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999章 蠢人

《执魔》 第999章 蠢人

    在大卑族之中,共有三千部落,世代居住在圣域内围,塔木部只是其中较为弱小的一支。 要看

    内围边界一共有一百零八座古碑,皆刻有圣人文字,这一百零八座古碑,往往会交替轮换,由最弱小的一些部落看守。如塔木部,便千年一换,轮到他们负责看守其中的一座古碑。之所以只让弱小的部落当苦力守碑,是因为从无任何人能揭走圣人文字,也无任何部落能从古碑上得到好处看守,只是一个形式,没有任何意义与好处,求的只是后人对先人的一种缅怀,如此一来,便只需要让最弱的部落当苦力了。

    每隔万年,圣域便会开启一次,这也是大卑族修士最厌烦的时间段,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异族修士,妄图进入内围,踏上大卑族的圣土寻宝。

    更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异族修士,会对圣人文字出手,不知天高地厚!

    圣人文字若无圣人允许,岂是第一、第二步修士可以染指的!每一次圣域开启,都会有异族修士被圣人文字所杀,也会有一些神通较高的真仙,不被圣人文字杀死,却或多会少会落下重伤,罕有人可以在圣人文字之下全身而退,便是侥幸不死,也往往会被那圣人之威所慑,甚至留下一生的修行阴影

    塔格里是塔木族的族长,也是这一辈修为最高的人物,修为达到了渡真中期,算是周遭大卑部落为数不多的真仙老怪了。

    今日,他如同往日一样,带领部分族人,在地底洞府修炼,执行千年一轮换的看守任务。身为真仙老怪,却必须执行最枯燥的看守任务,期间不得擅离职守,这让塔格里分外憋屈,但没有办法。谁让他塔木部实力不如人呢,在千年一次的部落大比中,塔木部已经连续十二次输给南疆草原的部落,位列垫底弱小的部落。便必须当这个苦力,不得有怨言,这,是大卑族的规矩。

    换言之,塔木部已经连续一万二千年。在周围数十个部落中实力垫底了。外人都称塔木部是南疆草原最弱的狼这让不少塔木部男儿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身为最弱部落的族长,塔格里同样觉得面上无光。

    好在这一轮看守圣碑,又快到千年之期了,下一次的部落大比,即将开始。

    外人都在等着看塔木部第十三次名次垫底呢!这让塔格里心中更加憋足了一口气!

    为了这次大比,塔格里做了充分准备,甚至不惜厚着脸皮,找几个老友借了几样极为不弱的法宝这一次部落大比,他不允许塔木部再一次垫底,他要带领塔木部。摆脱南疆最弱的命运!

    他信心勃勃地等待着千年之期的来临,却不料,偏偏这个关头,宁凡等人出现了,且对圣碑动了觊觎之心!

    该死,又到了万年一次的圣域开启了吗!这群杀千刀的异族修士!

    根据大卑族的族规,若守碑部落失职,让飞禽走兽触碰圣碑,则以轻罪论,加罚千年看守之期;若让异族修士触碰圣碑。则以重罪论,族长废一成修为,族人血杀千人饲佛那可是重罪中的重罪啊!

    故而得知宁凡、乌老八想要触碰圣人文字,塔格里脊背都吓凉了。若真让这二人碰了圣碑塔格里不敢想象那后果,他被废掉一成修士还是此次,关键是,族人不丰的塔木部落,会有千名大好男儿,获罪而死!

    如此紧要关头。即便明知宁凡、乌老八拥有万古仙尊的恐怖修为,塔格里等一众守碑修士还是决定出手了。

    可惜,结果显而易见,凭他们这点神通,根本阻止不了宁凡等人。

    “你你们不能触碰此碑,我塔格里今日便是战死于此也要守护此碑!”塔格里咬了咬牙,硬气道。

    按照大卑族的规矩,若部落族长为守碑而死,则可赦免此族其他族人失责之罪,免去血杀千人的责罚。

    塔格里也是豁出去了,今日他若真无法阻止宁凡等人触碰圣碑,则何惜战死于此,至少能护住族中千名男儿的性命。哼,草原人从不缺乏血性,何惜一战!

