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962章 乌老八

《执魔》 第962章 乌老八

    也难怪这黑袍老者神情阴沉了。

    事实上,此人日前不久,刚刚接到某个东天友人的传讯,想要对付一下这名雨之仙君。

    只是没有想到,会在木岛这里,恰好碰到宁凡。若非场地实在不合适,黑袍老者几乎想要当场拿下宁凡,送给那位友人了。

    不行,不能对宁凡出手!

    宁凡以古怪步法破掉木松一吼,固然让黑袍老者忌惮,但真正让黑袍老者畏惧的,却是宁凡身旁的向螟子。

    啧啧啧,这一位似乎和木松前辈一样,都是准圣啊,既然和宁凡同行而来,二人之间必定大有关系,不能当着此人的面对宁凡出手…

    “苦也,苦也,老夫果然霉运傍身,好不容易遇到宁凡小儿,他竟有准圣同行,不能出手,不能出手啊…”

    黑袍老者目光几个闪烁之后,眼中阴沉之色稍减,却是打定了注意,不在木岛对宁凡动手。

    另一边,宁凡以东妖祖的威字诀,破掉木松道人一吼,直接使得庙中群修相顾骇然。

    古庙之中,不时传出倒吸冷气之声,就连施展佛吼的木松道人,都有了短暂沉默。

    许久,才又传出声音,却是对宁凡破他佛吼的行为,不怒反喜。

    “哼,倒是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敢在老夫地界,破老夫佛音。向老怪,上一次你带人见我,是多久之前的事了?记不清了。上一次的小家伙,似乎是叫森罗吧,当着老夫的面,就敢砍掉老夫的四帝罗汉松。你这次带来的人。却也不错,他是你的新弟子吗?”

    话语之间,虽然仍有些尖刻语气,却毫不掩饰对宁凡的欣赏之意,丝毫没有再厌恶宁凡古魔身份的意思。这木松道人的脾性,还真是有些古怪,喜怒无常,让人无法捉摸。

    “森罗…”听木松提到森罗,向螟子面色黯了黯,有了几分苦涩。似因木松一句话,想起许多往事,更想起森罗战死的悲伤。

    不过微微一顿后,终是含笑回答道,“此子名为宁凡。不是老夫徒儿,硬要说的话,算是老夫一名忘年之交。”

    “哦?老夫闭世多年,不知外界之事,倒没听说孤僻少友的你,交了这么一个小友。罢了,此子敢破老夫佛音,即便身为古魔。也有资格与老夫一见,你们进来吧。”

    闻言,向螟子也不客套。登时带着宁凡走入古庙。

    古庙之中,已有十余个僧道弟子分两列站立,迎接向螟子二人的到来。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这些僧道,此地修士之中,拥有万古仙尊修为的,只有三人。

    三人之中。又只有一人,修为达到了万古第一劫。其余两人都只是新晋仙尊。

    宁凡的目光落在那名万古一劫的仙尊身上,这是一个黑袍老者。正是之前对他面色阴沉的那人。矮胖的身材,脸上挂着八字胡,一双绿豆小眼每每一转,都似在算计什么。

    之前未入古庙,宁凡便已察觉,庙中的这名黑袍老者对自己流露了些许敌意。

    此人对他流露敌意,他不在乎,让他在意的,是这黑袍老者带给他的少许压迫感。

    这黑袍老者虽说只是万古一劫的修为,但却不可小觑,单论修为,恐怕要比真血三星的自己更强一线,属于那种实力较强的一劫仙尊。

    宁凡对自身的实力,也算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他的劫血修为,虽说可比一劫仙尊,但在一劫之中,绝对不算强者,最多只算普通。

    簌簌,簌簌,簌簌!

    古庙之中,忽有清风吹过,吹得古庙正中心一株参天古松簌簌摇动,洒落无数翠绿如翡的松针叶,落在地上,化作点点青光。青光之中,徐徐走出一个秃头闭眼的青袍老道。

    这老者浑身修为内敛,不露分毫,然而举手投足,皆合乎于道,周身透露的圆满之意,几乎挑不出太多瑕疵。

    他才方一现身,立刻便有一声声浩瀚的钟声,响彻在此地每一人的耳中,嗡嗡不绝。

    此人,正是木岛的主人,苍帝的师尊,木松道人!

    “恭迎师尊出关!”

