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81章 失落

《青帝》 第1881章 失落

    百万年点滴流过心中,终还是没法不在乎,失落感觉在心中为什么要让事情变得这样?

    青珠也好,叶青也好,明明只要投降就好了,还有元青姐姐也一样为什么非得就杀光所有土著,收编部分带着上船,还有可能性。

    “为什么一定要你死我活?这些都是为什么?”

    新生的公民少女目光闪动,难以自制,她还不懂得人心,还不知道,有些背负的东西,道路立场,惯性,是当事人自身也无法扭转。

    甚至在相互冲突的一刻,也谈不上谁是正确、谁是错误,只有成王败寇,他们只能用自己的力量杀出一条生路,最后活下来的人在忆过往候才能评价一切,传承历史,延续道路。

    历史最冷酷,胜负论英雄,没有胜利都死了,死人是无法传承。

    与此同时,白云的一击与青珠超限力量对消,生生最后一刻击杀青珠元神,至此剑气消散在空中,紫气渐渐消散。

    甚至因青珠自爆道躯,白云虽赢了,也输了,他没能得到

    随着青珠陨落,失去主元神在暴风眼里的微操连锁,超限余波顿时再无法凝聚散开,维持不了对黄云的灭杀。

    唰!

    黄云元神侥幸得生,飞进土里遁逃,以待风头过后归方舟外黄云仙天重修,他自是用自己保守视角去揣测青珠的不羁风格:“青珠你给我等着,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青帝世界里必留有分身,这才表现不怕死,等我去刮地三尺送你永劫不复!”

    这声音,只是对着时光幽影空响,没有任何对象会声不,等等。

    呼

    半空中不知何处吹来一股青风,驱散了核心战场迷雾同时,将它元神吹得高高飘起,风筝一样挂在天空上,白茫茫的物质雾气漩涡席卷着它飞向星炉元青卡住时间点出手了。

    “黄云师兄!”白云大惊,但因刚刚击杀青珠,追之不上,同样还有红云,她连忙向叶青求援:“再帮个忙”

    叶青,情况不妙了,星核灵气源源不断涌入方舟,让面前作元舰灵的少女力量攀升到难以遏制,这是以孤身一人对抗对方道域主场的结果,不由叫苦。

    元青目光冷冷地收手,她没想到自己最后用方舟加持的驱散迷雾,只能清扫个战场,更可恶是有人还不让她清扫,不由咬牙对叶青说:“猿人,滚开!”

    “不滚。”

    叶青笑说,声音一顿,是听到了空气中玻璃破裂一样的声音心下一紧,糟,时间到了!

    与之相随是神识中凤凰鸣声弱化,几乎在元青将白云控制住同时,自家夫人以青鸾赠送封印木匣释放的时空封禁也结束了。

    芊芊手里其实还有第二下时空封禁,不用出她可是小心眼,记仇很,没有将屡屡敌视自家夫君的黄云当盟友!

    少女心中冷静无波,盘算着亲疏远近和战场分析,传音对自家夫君:“之前红云也就算了,毕竟是临时盟友,夫君你又喜欢的话,我们救下她也好,黄云的话,我可不会再救了反正只剩下元神,此役也无用我去星炉堵住伶。”

    叶青偏偏就喜欢大芊芊偶尔这样小心眼,正是妇唱夫随,配合着开夫妻黑店清场踢人,口中大叫一声:“哎!我拦不住元青黄云道友小心!”

    “我”黄云惊怒,这刻杀掉叶青的心都有了。

    “小时空走廊!”

    元青挥手,瞬息贯穿一条时空隧道在这主场,她的身影出现在黄云遁光下地面。

    战场一静,众人瞩目过来。

    风裹挟着白雾旋在黑发女子的身周,带着她柔顺的发丝飞起,烈烈舞动间有着截然相反的铁血,这时挺直脊背立在黄云遁光落点的下面,仰首冷冷看他,伸出雪白素手,似乎早就等在那里一样捏住了自投罗网的黄云灵体,啪粉碎。

    黄云,死。

    又一个陨落!

    各方接连的底牌甩出在棋盘上,砸出烟尘震荡时,堆叠起来的高烈度战场就是这样的让一方方领袖战力变得不值钱陨落,而这样,也消耗掉了元青一下小时空走廊,让她逃不去星炉内。

    轰’的一下沉猛撞击,青谨天轰然将破碎两半青珠天撞开炉门边上,余波生生撞开了散碎青珠天,取代了它封门位置,正对着星炉里要奔出来公民少女,芊芊微笑地:“伶姐姐,你不能出来。”

    “让开!”

    “姐姐记得公民的守则么?”

    “你”

    战场形势陡转,青珠天,远征军进场三座顶级仙天中第二座,于焉坠落。

    虽看起来是新五脉的胜利,但青珠原是新五脉首领,其实亏的还是远征军,只不过叛徒留着危害更大,不杀不行,杀了才算是果断止损。

    而黄云的陨落,更加剧了底子损耗。

    影龙和伏龙、离龙等都抓住时机迎了上来,口中高呼:“龙族天命!”

    红云心下微凉:“糟糕了这些孽龙,真会和青谨所笃定的那样没威胁?”