    即便对方是万古仙尊!是他必须仰望的存在!

    宁凡微冷的目光缓了缓。

    按照他的个性,若被人偷袭,无论对方是强是弱,都会予以还击,但让他想不到的是,眼前这名大卑族渡真修士,似乎还挺有骨气的,不惜战死,也有守护圣碑么

    又念及葬月的叮嘱,此行不宜与大卑族交恶,宁凡目光平静了下来,微微摆手,制住了乌老八,没让乌老八动眼前的大卑族修士。

    “你们是何人?为何阻止我收取此碑文字?”宁凡淡淡道,没有继续去收取圣人文字了。

    一来,是因为他现此地大卑族人似乎极为排斥这种行为,若真为了收取圣人文字与大卑族交恶,于此行不利九狸成年为重中之重,与此事相比,便是圣人文字,也不那么重要了。

    二来,宁凡也在出手的一瞬,试探出了圣碑的深浅。事实上,他收取圣碑文字的动作虽未完成,却在出手的一瞬,从圣碑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危险到指的气息,那危险程度,甚至出灭神盾如今的防御许多,且还随着时间流逝节节攀升!

    这些圣人文字太恐怖了,绝非如今的他能够收走,若强收,虽说不会受太大伤势,却只能是无功而返的结果当然,若不是估计大卑人的心情,宁凡还是愿意试一试的。

    见宁凡等人没有继续收取圣人文字,也没有对塔木部动手的打算,塔格里等人微微松了口气。塔格里一步迈出,位于一众塔木部修士之前,对宁凡客气一礼,

    “大卑塔木部族长塔格里,见过诸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守护圣碑乃我等职责所在,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几位朋友海涵。”

    塔格里姿态放得很低,大卑族虽然排外,但若对方是万古仙尊级别的存在。则又需另当别论。毕竟即便在大卑族之内,万古仙尊也是屈指可数的强者,除非塔格里本人也是万古仙尊,否则他是脑残了。才会去得罪宁凡一行人。

    说话间,塔格里偷偷观察了一下宁凡等人的表情,见宁凡等人并未对大卑二字疑惑,不由得内心一动。

    看来这几位外来修士,听说过大卑族。并不是那些对大卑族一无所知的来客

    “既是职责所在,确实说不上得罪了,反倒是我等行事鲁莽,不知此碑是贵族圣物若我等触碰此碑,诸位身为守碑人,怕是要担不下的罪吧。”宁凡注意到塔格里等人额头上的冷汗,猜测道。

    “是啊,幸好尔等没碰到圣碑,否则我们塔木部要因尔等行为,死很多男儿的。尔等也会因为此罪。被我大卑五帝所追杀,绝对无法活着走出极丹圣域的!”几名愣头青一般的塔木部大汉怒声道。

    “住嘴!万古仙尊面前,哪是尔等可以放肆的!”塔格里魂都吓飞了,对身后一众塔木部大汉呵斥道。

    大卑族男儿生性粗豪,故而对于心机城府、人情世故要略弱一些,简而言之,就是此族修士之中愣头青很多,一怒之下,甚至偶有低阶修士敢当着仙王叫骂

    当然,这并不表示大卑族内没有通晓事理的修士。如塔格里,就绝非一个莽撞之辈。先前是为了守碑,他才不惜对宁凡等人出手,此刻双方已有缓和的余地。塔格里当然不容许自己的族人再去得罪宁凡的。

    被塔格里一骂,其余塔木部修士都不敢胡乱说话了,虽然仍有不少人,望着宁凡的眼神冒着怒火。

    “刚才诸位使用的神通,应该是战魂术吧?”宁凡没有理会几名大汉的无礼,话题一转问道。

    “不错。刚才我等使用的,确实是一种合击战魂术,可由多人合力施展,以增加神通威能。我大卑族修士基本都是携药魂出生的,修的便是药魂神通,族人无论男女老少,基本上都是炼丹师。”塔格里颇有几分骄傲。

    问世间,有哪多少族群能天生携带药魂出生?不多,不多啊,大卑族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员,身为一名大卑修士,值得为此骄傲,为此自豪,为身为一个大卑修士而光荣!

