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012章 焰祖金掌令

《执魔》 第1012章 焰祖金掌令

    “蒙某当然知道这一点,击杀此人,不劳几位尊者费心,蒙某自会设法将那麻烦解决!”蒙真大有深意地朝那火焰深渊一瞥。一

    四名仙帝幻影顿时心领神会,相视而笑。

    那火焰深渊,乃是采药圣人死前所布,中有封印阻隔,将那火魂一族永镇地底,名为两界封!

    两界封是火行封印,封印分为内外两重,其中包罗了极复杂的火道则变化,便是大卑族内一生修火的仙帝,也无法将其中的火道变化完全看透,一旦踏入其中,危险重重。

    事实上,圣山仙帝们并非不知两界封的存在,正因为其危险,故而才会秘而不宣。大卑一共一百零八个草原,每一个草原之下的地底绝冥中,都有一处两界封。但有资格知晓两界封位置的,却起码得是万古仙尊了,似南疆草原上的小部落修士们,是绝对没有资格知道的。

    对任何大卑人而言,两界封都是绝对的凶地!

    古时曾有圣山仙帝,欲穿越两界封的封印,一探火魂一族所在,结果却连外封印都无法穿过,更遑论内封印了。那名仙帝更不慎困在外封印之中,其后耗费十年,才从其中脱困。然而脱困之时,肉身已灭,法宝尽毁,元神更受到不可治愈的灼伤,又撑了数百年,终因元神伤势加重到极限,再难支撑,含恨陨落,死相更是极惨,乃是元神焚作飞灰而亡。

    此事震惊了整个圣山!最终也使得关于两界封的一切,从此成为了圣山机密,唯有万古之上的修士有资格听说一些,对低阶修士则从不外传,怕的就是有不知死活的小辈,跑去两界封送死。

    如此一来,低阶修士往往只知大卑草原地底,封印着火魂一族,却很少有人能找到各个草原火魂封印的位置。若非蒙真掳掠了宁凡一行来到此地,宁凡单凭自己。极难找来此地的。

    外封印已极为凶险,内封印却比外封印更危险,据说在那内封印之中,有圣人凶念残存。过界者,杀无赦!

    火魂一族困于地底绝冥,若想冲出外界,先就得冲出内封印,再破外封印。

    然而可悲的是。在火魂一族的历史长河中,从无任何一个火魂强者,可以凭自身力量冲开内封印。强行进入内封印的下场,唯有死亡,便是那些火魂仙帝,也无法例外,一入内封印,连逃生都来不及,便会惨死!

    如这四名火魂仙帝,便只敢幻化一道幻影。落在两界封外不远,已是极限。想凭真身冲出两界封来到外界,绝无可能。

    火魂一族对两界封存着仇恨之心,更多的却是敬畏,如奉神明,敬而远之。在火魂一族的认知中,内封印是绝地,谁进谁死;外封印则勉强算是险地,仙帝若是踏入,或许还有一丝生机逃出。但若是仙尊、仙王踏入,则仍是必死无疑的。

    “看来蒙真小友是打算利用百里石龙的地空之术,将那麻烦之人直接丢进两界封烧死了。不过话说来,此次小友借走的碎念火魂一共175只。为何只来了这些”一名火魂帝影话音一转,皱眉问道。

    对于火魂一族而言,碎念火魂虽说不少,却也没多到可以无视死伤的地步。这名火魂帝影粗略一扫,现来的碎念火魂只有一百出头,想来那些无法返的。已经被人灭杀了,顿时有了不满。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若说是南疆修士灭杀的碎念火魂,这名火魂仙帝绝对不信!南疆只是小地方,此地修士实力有限,联手杀几头碎念火魂还有可能,但要杀七十头,绝不可能!此事定有其他人介入,这死伤,已出几名火魂大帝的预期!

