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09章 小秘密

《青帝》 第1809章 小秘密

    青谨天

    秋色灿烂,晚风下稻田?片金黄,果蔬飘香,西山顶上的阳光,透过深红色黄栌叶,在树下投落斑斑点点椭圆,似是火焰在跳舞,通过细碎缝隙已疏朗许多,而地面上铺了层落叶,还有稻花香气随风拂过田野,到了不远小湖里。

    高空俯瞰,就会发现这湖泊是呈现圆整火山湖,但这时不知是沧海桑田地壳变迁,还是火山灰沉积太多,淹没在平原上。

    这是一片年轻而内涵深厚的大地,灵韵充沛的自然环境,不过还是有着许多人工痕迹,湖畔就有小小水坝围着,似乎经人改造成蓄水的水库,在这几天的烈日下没有干涸。

    此刻夕阳下湖水清透着一束束潋滟摇动的白光,而接着底下火脉,更有一股别样的幽泉自流,与周围湖水泾渭分明,由湖畔涌出,形成了一汪温泉,热腾腾得冒着白色雾气,在水坝闸门里泄流进水渠,引到不远一个村庄里,规模来说有两三百户人家,鸡犬相闻于阡陌间。

    一个道人循着渠水的潺潺声音,漫步来到这里,秋风飒爽拂动青色衣衫,贴合着道人年轻而挺拔的身材,他明朗视线越过稀疏的落叶混合林看过去,庄子外墙并非土墙,清水砖简单铺叠修饰见工整,显不是寻常农庄出现在仙天里建筑,就算寻常,也不同凡俗。

    稍后就是晚霞与孤鹜齐飞,树林拉长阴影遮掩住道人身形,他消失在湖畔,正值傍晚收获的牛车一辆辆到打谷场上。

    这些牛形态和地上的牛差不多,但力大,能拉着远超过地上的大车,这时停在了几架机械前,赶车男子卸下装载的灵谷灵稻,用火灵驱动脱粒机将稻谷倾泻在一侧的筐子里,准备晒干储藏。

    许多简朴粗布农妇打扮女子跟着车队后面来,速度就慢了些,有的少女发髻,有的少妇发髻,但和地上不同的是,一个个都容色俏丽,并且年轻,提篮携壶,脚上也是沾满泥浆,没有凡间常见的农活疲倦的神情晦暗,还有几个少女在队伍里嬉闹,别人也在笑着,偶尔将目光好奇投望林子这侧,似乎有歌声传来,有人驻足听着,跟着轻哼起来,清朗的男声与柔嫩的女声响起在丰收的黄昏里,最后一缕阳光就在这时落下。

    月亮在树梢间明亮起来,银色的晕光映在她们劳作一天的身体上,显得匀称而美丽,一番收拾过都不忙着家,言笑靥靥相约去庄子里的浴池,或刚刚水渠引温泉到里面,天女在闲暇劳作之余也是喜净好洁,一如她们生前习性?

    “凡人去黑水的地下世界,而因缘特别深厚,又没有成仙者,来我的仙天转生,只是一旦转生,终是不去大地上,除非有朝一日这仙天变真正世界不过现在,对于生活在这里她们来说,这就是她们的世界,她们全部吧?”年轻的道人收欣赏那些天女的目光,抬首看向天空。

    群星流转旋的正中,也即新世界正在越来越快上升的方向,一颗苍白星辰静静悬挂在天上,比昨日更清晰,这分明提醒着他,自己也生活在一个世界里,放在虚空尺度那也是星点一样渺小,而一颗更危险星点已经要来了很快就会出现在头顶,虽不再孤单,却更糟糕。

    纷纭力量在涌动着加入最后大战场,角逐这场不幸邂逅的最终胜利者,谁也不确定形势会怎么样变动,整个新世界接下来的走向莫测就连他这样幕后推动者,也只能盯着自己接下来远征方舟的前路,而顾不了太多枝节。

    “不过,和帝君交流确定的有一点没错,团结所有能团结力量,来对付主要矛盾的敌人即便无法团结,也要利用力量。”千丝万缕想法,在看到湖底卧着的一具黝黑冰棺之后,就平静下来。

    “哼,叶青!”少阴姑娘敌意的声音传来,她演得真像,完全不见了曾经道君时的倨傲,或每个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

    叶青失笑想着自己交给她的任务,招手间湖水分开抬升了这具冰棺,随着它落在湖畔温泉水渠边上,黝的色泽在洁白的月光与雾气里就分外醒目,冰晶表面墨汁一样的色泽似乎连周围雾气都染黑,但仔细看去冰晶里面又透着熔岩流浆的火色,到这夜里时清晰可见,一个少女声音也哼哼:“青谨殿下,母圣有和你说什么么?”