    “我等外族修士,能否在圣域内围自由行走?”宁凡话题再转。

    “实不相瞒,圣域内围是我大卑一族的圣土,若是低阶外族修士,想进入我族圣土,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一旦进入,轻则会受到我族驱逐,重则会被我族处死但若是真仙级别的强者进入,则另当别论。只需立三功,受六刑,守十二禁,便可在内围区域自由行走了。若违抗,则仍旧会被我族强者驱逐”塔格里小心翼翼道,生怕自己口中的‘三功’‘六刑’‘十二禁’会引起宁凡等人的反感。

    宁凡等人确实也皱了眉。

    三功六刑十二禁?看来外人进入内围,受到的限制颇多啊,恐怕会失去很大程度的自由。

    没人原意平白无故受到限制,宁凡也好,乌老八也罢,都是那种绝不吃亏的主,葬月身为仙帝,就更加不愿意受到限制了。念及于此,葬月先是没好气地轻哼了一声,想当年她全盛之时,进入圣域内围哪一次不是强闯,也因此,每次都会受到大卑族仙帝的围攻

    可惜,她已不是从前的巅峰修为了,已没有在此地横行无忌的资格了。

    “小霪贼,我们这次进入内围,不能太过随心所欲,必须接受大卑族的限制。否则此行会变得极为困难而且,若接受大卑族的限制,我们也能避开许多危险,得到大卑族一定程度上的庇护,内围的凶物,可是不少”葬月叹了叹,对宁凡传音劝道。她怕宁凡年轻气盛,受不得旁人的限制。

    却不料宁凡并未对大卑族的诸多限制放在心上,心中固然也有不愿,但为了九狸成年一事,只要不是损及原则之事,他都可以稍稍让步的。

    “敢问贵族的三功、六刑、十二禁,指的都是什么?”宁凡平静问道。

    “三功,指的是每位进入内围的外族修士,必须为我大卑族立下三次人级战功。诸位放心,诸位之中有万古仙尊级强者。人级战功对诸位而言,易如反掌。六刑”

    塔格里一顿,有些小心地看着宁凡,见宁凡并未对刑字有多少反感。接着道,“六刑,指的是外来之修,必须接受我族六次损刑此刑无法避免,但是可以代替。按人头计,宠物不论诸位一共四人,共要受二十四刑,以两位姑娘的修为,若受刑,怕是多少要受些伤势,损及根基,但若是以二位仙尊修为替刑,则接下损刑,并不难的”

    宁凡眉头微皱。却没有多言,见状,塔格里松了一口气,接着道,“十二禁,指的是我大卑族针对外来修士的十二道禁令放心,都是一些最基本的禁令,只要诸位不做出侵犯我大卑族利益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会触动刑罚的。”

    塔格里又具体的讲解了十二禁的内容。

    他不傻,眼前这些人一看就是对内围有所图谋的人。肯定是要进入的,区别只在于这些人是硬闯,还是遵守规则进入了。若是硬闯,他们这些人的小命就有些危险了。若是遵守规则塔格里倒是十分欢迎宁凡等人进入内围的。

    排外,那也要看是排谁!

    若是宁凡等人入境

    塔格里此刻已经动了另一番心思,只待确定宁凡等人确实会遵守规则后,他便会做一个大胆决定。

    他要以塔木部族长的名义,做宁凡等人的担保人!

    “此人一行虽只四人,却有两名万古仙尊级存在!若老夫替他们担保。则他们势必会被划分在我塔木一部名下,如此一来,老夫便可以塔木族长身份,请他四人为我部部落大比出战!哼,若我部有万古仙尊坐镇,即便这几人损刑之后,修为受限,却也绝不会在大比之上垫底吧,恐怕还能取得极为不错的名次!”

