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军气

《青帝》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军气

    六月,远处连绵北邙山都被茂密林木覆盖着,显出一派生气来,道路已基本上修完了,并且田野里绿油油一片,水稻长势喜人,眼见着又是一个丰收年。

    楼上楼

    这时是雨天,一层雨雾笼了,整个大地若隐若现,看的都不甚清晰,只隐隐听见噼啪的雨点落了下来。

    叶青坐在主位上,请着叶孟秋坐在左侧,叶子凡在右侧,别的只有站着了,这时是吕尚静作着汇报,叶子凡又接着汇报,静静的声音洒在了大厅内。

    叶孟秋坐着,静静看着,听着汇报和议论,几个月,他就老了不少,这是失去大权后几乎必然现象。

    吕尚静徐徐说着:“各道路都基本修缮完毕,水利也是,田地由于开垦和浇灌,实际又多出了一千亩良田,本家的田地达到了一万八千亩,水利设施使年年水患基本化解,并且增产一二成,可以说,自今年夏天开始,就再无大的工程消耗了。”

    说到这话,众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露出了喜色。

    自叶青而来两年,叶家渐渐蒸蒸日上,原本旧地成功开发完,万亩新田又分流了不少田少而贫困的家庭,整个家族都有了希望,弥漫着一股朝气,但工程也大,银子流水一样花出去,现在大工程没有了,下面就多是收入了。

    叶子凡笑了笑:“的确是这样,下面我说下这半年的利润……扣掉了各种各样开支,这半年又总计有十一万两银子的收入。”

    “只是听说下半年开始种冬小麦,不再种山薯,怕是成本会抬高了,大家知道,虽这山薯不值钱,但由于我们大量需要,附近几个县的山薯,价格都抬高了。”

    叶青笑了笑,说:“我们不种,会有人种,再说万亩田的地气渐渐转好,种山薯的确浪费了些,种水稻和麦子,这万亩地才算名副其实了。”

    “而且这个山薯的问题,我以后会解决,您先继续说。”

    “恩,这直接利润不说,单是附带利润就很可观。”

    “竹叶青名声大震后,不少商人慕名前来,路线上族人开的酒店客栈都是生意兴隆,半年下来,也有三千多两银子的收入。”

    “只是家兵扩充到二百人,还有二十骑兵,供给、军备、训练,费用很高,这一项就花去了上万两银子。”

    弓刀、皮甲、防箭罩衫、防雨弓囊,除朝廷不许民间藏铁甲,几乎就是组装到了牙齿了,并且米肉供应也非常大,的确开支很大。

    说着这个,大家一阵沉默。

    “这是值得,有这样武力,对付寻常盗匪是小题大作了,就算俞家兵来,也要撞个头破血流”有一个族老自信满满说着。

    “可这不是寻常盗匪,草原上动不动就是厮杀,练出来可算是北魏附庸兵,岂是盗匪与私兵衡量

    有人反驳:“就说一句,外面这些会没有铁甲么?”

    这就使人又是默默。

    眼见气氛骤热骤冷,吕尚静就笑:“公门传来的消息,整个山贼预估三五百人到一千人间,上千人不可信,不说朝廷边防关寨是不是漏成了筛子,有这军力直接碾压过来就是,还用得着鬼鬼祟祟?估计真实精锐不多,还是马匪山贼,江湖里拉起来的所谓高手。”

    又提醒:“寻常匪寇暗算袭击可以,真的结阵打起来都不足为虑,铁甲在草原也是不多,自用都嫌不足,会发给马匪?就不怕拿了甲就开溜?”

    这说的坦荡又有趣,众人就笑了起来。

    这时叶青才开口:“围剿山贼的事已经定了,不必多论,只有千日作贼,哪有千日防贼?”

    “不过各位不必担心,除保护族人的五十人,我出动一百七十,再加上巡骑营一百,并且我还发了公函,郡里的公门会派一队公门骨于前来,里面不泛是强人,专门对付那些所谓的江湖高手。”

    “至于家族,我已命这几天收缩了,大阵也用了上来,这大阵虽在州郡上不了台面,却也不是这些贼人轻易能破。”

    “而且,除了五十个训练有素的乡兵,还有大把青壮,实力比以前都强。”

    说到这里,大家都笑了,叶孟秋没有笑,以他本心,觉得只要徐徐发展,迟早可以郡望,何必又冒险作战呢?

