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执魔 > > 第1034章 于万人前风雨来!

《执魔》 第1034章 于万人前风雨来!

    红藏法师是一个精瘦的老僧,因为新晋仙尊境界不久,气息还略显虚浮,但与其他碎念修士相比,便强大太多了,出场的气场,也完全不是等闲真仙可以相比的,万古气势横扫四方,天地大势随之呼应,这一幕见者心惊。

    一些首次见到万古仙尊的琉璃城居民,更是有了心惊肉跳之感,只觉得面对这等气势,除了跪拜,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抵消那压迫感!

    “哦?终于轮到红藏出场了么,此子还是不错的,能在五百万年内突破到仙尊境界,算是人杰了,可惜本身不擅炼体,否则多半能带领赤峰部冲击一百剑的成绩。”

    高台最上方,始终不言的中州五帝,终于有人开口了,开口点评的,是骨灵大帝。

    “嘿嘿,骨灵道友可不要小看这红藏,据我所知,他为了这力之试炼,可专门修炼了某种秘术呢”

    “哦?骨某倒是好奇,有什么秘术能让一个不擅炼体之人,突破到百剑成绩。佛泣道友似乎很看重这个红藏啊。”骨灵大帝目光微闪,问道。

    “呵呵,道友且看下去,便可知老夫为何看中他了。”佛泣帝怪笑一声,却不解答。

    如骨灵大帝所料,这赤峰部队伍虽有仙尊坐镇,成绩却并没有好到惊世骇俗,撑到第四十四剑时,除了红藏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力竭退下了。

    只剩红藏一人,面对申二十三。

    红藏确实不擅炼体,明明是仙尊强者,肉身却还不如一些专修肉身的碎念巅峰强大,在这申二十三的巨剑攻势下,显得左支右绌。

    第60剑,红藏有了吃力之感。

    第75剑,他已经气喘吁吁。

    “看来75剑,是这赤峰部的极限了”骨灵帝话音刚落,忽然目光一亮。

    却是那红藏忽然一翻手,取出数张阴森森的符箓,大喝一声,拍在地上,顿时,地面上凭空多出数个阴森森的阵圈,并从阵圈中,生出一个接一个容貌狰狞的鬼物。

    “此子的依仗,是化鬼术么,想不到他竟修成了这种古佛大术,倒也不凡。”骨灵帝语气一转,赞叹道。

    便是天都、百花、楼陀三帝,也纷纷目光奇异,朝那红藏多看了一眼。

    唯有佛泣似早知此事,嘿嘿怪笑着,却并不惊讶。

    那红藏召出了诸多鬼物后,忽然展开神通,将一个个鬼物生吃入腹,顿时,他原本精瘦的肉身,开始胀大,皮肤表面出现了暗红色的阴森纹路,口中长出獠牙,头上长出鬼角,不知道的,或许还要以为这红藏变成了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

    然而其肉身力量却是有了十分可怕的增幅,原本75剑已是极限,但如今,却是一口气接到了104剑!

    “可惜了,此子化鬼术尚未纯熟,否则定能从那些鬼食之中获得更多增幅的,成绩也能更好看”佛泣帝微微叹道。

    忽又怪模怪样地朝楼陀帝方向问道,“楼陀道友认为,此子比你那徒儿如何?”

    “此子不值一提,如何能与我百楼徒儿相比!”楼陀帝极为自负地蔑笑道。

    “我也觉得此子不如杀百楼。”佛泣帝哈哈一笑,不再多言,继续看下一场试炼。

    赤峰部之后,又过了数场,便轮到此届夺陵战另一支黑马队伍海巫部出战了。

    海巫部的巫女巫言,同样不擅长炼体,却好歹比红藏强些,在这一轮取得的成绩,比赤峰部多出1剑。

    105剑

    “可惜了,据我所知,此女对于毒术研究颇深,而不少毒术虽说副作用巨大,却是可以增幅肉身的,此女若是用了,获得更高成绩并不难的。”骨灵帝摇头叹道。

    “哼,骨灵道友怕是忘了,那巫言,可不是冲着第一来的,也并不打算在这第一环节费太大力,此女是打定的注意,想保留实力争夺第三名。她不是石当对手,更不是我那百楼徒儿的对手,但只要胜过赤峰部红藏,便可稳拿第三,将那南海泉水收入囊中,呵呵,倒是好算计啊。想来也是百花道友嘱咐她这么做的吧”