    念及于此,塔格里对宁凡等人多了几分热情,待确定宁凡等人会遵守规则之后,塔格里更是大喜过望,将大卑族的担保制度告知给了宁凡等人。

    “也就是说,我等若想进入内围,必须名义上加入贵族任意一个部落?”宁凡诧异道。

    “不错!诸位虽有两名万古仙尊,但若是受了损刑,修为必定会有极大限制,能挥的修为,恐怕最高不过舍空境若是加入其它部落,其它部落最多将诸位当做舍空对待,不会太过礼遇,毕竟在我大卑族绝大多数的部落中,都不乏舍空坐镇的。但我塔木部则不同,我们部落并无舍空,若诸位加入我塔木部,我塔格里可以保证,绝不似其它部落族长那般,折辱外来修士,必定给予诸位最高程度的礼遇!”

    塔格里郑重保证道。

    宁凡暗暗一诧。

    他倒不知道受了六刑之后,修士修为还会受到限制,最大挥舍空实力,刚才塔格里可没说这么细啊更不知,若加入其它部落,还可能受到其它部落的折辱

    “大卑族的修士,脑袋都是肌肉,对外人并不友好,很少会有像塔格里这般礼遇外人的修士,也十分不通情理呃,这么说似乎不准确,总之你深入接触过大卑族修士后,就会知道大部分大卑修士的木讷程度,远你想象至于六刑,不必担心,所谓的修为限制,其实并没有太大影响,具体为何,稍后你就知晓”葬月暗中传音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这么加入塔木部?”宁凡传音问道。

    “嗯,加入这种弱小部落,我们可以受到足够的重视与礼遇。”葬月答道。

    “也好,你对内围知道的多,就听你的吧。”

    宁凡沉吟了片刻,同意了塔格里的邀请,在商定了一些细节后,由塔木部做担保,正式进入了圣域内围。

    此次塔格里镇守圣碑,已接近千年之期,距离部落大比,也已经只有一月不到,按规定,他们已经可以离开此地,为大比做准备,不必再镇守圣碑了。

    这也意味着,接下来的日子,圣碑会有一段守卫空白期。这期间,若有人触碰圣碑,并不会牵累塔木部问责

    这一点,在宁凡同意加入塔木部之后。塔格里暗中告诉给了宁凡。

    “阁下若真对圣碑念念不忘,可在大比期间的守卫空白期,偷偷前去查看,只要行事隐秘些,不被我族现即可”塔格里果然会做人。若是塔木部其他肌肉大汉,绝对说不出这种阳违阴奉的话

    “多谢提醒。”宁凡接受了塔格里的示好,他也希望在滞留内围期间,与塔格里这位塔木部族长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如此,此行应该可以顺利不少。

    一路闲聊,宁凡也从塔格里口中,得到了许多情报。譬如,他所进入的区域,是圣域内围之中。一个名叫南疆草原的大6。

    圣域内围由数万个破碎大6组成,其中绝大多数的大6荒无人烟,灵气匮乏,只有少数大6适合生存,为大卑族修士世代居住,南疆草原便是其中之一,似南疆草原这样的大6,还有1o7个,与圣碑的数量恰好吻合。

    故而也有不少大卑修士坚信,是因为有1o8座圣碑的存在。才使得大卑人保留了1o8个栖息之地。

    南疆草原之上,共有35个部落,塔木部只是其中最弱的一支,其余南疆部落。基本都有舍空坐镇

    再有一个月,便是大卑族部落大比的日子了,每个大6会先举行小比,最弱的一支,会受到守碑千年的责罚,最强的一支。则可前往中州大6,参加进一轮的大比!

    “关于南疆小比,诸位只要稍稍努力,绝不可能是最后一名的,第一名是不用奢望了,损刑之后,哎,几位肯定拿不到南疆第一的,可惜,可惜,若能第一,则可参加中州大比,若大比名次不俗,甚至能得到中州五帝的垂青,并获得极大好处罢了,能让我塔木部不再垫底,老夫已极为满意了,哼,邪羊部之前还放话,说此次大比要领先我部三千分看这次谁领先谁!”

