景。

    此画由古天庭的某个画仙所画,可化虚为真。只需催动法力,便能令画中人物幻化而出。

    这画中,融入了那名画仙的道真感悟

    宁凡看了古画良久,才将之收起,取出纸墨笔砚,放于青石上,开始作画。

    他知道赵蝶儿已经来了,就站在身旁,但此刻他一心作画。并未理会,赵蝶儿也并未打扰。

    宁凡的画功只能算是普通,技艺上远远没有臻至最高境界,但他的画,蕴含着深远意境,近乎于道。水墨画,最重要的便是意境。

    他画的,是汴梁城的山水,一草一木。早在这十年中融入他的心中。

    但他画出了汴梁城长街店铺,就画不出那种喧嚣。

    他画出了汴河河水,却无法令河水流动。

    他画出了两岸秃梅,却无法令梅树上的梅花绽放

    “还不够么”

    宁凡微微叹息。放下湖笔,望江沉默。

    他对这幅画仍不满意,不满的原因。是因为未能做到融真入画。

    赵蝶儿美目异彩连连,惊讶地看着宁凡的画作。

    她自然不懂得什么道真不道真。在她看来,宁凡的山水画造诣无疑已达到极高境界。一草一木,皆有其意

    她不明白,宁凡明明画出了一副绝世好画,为何要叹息

    “叔叔,你对这幅画不满意么?”赵蝶儿没有称呼宁凡世叔,她的口气,似乎又回到幼时那般亲近。

    “你又看出来了?”宁凡微笑道。

    “嘻嘻,叔叔眉头都快要拧到一起了,蝶儿能看不出来么。”

    赵蝶儿甜甜一笑,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小脸一红,垂着头,对宁凡央求道,

    “叔叔可以教蝶儿作画么,蝶儿想学”

    “你的志向,不是要当一个蛮僧么,怎么不去学蛮经,反倒跑来与我学画画。不想当蛮僧了?”宁凡失笑道。

    “不,蝶儿的志向,仍是做一个蛮僧,且蝶儿已经答应了蛮痴师傅”

    赵蝶儿话说一半,幽幽一叹,没有继续说下去。

    宁凡也不追问,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赵蝶儿,解下腰间酒葫芦,咕咚咕咚饮了一口。

    “叔叔教蝶儿作画好不好,五年,蝶儿只打扰叔叔五年,五年之后,蝶儿就会离去”

    赵蝶儿乌黑的眸子凝望着宁凡,带着些许恳求之意。神情中,更有一丝懵懵懂懂的情愫。

    “好。”