    她放眼望去,这一下新五脉五极首领,强的死,叛的死,善守的也死,只剩她和白云师弟两人,而反过来,方舟元青也被青谨天堵住了星炉归路,眼看就要陷入围攻。

    两面都是萧瑟、凄凉、势衰。

    不过对于新五脉来说,情况反是由团灭危机转到了持久战一线生机,由远征胜利向世界胜利的战略目标转移,也终在废墟上建立起基础越是高烈度对抗消耗,越是容易快速分出胜负,就之前的接连超限之力释放,首领一个接一个地死,简直不要钱一样。

    而越是低能水准的战斗,反越是磨洋工,可以消耗时间,这或在传奇唱本故事里最不受人待见,但更贴近现实的集团博弈,哪次世界大战不是打个四五年,这场先遣远征只是开头,接下来再有半年,世界抬升到这里,才会有更高能级烈度的全面战争。

    似乎是会如此了,但相比损失严重远征军和方舟,还有两个变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一个变数是叶青的实力保存,相对于远征军有利,但一个变数烛龙教实力保存,很难说会最后向着哪面倾斜。

    烛龙教比青珠更早地投机,之后在少阴姑娘的英明神武领导下一路低调,实力不损反增,在群英零落这刻,区区一支偏师反成持久战的胜负手它加入新五脉,新五脉就能赢,加入方舟,方舟就能赢。

    群龙也是有点犹豫,感觉情况模棱两可起来,都向老族长请示:“总的来说,无论加入哪面,本族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是收益和风险权衡的问题,族长您看?”

    元青喊声:“烛龙!注意你虚空灵族的立场!”

    叶青也传音说:“我建议少阴姑娘嗯,一辈子这样伪装成你最恶心龙神,这样你就可以无往而不胜了。”

    “你休要埋汰我。”

    少阴姑娘没好气地否定了叶青的不良建议,但又无法一下子说服下面群龙果断跳到新五脉,在不能太明显暴露自身疑点前提下,影后演技终遇到了悖论困局没有什么卧底,能真的决定关键。

    所幸,叶青没有指望她一个闲闲放置的棋子能完全发挥作用,而有着更嫡系可靠的道侣。

    芊芊和曹白静、周铃、貂蝉子楠、惊雨和恨云她们也配合着将仙天落下来,与叶青连接。

    轰!

    灵池翻卷,海潮震荡,叶青一归位自己仙天,顿时有了与元青道域对抗底气,扫了眼七零八落战场,新五脉仅剩白云已失去仙天,没有底牌,红云也是半个自己人,很清楚她的底细。

    叶青估摸着蛰伏到现在,终到了自己收获时候,毫不客气地将仙天堵在了星炉门口,只有道域才能对抗道域,所以

    “来吧!”

    青谨天占据了星炉连接内外的通道,占据同时,成了战场上新的焦点,目光的焦点,也是博弈的焦点,冲突的焦点,因里面伶正要杀出来的样子,和之前白云杀出星炉直击青珠实在太像,简直是历史重演。

    于是不由的场上气氛变得异样安静,就连红云和少阴姑娘,也阻挡不了她们手下人的神识串联青谨天,会不会成下一座青珠天?

    而同时,少阴姑娘带着烛龙教的抱团,则让红云也猜疑这支力量立场,各方底牌接连甩出的大冲突后,战场的烈度不断下滑,局势更扑朔迷离。

    “发动吧!”

    只有叶青和芊芊,对接下来后续没有任何迷惑,还有着后手坚定推进自己布局。

    这并非没有悬念因他们的布局,不一样。

    将来忆时或会哭笑不得,这一刻彼此都各自隐瞒自身的最深秘密,而错误判断了彼此最大底牌,导致道侣两人对于棋盘都产生了错觉,而都扛起责任前进,不知不觉相互干扰,又用更大努力偏转自己布局,这简直是一出冷幽默的现实喜剧。

    不过此刻场面上的刚刚清理了一半,还没有到真正清晰无遮时,道侣两人都不觉异常,继续奋斗。

    反过来说,死在这种奇葩夫妻黑手,青珠也不算冤枉了,他过去和伶道侣携手驾驭零号舰横扫无敌,现在反目离心,被一对道侣横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横扫的风格又不同,看上去谁没有参与追杀青珠,却是将青珠锁死两个幕后黑手,不损耗自身就达到了目的,堪称是最大赢家。

    芊芊不知道自己夫君现在感觉,她自己是没有得意。

    一时只是沉思着青珠陨落后,伶可能会有的反应,怎么样未雨绸缪

    这里是方舟,青泉书连接到世界到要一会,时差下任何讯息往返都已过时,在稍瞬即逝战场中必须第一时间做出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遗忘之地洞天辅助,也没有青脉神识网络编织的翡翠梦境,方舟舰灵云网是强大,可惜是对手的,等着她送上门去,因而只敢窃听而不敢触碰。

    全靠芊芊自己一人计算,事后望,她看似轻松埋掉了青珠。

    其实扑朔迷离形势下全场各方面权衡、估算、时机的选择,等等都是掐着最合适的节点,到这刻基本完成清场,战场形势稍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等待少阴姑娘进行拖延,心情终放松下来。

    天空中月光皎洁,夜已深了。

    精神放松才觉一阵疲倦,芊芊假格天仙道躯还不至于心力交瘁,但精神上释放感觉,也是一阵困意涌上来,身子晃了晃,又蹲在灵池里沉沉睡去

    叶青过来看她,见此没有打搅,让她多休息一会,自己出去关注外面战场,是守夜一样的守护少女入眠。

    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