    却是楼陀帝开了口,并朝着百花帝方向冷冷瞥了一眼。

    显然,对于巫言暗中相助百花帝一事,楼陀帝是知道的。

    “是我吩咐的又如何,夺陵战可没规定不许如此。”百花帝倒也爽快,直接承认,并还了楼陀帝一个冷厉眼神。

    二人间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好在佛泣帝马上来搅合气氛了,讲了几个极其庸俗无趣的笑话,也未能逗笑任何人,尴尬之后,忽又对楼陀帝怪笑问道,

    “楼陀道友真觉得这巫言不如你那百楼徒儿吗!”

    “自然!这巫言算什么东西,岂能与我徒相比!”楼陀帝自负道。

    “哈哈,我也觉得这巫言不如你徒,不过给你徒儿当个媳妇儿,还是可以的嘛!”

    佛泣帝的话,看似是个玩笑,楼陀帝却一瞬间目光转阴,听出了佛泣帝的暗讽。

    佛泣帝这是在讽刺他那徒儿没有妻子啊!

    杀百楼的妻子呢?

    呵呵,被杀百楼杀了啊。

    他的徒儿是狼,是一只发起疯来、六亲不认的狼,修的更是极为残忍无情的杀亲之道!

    这杀百楼出身琉璃城楼家,却在楼家之内颇受排挤,便是因为此事。杀百楼固然厉害,但这份厉害,却是用杀父、杀母、杀兄、杀妹、杀妻、杀子等一系列疯狂之举所换来的。

    且这杀百楼不是没有想过杀师!而这,也正是楼陀大帝内心厌恶杀百楼的重要原因。

    如今的杀百楼,只是因为实力不足,才没有杀师,但若此徒有朝一日机缘足够,突破仙帝境,怕是掉过头来,就要对他挥动屠刀的!

    此刻佛泣帝暗讽此事,楼陀帝自然脸上不快,冷哼一声,没有更多交谈了。

    试炼还在进行,海巫部之后,又是几支没什么看点的队伍,而后,便是石人部出战!

    石人部的石当仙尊,夺魁的呼声很高,他的出场,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

    这石当上场后,更似有若无朝杀百楼方向瞥了一眼,见对方竟然闭目养神,压根不关心自己的试炼成绩,顿时怒极反笑。

    好你个杀百楼!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一劫仙尊吗,如今我已二劫,此次夺陵战,我不为第一而来,只为向你报仇而来!

    当年你给我的羞辱,今日全部奉还!

    “你们都退下,他杀百楼是一人队伍参赛,我也不需要你们帮我参加力之试炼!”

    竟是那石当极为自负,将身后的其他石人部强者全部遣退,只独自一人,面对申二十三。

    “给我礼物不给杀了你”

    仍是申二十三近乎愚蠢的索要。

    “要礼物,没有!老子没有随地吐痰的习惯!要战便战!”

    石当直接喝道。

    这顿时激怒了申二十三,不给他礼物,便是对他的羞辱,这是他记忆深处认定的事实,这石当,实在是可恶啊!

    轰!

    申二十三巨剑斩下,石当竟哈哈一笑,直接拿肉掌去接巨剑。

    他那肉身坚硬如同中州石地的地底,以申二十三的受限修为挥动锈蚀严重的钝剑,自然是无法切开石当肉身防御的,石当以苦修多年的肉身抗衡巨剑,倒也不是托大,而是实力使然。

    1剑,2剑,3剑不过百息而已,这石当已接连接了200剑,才开始有些气喘。

    待到349剑,终于力竭,暗道这申二十三果然厉害,修为封印都这般可怕,全盛之时不知是何等修为。就是灵智太低,否则无论如何,他都要动用些圣山人脉,把这厉害无比的申字号尸魔要石人部,当个石人部的护族尸魔的

    349剑,便是34900分,这等成绩,当真骇人,放在往届一些分数不高的时候,这分数直接可以无视第二轮夺魁了!

    “这石当如何,可能比你那徒儿?”佛泣帝又是怪声问道。

    “自然不能!”楼陀帝不耐道,心道这佛泣帝为何总问这问题。

    “哈哈,我也觉得不能!”