    宁凡点点头,目光扫过赵蝶儿鬓角的梅花,却是感叹。

    时隔数日,那梅花已经干枯,但赵蝶儿仍是戴在头上。

    长大了么

    自这一日开始,赵蝶儿每有闲暇,便会来寻宁凡学画。

    汴河青石旁,宁凡一定会在那里,时而泼墨挥毫,时而沉吟不语。

    第十一年,宁凡终于画出了会流动的河水。

    第十二年,宁凡笔下光秃秃的梅枝,竟有几朵红梅盛放。

    第十三年,宁凡画中的市集,竟隐约传出喧嚣声响。

    第十四年,宁凡开始画飞龙,画异兽,画山海间的一些生灵。

    第十五年,宁凡开始画人。

    他笔下的人物,很多,有红颜,有至亲,也有仇敌。

    所有回忆,被宁凡融入道中,画在纸上,没有刻意求真,但渐渐的,画中便有了真的道韵。

    来到汴梁,已经十五年了,七彩箭灵,已被宁凡炼化两道。

    真桥迷雾,渐渐再也遮不住宁凡的眼。十五年来,宁凡第一次感觉到了真幻河的呼唤。

    是夜,宁凡呆在房中盘膝打坐。

    他的肉身明明还在家中,元神却忽而卷起储物袋,飞上汴梁夜空。

    但见元神身形一晃,竟是从夜空上撕开一个缺口,一步踏入,消失于汴梁夜色之中。

    任何修士突破渡真瓶颈,都需要元神离体,进入天道内部。

    此刻宁凡的元神,就在天道内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似真似幻的长河。

    宁凡站在长河南岸,南岸一片荒芜。北岸则青草萋萋。若到北岸,则可成功突破渡真境界。

    那长河名为真幻河。河上飘满了似真似幻的迷雾。如今的宁凡,目光已能看破部分迷雾。

    真幻河上的真桥,不止一座,而是有无数座。以他如今真行,可从真河迷雾中,看到三千座真桥。

    这三千座真桥,没有适合执道渡真的真桥

    “真幻河上的真桥,在天道形成之初便已存在真幻河鹅毛不浮,无法飞越。无法游过,无法行舟,只能踏桥渡河若至北岸,则渡真成功。修的是什么大道,就要渡什么桥”

    “如今的我,已能从真幻河上看到三千座真桥,这三千座真桥,几乎囊括了四天绝大多数的大道,可惜。并无执道真桥”

    “任何进入天道内部渡真的修士,都不会受到外界打扰,但想要进入天道内部,却极为不易。我化凡十五年,才进入了一次而已”

    “任何修士,都只有九次渡桥机会如今的我尚看不到执道真桥的存在。怕是无法渡真”

    “可惜了”

    一夜过去,宁凡元神从天道内部退出。返回体内。再想要进入天道内部,却是根本无法办到。

    翌日清晨。赵蝶儿便找上门来,来向宁凡学画。如今的她,已十五岁,及笄礼就在三日后。

    她今日来,除了学画,还有一事,便是通知宁凡,自己就要及笄了。

    对普通少女而言,及笄意味着长大,意味着不久就能出嫁。

    但对赵蝶儿来说,及笄却意味着长伴青灯,意味着永远离开汴梁城。

    她不愿嫁人,她的梦想是做一名蛮僧,保护被蛮兽伤害的弱小蛮人。

    汴梁城中,向她求亲的士族不少,却被赵伯阳通通回绝。

    赵伯阳不是俗人,知晓自家女儿胸怀大志,自然全力支持。

    唯一的麻烦是,想要成为蛮僧,必须前往一些蛮庙兴盛的大城学习蛮术。汴梁城中只有一名蛮僧,且这蛮僧蛮术修为很弱,根本无法帮助弟子感知蛮术香火

    “叔叔,蝶儿马上就要及笄了,马上就要离开汴梁了你会想念蝶儿么”

    赵蝶儿立在宁凡身旁,看着眼前的雪景,幽幽问道。

    第十五年,汴梁下起了小雪,红梅在雪中盛放。

    宁凡在雪中饮酒作画,由于刻意改变容貌,鬓角已有一些风霜。

    赵蝶儿看着那熟悉的背影,看着这熟悉的汴河景致,心中微微有些酸涩,有些不舍。

    她长大了,但叔叔却开始老了

    她终于及笄了,终于要离开家乡、努力成为蛮僧了,但却为何有了一丝不舍

    “不会。蝶儿放心离去便是,叔叔不会想你的。”宁凡微笑道。

    “骗人!我才不信!”

    赵蝶儿吐了吐舌头,她才不信宁凡不会想念她。

    “叔叔,蝶儿若是成了蛮僧,此生此世都无法嫁人了。叔叔可不可以帮蝶儿完成一个小小心愿”赵蝶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心愿?”

    “叔叔可不可以陪蝶儿穿一次喜服,吃一次喜糕,坐一次喜船,放一次喜灯算是在蝶儿离开前,完成蝶儿小小心愿”

    “不行。”

    “为什么叔叔从来都不会拒绝蝶儿的要求,为何这一次要拒绝”赵蝶儿失落地叹了口气。

    宁凡没有回答,只是饮了口灵酒,放下湖笔,目光出神望着一树红梅。

    “小气鬼”赵蝶儿轻轻嘀咕了一声,忽然霞飞双颊,满面红晕。

    却是宁凡摘下了一朵红梅,轻轻插在她的鬓角,并微笑道,“这朵梅花,便是你及笄礼的礼物。这几日我有事情要忙,怕是赶不上你的及笄礼”