    说话间,那火魂大帝又不断取出一张张符箓,这些符箓与召火符颇有几分相似,又大为不同。念念有词地催动后,蒙真带的碎念火魂,便一个接一个化作明灭不定地火焰,从原地消失,却是逆向召唤了火魂族内。

    “损失如此惨重,自然是有人干预了我等的计划,那人便是蒙某口中的麻烦。此人修为乃是万古仙尊,不过因是外修,受了圣山刑环封印,故而一身实力连半成都无法挥的”言及于此,蒙真分明看到对面几个火魂大帝的眼中不屑,顿时羞愧地无地自容。

    堂堂石焰魔子,竟连半成实力的仙尊外修都无法灭杀,这让素来心高气傲的石焰魔子颇受打击,若非百里石龙厉害,恐怕擒拿多兰的计划会直接以失败告终的。

    好在最终还是擒了多兰!

    “外修是么,哼,区区外修敢杀我七十余同胞,真想亲手杀了此人,可惜老夫真身无法脱困!”一个仇视外族的火魂大帝遗憾道。

    “此行虽说损失不轻,不过好在带了楚烈圣女,若她记忆里真封印着石坐坐标,我火魂一族距离破封而出,又可近一些了!与此事相比,些许损失倒也无足轻重了!”另一名火魂大帝道。

    言及石坐坐标,几名火魂大帝皆来了精神,蒙真却有些欲言又止,许久才接着道,

    “呵呵,几位大帝莫急,有两界封在,杀那麻烦只在须臾,倒不必急于一时。关键是那麻烦一死,如何处置楚烈多兰,就得好好商量一下了。按之前的约定,楚烈多兰记忆里的石坐坐标,我三焰与你火魂各取一半,只是蒙某近来又得了一个情报,是从某个圣山大帝口中听闻,相当可靠,说那楚烈多兰记忆里的坐标,并非四个,而是七个如此一来,似乎就不能平分了。”

    蒙真话语一落,以四名火魂大帝城府之深,都不由得喜形于色。

    “竟不是四个坐标,而是七个!若真是如此,我火魂一族破封之期就更近了!”

    “不过若是七个坐标,我们之前定下的约定,就得改一改了,七个坐标,确实无法平分啊。”

    “不如我族取四,你三焰取三,我族再补偿你三焰一些火晶。可好!”

    “要老夫说,还是我族取五,你三焰取二更好!哈哈!反正按照约定,你三焰原本就只能得到两个坐标!”

    蒙真就知道这些火魂大帝会狮子大开口。不悦道,“火魂族的火晶虽好,但我三焰还是更倾向于多拿坐标的,五二绝无可能,四三倒是可行。只是不是你族取四,而是我三焰取四!”

    “放肆!区区仙尊小儿,也敢与我等讨价还价!”

    “我等客气一声,敬你一句魔子,你真当自己能与我等平起平坐了吗!”

    “若无争议也就罢了,如今既有争论,此事你已不够资格处理,让你三焰仙帝与我等谈话!”

    “便是你三焰仙帝到来,也绝不可能让你等得到的坐标,过我火魂一族。至少也是我四你三!”

    几名火魂大帝盛气凌人道。

    面对四帝气势,蒙真面无惧色,若对面是四个仙帝的真身也就罢了,区区四个仙帝幻身,没有任何修为,蒙真何惧之有,微微冷笑后,忽然吐出一道金光,伸手一抓,竟是一个赤金令牌。

    令牌外形十分奇特。如同一个摊开五指的手掌,甚至可看到令牌上虚实变幻的掌纹。

    “焰祖金掌令!你怎会有此令牌!”

    一见此令,四帝皆是倒吸冷气,面露惊容。哪还有之前半点凌人之态。再看蒙真的眼神,竟格外忌惮。

    “有此令在,蒙某可有资格谈论此事!”蒙真傲然道。

    “想不到蒙小友竟是焰祖传人之一,既如此,一切都依小友的要求吧。”几名火魂大帝相视而叹,竟对坐标一事。不再有任何异议!

