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914章 入天阙!

《执魔》 第914章 入天阙!

    四溟宗对蛮荒远古通道的图谋由来已久。

    真龙族想要血祭蛮荒,唤醒远古通道,此事多少都会走漏风声,四溟宗并非全然不知晓。

    对真龙族的计划,四溟宗诸位仙帝持的是默许态度,因为,四溟宗也想唤醒远古通道

    四溟宗留在蛮荒的封天仙诏,便是一个证明。此物,不会阻止妖族的计划,只会将妖族计划拖延七日,给四溟宗足够多的反应时间,来争夺远古通道。

    妖族也好,人族也罢,在他们的眼中,蛮人的性命都只是草芥而已,若能唤醒远古通道,血祭蛮荒又何妨

    现如今,九重天阙终于现世,妙言仙尊身为四溟宗的仙尊,有义务如**仙尊一般,前去查探一番。

    若有可能,她会尝试争夺九重天阙的入口掌控权。

    最不济,也要在封天仙诏力量耗尽前,阻止妖族夺得入口这是她身为四溟宗仙尊的责任。

    “妾身要去九重天阙一探究竟,赵道友,你要与妾身一同前去么?抛开远古通道的身份不提,这九重天阙之中,应该还有不少机缘,道友难道不想去看看么?”妙言仙尊期许地询问道。

    “这赵某就不去九重天阙凑热闹了吧。”宁凡沉吟片刻,摇头拒绝了妙言仙尊的提议。

    “赵道友是想留在此地,庇护此地蛮人?”妙言仙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美目望向天蛮城方向。

    “是。”宁凡回答道。

    若是前往九重天阙,势必要抛下仙萝莉、赵蝶儿等人不管。

    如今蛮荒凶险莫测,他若离去,谁知道此地会不会出现什么危险?这一点,没人能够保证。

    妙言仙尊去九重天阙查探,是为了履行其溟宗仙尊的责任。

    但宁凡并无任何责任前往九重天阙,他想留在此地。保护仙萝莉、赵蝶儿等人。

    且时至今日,宁凡已经弄清了很多事情。

    从妖族、人族对远古通道一事的处心积虑来看,蛮荒如今接连出现的变故,恐怕既在妖族、人族的预料之外,又在双方的掌控之中。

    远古通道的现世,必会引来两族无数强者的争夺,卷入与远古通道有关的事情,说不定会徒惹麻烦。

    蛮荒的崩溃,只会持续七日。七日之后,封天仙诏的力量便会耗尽。

    届时。恐怕会有大把的妖族、人族强者,进入蛮荒,为了一个远古通道,打得头破血流

    宁凡不是一个好事之人,他没有义务跑去远古通道,也并不渴求通道内的机缘。

    与那些机缘相比,他更乐意留在此地,保护仙萝莉、赵蝶儿等人的安全。

    “既然赵道友不愿前往九重天阙,妾身也就不勉强了。有道友坐镇在此地。也好”

    见宁凡不愿同去,妙言仙尊稍稍有些遗憾,却没有多说什么,深深看了宁凡一眼。

    她觉得。自己好似在这一刻才真正认识宁凡一般这是一个会在意蛮人死活的奇特修士

    不知为何,对这样的宁凡,妙言仙尊竟并不觉得反感。

    莲步轻移间,她终是化作一道长虹。飞离此地。

    望着妙言仙尊离去的背影,宁凡摇摇头,回到了第三峰不远处的天蛮城。

    六尊仙尊临去之时。带走了藤南、藤北、桑冲等一大批四溟宗强者。如今伴随着妙言仙尊的离去,整个人族大陆之上,剩下的碎念、舍空已经不多。

    不少修士心中惶恐,生怕宁凡也离去了,便无人坐镇此地。

    好在宁凡并未离去,而是选择了留下。

    “这赵简前辈,不打算与**、妙言两位仙尊一道离去么说起来,这虚幻的宫殿之影,是什么地方”

    “不知,不过老夫有种预感,这其中,怕是会有不小机缘”