    塔格里一边与宁凡闲聊,一边忿然地将塔木部如今的处境告知给宁凡。

    这也听得宁凡频频无语,想不到他所加入的塔木部,不仅仅是南疆最弱的部落,甚至极有可能是整个大卑族最弱的部落

    然而最弱的部落,都有渡真中期坐镇,普通部落皆有舍空坐镇,中游部落基本都有碎念坐镇。

    在大卑族,拥有万古仙尊坐镇的部落,过七十个,仙王坐镇的部落,也有十七个!

    明面上,大卑族只有中州五帝五名仙帝,暗地里,塔格里却告诉宁凡一个惊人的消息。

    大卑族的仙帝,远远不止是中州五帝这么简单,中州五帝有且只有五人,每每有仙王突破仙帝,便会升任为中州五帝之人,而被挤下去的五帝,则会前往大卑族最高禁地之中修炼,不理俗务

    大卑族暗地里有多少仙帝,以塔格里的地位,没有资格知晓,但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止五人!

    没有一进内围就与大卑族撕破脸皮,似乎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宁凡又旁敲侧击了一下,想打听些九狸祭器的情报,他谈的很委婉,并没有点名祭器,却连擦边的情报都打探不出。

    果然,九狸祭器只能自己去找了

    塔木部的族群,建在南疆中部的一处草原之上,与宁凡想象中处处地洞的画面不同,塔木部的族人,并非居住在地穴之内,而是居住在帐篷之中,地穴洞府仅仅在修炼之时才会进入,日常起居,则在帐篷里进行。

    族群并不大,塔木部人丁不丰,只有三万人左右,这与大卑族人血统有关,此族人往往天生拥有药魂,但生育却是极难,故而族群无法庞大,整个南疆草原,过十万人的部落,也只有十五支。

    距离塔格里出外镇守圣碑,已有千年,一个个身着皮甲长靴的塔木部卫士,正在部落外,和一群人生冲突。

    塔木部千夫长木喀,此刻满面涨红,和邪羊部的少族长争执着。

    “我的漠河明珠,就是上次来你塔木部遗失的,我要搜查你塔木部全族,有何不妥,你为何要阻我办事!”鲜于纯微微凌人地瞪着木喀,他乃堂堂邪羊部少族长,区区千夫长木喀,竟敢顶撞于他。真是岂有此理!

    “笑话!谁不知大人的漠河明珠乃我南疆一宝,可聚四方灵气,若真在我塔木族,自会引动灵气变化漠河明珠根本不在此地。大人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入我塔木部药池,收取药池千年一生的药髓吧!我塔木部族长不在,你便想趁机欺凌我部,是也不是!”木喀愤怒道。难为这个肌肉大汉,竟然能想明白鲜于纯的真正目的,实在是鲜于纯的借口太烂,是个人都能想明白。

    当然,那是对一般人而言。

    大卑族修士大多笨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鲜于纯的真正目的。

    “什么!邪羊部少族长还有这等目的!他是在觊觎我部千年药髓!”一些塔木部守门大汉震惊了。

    “我竟然真的相信他丢了漠河明珠,还帮他找了半天!”又有一些智商硬伤的塔木族人,羞愧道。

    “木喀大人,我找到漠河明珠了!在我老娘的羊圈里找到的!”一个看起来更蠢的塔木人,手里拿着一个跟鹅蛋差不多大的石头。恰在此时,跑了过来。

    那是石头好么!上面还有羊屎好么!

    都不会光,狗屁的明珠啊!

    怎么自己的手下一个比一个蠢!

