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025章 阿冯

《执魔》 第1025章 阿冯

    面具青年似乎被宁凡的行为惊到了,身形一晃顿时后退,与宁凡拉开数丈距离,目光也有了一丝不悦,质问道。

    “阁下什么意思!”

    若非面具青年并未从宁凡身上察觉敌意,几乎要以为宁凡是想对他动手了,内心更是对宁凡鬼魅般的出手速度有了忌惮。

    此地变故,引起了不少受测者的注意。那考核老者也是有了一丝不悦,只是碍于宁凡的装束,而没有插手的意图,选择了冷眼旁观。

    “舍空巅峰,且似乎已经半步踏入碎念境界了,这修为因那面具遮掩,隐藏很深,以至于我第一眼看此人时,竟未能一眼看穿其真实修为。这份修为与鲜于纯之前的修为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修为不同,性格智力也大为不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人是鲜于纯无疑。世间众生,都有独属于自己的气息,如花开千朵,便是香味再相似的同类,也终究还是有不同的。我与鲜于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纵然有这牛角面具遮掩,若我有心去看,也断然不会认错这气息的”

    宁凡眼中青芒微不可察地一闪,渐渐从面具青年身上看出一些端倪,有了一些猜测,神情愈发凝重。

    这些猜测,宁凡无法肯定,眼见围观者甚众,似乎已经引起了风波,不免有些头疼。

    他只是来报名参加血武擂台排位战而已,可不想在此惹出任何事件。

    “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与你另一半魂相识,所以乍一见你出现此地,才会有些意外”宁凡传音解释道。

    面具青年目光登时一冷,如同被触犯到最大隐秘一般,沉声传音道,“什么另一半魂,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不明白就算了。”

    宁凡深深看了面具青年一眼,转身走向一旁空无一人处,不再与任何人交谈,等待着测试到来。

    前面还有一百多号人,就算考核的内容十分简单、快速,仍旧耗费了近两个时辰,才轮到宁凡。

    而那一百多号人中,除了海巫三杰、面具青年外,也只有一二人报名成功,其他人则连报名参加血武排位战的资格也没有。

    面具青年报完名便离去了,面对舍空巅峰修为的考核老者,面具青年应对地极为从容,乃是轻松入选。

    那海巫三杰则还在此地逗留,似对宁凡的测试有几分好奇。

    负责考核报名者的肌肉老者,是上届血武擂台排位前百的一名强者,被人称作狂老祖。这是一个体修,一身爆炸般的横肉,透出足以移山倒海的力量,挥手间,连空间都有了扭曲。

    当宁凡走上前来接受测试时,狂老祖只是斜睨了宁凡一眼,语气傲然道,“老夫丑话说在前头,就算你是圣山守陵人,老夫也不会有任何留手的,接下老夫三拳以上,你可报名参加血武排位战,若接不下乃至受伤,便是圣山追究,老夫也不负责的!”

    “放心,我不是圣山守陵人。”宁凡淡笑道。

    “原来是外修。”

    狂老祖眉头一皱,继而哈哈大笑,面对宁凡之时,再无任何忌惮,而是凶焰毕露。

    “那你可要小心了,老夫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外修,此次考核是断然不可能再手下留情了!接拳!”

    但见狂老祖一踏地面,竟是瞬间从原地消失,连残影都没留下一丝。同一时间,宁凡左侧传来了一丝风动,哪里不知狂老祖是从这一面攻了过来,对方是想欺近,以拳力强攻,这是绝大多数的体修套路。当下二话不说,同样身形一晃,从原地消失。

    下一个瞬间,一旁那无人之地,忽地传出一声对轰巨响,空间极度扭曲,再之后,便有两道身影从那对轰之处显现而出,正是狂老祖与宁凡。

    这是拳与拳的对轰!

    狂老祖以看家本领破魔拳,发出了全力一击!掀起的巨大冲击波,直接冲得不少受测者东摇西晃,几乎无法站稳,神情皆是大变。

    众人这才知晓,原来狂老祖之前测试之时,根本没拿出真正的拳力测试,毕竟之前测试,可从无任何一拳,能引动这般巨大的冲击波。

    就连海巫三杰都是神情凝重,若之前狂老祖便拿出这等认真的态度考核,他们绝不可能接到破魔第十拳,甚至于此刻狂老祖打出的破魔第一拳,便已有了之前十拳合一的威力

    非碎念,几无可能接下!

    狂老祖对自己的拳力充满自信,他的眼神充满了嗜血渴望,他要让眼前这名外修的血,染红竞技场的大地!

    他自信能将宁凡一拳轰飞,然而双拳接触的瞬间,却是立刻面色大变,有了骇然!