    “不用这般紧张,我是来放哦,送你们去。”

    叶青在旁边笑了笑,此刻分明联通到了近在咫尺的叶裕,可以感觉到小凤凰琼阳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每一寸肌肤都完全紧贴着,也亏得三人竟能在冰棺里挤这么久不出来,琼阳似乎连脸红的力气都已没有了。

    在昨日开始,她就已经经受不住身后少阴姑娘的冰凉气息,纯阴女体对于同样女性来说可不容易接受,尤其明火煌煌的火凤凰,她能与叶裕共鸣就已经是极限,于是要求让叶裕和她位置翻转,于是变成了叶裕夹在两个少女之间,前面是如火的琼阳,后面是柔媚的少阴,虽未真个销魂,但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体验,还有修行便利,都有些乐不思蜀感觉了。

    不过,温柔乡还是要结束了,属于分身金牌卧底司职就要继续,叶青正要按约将这冰棺送至红云天,一道青光穿过青谨天,落在不远的树后,叶青神情有点奇怪:“芊芊?”

    “打劫!”

    一个蒙面女仙跳出来,她身穿素净青纹白裙,胸脯丰满,绣着金色凤纹的领口严严实实,叶青目光上移,与她青色眸子对上,忍住熟悉亲密的错觉,失笑:“青鸾道友,你怎么进来了?”

    簌簌的草木拨动,又一个青衣少女跟着出来,是芊芊不好意思微笑着:“在外面刚好遇到,她要我带进来。”

    叶青“哦”了一声,仙天其实很私人的小世界,不经允许不能随意而入,自己本命道侣自能随意调动世界某些权限,再加上青鸾是她本体稍有不同,不是敌人,气息相互融洽,难怪刚刚只感应是芊芊,还好没直接落在面前,否则随意一牵手可就得罪了芊芊本体ē

    “你怕我?”青鸾绕着冰棺转两圈,手指敲打敲打冰晶,她下来自是有事,但见到叶青就习惯吵架。

    叶青说:“你要这么说,我还真有点女婿见丈母娘的感觉了。”

    芊芊噗嗤笑出声来,青鸾怒瞪叶青,恨不得咬他两口,但哼哼了二声,单感受着这仙天的结构之严谨,灵气就充盈,就估摸着至少在仙天内,未必打得赢还是算了,冷哼:“这冰棺,由我来送去。”

    心里却暗叹,前几年,此人还是渺小,现在却和自己分庭抗礼,甚至隐隐超越一线了。

    “哦,那要我送送你么?”叶青表示着。

    “你若跟着那岂不是和你送去一样了,还要我做什么?”青鸾不想他在自己面前晃悠,托起冰棺就走:“对了,之前你见红云时,都说了些什么?”

    叶青顺势跟上她,准备护送她到红云天:“就是确认一下约定,还有踢走暗帝,内容我都和帝君禀报过了,帝君没和你说么?”

    “说了。”

    青鸾挥挥手,之前叶青向‘帝君’禀报,就是向她禀报,她可听得一清二楚来着,但帝君有些话不能深问免得不信任,她和叶青拌嘴惯了,就要问个清楚:“意思我都知道,但我想你和我说详细些。”

    叶青看了一眼旁边自家道侣,芊芊只是忍笑,不说话。

    毕竟只是小事,连夫人都心向她自己本体,叶青也无法推搪,就将自己与红云交谈的每一句话细节都原样重复,娓娓道来。

    青鸾认真仔细听着,到了叶青说红云随口问他‘你和芊芊也是龙凤共鸣?’这句话时,凤凰少女的眉头微不可查皱了皱这什么意思?红云在怀疑之前伪装做青鸾分身的芊芊?

    忽然想起,之前自己作帝君身份与红云联手围杀祥云时,曾经透露下来做特使的帝妃青鸾其实是长公主芊芊伪装,以此让红云打消了对叶青紧张支援的怀疑,没想到红云事后还旁敲侧击向叶青求证,不由问:“你怎么答?”

    “我说‘是,怎么了?’”叶青说着,眉微扬看她:“怎么了?”

    “没事,就问问。”青鸾随口说,这点牵涉到芊芊的真实身份,她也不好和叶青解释。

    叶青无语:“你和红云敷衍的一样啊。”

    青鸾背过身,给他一个后脑勺,低首对芊芊说了几句话,芊芊不住点首,最后转对夫君:“我这次收获需要消化,夫君留下来陪我么。”

    叶青对她自是一万个应允,就留下来陪芊芊,看着青鸾带冰棺消失在天外,才转身将芊芊的脸颊拉成包子脸:“刚刚瞒着夫君,和人家聊什么?”

    “呜,这是小秘密。”芊芊捂住脸颊,埋首在他怀里,眼睛眨啊眨自己说谎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