    木喀头疼欲裂,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太好训斥手下的愚蠢,只忙着和邪羊部少族长据理力争。

    “鲜于大人,你的计谋我已经看破了!”木喀怒吼道。

    “什么!你竟然看破了我花费十日想出来的妙计!”鲜于纯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看来他的智商也没有多高。

    “其实我早在三日前,便得到线人报,说大人会有此一计,否则也很难想象出。大人明珠遗失,只是一个幌子这个计划确实天衣无缝,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邪羊部有了内贼”原来木喀也并非多聪明

    “什么!我部竟有内贼泄露老子计划!说,那内贼是谁!”鲜于纯怒了。

    “你以为我傻吗,会告诉你内贼是谁!我绝对不告诉你,那内贼是你堂弟鲜于朱!”木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可恶,你竟然不告诉我等等,你刚刚说鲜于朱了。是他对不对!”鲜于纯反应过来了。

    木喀意识到自己失言,顿时大惊,忙改口道,“不,我刚刚乱说的,不是鲜于朱,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告诉我的。”

    “原来不是鲜于朱,而是一个你不认识的人告诉你的”鲜于纯相信了。

    “那么你有时间来我部落一趟,告诉我我们部落都有哪些人你不认识,我要把那个你不认识的内贼找出来!”鲜于纯愚蠢地命令道。

    “我拒绝,我是塔木部千夫长,我拒绝接受你的命令!”

    “什么,你敢拒绝我的命令!你”

    鲜于纯大怒,正欲作,一旁一个还算精明的邪羊修士,暗中传音提醒道,“少族长,别忘了我们来的目的,没必要和木喀胡搅蛮缠”

    “对!我竟然忘记我们是为了千年药髓而来,呃,忘记传音了,不小心说出来了”愚蠢的鲜于纯,忘记要传音对话,把真实目的说了出来。

    顿时,塔木部卫士一片愤怒!他们听到了什么,他们竟听到鲜于纯亲口承认,是来图谋千年药髓的!

    邪羊部卫士们听到了什么!他们的少族长竟然是想图谋人家的千年药髓他们真的以为族长是要找漠河明珠的好么!他们都是猪啊都是猪!

    “你果然是来抢千年药髓的,我木喀今日便是战死,也不会让你夺走族长的药髓!”木喀及一众塔木卫士皆是慨然赴死的模样,仿佛为了守护族长的药髓,可以随时赴死一般!

    “哼,只要是少族长想要的东西,我等便是拼死,也会将之夺得,何况我们这次还有渡真后期的邪轮法师前来,莫说你族族长不在,便是在,又能如何!我等直接强抢,实行一次族掠,轻而易举便可夺得千年药髓!”一众邪羊卫士纷纷大吼,一副为了自家少族长,随时可以赴死的忠诚模样,以众人愚蠢程度,那忠诚自然不可能是伪装。

    鲜于纯内心暗呼自己愚蠢。他怎么忘了自己部落实力远塔木部,按照族规,同大6部落可以进行族内掠夺,只要不杀人。随便怎么抢掠都可以,抢女人、抢修真资源都是可以的当然,有夫之妇不能抢,这是大卑族的硬性规定

    忘了,忘了他堂堂邪羊部少族长。根本没必要花费十天,想一个绝世计谋嘛,他直接可以族掠!

    “我以邪羊部少族长之名,向你塔木部动一次族掠,我要抢光你们的资源,抢光你们的未配女人,抢光你们的千年药髓,抢光”

    “谁敢抢我塔木部的东西!”

    这一声,是刚刚归来的塔格里,冲天而吼的愤怒!

    他怒了。他塔木部就算再弱,也不至于弱到任人欺凌吧!

    难道这鲜于纯忘了,他塔木部还有护族尸魔!若动用,便是邪羊部出动渡真后期的强者,又能如何,只会损兵折将好么,只会无功而返好么!

    呃,忘了,以这鲜于纯的脑子,恐怕压根忘了塔木族护族尸魔的事情塔格里一阵无语。他忘了整个大卑族聪明人很少的事实了。

    说起来,木喀等人守卫部落,寡不敌众的时候,为何不派出护族尸魔守卫?