    那你还问!戏耍我吗!

    楼陀帝更加不快,却碍于实力不如佛泣帝,忍下了不悦。

    整个广场淹没在了对石当的欢呼之中,倒也有人暗暗可惜,石当没有对那申二十三吐痰,使得他们少了一些看傻子的乐子。不过更多的人认定,这石当是因为想要故意激怒那考核尸魔,才不吐痰的,能在考核尸魔暴怒之下拿到这等骇人成绩,这石当不愧是此届夺陵第二轮的夺冠热门!

    “接下来,多半轮到你了吧!我可记得,余下的队伍除了我石人部,便是你,与那塔木部外修了。”

    石当下场后,故意来到杀百楼身边,炫耀般说道。

    原本闭目养神的杀百楼,这才微微睁开眼,看待石当的目光,只有讥讽。

    “这点成绩,便想来我这里炫耀么,你可知,为何我从不参加夺陵战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垃圾,太多了,完全无法激发我的兴趣,能让我感兴趣的,只有他。”杀百楼冷笑一声,却是朝宁凡方向一指。

    石当的神情则立刻阴沉无比。

    他竟被杀百楼说成了垃圾!可恶,可恶啊,等到了幻之试炼,他定要让这杀百楼好看!

    至于杀百楼话语里极为看重的宁凡么,石当则完全没有当事,那宁凡只是一个修为受限的外修,若修为全盛,或许他还会重视,可惜有刑环限制,便不值一提了。

    “杀百楼,你等着,幻之试炼,我必取你性命!”石当恶狠狠地放了句狠话,便退队伍了。

    绝大多数的观众都对稍后的幻之试炼更期待了,看点不只有杀百楼与外修宁凡的决战,恐怕还有石当与杀百楼的旧仇新怨呢。

    石人部之后,尚未接受试炼的,只剩下杀百楼与宁凡了。

    按照夺陵战的惯例,一人队伍往往都要留到最后,毕竟一人队伍往往都会充满看点,可作为压轴。

    杀百楼的记分牌,先宁凡一步亮起,他微微冷笑,朝宁凡方向瞥了一眼,便血光一闪,直接遁至申二十三的跟前。

    此举直接引得众人侧目,能在处处禁空的中州使用遁术,这杀百楼有些了得啊!

    他一上场,似乎一点耐心也没有,懒得浪费任何时间,在申二十三开口前,便已不耐烦地吐了一口唾沫,吐到申二十三身上。

    “你倒自觉那便开始吧”

    申二十三满意地点点头,巨剑朝杀百楼当头劈下,而杀百楼,则同样不使兵刃,直接以肉身去接那巨剑。

    10剑,20剑,30剑

    100剑,200剑,300剑

    一直到448剑,杀百楼才有些气喘。

    到了第594剑,杀百楼气力已尽,向后一撤,也不与申二十三废话,直接下场。

    而后,便是整个广场沸腾般的欢呼,比石当的呼声更高。

    更有无数原本坚信石当夺魁的人,瞬间投向了杀百楼这边!

    也有人开始为杀百楼、宁凡之间的纠纷暗暗叹息。若是不清楚杀百楼的可怕,众人还觉得这二人有看点,可一较高下,但如今再看此事,毫无疑问,杀百楼是天,那宁凡只能是地,是要杀百楼轻易踩在脚底了。

    “幻之试炼,恐怕就是那宁姓外修的埋骨之地”一些人暗中认定此事。

    对于最后一个出场的宁凡,众人也是没有多少期待的。

    宁凡是什么修为?若是全盛还好,可惜身为外修受到刑环封印,这力之试炼的成绩绝不可能太高。

    此人还是快快上场,结束了力之试炼,开始下一环节的幻之试炼吧!

    就在无数人的不期待中,宁凡的记分牌发出金光,将记分牌一拍,金光平息,宁凡才走向了申二十三。

    对于这申二十三,宁凡实际上也是有怜悯之心的,他不会同情弱者,但对于死而不屈之人,却是向来赞赏。

    这申二十三生前死而不屈,死后却遭人愚弄,真是可悲啊

    若是可能,宁凡真想给这申二十三一个真正的解脱,令他灰飞烟灭,令他从众人愚弄下消散。

    但,他不能这么做,并不想多惹麻烦,且自问也没有那等实力,令实力恐怖的申二十三解脱的。

    只是不知为何,越走近申二十三,他竟越能感受到申二十三身上所散发出的苍凉。

    不是错觉,而是真实存在,即便魂魄已经消散,但这肉身却在悲哀,在不甘!不甘心给人为傀儡,不甘心服侍一群古佛他,不甘!