    明明拳与拳的碰撞,狂老祖却有了一个错觉,感觉自己打中的不是宁凡的拳,而是与一整颗修真星的碰撞,拳力沉重无比!

    拳力沉重倒也还是其次,对方的拳力更透着诡异,如火山喷发一般,竟有种一瞬间的猛然爆发!

    只接触的一瞬间,他与宁凡对轰的拳骨乃至整个手臂,竟传来粉碎般的剧痛,连瞬间的承受都无法办到,被巨力一震,直接狂喷鲜血,被宁凡一拳轰地倒飞而出,身体好似一颗流星,一声巨响后,重重砸入远处的竞技场石壁之中!

    群修皆惊!

    海巫三杰更是浑身冷汗直冒,这一拳的威能,怕是一些碎念初期老怪都难以接下的,心道若这一拳打在他三人身上,一拳毙命都是大有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那狂老祖是生是死

    轰隆隆!

    那段墙壁忽然倒塌,继而狂老祖浑身是血,从那废墟之中走出,神情一派从容。

    嘶!

    众人皆是骇然,那般恐怖的一拳,狂老祖竟能从中生还,倒真不愧是血武擂台排名前百的强者!

    “小子,拳力不错,这是你的身份牌,拿去!四日后午时一刻,凭此牌前往一号竞技场,可参加血武排位战,若是来迟,是会剥夺参战资格的,切记不要迟到。”

    狂老祖貌似从容地哈哈一笑,将一道流光抛给宁凡。

    宁凡将那流光接在手中,是一个充斥雷霆之力的青色木牌。将木牌收起,宁凡深深看了狂老祖一眼,转身离去。

    “今日报名结束,尔等未得参战资格者,若还想报名,明日再来!”

    狂老祖极为不耐地将此地受测者赶出竞技场,而后关闭竞技场离开此地,到自己的洞府。

    一洞府,再难支撑,直接喷血倒地。

    “此人好强”

    对于一拳重创狂老祖,实际上宁凡也是颇为惊讶的。

    诚然,以他天魔第九涅的古魔修为,若是全力出拳,想要一拳轰飞一个舍空巅峰体修,轻而易举。但要知道,他这一拳,可并没用使出全力的,只用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力量而已。

    十分之一不到的力量,按理说不会将一个舍空巅峰体修打得如此惨,最多也只是稍稍压制对方罢了。

    却不料,领悟了古魔真髓以后,这一拳威力比之从前,竟有了不少增幅。更因为他这一拳自然而然用上了古魔破山击的发力方式,乃是他迄今为止唯一自创的古魔神通,玄妙程度非同小可,使得一拳之中蕴含的力量,有了骤然爆发,从而打出了一个小小的暴击!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暴击,直接使得这一拳的真正威力,再次提高了一倍不止,才会远远超出宁凡的预期。

    于是便有了狂老祖的惨淡下场

    也幸而宁凡最后一刻意外之下,有所收力,否则狂老祖极可能直接被宁凡十分之一拳力轰杀的

    若真是如此,恐怕就真的在这血武地下擂台引发事件了

    “看来我新创的古魔破山击,威能还在预期之上,若想纯熟控制,怕还需要一番苦修的”宁凡暗道。

    报名结束,宁凡没有在血武擂台多逛,而是直接选择离去,只是在踏足传送阵的一刻,忽得有所感应,朝某个方向望了一眼。

    而后,阵光将他带地面。

    “他好像发现我了,有趣此人就是正面战胜了百花帝道象的那个外修?”暗处,一个带着青色恶鬼面具、周身虚幻透明的男子,莫测一笑,他,是血武擂台幕后的真正主人。

    “主人猜得不错,据属下得到的消息,此人正是战胜百花大帝道象的外修。不过那百花帝重伤千年,且只是中州仙帝,神通远远比不了圣山诸帝,这外修能胜百花帝,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虚幻男子身后,几名甲胄卫士答道。

    “你们太小看百花帝了,百花峰的水,深着呢那蜂妖,深不可测”虚幻男子抚了抚胸口一道伤疤,眉头一皱。

    “蜂妖?什么蜂妖”几名甲胄卫士显然是不知情的。

    “这些事情,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便是中州五帝,琉璃城三隐帝,以及圣山十九帝,也是没有资格知晓的那可是整个大卑,五大至尊之一啊”

    “五大至尊?”几名甲胄卫士目光一震,他们头一次听说,大卑族有什么三大至尊。只是下一个瞬间,三人便一阵茫然,脑海中关于三大至尊的记忆,忽然就失去了。

    “主人刚才说了什么吗?”几名甲胄卫士茫然道。

    “说了些不该你们知道的东西不说此事了,继续说与那外修有关的情报,我对他很感兴趣。”