    蒙真更为得意,朝身后堪称巨型的百里石龙瞥了一眼,眼中杀机暗涌。

    是时候杀宁凡了,待杀了宁凡,还得搜那多兰记忆

    “按照约定,空位坐标,由蒙某依三焰古法读取,时位坐标,则交由你火魂族,以你火魂古法读取。如今坐标增加到七个,不知几位准备的东西是否足够施法,若是不够,可是有些麻烦的。”蒙真询问道。

    “蒙小友放心,我族早在数月前,就开始筹备此事,施法材料额外准备了数份,完全足够使用。还是杀了那个麻烦,搜取楚烈多兰记忆吧!”

    “好!几位大帝让开些,蒙某要施展地空术了!”

    蒙真自信满满地朝那百里石龙传音了一句,下了命令,并双手掐诀,施展起神通来。

    古怪的是,百里石龙对于蒙真的命令,并没有任何应,没有做出将宁凡投入两界封火渊的举动。

    “嗯?这百里石龙为何不听命令?莫非是驯服的时间太短,还对我有反抗之心?”蒙真暗暗叫了一声古怪,再次传音下令,却仍旧不见百里石龙有任何反应。

    几次三番之后,蒙真神色忽然阴沉到了极点,他哪里不知,百里石龙出事了。

    “阁下好本事!明明修为被封,竟还能从石龙体内脱困而出,蒙某真是太小看你了!”

    随着蒙真话语一出,百里石龙巨如大6的头颅上,忽然摇身一晃,出现了一个身影。

    正是宁凡!

    “此人就是你口中的麻烦?百里石龙腹内可困仙王,此子只是仙尊,更受刑环封印,竟能从中脱困!”

    “如此看来,此子身上定有我等不知的手段!”

    “不可小觑!”

    几名火魂大帝暗暗吃惊,更为吃惊的事情,却还在后面。

    宁凡忽然开口,命令道,“以你地空术,吞下这些人,全部丢入两界封烧死!”竟然在对百里石龙下达命令!

    诡异的是,不听从蒙真命令的百里石龙,此刻却听从了宁凡的命令!

    哞!

    百里石龙出似牛似象的怪吼,便在这吼声传出的瞬间,蒙真和他身后的战魂师,以及四名火魂帝影,全部连躲避都来不及,先是眼前一黑,继而有了天旋地转之感,竟被强吞到了百里石龙口中!

    这一次,百里石龙吞人之后,被人囚人入腹,而是顺嘴将蒙真等人吐入两界封的熊熊烈火之内!

    四个火魂仙帝只是幻影。没有任何修为,被吞也是自然,几乎在坠入火渊的瞬间,便惨叫而亡。当然,本体是不会有任何损伤的。

    那些战魂师,药魂虽说强大,肉身却着实弱小,一如两界封外封印范围。便一个接一个烧成飞灰,惨叫连天。

    至于蒙真,此刻已被吓破了胆,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何百里石龙会叛变,为何会听从宁凡的命令!更让他恐惧的,是在这转瞬之间,他已被百里石龙的地空吞吸之术吐入两界封的外封印范围,正朝着两界封深处不断下落!

    无法维持飞行,无法升空。只能下坠,以他的神通,抗衡不了两界封的禁空之力!

    这是圣人布下的封印啊!

    幽绿色的火海中,噬人的温度几乎一瞬间,就将蒙真的体内烧成焦炭,以他肉身之强,都无法抗衡此地火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应该是他把宁凡丢入两界封,为何会局势调转过来!

    一式式防御神通使出,蒙真也只能勉强维持,尽力不被外封印的烈火烧死。身体却还在不可挽地下坠。

    他本有不少法宝可以使用,但却绝望地现,身上的法宝竟全部不见!想也知道,肯定是在那被吞的瞬间。被擅长夺宝的百里石龙直接夺走了吧!该死!连焰祖金掌令都被夺走了,这下真的完了,若有金掌令在手,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但如今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知下坠了多久,就在蒙真几乎被此地火烟熏得失去意识的时候。一声声波涛拍岸的声音,终于从两界封最深处传来。

    那里是内封印的范围!