    再逼近,宁凡竟仿佛从自己的灵魂深处,听到了申二十三的怒吼!

    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是一种古魔与古魔之间的感应!

    是一种,从对方血脉身处,所发出的诉求!

    “同族给我解脱”

    “我以残尸残血还你因果”

    “给我解脱”

    “我紫斗仙修不可为奴”

    “我紫斗仙修不可低头”

    紫斗仙修!

    这古魔生前,竟是出身于紫斗仙域的强者么!

    绝大多数的紫斗仙修,都会守护紫斗仙域而战死,此人也是其中之一么

    若说之前只是觉得这申二十三可悲可怜,此刻宁凡竟对这申二十三,肃然起敬。

    紫斗仙修,何惜一战,何惧一战,生死全为紫斗仙!

    紫斗仙修的烈士尸骨,不该有此苍凉结局!

    “你既要一个解脱,我便,送君一死!”

    宁凡掷地有声的话语,却淹没在风雨中,没有任何人听得到。

    雨,淅淅沥沥地下来起来,在宁凡催动雨之道则的瞬间。

    灭神盾的护体金光,属于防护类神通,是不可以使用的

    以他受限修为,不动用护体金光,想要接下比杀百楼更多的斩击,几乎没有可能。

    而他此刻的打算,也不是比杀百楼接下更多斩击!

    他要毁了眼前这名紫斗烈士的剑!

    他要毁了他的镣铐!

    毁了他的金箍!

    毁了他的尸身!

    毁了他的一切!

    送他一场灰飞烟灭!

    送君一死!

    “古怪,刚刚还烈日当空,怎会突然下雨”四周琉璃城居民大感古怪。

    却有明眼人,注意到宁凡身上的变化,大吃一惊。

    那外修,竟领悟了雨之道则,并将雨之道则的力量融入肉身,以增强肉身攻击力!

    高台之上,佛泣帝更是目光一亮,再次对楼陀帝问道。

    “楼陀道友觉得,这宁姓外修比你那徒儿,如何?”

    “不如,当然是不如!此子蝼蚁尔,岂能与我徒相提并论!想必佛泣道友也是这般认为的吧”

    “不,我可不是这般认为的。我觉得,此子比你那徒儿,厉害一点点”

    “哈哈!佛泣道友就是爱说笑话,但这个笑话,可不好笑!”

    “不信,我们打个赌如何?”

    高台上,佛泣帝在找楼陀帝打赌。

    高台下,申二十三如傻子一般,向宁凡索要礼物。

    “给我礼物不给杀了你”

    “若你办得到,便来杀了我吧!饱受禁锢的你,办得到此事吗!”

    “你找死!”

    申二十三似被宁凡所激怒,加大了巨剑力度,一战力劈太虚,朝宁凡当头斩下。

    那剑,足有十数丈巨大,与此剑一比,本就身形不魁的宁凡,更显渺小。

    狂风大作,骤雨加急,风雨之中,宁凡左手一抬,滚滚黑气顿时从其上冒出。

    旁人尚未看清那黑气是何物,便已吃惊的发现,宁凡的左手,竟已快若闪电地按在巨剑剑锋之上,其五指,更是直接洞穿了太古星辰打造的巨剑,在其上留下了五个狰狞孔洞!

    “这外修竟损伤了考核尸魔的兵刃!”

    “那可是太古星辰所打造的太古魔兵啊,便是年代久远,灵性大减,也不可能这般容易毁坏的,没看到连石当、杀百楼都办不到此事吗!”

    “此人如何做到的!”

    “等等,那不是手,是爪!”

    随着宁凡左手缭绕的黑气消散,五根锋锐如刃、寒芒毕露的妖兽指甲,落在了众人眼前。

    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扮作青灵的屠皇,微微一诧。

    这外修小鬼,竟真敢使用这个灵装!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