    魔元子、金华老祖等碎念,并不隶属四溟宗,没有被**仙尊带走。

    这几名碎念老怪彼此传音了一番,暗暗议论着什么,不一会儿,竟也一个个飞离人族大陆,沿着**等人离去路线,去寻找九重天阙去了,想要去凑个热闹,寻个机缘。

    对魔元子等人的离去,宁凡并没有阻止,腿长在人家身上,爱去哪里是人家的事情。

    在魔元子等人离去后,又有几名舍空离去,之后,便再无人离去了。

    “叔叔,那么多人都离去了,你不与他们一道,去看看么”

    天蛮城中,赵蝶儿声音清脆,极为好听,询问道。

    “叔叔哪里都不去”

    宁凡微微一笑,如他多年之前所做所为一般,轻轻拍了拍赵蝶儿的头。

    此地本无梅花,但他屈掌一招,竟是无中生有,直接变出一朵红梅,别在了赵蝶儿鬓角。

    赵蝶儿俏脸微红,嫩白的肌肤,带上了一抹浅浅的粉。心中,忽然又有情愫懵懂,但耳边,却响起宁凡无欲无念的声音,让她一时间,竟不敢对宁凡生起丝毫情愫,生怕亵渎了此时的美好。

    “不要怕,叔叔会留在这里,保护蝶儿。”

    “再有两日,蛮荒的劫数,应该就会过去。那时候,任人族、妖族打得天昏地暗,也与你与我,与众多蛮人无关了”

    两日,再过两日,蛮荒这场浩劫,应该便算是过去了吧

    仙萝莉也好,赵蝶儿也好,那些被他救下、有了因缘的众多蛮人也好

    在这段时间内,这些人,会由他妥善保护!

    不知为何,在他生出这种信念之时,竟忽然有了一种奇异感觉。

    这一刻,宁凡分明觉得,自己与224道蛮纹的关系,更加亲密无间了

    亲密无间,是,就是这种感觉

    若说从前的蛮纹。还会偶尔反噬主人,但此刻,这蛮纹却似被驯服了一般,再也没有反噬之念。

    这一切,似乎仅仅因为宁凡的心头,生出了想要保护蛮人的念头

    “这蛮纹”

    宁凡内视己身,沉吟许久,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宁凡身形一晃,出现在第三峰峰顶。解封了雨阴阳,施展起窥天雨术来。

    南离火阵被破,南离火图被打回原形,三座火峰如今,已无任何威能,死气沉沉,只是死峰一座。

    宁凡站在死寂的第三峰峰顶,一经展开神通,第三峰范围内。立刻下起润如酥酪的小雨

    那雨,一路飘摇,渐渐散远,洒向了第二峰、第一峰。洒向了此处生门界面所有角落,并一路向着其他界面延伸。

    他的雨,越散越远,最终。竟是覆盖了整个蛮荒

    他看到,偶尔还有落单人族、妖族疾驰飞行,但如今的蛮荒。竟然再看不到任何一头蛮兽。

    他看到,极远处的某个生门界面,是妖族的大本营,那里妖修数目超过三百万,但却没有毒龙老祖、敖玄仙尊坐镇

    他看到,在极为遥远的某处虚空中,漂浮着一座巍峨宫门。

    与他头顶天空上的宫门虚影不同,那里的宫门,是真实存在的,此地的虚影,只是那宫门出现引起的投影而已。

    那宫门,正是九重天阙一重天的入口!