    那里的火海波涛之中,有着一个小山突出海面,小山上坐着一个满目凶光的老人,没有理智,没有感情,只有布满血红的杀戮目光!

    那是圣人凶念在内封印里幻化的护封之灵!

    那是一个头骨堆成的小山上,若细看,便会现那成千上万的头骨之中,不乏仙帝头骨!

    “过界者,杀!”

    嘭!

    忽得一声巨响传来,竟是那不可一世的蒙真,直接肉身暴成血雾而亡,连凶念老者的容貌都来不及看清!

    是凶念老人杀了蒙真!他身体仿佛动了一下,又好似根本不曾动过,始终坐在头骨小山上一般。便在这一瞬间,有着仙尊修为的蒙真,死在了他的手中!

    他没有修为,没有理智,没有喜怒,不懂思考。

    他只是一道从亘古遗留至今的凶念,只因是圣人所留,则就算是仙帝,也不是他的对手!

    石焰魔子又如何,蝼蚁尔!

    “这就是圣人凶念吗!一念亘古流传至今,念动仙尊死!”宁凡强行施展雨术,看到了两界封中,凶念老人灭杀蒙真的一幕,暗暗心惊。

    只不过是一道圣人凶念而已,带给宁凡的感觉,却是不亚于向螟子的强大!

    大卑一百零八草原之下,皆有两界封,莫非每一个两界封内,都镇守着这么一个实力恐怖的凶念之灵不成!

    “入念者,杀!”

    那凶念老人冷声才一传出,两界封内封印外,顿时便有一个个隐藏极深的雨滴,被强行迫出现形,继而一个个爆开,带着血雾。

    宁凡只觉识海一痛,随蒙真降入两界封的一缕神念已被灭掉!好在沉入两界封的神念极少,这损伤,近乎于无。

    哞!

    似感受到蒙真的死亡,百里石龙出悲伤地哀鸣,但仍旧无法违背宁凡的命令。

    宁凡从百里石龙巨之上降下,落在两界封的火渊口附近,看着那深不见底的火渊,神情凝重。

    万古仙尊,入两界封则死,果然不是虚言,那蒙真也算不弱了,但在两界封中,竟没撑多久便死了

    那实力恐怖的凶念老人,那火魂一族世世代代无法跨越的封印

    幸而他在紧要关头,降服了百里石龙,否则被吐入两界封烧死的,就不是蒙真,而是他宁凡了

    “想不到南疆小比之上,会出现这等变故,我又会机缘巧合,知道这么多大卑隐秘”

    宁凡目光一霎幽深起来。

    在蒙真等人脱离石龙腹内后,宁凡便在百里石龙腹内行动起来。

    他先尝试破开百里石龙的腹壁逃脱,却现百里石龙腹内困若金汤。是金光无数珍宝祭炼过的绝佳囚笼,足以防御仙王级别的攻击,以他受封修为,自然是无法破开的。

    如此一来。宁凡就必须另想办法逃生了。修为虽说不济,但他毕竟还有诸多手段,竟在百里石龙腹内穿梭起来,最终,竟被他走到百里石龙头颅位置!

    一层层坚固的防御之后。就是百里石龙的识海!

    百里石龙腹内经过特别祭炼,其识海所在,更是坚固无比,便是巅峰仙王,也未必能在其腹内伤其识海的。若没有这点手段,百里石龙也不敢随便吞人了。

    可惜它吞的是宁凡!

    若无意外,宁凡不打算动用底牌,但如今情况特殊,他不知蒙真去了哪里,却隐约有了心血来潮的危机感。显然蒙真说能杀他,并非虚言,若不快些从石龙腹内脱出,必有大凶!

    故而宁凡没有任何留手,直接取出始气,这是他如今能够使用的最大依仗了!

    修为因被限制,水淹一界瓶是无法动用的。

    身处极丹圣域,杀敌的玉简是无法动用的。

    始气若是爆炸,足以出令仙帝重创的威能,炸开百里石龙的体内。自然不在话下。

    如今到了非用始气不可的地步,宁凡没有选择炸开石龙腹壁逃生,若只是如此,他用掉底牌便没有任何收获。且他的四帝罗汉松还在蒙真手上。纵然炸死百里石龙逃出去,他在修为受限之下,也没有自信杀死蒙真夺四帝罗汉松。

    宁凡岂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主!