    “恭迎木前辈出关!”

    在场弟子立刻朝着木松恭敬行礼,那身为外客的黑袍老者,同样恭敬行礼,不敢怠慢。

    没有向木松行礼的人,只有两个,一是与木松平辈相交的向螟子,二是宁凡。

    那木松道人二话不说,便对宁凡出手,若非宁凡手段逆天,早被木松化掉一身古魔修为了。

    如此一来,即便这木松修为惊天,宁凡对木松也是没有半点敬意的,这礼,不行也罢。

    “这小子…”向螟子微微苦笑,心道宁凡还真是个倔强的小家伙,面对木松这种级别的强者,也敢拒不行礼。

    如此行径,还真是像极了当年的森罗,他一生收徒三人,一为此代神空帝,一为此代虚空帝,还有一个便是森罗。三人都曾被他带来见木松,却唯有森罗,敢在木岛地界和木松叫板,也唯有森罗,最得木松欣赏。

    这木松性情古怪,平生最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却喜欢森罗那种目空一切嚣张跋扈之人。

    当然,这嚣张必须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必须有资本去嚣张。若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木松同样不会正眼看此人一眼。

    果然,见宁凡不对自己行礼,木松道人不怒反喜,他所欣赏的男儿,便当有一股血性,有一股锋锐之气。守成之人,可以圆滑,但开拓之人,必须刚强铁血!宁凡这种倔强之人,倒是最对他的胃口。

    “宁凡是么,想不到在老夫闭世的岁月里,还有这般人物出现。”

    木松道人闭世多年,对外界之事不闻不问。不知道森罗已死,也不知东天出了个雨之仙君。

    他面对着宁凡,似在打量宁凡,偏偏始终没有睁开双眼,倒是颇有几分诡异。

    向螟子是因为瞎了双眼。才不睁眼,木松却是因为某些缘故,故意不睁开。

    被闭目状态的木松审视,宁凡竟有了一种奇异感觉。

    木松道人明明没有睁开眼,但给他的感觉,却如同睁开眼了一般。而他明明睁着眼。却在看到木松的瞬间,有了未曾睁眼的错觉。

    最诡异的是,被木松盯住的瞬间,仿佛这世间一切除了木松本人外,都化作了虚幻。就连向螟子这等一阶准圣存在,都成为了虚幻,天地之间,唯有木松一人真实…

    宁凡不明白木松怎会有这般诡异的目光,却更加确信了木松修为上的深不可测。

    “向老怪,你带此子前来,有何请求,但说无妨。若是老夫力所能及之事。又不违反老夫原则,老夫自会助你!”

    这一次,木松的口气再不似之前的拒人千里。而是有了几分客气。

    向螟子无奈摇头,知道木松是觉得看宁凡顺眼,才会这般好说话。

    当下他也不废话,而是直接将求取开天石的事情告诉了木松。

    “你们来此,是听说老夫手中有开天石,想要求取此物?”木松的脸上。顿时有了古怪之色。

    而木松的一众弟子,则皆朝那黑袍老者望了去。

    “不错。以你的修为,留着那下品开天石也没有什么大用。倒不如跟老夫做个交换,老夫这里有几颗丹药,拿来换你的开天石,想来是够资格的。”

    言罢,向螟子微一招手,手中立刻多出一个赤金色的丹瓶,屈指一弹,丹瓶顿时飞向木松道人。

    木松接过丹瓶,神念一扫,颇有几分意动,然而转瞬却又哈哈大笑,将丹瓶一推,还给了向螟子。

    “可惜了,此丹虽好,我却没有多余的开天石与你交换,你要的开天石,已被老夫送给他人了。”

    “送人了?”向螟子微微一诧,有些意外。

    “老夫年轻之时,欠过某个宗门人情,如今,那宗门的后人找上老夫的门庭,向老夫提出三个请求,老夫已全部答应,其中便有开天石一项,也已送给了此人。”

    “木兄可否告知,那开天石究竟给了谁?”向螟子问道。

    “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木松话音刚落,那名黑袍老者便暗骂一声晦气,从队列里走出,朝向螟子恭敬抱拳道,“晚辈乌老八,就是获赐开天石的人,见过向前辈…”

    “哦?你认识老夫?”向螟子微微诧异道。

    “本来不认识,但家师坐化前,跟晚辈提到过前辈,东天准圣屈指可数,想来前辈就是家师口中的向螟子向老先生了。”乌老八恭敬道,嘴上的八字小胡却有几分猥琐之气。

    “令师是…”

    “黑运老祖。”

    “呃,你是黑运老祖的徒儿,黑运宗此代宗主?”向螟子看待乌老八的目光,顿时有几分古怪了。

    微微沉默后,又问了一句,“那开天石到你手中,有多久了?”