    随着时间的流逝,宁凡看到,妖族的毒龙老祖、敖玄仙尊带着大批妖族老怪,进入了九重天阙。

    渐渐地,宁凡更看到**仙尊、妙言仙尊等人陆续进入其中

    他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好似这一切,与他无关。

    好似九重天阙内的所有机缘,都不足以让他动心。

    好似这让人族、妖族大动干戈的远古通道,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泥沼

    第五日过去,第六日到来。

    第六日过去,第七日到来。

    血祭蛮荒已到了最后一日,宁凡仍然留在此地,没有离去之意。

    他在等,等待第七日过去,等待封天仙诏的力量彻底耗尽。

    他在等,等席卷蛮荒的这场浩劫,如此平静地度过最后一日

    但就在这血祭蛮荒的最后一日,第三峰的上空,忽然出现异变,响起一道沧桑古老的声音。

    这声音出现的莫名,却是在第七日子夜时分,阴气最浓之时响起!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这声音,好似呼唤,好似传召,出现的极为莫名,但宁凡一下子便听出,这声音是从九重天阙的方向传来。

    且这声音之中,隐隐更有一丝蛮祖气息蕴含其中,使得宁凡直接察觉,发出此声的,是某个蛮祖!

    这声音,等闲之人是无法听到的,只有拥有蛮血的人,才可听到。

    这是一种血脉之音!是以蛮祖血脉所发出!

    宁凡修出的蛮血,虽全都被劫血吞噬,却仍然保有了蛮血的部分神通,所以听到了这道声音。

    这声音,仙萝莉听不到,柳妍听不到,哪怕是葬月仙妃这等古之大帝都听不到。

    但赵蝶儿听到了,赵蝶儿身后的蛮人,全部听到了!

    在这声音落下的一刻,任何一个听到此声音的蛮人,全都魂痛欲裂,惨叫倒地。

    这些蛮人的魂魄,目光茫然地飞离身体,之后更是不由自主地,化作一道道虚幻的流光,瞬间消失于原地,不知去了何方

    宁凡的魂魄早已与元神融合,此刻虽然传出隐隐痛楚,却自然不会挣脱元神、飞离身体的。

    但那些曾被宁凡救下的蛮人,那些曾虔诚叩拜宁凡的蛮人,此刻却一个个倒下,失了魂魄。

    就连赵蝶儿,也是眼前一黑,几欲因魂魄离体而昏倒。

    宁凡匆匆来救,一指点在赵蝶儿眉心,封住了她的魂魄离体。

    他,救下了赵蝶儿。

    但他,没能及时救下身后上百万蛮人!

    “魂兮,归来!”宁凡眼中登时一冷。

    他在蛮荒化凡多年,看过不少蛮荒古籍,知道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这四个字,是七代蛮祖樊莫空的成名之术——招魂术的咒语!

    施展招魂术、摄走上百万蛮人魂魄的,极可能是七祖樊莫空!

    明明已经到了血祭蛮荒的最后一日,明明只要撑过今日,百万蛮人便可存活。

    整个蛮荒的蛮人,已死伤殆尽,只有这最后百万人,他们,是蛮人的最后血脉

    但那些蛮祖,竟仍然不肯放过这些蛮人。仍以邪祟蛮术,招走了最后的这些蛮人魂魄

    “叔叔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大家会昏倒在地,为什么”

    赵蝶儿俏脸一白,挣脱宁凡怀抱,心痛地看着天蛮城内长街之上,成群倒地的蛮人

    没有气息,所有的蛮人都没有气息了

    他们是死了么,蛮族最后一些蛮人,都死绝了么

    她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多。两行莹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不明白,她想不明白

    为何上天要如此对待蛮人,为何一定要让蛮人亡族灭种蛮人,做错了什么

    是谁!又是谁对蛮人出手了

    “不要哭。这些蛮人只是暂时昏倒了而已,还会醒来的。叔叔保证。来,擦干眼泪。”

    宁凡没有将七祖施展招魂术的真相告诉赵蝶儿,只是一如往昔。轻轻拍了拍赵蝶儿的满头青丝,又对一旁的仙萝莉说道,

    “仙仙。你留在这里,保护他们,爹爹出去办些事情,很快便会回来。”

    “哦,知道啦,爹爹出门,要小心哦。”仙萝莉乖巧地答道。

    “嗯。”

    宁凡轻轻转身,足尖猛地一踏,化作一道金虹,直奔九重天阙方向而去。

    他的神情,本还柔和,但在转身的一刻,无人看到,宁凡的眼中,杀意的寒芒好似暴风般凛冽!