    于是他便将始气的效用最大化了,选择炸开百里石龙识海外的防御,而不是将之灭杀!

    百里石龙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把宁凡吞到体内。毕竟这可是给了宁凡直面百里石龙识海的机会!

    识海是什么?是修士神念所在,若识海毁,则修士亡,兽类亦然。

    若是在百里石龙体外,宁凡自问做不到眼下的事情,但如今在体内,更是直面百里石龙识海,他直接做了一个疯狂之事。

    他侵入到百里石龙巨大的识海之中,直接在识海内,对百里石龙使用了幻术!

    宁凡的幻术十分厉害,只是因为他的底牌太多,故而才很少使用到,但如今直面百里石龙识海,幻术的可怕便显现出来了。

    百里石龙直接被宁凡以幻术操控了!

    宁凡更抹去了百里石龙识海内的种种禁制,使得蒙真对于百里石龙的操控降低到零,再补上他自身的禁制,竟是不顾百里石龙的心意,强行将它降服了!

    百里石龙不愿背主,但奈何中了宁凡幻术,所作所为根本不受自身控制,待过神来,蒙真已被它亲手所杀!

    百里石龙岂能不悲!

    它几乎恨死了宁凡的心狠手辣,竟以幻术迷惑自己弑主!

    但这实际也怪不得宁凡的,是蒙真先动手的!若宁凡不这么还击,死得就不是蒙真,而是他宁凡了!

    哞!

    百里石龙的吼声,悲伤决绝,更有滔天之恨,它恨不能杀死宁凡,为主报仇,它更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此地,来向主人谢罪。

    它拼命反抗这宁凡种在识海的禁制,却现这些禁制根本无法反抗,强行反抗只有一死!

    它不怕死,但更让它悲哀的,它连死都做不到。它中了宁凡的幻术,而那幻术,若宁凡不主动解开,它是无法挣脱的,那幻术,剥夺了它对身体的掌控,它无法复仇,便是连死都做不到!

    毕竟是宁凡直接在它识海内种下的幻术啊!

    哞!

    哞!!

    哞!!!

    “给我安静!”宁凡冷声一令,百里石龙顿时吼不出来了,识海再一次混乱,茫然臣服。

    宁凡一叹,这百里石龙倒是忠心耿耿,可惜不能为他所用。

    一翻手,手中忽得多出一棵松苗,一个金掌令,及一个储物袋。

    松苗是四帝罗汉松,金掌令根据宁凡之前脱困偷听到的话语,似乎是叫焰祖金掌令。且似乎来头不小,能令四名火魂族仙帝忌惮万分,被逼妥协

    细看之下,宁凡忽然轻咦一声。而后微微一笑,这令牌的神通还有待验证,但如果自己没有看错,也许自己用掉始气,并不算亏本啊。

    储物袋。则是魔子蒙真的储物袋了,好东西不算多不算少,宁凡也只微微点头,其中没有太过中意之物。

    宁凡将战利品收起,头看着百里石龙,忽然开口道,

    “不论你愿不愿,不论你有多么不甘心,从今天起,你都成了我宁凡的奴仆。这就是修真的残酷,从尔等对我出手开始,便要有承受这后果的觉悟。”

    言罢,宁凡也不管神智混乱的百里石龙听不听得到这些话,直接身形一晃,飞百里石龙腹内。

    再一声令下,百里石龙便茫然地施展着土遁术,在地底移动,渐渐远去,离开了两界封所在。

    虽说出了这等变故。宁凡仍关心着南疆小比的成绩,此刻自然是要地面之上看看情况的。自己毕竟杀了那么多碎念火魂,单看自己骨牌上的分数,已达到恐怖的七万七千分。若无意外,应该能拿到南疆小比的第一吧

    南疆第一之后,便是夺陵第二轮,中州之比了,待前往中州,先便要去找欧阳暖和葬月

    当然。在此之前,宁凡还需要先突破舍空中期,突如其来的舍空中期心劫,可还被他压制着呢。

    石龙腹内,宁凡归来,而幸存着的南疆修士们,开始欢呼雀跃。

    他们竟然死里逃生了,竟从石焰魔子、百里石龙的手上保住性命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

    没有人愿意死亡,这些南疆修士之前面对蒙真魔子,选择宁死不降,那是因为气节。若能不死,当然更好!