    “已一月有余…嘿嘿,不知前辈是否还需要此石,若是需要,晚辈愿将此石拱手奉上。”

    乌老八面上恭敬之极,内心却在暗暗冷笑,心道这向螟子前辈定然不敢拿他的开天石。

    果然,一听这开天石已被乌老八入手超过一个月,向螟子顿时有了无奈之色,良久,长叹一声,对宁凡道,

    “哎,这开天石,看来你是拿不到了。若木松将开天石送给旁人,老夫还能拿东西换上一换,未必不能将开天石要到手,但若是到了此人手上,即便此人将开天石拱手相送,老夫也是不敢收的,此事于你大大不利…此事,就此作罢。”

    宁凡一头雾水,不知道向螟子在打什么哑谜。

    木松道人既然将开天石送给了乌老八,乌老八又愿意将开天石拱手相送,为什么向螟子却不敢要…

    “既然前辈不要晚辈的开天石,晚辈便留着自用了,苦也。苦也,晚辈并不擅长炼器术,也不知能否以此石,炼制一件不错的法宝。”

    仿佛早预料到向螟子的反应,乌老八面上装模作样地叫苦。内心却是得意一笑。他不敢跟向螟子作对,毕竟对方是一名准圣。若对方看中了他的东西,他愿意拱手相送,但却料定对方不敢拿!

    他是黑运宗的此代宗主,是黑运老祖的嫡传弟子,一身黑运秘术。早已修到巅峰。

    他碰过的东西,便是准圣也不敢随便碰!

    他走过的路,便是准圣也不敢随便走!

    这一切,都与他的气运有关,他黑运宗传人。修的便是黑色气运。这世间,气运越好,运气便也越好。气运越差,运气便也越差。将黑运魔功修炼到巅峰的人,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倒霉人。他不仅自身倒霉,更能将霉运传递给他人,与这种人接触多了,任你修为再高。也有可能陨落在修路意外之中。

    乌老八的师父黑运老祖,传说是五百万年一遇的倒霉体质,全盛之时虽只是六劫仙帝。但便是准圣,也要对他客气三分。

    传说,曾有一个七劫仙帝想对黑运老祖出手,一路横渡星空追杀黑运老祖,结果追到半路,忽然遇到千万年一遇的帝星流星雨。险些没有被流星雨撞死在星空中。

    传说,曾有一个八劫仙帝。骂了黑运老祖一句,结果其下一次大天劫的威力竟然无端加强了数倍。险些死在大天劫之下。

    传说,曾有十二个宗门联合起来,想要对付黑运老祖,约定了出兵日期,结果就在出兵的前一日,各宗各派全部出现万年一遇的灾祸,最终竟无法出兵讨伐黑运老祖…

    传说,黑运老祖曾急需某种先天灵药修炼,无处寻找之下,直接跑去秘族,向某个秘族索要此药,若是不给,便赖着不走了。那秘族怕他惹来灾祸,竟直接送了他灵药打发他离去…

    传说,黑运老祖曾慷慨解囊,施舍了某修宗门万亿道晶,结果获得道晶的人,全部在之后十年,死在各种天灾*之中…

    黑运老祖的各色传说,实在太多,但由于这是一个灾星,提他一提都有可能引来灾祸,故而四天之上,很少有人会谈论此人,此人的事迹也很少传开。

    便是宁凡也是头一次听说,世间还有黑运老祖这等怪杰。

    更无人知,这乌老八的倒霉体质,比黑运老祖更加优秀。此人融灵失败了37次,结丹失败了122次,结婴失败了369次,化神失败了971次,越往后,境界提升失败次数越多,一路修炼到万古一劫境界,不知经历了多少坎坷险阻。