    临窗默默观察着外面,灯火一点点在深沉雨幕里亮着,伞一样一圈亭岗是预警,配合着大阵……可除了几个坚固节点,人都已经撤了回来。

    收缩力量,守住了核心就可——这是叶青原话。

    这样想着,心里有些认同,又听见叶青在说:“并且本县巡捕,我也派了公函,得了一批,他们作战不指望,但却熟悉地理,不会在这方面出差错,家里有事也会立刻响应。”

    “这就超过了三百人,对付这些山贼,已绰绰有余,别忘记了,我还修有道法,这些贼人坏不了我的事”

    这话一说,众人都是松了口气,叶孟秋就暗暗摇摇头,望着雨幕,不知何时,叶青就已是家中定心骨了。

    这些说完,叶青见没有异意,就脸色微沉,径自站起:“那就这样决定了,我亲自率军,家里就有祖父和叔父主管。”

    说着,就起身而下,江晨虽列席,一直没有发言,这时就跟了上去。

    芊芊和周铃在下层等着,这时静静无声,奉上了甲衣来,这甲衣是纯黑,散发着冰凉的杀气。

    她们都默不作声,为叶青穿上。

    叶青这时也不谈笑,一身甲叶铮铮作响,直直着下去,才下了楼,就见着楼上楼前面的广场上,三百人都一片齐整站立,一片寂静。

    叶青上前,侧有江晨,气宇轩昂按刀随行,充满着肃穆森严,见叶青当中站定,江晨就喝令:“列队致敬”

    只听“啪”一声,二百人都列阵,或举起长枪,或举盾,或拔出马刀,都秩然有序,分成四块,正是步兵(刀盾)、弓手、长枪、骑兵。

    这些人全部穿着黑色皮甲,人数虽少,却有一股军气透出,接着就一起喊着:“拜见家主”

    周围的巡骑营和公门的人一声都不敢吭,却都面面相觑,这和正规军无异了,小小叶家,却练得这样精兵

    叶青却不以为意,仔细看去,却见一股气冲出,有丈许高,知道这是军气,只是仔细辨之,里面还是空的,缺少了百战的杀气。

    但这是很正常的事,就冷冷的说着:“我是七品观察使,剿匪是我的责任,我不多说甚么,官府捕拿的八虎将之一,惯匪胡七,就隐藏在叶家庄不远的曾家园,今晚要一举擒杀……”

    这话一落,别的人都不吭声,县衙派来的巡捕就是一阵骚动,曾家是县内大户,怎么要对它对手,没有接到消息啊?

    这正是叶青的意思,这曾家是县内几百年的大户,盘根错节,势力相当不凡,连陆明都有顾忌,叶青却不以为意,前世他知道,曾家不但勾结山贼,而且和北魏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一抄家,自有证据,因此说着:“这事我来承担责任”

    还写了责任书,想起了陆明乐滋滋收下,他就暗笑,又坑了这个县令一把,一旦抄出足够证据,这不但是罪,还是大功,而有这责任书,这陆明就分润不到多少功劳了。

    但这不能怪叶青,谁叫他不敢共同承担责任呢?

    这时不多想,叶青双手虚按,整个场面就静了下来,他带着冷笑:“县里厢兵,已由县令陆大人主持,道路已全部封锁。”

    “我们务必将这山匪一网打尽,曾家不抵抗的话,就尽量少伤,要是抵抗,格杀勿论,同时,你们要是趁火打劫违反军律,一律格杀”

    “杀光了胡七,还有下一步行动”

    “现在,江晨上前”

    江晨这时上前,一双虎目炯炯有神,“啪”的跪下,而后面二百军都事先有过吩咐,见此都“啪”跪下。

    叶青就拿出一旗,这旗却是黑色,带着一张叶子,授给了江晨:“我宣布,叶家团练正式建立,这旗就是象征”

    “是,属下必不辱使命”江晨磕头,接了过来,迎风一招,顿时下面二百人,都一起欢呼起来

    见此,有些人不以为然,视同儿选,有些人却若有所悟,微微变色。

    叶青看了上去,只见着原本一丈左右的军气,却被这军旗吸取了,渐渐融成一体,弥漫着丝丝黑德之气。

    这旗并不是叶青获得的母旗,而举行了简单仪式,授权而成的小旗,但也和黑德军旗相连。

    这黑德军旗原本指挥千军万马,至少有十万规格,授个千人规模的小旗绰绰有余,只要这支军队以后转战千里,自渐渐充实,发挥越来越大的效果。

    这可算是建军了,但这时自不能多说,叶青说着:“现在发下军粮,每人一份,每人一斤烙饼,二斤熟牛肉、这是你们一夜的口粮”

    “是”

    一刻时辰,全部装备停当,叶青就不多说,令着:“出发”

    三百人都自大门出发,并不点火,暗夜里,和一条黑蛇一样,直入了夜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