    “是。属下还得到一个消息,那外修因为某事,极大地触怒了楼陀大帝,更有那楼陀首徒暗地放话,要在第二轮夺陵战,给此子一个血的教训”

    “得罪楼陀?有意思”

    “属下布在天都峰的暗子,传给属下一个绝密消息,据说这个叫做宁凡的外修,曾在夺陵第一轮的文试之中,疑似看到圆满。”

    “哦?看到圆满”

    虚幻男子神情忽得一肃,转而想起了什么,露出几分沉默。

    “大卑历史之中,能在仙帝之前看到圆满者,只有三人。空焰的死帝,圣山的光明此子倒是不错。”

    “不是有三人么,还有一人,不知是谁?”几名甲胄卫士似乎头一次听说这等秘闻,不由得有些好奇。

    “还有一人,是曾盗入圣陵的某个强者,曾经心比天高,以为天下之大大可去得,却在五大至尊手中相继落败,更为了兑现与其中一个至尊的承诺,已在大卑族内销声匿迹了”

    “五大至尊?什么是五大至尊,我大卑族有这么个封号么?”几名甲胄卫士神情一震,但继而又有了茫然,有了遗忘。

    “主人刚刚,说了什么吗?”

    “嗯,说了些不该你们知道的事情。你们安排一下,四日后,我要参加排位战,七日后,我要参加夺陵第二轮。给我安排一个合适身份。我对这外修很感兴趣,或许能从他的身上得到一些体悟,突破通往准圣的最后一道隔膜。”

    “是!”

    宁凡自然不知那虚幻男子是个半步踏入准圣的狠人,却也感觉到了那人的厉害。

    宁凡不得不承认,大卑族的底蕴很深,血武擂台之下,藏着一个半步踏入准圣的强者区区一座琉璃城中,竟有不下三道堪比仙帝的强大气息,隐世不出。再加上中州五帝,及圣山的仙帝,这大卑族,可不是等闲的东天势力可比的,绝对是暗族、南族一类的超级势力了

    毕竟是圣人的裔族啊。

    且让宁凡想不到的是,竟会在这血武擂台,碰到有些诡异的鲜于纯

    鲜于纯的诡异,是否与他曾提到的那个水缸老伯有关但看他的症状,对方好似并无恶意。

    一到地面,宁凡便暗中催动神念,想要找找多兰在城中何地落脚,顺便也找了找乌老八,看看这货在他报名擂战的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

    多兰倒是找到了,乌老八却好似失踪了一般,竟无法从城内找出。

    莫非竟是困在了某地,无法感知不成?

    宁凡眉头一皱,心道那乌老八虽说惯爱惹是生非,却向来懂得趋吉避凶的,应该不会去招惹那些惹不起的存在才对。

    但这琉璃城毕竟是强者云集之地,此地老怪的隐匿气息之术,可真是玄妙到了发指,便是他这等天人修士,也是颇费功夫之后才看破的若乌老八真一个走眼,真惹了某个大能,失去下落,也不是没有可能

    嗤!

    忽有一道仓皇虚幻的传音飞剑,在这琉璃城的长街之上,破空而至,惊了无数路人。

    那传音飞剑不偏不倚,只朝宁凡飞至,一经炸开,却是一道传音之念,直入宁凡识海。

    “主子救我!”

    赫然竟是乌老八的求救传音!

    宁凡目光登时一沉,这厮果然又惹事了。只是以乌老八的实力,都无法从对方手中脱逃,而只能选择求救,足以说明对方不是等闲之辈。

    管还是不管?

    宁凡心思一转,便立刻有了计较。这乌老八固然不是什么忠诚之辈,但毕竟与老魔有一场因果,且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不论如何,总是从乌老八手中得过许多好处的,这乌老八更是他带入大卑的,自然不可能不管。

    且那乌老八做事向来留有余地,不会将任何人得罪死,大卑隐士也大多都是不喜杀戮之人,此事未必没有和平解决的余地

    心中有了决断,宁凡立刻将雨术催动到此刻的极致,琉璃城上空,顿时有了雨幕落下。

    皆是宁凡无孔不入的雨念!

    “诶,怎么好生生就下雨了!”长街上的行人,顿时因为忽然到来的细雨,散了不少。

    找不到,竟找不到!

    宁凡心中一沉,以他雨念之莫测,便是困住乌老八的地方是仙帝所在,也应该有一丝感应才对,然而搜查整个琉璃城,宁凡竟连乌老八的一丝气息都找不出,显然对方的神通已超出了他的理解!