    偏偏此人越是倒霉,熟悉他的人便越怕他。

    被这种人找上门,就算是木松道人也有几分无奈的,又顾念着与黑运老祖的交情,故而答应了乌老八的三个请求,连开天石这等宝物,都送给了乌老八。

    无奈的是,这乌老八竟然还对木岛的木之道则十分感兴趣,想要留在此地好好感悟。

    一些木岛弟子想要赶他走,直接遇到各种天灾*,于是也就无人敢理他了。

    木松修为高深,倒是不怕乌老八的黑运连累,无奈之下,也就任由乌老八滞留木岛了。

    “想不到向老怪是为了开天石而来,可惜了,以向老怪未入二阶的修为,想从这乌老八手里拿东西,怕是要冒着天大风险,至于那宁凡,修为更是不足,怕是碰一碰乌老八的开天石,都会引来各种天灾*…此石,他们拿不得。”木松道人微微摇头。

    “嘿嘿,你就是雨之仙君吧?你也想要贫道的开天石?相逢即是有缘,若雨君需要此物,贫道愿意拱手相送!”

    乌老八眼珠滴溜溜一转,忽然对宁凡道。

    宁凡有向螟子护身,他虽说受人嘱托,却也不敢当着准圣对宁凡出手。

    不过他并非没有办法算计到宁凡,他看得出来,宁凡对他黑运宗的身份并不了解,这也难怪,整个四天都对黑运宗讳莫如深,谁提谁倒霉,宁凡不知道黑运宗,完全不奇怪嘛。

    他黑运宗的倒霉黑运,可是从伟大的孽离之祖那里继承下来的。天地间气运最脏的族群是谁?是扶离。是灭族已久的扶离一族!

    扶离一族中,气运最脏的是谁?是孽离,是扶离一族的罪人!

    孽离一脉中,气运最脏的是谁?是孽离之祖,被封为最强孽离的那位邪神大人!

    他黑运宗供奉着孽离之祖的尸身。他自小在那尸身跟前吸收气运修炼,他的气运,谁碰谁倒霉!

    若他用点神通,沟通天地,则谁碰谁死,绝非虚言!

    他送宁凡开天石。实则是一个毒计,想要害宁凡得石之后灾祸连连,横死于东天。

    他酷爱花天酒地的奢靡生活,曾在某个修真星上,受过某个低阶修士的盛情款待。倒是与那低阶修士结成了狐朋狗友。

    那低阶修士,不过渡真修为,实在不值得他重视,不过一手炼丹术倒是出神入化,在东天也是赫赫有名。

    那人更是使劲手段,对他百般阿谀奉承,使得他心花怒放之下,答应此生替他办成一事。

    那低阶修士。便是丹宗宗主!

    宁凡返回东天,已有数日,赫赫凶名早已传遍东天有心人的耳中。

    得知宁凡已是万古仙尊。最害怕的是谁?答,是丹宗宗主。

    丹宗宗主曾对宁凡设下悬赏令追杀,虽说那悬赏令早已被杀戮殿取消,二者却是结下了生死大仇。

    丹宗宗主一身炼丹术出神入化,在东天仙界交友甚广,百年之前。倒也不惧宁凡雨君威名,毕竟当时的宁凡。也只是刚刚在东天崭露头角罢了。

    但随后,便有宁凡是乱古传人的消息传出。听说乱古大帝尚在人世,丹宗宗主一度心如死灰,以为将要大难临头,就在胆战心惊之中,平安度过了百年光阴,随后,却又听说乱古临近道灭,暗族定不会放过宁凡!

    一听说这个消息,丹宗宗主自是大喜过望,若此事当真,宁凡将成为东天的众矢之的,将有无数老怪愿意为了讨好暗族,对宁凡出手。

    他对宁凡的畏惧,与日俱减,偏偏这时候,又传出了宁凡重现东天大杀四方的惊人事件。

    宁凡回来了,且以一种惊人的姿态,重现东天!

    乱古未灭以前,暗族心有顾忌,不会真正出手,只会有少数不长眼的势力对宁凡出手。

    如今的宁凡已有万古仙尊修为,竟根本不惧那些势力的挑衅,大批舍空碎念死在了宁凡手中,就连新晋仙尊德云老祖,也惨死在宁凡手中!

    于是丹宗宗主慌神了,以宁凡如今修为,若是清算旧账,完全可以在乱古道灭以前,抬手灭了丹宗啊!

    不行,他不想死!