    蛮祖,蛮祖,蛮祖又是蛮祖!

    招魂术是七祖最为擅长的一种神通,可隔千山万水摄来蛮人魂魄,用于献祭施法。

    若是能在魂魄损毁前,取回魂魄,放归肉身之内,则被抽魂的蛮人便不会死

    若是迟了,魂魄毁了,则此地上百万蛮人,都要殒命

    宁凡从不是什么善人,但这并不代表宁凡没有原则,相反,他是一个极重原则的人。

    他救下的人,没有被人第二次杀死的道理!

    这些蛮人的魂魄,他要救回来!

    “如今整个蛮荒之内,所有强者几乎都去了九重天阙,外面有仙仙坐镇,不会有事。”

    “九重天阙,我本不打算前往此地,但七祖就在九重天阙之中,他在那里,抽走了这些蛮人的魂魄。”

    “如此一来,这九重天阙,无论如何都要走上一趟了!七祖是么”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身化金虹,以近乎骇人的速度,不但穿过一座座生门界面而去。

    鬼面泛着凛凛寒气,银发在虚空中狂舞,一路上,宁凡不断吞服大把大把的五行灵物,借着大五行体的力量,直接将其炼化,化作源源不断的法力来源。

    以他此刻遁速,全力飞遁之下,仅百息不到,便赶到了九重天阙。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可参天的巍峨宫门,以及宫门之外,三千三百级高的白玉长阶!

    那宫门,上书一重天三个古仙大字,朱红的笔墨,好似血一般殷红。

    白玉长阶之上,白雾缭绕,那白雾,氤氲弥漫,仿如仙境之雾一般,带着一股极为强大的禁空之力。

    这禁空之力加在身上,给人一种负着高山巨岳的沉重感觉,使得任何一名修士来临此地之时,都会失去飞行能力,降落在长阶之上,只能徒步向上攀登。

    宁凡到来之时,这白玉长阶之上,正有三名舍空初期妖修,艰难万分地向上攀登。

    这三名舍空,皆是满头大汗的模样,似乎攀登这白玉长阶,极为费力一般。

    之所以极为费力,却是因为任何一个踏上长阶的修士。身上都会受到沉重威压。

    这白玉长阶之上的威压,足以令渡真初期寸步难行。若是受到禁仙之力压制,则即便是舍空初期,也难以承受这等威压压制。

    三人之中,修为较为精深的那位,已攀爬到一千多阶的高度,正原地打坐,恢复妖力。

    爬到这一高度,他已耗费了一日之久,而另外另外舍空初期妖修。耗费了一日,也不过爬到七八百阶而已。

    “看起来,以舍空初期的修为,又受禁仙之力压制,是无法登上这白玉阶,进入九重天阙了。难怪毒龙老祖、敖玄老祖只带舍空中期以上的妖修前来此地你我三名舍空初期私自前来,看来是要白跑一趟了,竟然连宫门外的阶梯都登不上去”

    “罢了,罢了。你我三人在此稍作歇息吧,便返回我族驻地吧不必再尝试进入此地了此地就算有机缘,也轮不到我等头上”

    三名妖修气喘吁吁,彼此传音之后。纷纷有了离去之意。

    只是不待三妖离去,一道金光已破空而来,现出宁凡鬼面银发的身影。

    宁凡一经到来,身体立刻受到禁空之力的压制。降落在了白玉长阶第一阶之上,并未掩饰人族气息。

    三妖一见宁凡到来,皆是暗暗一惊。当看到宁凡鬼面银发的容貌之后,更是心头暗震。

    若他们所料不差,眼前之人,应该就是毒龙老祖设下重赏悬赏之人

    “要不要对此人出手毒龙老祖的悬赏可是极高啊”三人之中较弱的那人说道。

    “不要出手,此人流露的气息是渡真中期,也就是说,此人未受禁仙之力压制时,是舍空中期修为你我三人妖力损耗不小,即便联手,也未必能战胜此人,反倒可能白白松了性命”