    “多亏了宁大人出手相救,我等才能从蒙真魔子手中逃生!小人这条命,从此就是宁大人的了!”

    “阁下虽是外修,但却是我水狼部的恩人,请受我等一拜!”

    “从此恩公若有差遣,万死不辞!”

    这些死心眼、低智商的南疆修士,嘴上说要为宁凡万死不辞,那就真的要为宁凡万死不辞的。他们不会说谎,不会客套,会的那些人,都已在最初变节投敌之时,被蒙真不屑杀死。

    对众人的感激,宁凡只是随口应,并不放在心上。毕竟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他都没打算救过,这些人之所以能活命,只能说是幸运罢了。

    他最初想救的,只是塔木部的修士,以及邪羊部的修士。

    “师父你太厉害了,你竟然杀了石焰魔子,你竟然降服了百里石龙,你竟然”巴拉巴拉,是二愣子鲜于纯在叽叽喳喳细数宁凡的功绩。

    宁凡不是一个喜欢听马屁的人,但当真有一个二货围着你不停说好话,且还全都出于真心时,以宁凡的冷漠,而不由得露出笑意。

    无奈的笑意。

    这二货对他的崇拜,似乎更深了啊。可他真不打算收徒。

    当然比起鲜于纯,宁凡对多兰是更关注的。并非是关心,而是因为他之前偷听来的一些话,而有些在意了。

    石坐坐标是什么?

    能让三焰、火魂族如此看重,能让圣山仙帝里通外敌,给石焰送出情报算计多兰,想来不会是什么简单东西

    按照蒙真等人的说法,在多兰的记忆里,封印着七个石坐坐标,只是宁凡之前明明搜过多兰记忆,为何并未现什么劳什子的坐标存在。

    记得蒙真好像谈到了‘空位坐标’‘时位坐标’不同收取之法,也许是这所谓的坐标,唯有特殊手段才能从多兰的记忆里看到吧。

    “关于这次变故,你应该有话想告诉我吧。此刻人多眼杂,我不多问,待到南疆,我希望听到你诚实的答。”宁凡大有深意地对多兰传音道。

    多兰有些挣扎地咬咬唇,终于还是沉默地点点头。

    这一幕落在一些南疆修士眼中,自然是听不到宁凡传音的,只能看到宁凡与多兰眉来眼去。

    于是这些愚蠢的南疆修士,顿时自作聪明起来。

    宁大人与圣山守陵人有一腿,不会错的!

    原本对多兰不怎么感冒的鲜于纯,更是傻乎乎地开始叫多兰师娘,惹得宁凡一阵无语

    中州急报!

    南疆出现火魂暴乱,死伤暂时不明,形势刻不容缓!

    天都峰上。此刻只有天都帝处理着此事,其他仙帝早已离去。火魂暴乱绝非小事,但毕竟只生在南疆这种小地方,惊动一位仙帝也就够了。不至于让所有仙帝赶来处理此事。

    毕竟只是一批碎念火魂的暴动而已。

    天都帝高坐佛莲,握着一串念珠,微微眯起的眼睛忽然睁开。

    查探及救援之人,已经派去南疆了,此次南疆损失绝对不会小。但对于弱小的南疆而言,有这么一次血的洗礼,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部落有部落的好处,那便是群体修炼,风险小,环境安全。但也有坏处,那便是大部分人对修真残酷认识不足,缺乏血的历练