    呃。忘了以木喀等人的智商,恐怕也忘了这一茬

    真是一群蠢人与蠢人的冲突啊

    塔格里有些惭愧地看了宁凡等人一眼,降落到部落外。

    他分明看到了宁凡等人怪异的表情,也唯有葬月表情习以为常,似见惯了大卑族的愚蠢。

    丢人了

    “这大卑族,有点意思”宁凡摸了摸下巴。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

    “大卑一族是那采药圣人的药奴后裔,心智不全,乃是**所致古语有云,大卑之修,十人九纯,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话语,在曾经的年代,也并非人人知晓,如今的年代,恐怕你根本没有听说过”葬月传音道。

    “你不是说你对大卑族所知不多?”宁凡没好气地说道,现在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指的是对上层修士所知不多,大卑族的巅峰强者,水很深”葬月有些隐忧,转而又道,“你还是看戏吧,这种蠢货间的冲突,恐怕是你修真以来,第一次遇到吧,大卑族,真的很奇葩当然,并非每个大卑族人都是这样,能修到万古境界的修士,绝不可能心智残缺就是了”

    众人紧随塔格里之后,相继降落。

    愚蠢的双方卫士,竟只瞥了宁凡等人一眼,就无视了。

    此刻他们双方争执,根本没工夫理会宁凡等人,即便觉得宁凡等人装束怪异,也没有时间询问。

    今日,塔木部卫士和邪羊部卫士,必须争个高下!

    “原来是塔格里族长来了,你来的正好,将你的千年药髓交出来吧!”鲜于纯目露冷芒,他人虽愚蠢,然而心性却最是狠辣无情。既然决定与塔木部撕破脸,就绝不会手软。

    “你想掠夺我部药髓,休想!”

    “哼!塔格里!你虽是渡真中期,但别忘了,我们这便,可是有一名渡真后期!识相的,就把千年药髓交出来,否则莫怪我手下无情!”鲜于纯拍拍手,身后顿时便有一个肥头大耳的僧袍修士,走上前来。

    “邪轮法师”塔格里目光一缩,此人渡真后期的修为,在南疆草原之上,可是名头很盛啊。

    “塔格里,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们少族心智弱些,族长可不愚蠢,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很可惜,你的护族尸魔,这一次怕是不能用的!因为我族护族尸魔,也带来了!你若使用,我们同样会使用!”

    邪轮双手一合,整个大地顿时有了颤动,继而青草泥地间,忽然裂开一条裂缝,并有一道黑气从中飘出。

    一股绝强的碎念气势,顿时从中传来!

    “这是神城禁地里见过的死修?”乌老八目光微微一凝,有了沉思。

    “这是被药死的尸魔”宁凡双目闪过一道青芒,看到了一个个尸魔体内的蚀体药气,不会错,都是被活活药死之后,成为尸魔的。

    那是一具与神城禁地的死修尸体一般无二的尸魔!四肢捆着锁链,周身怨气滔天。

    四周则响起无数惊呼之声。

    谁也没想到,邪轮法师竟将邪羊部的守护尸魔带了出来!

    碎念初期的尸魔啊!一旦尸魔出手,可是必定要见血的。且定会死伤无数!

    “邪轮!你带出守护尸魔的事情,为什么本少族长不知晓!”鲜于纯感到一阵愤怒。

    “这都是族长的命令”邪轮一阵无奈,若事事都告知少族长,岂不事事走漏风声

    “罢了。既然是父亲的命令,此事作罢,但记住,没有下一次!”鲜于纯阴冷道。

    “是”邪轮背心一阵冷汗,别看鲜于纯愚蠢。但论狠辣,整个南疆都是数得上号的,修炼资质更是一流,这也是即便此人愚蠢,仍可以被其父看重,留为邪羊少族长的缘故

    定了定神,邪轮又对塔格里威胁道,“今日之事,自然无需用到双方的护族尸魔,这一点。塔族长可同意?”