    “此人悬赏再高,也不是我等可以灭杀的,我等还是想想,若此人对我等出手,我等如何自保吧”

    三妖神情警惕,纷纷散出神念,暗暗锁定宁凡,却无一人敢对宁凡出手,只是各自取出法宝,做出了防御姿态,生怕宁凡对他们出手。

    他们锁定宁凡的神念,才刚刚环绕到宁凡身上,立刻被一股无形吸力霸道吞噬。

    神念被吞,三人皆是识海剧痛,面色大变,再看宁凡之时,忌惮更深,愈加不敢加害宁凡。

    而宁凡,好似没有看到三名妖修一般,只是一步步沿着白玉长阶,向上走去。

    对这三名舍空妖修,宁凡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并未太过关注,也没有流露任何杀意。

    他并非见妖便杀之人,只要对方不招惹他,他便不会随便出手。

    且他此刻急于进入九重天阙,夺回上百万蛮人的魂魄,也没有功夫在此与三妖耽搁。

    1阶,2阶,3阶

    宁凡一路向上攀登而上,速度极快,身法好似鬼魅一般,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登上了782阶的位置。那足以压服渡真初期的威压,竟是无法令他的步伐慢上分毫!

    三妖之中,修为最弱的黄衣妖修,就在782阶的位置。

    一见宁凡只几个呼吸便登上如此高度,惊得面色大变。

    按照他的猜测,就算是一些舍空后期强者,受到禁仙之力压制,登白玉阶也不会如宁凡这般轻松。

    他暗暗心惊,心道宁凡莫不是一名舍空后期的老怪不成!

    若真是舍空后期,一旦对他动了杀机,他可是绝对没有实力抗衡的

    那黄衣舍空一脸紧张,一面后退,一面张口结舌地对宁凡说道。

    “道道友,你不能对我出手!此举有伤天和,有伤天和你我虽然种族不同,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不能”

    本以为宁凡定会对他出手,但宁凡却是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走了过去,继续向上攀登。

    “呃此人身为人族老怪,且修为远高于我,竟然不杀我,这这怎么可能”黄衣老妖大感意外。

    以人族、妖族在蛮荒的宿世仇恨而言,对方似乎没有理由放过自己

    “难道是此人急于进入九重天阙,没有功夫与我拼斗?对,定是如此”黄衣老妖越想,越觉得这猜测是正确的。

    宁凡继续向上攀登。在826阶的位置,与第二名妖修擦身而过,仍是没有出手。

    在1106阶的位置,他与第三名妖修擦身而过,依旧没有出手。

    直到宁凡登上2000阶以上位置,已经远去,三名妖修才齐齐大松了一口气,确信宁凡不会杀个回马枪之后,立刻朝下走去,如同飞奔。

    宁凡没有理会三妖的举动。形如鬼魅的行走,十余个呼吸之后,走完了3300阶白玉阶,站在了宫门之外。

    此刻,这宫门已经闭合,那宫门是一座石门,极高,在此地白雾的遮掩下,根本看不到顶在何处。

    每一个试图进入九重天阙的人。都须耗费一炷香功夫,朝这宫门行三百三十个礼后,才可进入此门。

    在禁仙之力压制之下,如今也唯有碎念级老怪。能无视这种礼数,直接轰门而入

    宁凡没有心思对一个石门行礼,也不打算在此地浪费一炷香的时间。他急于进入九重天阙,救回那些蛮人的魂魄。自然不愿在此地过多耽搁。

    目光只扫了石门一眼,宁凡身上忽然闪烁起淡淡红芒,催动劫血之力。朝前方一指按下。

    他劫血等级,已是九星残血,单凭体内劫念之力,便足以匹敌普通舍空初、中期修士!

    在这禁仙之力压制之下,宁凡只凭一身劫力,便足以与碎念初、中期老怪一战!

    三名舍空妖修才刚刚逃下白玉阶,忽而听到白玉阶之巅的宫门处,传来一声巨响。

    三妖大惊之下,猛地回头,正看到一道千丈之巨的猩红指影,一指按在了巨门之上!