    于是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他炼丹术结交的人脉,广发英雄帖,请无数强者结成联盟,诛杀宁凡。

    那些真正的老怪,要么自重身份,要么顾忌乱古大帝,不会响应丹宗的号召。

    但仍有无数老怪,希图通过此举向暗族示好,一宗一族不是宁凡的对手,那么十宗十族又如何?百宗百族又如何?

    甚至于,丹宗宗主还许诺,他已即将炼成一颗帝丹,若有人助他杀了宁凡,便将帝丹拱手相送!

    此事又在东天小范围内,引发了轰动。

    东天仙界,竟然即将诞生一名帝丹级炼丹师了么!若丹宗宗主真能成为帝丹炼丹师,便是暗族这等庞然大物,也不会无视其存在价值的!

    越来越多的老怪,砰然心动,响应了丹宗宗主的号召。

    更有极少数万古仙尊,也是内心一横,决定趟一趟这趟浑水,响应了丹宗宗主的召集。

    就在宁凡不知不觉之时,一个偌大的反宁联盟,已经初具雏形了。

    这乌老八同样收到了丹宗的消息,本来也想去反宁联盟凑凑热闹,巧合的是,他这还没离开木岛,就遇到了宁凡。

    若能直接把宁凡算计死,直接就能完成丹宗宗主的请求,何乐而不为?

    届时,他独自一人,灭掉令一整个反宁联盟忌惮极深的宁凡,岂不是大大的露脸么?

    至于送给宁凡的开天石么,在宁凡死后,不是还能取回么?嘿嘿,宁凡一死,开天石谁人敢取,谁取谁倒霉,还能再回他乌老八手中。

    且若宁凡是是被开天石上的黑运害死,则向螟子也无话可说吧,是他自己运气不好,遇到天灾*,能怪我乌老八么?

    “嘿嘿,宁老弟啊,老哥哥和你一见如故,这开天石你若真的需要,便拿去吧,不拿,就是不给老哥哥面子!”

    乌老八心意一定,立刻翻手取出冒着黑烟的开天石,递给了宁凡。

    心中则冷笑了千万遍,只要宁凡敢取此石,便定会被接踵而至的天灾*,弄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闻言,向螟子木松道人皆是皱了眉头,看穿了乌老八的毒计,心道此子不愧是黑运老祖的弟子,心肠果然歹毒,不输其师。

    向螟子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宁凡取走开天石,引来杀神祸的。正欲出言提醒,却见宁凡目光一冷,显然是识破了乌老八的毒计,当下便也不多言,而是让宁凡自己解决此事。

    “你当真要将此石送我?”

    宁凡目光冰冷地望着乌老八,他虽不知黑运宗的来历,却如何看不破开天石内的万千毒咒。

    旁人看那开天石,或许只是被黑烟所笼罩,他宁凡身为扶离妖祖,却能从那万千黑烟中,直视本源,看到这黑烟的本来面目!

    这哪里是什么黑烟,分明是一道道古奥难明的因果之线彼此交织在一起,污浊之后,形成神通,可污强者气运,可害他人入灾劫!

    这乌老八分明用心不良,送石是假,害人是真!

    且不知为何,这黑烟之中污人气运的神通,竟在一定程度上,与宁凡体内的扶离祖血有了共鸣…

    “哎,老夫一片好意,宁老弟难道不敢取走此石么?若不敢,此事就此作罢。”乌老八嘿嘿冷笑,颇有几分激将的味道,实则已经明白,宁凡多半看出了些门道,不会中他的毒计了。

    他收回手,准备将开天石收起,心中暗暗一句苦也,失去一个直接害死宁凡的机会。

    便在此时,忽有一道骨节分明的手掌,直接伸出,按在了开天石之上。

    “我说不要此石了么!你敢送,我岂会不敢要,只希望你送出此石之后,莫要后悔才好!”

    这平平无奇的声音,却似有一股无上威严一般,直接震得乌老八识海一痛,不自禁地便略退半步,震惊不已地看着宁凡。

    宁凡那按在开天石上的手掌,更似有万钧重,以乌老八修为,突兀之下,竟无法将其手掌震开!

    古怪,这宁凡小儿使了什么神通,为何竟让我有种压制之感!

    乌老八平生头一回有了畏惧之感,那种畏惧,似来源于血脉最深处,不知为何而生,竟让乌老八没由来地打了一个冷颤。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如同横行多年的王八,遇到了天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