    “不错,这一次确实不必用到护族尸魔的”

    塔格里冷哼了一声微一侧身,露出身后的宁凡一行人。

    “他们是”邪轮法师目光一缩,只看宁凡等人服饰,便知是外族修士!而这些人又被塔格里带来,自然是塔格里决定做担保,招揽这些人暂时加入塔木部了。

    万年一开的极丹圣域这些人是那传说中的外界东天之修么

    能被塔格里看重,这些人应该不会太弱,且还未经过六刑,定然还保留着原本修为。不可大意啊

    “你是这些人的领吗!”邪轮法师对乌老八道。

    乌老八虽说丑陋了些,然而看起来最有恶人相,自然给人一种强大之感。

    反之,宁凡看起来太过文质彬彬。葬月、欧阳暖又都是女子,自然被邪轮法师忽略。

    “我?我只是一个小小忠仆,这才是主子!你的眼神有些差啊,小辈。”

    乌老八微微冷哼,略退半步,让到宁凡身后。恭恭敬敬看着宁凡,要多阿谀有多阿谀的模样。

    邪轮法师眉头一皱,区区外来修士,竟敢叫他小辈又有些怀疑地看着宁凡,此子如此文弱,会是这群人的领?可惜他修为太低,只是渡真后期,若宁凡、乌老八刻意掩饰,自然看不破厚着的惊天修为。

    宁凡则看出来了,这塔格里要借助他们一行人的威势,来震慑邪羊部之修,达到兵不血刃的目的。双方目前是合作关系,若只是借势的话,他倒不介意帮上一把

    “把你的气势释放出来,不必收敛,也不要伤人。”宁凡深深看了塔格里一眼,而后对乌老八吩咐了一声。

    乌老八顿时浑身一振!他可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忠仆,主子的命令,他绝对要忠实执行!威压一散,一股撼天动地的威压,顿时如狂风席卷,朝整个草原扩散开来!

    整个南疆草原,俱都震惊!

    只因从塔木部的方向,感受到了万古气势!

    “万万古仙尊!”邪轮法师口舌打颤,他站得靠乌老八太近了,如此直面乌老八威压,就如同被泰山所压的蚂蚁,整个身体都有了痛楚,有了寸步难行的沉重!

    无法想象,难以想象!这一次,塔木部竟招揽到仙尊级外来修士!如此一来,部落大比姑且不说,这一次药髓之争,绝对是要无功而返的!

    “此事就此作罢,是我邪羊部鲁莽了!”

    邪轮法师咬咬牙,心知不妙,此刻只想抽身逃离。

    塔格里面上冷哼,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邪轮法师肯罢手,此事再合适不过

    宁凡也没有对邪羊部穷追猛打,他终究只是一个外人,别人本土部落如何争斗,都是自家的事,但若他出手太过,很容易引本土部落的弹压

    他要交好塔木部,但其他大卑族部落,也不能太过得罪此事并非他的风格,但为了恩师乱古,此事即便不愿,也必须如此!

    邪羊部群修就算再蠢,此刻也知道不可能面对万古仙尊取胜的,此刻皆只想离开此地。

    鲜于纯却不愿了!他面色阴晴不定,大步向前,手指颤抖地指着宁凡,似乎极为激动的模样。

    “你,你,你”都激动地说不出话了!

    是愤怒到极点了么!怎么会这么激动!邪轮法师暗叫不好,自家少族长太过愚蠢,若是执意招惹宁凡不妥,此事不妥!即便对方只是外族修士,即便对方修为不明,但就算对方再弱,只要有个仙尊仆从,就绝不是邪羊部可以招惹的存在!

    “少族长,此人不可得罪啊!”

    “滚,滚,滚!我当然知道此人不可得罪!霸气,太霸气了,本少族长活一世,求得不就是这么个威风凛凛的姿态么!一言动,仙尊奴仆出,震慑四方,风云变色太霸气了!我决定了!”

    扑通!

    鲜于纯跪在宁凡跟前。

    “我要拜你为师!我要向你这样,活得风风光光!邪羊部太小了,南疆草原太小了!我要像你一样,霸气四射!”

    宁凡一怔。

    他这是被人拜师了么?被一个绝世奇葩的蠢人?(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