    那猩红指影,邪祟之极,让三妖只看上一眼,便本能地浑身发抖,冷汗直冒!

    那指影之中的力量,三妖平生第一次见到,非妖力,也非法力

    那指影一落,九重天阙的宫门立刻被轰地粉碎,碎石满地。而宁凡,一步踏入!

    在宁凡踏入之后,那满地碎石却又纷纷飞起,重新凝为宫门

    一指,碎宫门!

    “碎念老怪!那鬼面银发之修,绝对是人族碎念老怪!”

    三妖齐齐面色大变,又是后怕不已。

    还好他们没有对宁凡出手,若是出手,怕是必死无疑啊!

    三人不过是舍空初期,就算加在一起,又岂是碎念境老怪的对手!

    在宁凡指碎宫门,进入九重天阙的瞬间,婳妖的画皮之上,有了宁凡模糊不清的投影。只可惜,那投影极为模糊,没有人看清宁凡的容貌。

    “已经第七日了,竟还有人进入九重天阙么”真龙族长扫了这留影一眼,不再关注,令婳妖将留影调到九重天阙上层。

    能够引起他关注的,不是迟迟进入九重天阙的宁凡,而是已经爬到天阙高层的那些人

    当看到位置最高的几人,都是蛮族之后,真龙族长冷哼了一声。

    “哼,这几名蛮祖倒是走的很快嘛,按照这个速度,没等封天仙诏力量耗尽,他们便会登到九重天阙最高处”

    “想不到走得最快的,竟是这几个蛮族”

    在宁凡进入九重天阙的瞬间,梦玄子的青石巨碑上,第135位的位置,忽然多出一行文字。

    ‘姓名,无法显示此人已进入九重天阙第一层,第1宫。’

    梦玄子微微一诧,所有凝视古碑的人族仙帝,也大都有了讶异之色。

    巨碑之上,已有134个姓名,这一次出现的,是第135人但这第135人,却是无名无姓。

    “此人姓名为何无法显示?”通天古帝微微皱眉,向梦玄子询问道。

    现如今,已有135人成功进入了九重天阙,但这里面,却只有七代蛮祖的位置无法显示。

    如今,却又有了这么唯一一个无法显示姓名的人,性格谨慎的通天古帝,自是要问明原因

    “此人姓名无法显示,定是因为佩戴了遮掩身份容貌的秘宝。”梦玄子回答道。

    “是么”通天古帝淡淡道。

    这第135个进入九重天阙的人,自然是宁凡,由于宁凡佩戴了先天鬼面,故而这姓名一栏,却是无法显示出来。

    对这名无法显示姓名的修士,通天古帝没有太过关注,他的目光,更多的是在关注排名前几的人。

    **仙尊排名第七位,此刻的位置,是九重天阙第五层,第57宫。

    妙言仙尊排名第八位,此刻的位置,是第五层,第22宫。

    第六位是妖族的毒龙老祖,此刻位于第五层,第93宫。

    第五位是敖玄,已进入第六层,位于第六层第12宫。

    排名前四的,不是妖族,也不是人族而是蛮荒的四位蛮祖,

    四名蛮祖之中,又数七祖的位置最为靠前,已进入第七层,第72宫!

    “难道先到达顶层的,会是蛮族么”通天古帝微微皱眉,沉吟起来。

    但片刻之后,通天古帝却是轻咦一声,目光望向排名最后的那个无名修士。

    短短十息功夫,那无名修士的位置,已从第一层,第1宫,突破到了第19宫!

    如此之快的破宫速度,实属罕见,唯有四名蛮祖、敖玄、毒龙、**、妙言等万古仙尊进入天阙初期,达到了这种速度!

    “此人,难道也是一名万古修士?古怪,根据老夫的推演,此刻的蛮荒之内,似乎没有这么一位万古修士才对此人看不到姓名,会是谁呢”通天古帝沉吟道。

    (1/2)(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