    “查清楚了吗!此次南疆火魂之乱,背后有何目的!须知火魂暴乱一次,火魂族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此事背后,必有图谋,只不知,这一次的火魂暴乱,是单纯的火魂族之举,还是又掺杂了三焰得影子。”天都帝声音十分冷漠,南疆之事虽然紧急,但也仅此而已,他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亲自前往南疆的。

    “关于南疆之乱,还没有收到任何报。倒是各大草原的武试成绩,已经6续出来了,文试武试成绩汇总后,各大草原的部落排名。也已经出来了。帝君可要过目?”一个仙尊修为的天都门徒忽然禀报道。

    “也好,索性都是等待,先看看此次夺陵第一轮的成绩吧。待老夫看后,也给其他四帝分别传去一份。”天都帝点点头,对仙帝而言,南疆之乱只是小事。自然不可能所有心神都耗在此事上。

    “百花大帝那里也传去一份么?”那名仙尊门徒小心问道。

    天都帝目中闪过古怪笑意,答道,“当然!至于她愿不愿看,就不是老夫管得了的了。”

    天都帝目光落在手中布卷上,浏览着一个个草原的成绩,以他的心智,大部分部落的成绩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差之不多,故而也不至于太过惊讶。

    忽然间,天都帝轻咦一声,目光却是落在卷末的南疆一栏里。

    “哦?南疆不是出了暴乱了,这塔木部为何还能获得如此多的成绩,莫非是乱中取利?”

    塔木部,七万七千分,当之无愧的南疆第一,比第二名召风部,足足高了六万分!

    “帝君有所不知,南疆塔木部成绩整体不高,这七万七千分,几乎都是一人所得,正是那塔木请来的外修宁凡,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七十一只碎念火魂,这才使得塔木部有了如此惊人的成绩!想必是在大乱之中斩杀的吧,有此人在,也算缓解了南疆之急。”

    “哦?一人之力,斩杀了七十一只碎念火魂,此人虽是万古仙尊,但应该受了刑环封印才对,莫非毁去了刑环?”

    天都帝神情顿时有了阴冷了。

    若这个外修真敢毁去刑环,不论他是否对南疆平乱有功,都要予以诛杀!

    “帝君的话,刑寺之内,并无刑环毁坏的消息传来,想来此人并未毁去刑环的。”

    “既如此,便算了。此人能看到圆满,还能在修为受限之时,立下如此战绩,当真是个好苗子啊,可惜是外修”

    天都帝目光闪着算计的光芒,不知在想些什么,门徒们也不敢打扰。

    “报!此次变故的始末,已经查清!请帝君过目!”

    忽有一个仙王修为的门徒,从外面闪身进入,将一封密奏交给天都帝。

    天都帝看了奏报前几行,顿时有了冷意,“果然是三焰搞的鬼。石焰魔子蒙真么,想不到石焰竟连焰祖金掌令的持有者都派了出来,真是大手笔了,他们的图谋是楚烈多兰吗?看来老夫得到的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啊”

    天都帝再往下看,神情忽然凝重起来。

    待看到最后几行,天都帝竟忽然站起,满面震惊到无法自抑!

    “金掌令传人竟然被杀!难道是哪个仙帝出手了吗,否则谁能跨过焰祖的力量,灭杀此人!”

    旁人不知,他身为中州最高掌权人,岂能不知蒙真的另一个可怕身份!

    可惜,下面的人无法将细节调查清楚,只是从那些返南疆的幸存者口中,得到了支离破碎的情报。

    “报!南疆最新消息传至,请帝君过目!”

    天都帝有些失态,霍得打开布卷,动作颇有几分急切。

    那布卷之上,写着他此刻急于知晓的答案,但这个答案,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的,使得他倒吸冷气不止。

    “启奏帝君,杀石焰魔子者,乃外修宁凡!”

    怎么可能!

    区区仙尊外修,更封印了修为,竟杀死了石焰魔子!

    那可不是普通魔子,那可是金掌令的持有者,便是他天都帝出手,也没有十足把握杀死蒙真啊!

    这宁凡如何做到的!(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