    莫非对方竟是准圣一级的人物

    若对方真有堪比准圣的实力,却又如何能给乌老八机会、放出传音飞剑求救?又或者,此人乃是故意,要引他前去?

    如此一来,便是他不救乌老八,对方怕也已经盯上他了。

    “看来此人倒是非见不可了。此人欲见我,却又敛去乌老八的气息,不给我查探的可能,是想考验我的能耐么但若此事真有考验存在,便又不像是有恶意了”

    “又或者,此事不是考验,而是点拨我的雨术若能在如此大能的遮掩下,还找到对方,怕是能有一个不小提升”

    宁凡闭上眼,静静站在雨幕之中,神念一次次随着细雨,扫过整个琉璃城。

    找不到

    还是找不到

    雨术的领悟,早已经亲近自然,与自然之雨一般无二的。

    需要提升的,不是雨术的理解,而是神念的操控么

    宁凡好似抓到了关键,正欲尝试,那细密雨幕中,忽得迎面走来一个撑伞女子。

    就那般孤零零地站在长街上,站在雨幕中,撑着伞,看着他,用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目光。

    “苍茫蝶,你,需要帮助吗?”

    宁凡目光登时一凝。

    不仅仅因为女子的话语。

    更因为女子扯下面纱之后,那与独孤分外肖似的容颜。

    只是此女的气息,为何与那蜂妖主副妖魂,如此雷同,竟好似那蜂妖的另外一个副妖魂一般!

    此事究竟

    “看来,君已不识妾”

    君不识妾!

    宁凡犹记得,他好似在乱古大帝所赠的藏经塔中,听到过这一句。

    那藏经塔里,有他无法打开的石门,传出过这么一句,曾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你究竟是谁,是百花大帝宝库中蜂妖的副妖魂,还是另外的谁

    宁凡皱了眉。

    此女的声音,并无法如那石门后的声音一样,带给他震撼灵魂的悲伤感觉。

    虽然两道声音也有某种程度的肖似罢了

    “我是阿冯,秀坊的阿冯,你要找的小乌龟,在东城门外的南药寺”

    女子有些失魂落魄地看了宁凡一眼,撑着伞离去了。

    宁凡若有所思地看着女子背影,直到女子彻底看不到身影,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中萦绕

    此女究竟是谁!

    然而这种思考,很快就被另外一些人的吵闹所打断了。

    雨幕中,忽有几个纨绔子弟,在女子离去后,从暗地里跑出,堵在了宁凡身前。

    “你是何人!身着外修服饰,莫非是圣山守陵人吗!但就算你是圣山守陵人,我们也不会将阿冯让给你的!”

    “阿冯是我的!谁抢谁死!”

    “胡说,阿冯是我的!”

    “妈的,你敢和我抢阿冯,不是说好了来修理这小子吗!”

    “老子先修理了你!”

    “你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

    竟是琉璃城中,倾慕阿冯的一群追求者。

    这些人本是眼热阿冯搭讪宁凡,想来修理宁凡一番,却临到跟前起了内讧,五六个人一言不合,自己打了起来。

    好生蠢笨的对话,真有大卑人的风格。

    宁凡自然懒得理会眼前的闹剧,身形一晃,直接越过这些纨绔,向前走去。

    脑海中强行将与女子有关的思考终止,而是先将救乌老八的事情放在台面上。

    困住乌老八的,极可能是准圣啊。

    那个女子似乎也不简单

    借由街上某处驿站传送阵,宁凡瞬间便传送到了东城门之外。

    这是一处偏郊,只有零零落落两三个民居建在此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极为破旧的寺庙,匾上写着南药寺三字。

    南药寺地处偏僻,此刻只有一些意欲入城的行人,偶尔从寺门外路过。

    在宁凡临近南药寺的瞬间,忽有冲天阴风从寺庙之内传出,但路过的行人却好似未闻一般,对那冲天阴风视而不见。

    南药寺的大门,忽得就自行打开了。

    更有一道略显古板的声音,从那寺门之内传出。

    “你是得了那死蜜蜂指点,才找到此地的,并不算你的本事,如此取巧之举,却是失了老夫送你的一大好处,可惜,可惜”

    “前辈想要指点晚辈的,可是神念的极致运用之法神游万里么!”宁凡眼中有了追忆。

    神游万里的神通,他修道初期,就误打误撞使出过然而却始终无缘领悟。

    今日似乎是一个机会。

    宁凡话语一出,寺门内立刻传出那老者轻咦之声。

    显然对于宁凡轻易看破这一点,有所意外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