    “叔叔不来参加蝶儿的及笄礼么”一听宁凡之言,原本略有羞涩的赵蝶儿,立刻失落起来。

    “或许会来,或许不会,毕竟碎念蛮兽的遗骨,可不是那么容易寻找的”宁凡无奈一笑。

    “碎念蛮兽那是什么蛮兽”赵蝶儿美目满是不解之色。

    “日后再告诉你”

    三日间,宁凡竟不在家中,出了城。赵蝶儿来寻宁凡,却未寻到,一听宁凡出了城,不由得满是担心。

    汴梁蛮僧懂得制作蛮神玉佩,出城者只要佩戴蛮僧玉佩便可减少被蛮兽攻击的机会,但也不睡一定就安全了。

    赵蝶儿不知宁凡出城做什么,不知宁凡是否带了蛮神玉佩,她很担心

    三日过去,宁凡仍未归来,今日便是赵蝶儿的及笄礼。

    身为赵大儒的女儿,赵蝶儿的及笄礼自是办的极为风光,来此参礼的汴梁名门数不胜数。

    不止如此,就连汴梁唯一一名蛮僧——蛮痴大师,都破例前来参加赵蝶儿的及笄礼。

    普通人家女儿及笄,蛮痴自然不会前来,但赵蝶儿不同,她曾寻过蛮痴,据蛮痴评价,此女修蛮天赋极高,若有名僧指点,此生定会成为一代名僧,造福蛮荒。

    蛮痴自知不足以成为赵蝶儿之师,便推荐赵蝶儿前往天蛮城修习蛮术。

    天蛮城,放眼整个蛮荒古域,都算是排名前十的大蛮城!

    那里的蛮僧极多,蛮像之强,足以抵御任何蛮兽的攻击。

    “老衲已施展蛮术,告知天蛮城的几位朋友,那里的蛮庙对赵蝶儿这天纵之才也是十分感兴趣据说这一次,天蛮蛮庙还会派人来汴梁,接此女前去天蛮城,足以看出天蛮蛮庙对此女的重视”蛮痴心中暗道。

    及笄礼本该开心,但赵蝶儿开心不起来,心中还在担心宁凡的安危。

    她目光痴痴看着来贺宾客,来人虽多,却并无她最想看到的那一人

    “叔叔,你去哪里了你要做的事情,比蝶儿的及笄礼还重要么蝶儿在你眼中,并不重要么”

    赵蝶儿幽幽叹气,忽然间,不可置信地抬头,似乎感应到什么。

    继她之后,蛮痴同样抬起头,有了感应,朝赵府之外望去,神情竟有一丝惊恐。

    却见赵府之外,风雪之中,十二匹黑色骏马踏雪而来,每一匹骏马之上,都坐着一名黑袍僧人。

    “交出赵蝶儿,否则,此府之内,无人可活!”

    来贺宾客纷纷派出仆役,前去打探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在赵府之外喧哗。

    但派去打探的仆役,无一例外,全部被那十二名黑僧灭杀,血溅雪地!

    “是黑蛮僧!杀人不眨眼的黑蛮僧!他们为何会来此地!”

    一些颇有见识的宾客,立刻露出惊恐之色。

    蛮人之中,有一类特殊蛮人,可勾动香火之力庇护众生,名为蛮僧。

    绝大多数的蛮僧,都是以庇护苍生为己任,但也有少数蛮僧,以杀人为了,与众生对立!

    他们,是黑蛮僧!

    他们不知从何听说了赵蝶儿天赋异禀的消息,今日来此,竟是要掠了赵蝶儿,逼之加入黑蛮!

    “本座数到十,若赵府再不交出赵蝶儿,本座便带人杀入赵府了!”

    十二黑僧中,为首的一名霪邪老者,桀桀笑道。

    却没有看到,暗处正有一个银发小萝莉,同样笑得腹黑。

    仙萝莉很高兴,貌似又有架打了!(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