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97章 遗言(下)

《青帝》 第1897章 遗言(下)

    而这时,自家道侣在当时还需要保密,只是语气平淡对芊芊:“时间发生在青朝末年的道门反扑之劫,彼时我可以转孕为凤凰之女,但那样就不能为人君了,刚在龙族统治下脱离的族人不会接受一个虚空种族统治,只有坚持人身才有可能”

    “而这人族分身羸弱,失去青朝族气支持,无法迅速恢复实力,遂又以先天梧桐木的树灵分身代行威能于天地。”

    “仙凡司职不同,于是你我渐渐性格分化。”

    “等等,性格能分化!这不是分身才有的特征么?”芊芊听到了这里,立刻失声叫起来。

    不止是她震惊,水镜画面外,青鸾也陡然间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起,目光紧紧盯着画面里那个少女灵体,看自己道侣会怎么样应,只见对方也似乎会预料到这幕一样,微微偏首,向着录影法术视角这一面望过来,目光微带歉意。

    然后,听到她轻轻说:“你没有猜错。”

    芊芊倒吸一口凉气:“那你意思是说真正青帝早就陨落了,我们两个都只是她残留下来的分身?”

    “精神不死,道路不绝,何必自贬?身份真的很重要?”

    青帝说着抿了抿嘴,这时自有一股顽强不息的生命气息,无视一切外界臧否褒贬,淡然:“而且希望还在,青朝复出,仙凡合流,你我合一,青帝就重现。”

    平淡语气中能听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使人不由遥想当年第一仙朝崩解时的抉择,那时,她是什么样的心情和决定?

    水镜画面中,芊芊呆呆。

    水镜画面外,青鸾更怔怔许久,原来是这样啊。

    “芊芊,草木生机之意,凡人之心,我早该想到这名字的含义。”

    “青帝,大树参天鼎立,天地至信之心”

    “都是当时真正帝君陨落后的两个分身通常应有个最强分身转正成主元神,而帝君主观上,选择了不转正?”

    “或者说这是客观上这是第一仙朝倒塌的反噬?人、仙合流后又割裂本源所致?”

    “第一仙朝建立,刚刚脱离原始部落不久的人族先代英杰,都还没有多少私有经济和私心,推翻龙族,推翻道国,团结在帝君周围要在地上建立人族的理想国,那次最大规模的社会实践,三百年,几千万人尝试、信赖、付出,后来四次仙朝就再没有过这样只有帝君才是最特殊一个,最深得人心一个,也必是受到崩盘反噬最大一个。”

    “所以,才合不起来?”青鸾作虚空种族的外来凤凰,有些客观能看到自家道侣的痕迹,点滴汇聚着靠近了真相。

    她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在第一仙朝都崩解后,帝君失去了天人合流的至境,失去了世界泛意识代行者的权柄,为什么还要以世界大局为重,因只有这样才能重生归来!

    才能再见到自己,她最放心不下的女儿和爱人。

    “可是为什么要一个人承担?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眼眶红了起来,抽泣低声说着,自己被瞒了七十万年!

    这真是完美的演技!

    明明只剩下梧桐木对凤凰的共生心态,扮演母亲和道侣这样久,朝夕相处,自己作枕边人竟都没发觉,即便隐隐感觉到帝君变了,行为风格变得更理性化,也只当是天地至信的定位所致根本没去想,对方只是基于先天梧桐木的树灵分身!某种程度上只是在按执念而行的复杂不确定态的模拟系统。

    而且留下的那一个凡人分身芊芊,她倒是有血有肉的真性情,却常年封印冷冻在遗忘之地洞天内,对外作天罗青种的元灵存在,最后洞天坠落地面离散,还给叶青那小混蛋给偷吃了去

    啊!对了,原来的遗忘之地洞天里,可不就是那颗特殊陨石落点,它最靠近天罗青种,甚至朝夕相处了几千年,相互之间非常熟悉,难怪芊芊流落凡间时会给气机牵引到叶青身侧

    “哼!这又算什么?一枚通灵宝玉不,一颗不化顽石和芳华木心的宿世孽缘羁绊?”

    青鸾似是一个被抛弃的怨妇,心底有着对自己命运的不满和控诉,对别人姻缘圆满的妒忌和眼红,但终还是忍着继续观看下去,看道侣在走了后留下的这段坦白总还有些别的话要对自己说。

    而画面内,一年前的少女芊芊也似乎有些恍然神情,叹了口气:“好吧,我明白你意思了,虽青朝开创仙凡合流道路还在只是那时以后,就分出我们仙、凡二个司职了?”

    “你可以这样理解。”青帝神情淡然,眸子里依旧是理性的光。

    芊芊也聪明不纠缠,转口:“但这样一来,我们还是绕不过本源比例问题,就没有道路冲突?”

    “你觉得道路是确定的?未来是确定的?决定是算无遗策的?大树就一定比小草高明?”

    青帝主不置可否地说,没有在乎利益得失,纯粹理性地评价仙凡两道,统领全局的视野,声音温和:“两相不过是模糊不确定的混沌态,别忘记我们青源的本质,是风,随时可以转化,与别脉是不同,直到彼此见面时,不确定的混沌态才会塌缩成现实,确定道基之间交换比例也决定了青帝重生归来后的份额比例,和主导权。”

    芊芊闻言情绪微微一震,不由庆幸夫君一直将她保护着藏到了天仙,点首:“原来,终最后还是落实到力量。”

    “是,我们的力量比例还是安全,至少现在还是如此,没有失衡应不会有第三方插入你我之间,青帝重生归来的主流意志和道路,会在你我之间决出胜负,但在情感和记忆来说,最后大约是不分高下的比例吧。”

    “道路什么,我作一颗小草是不在意,有情感和记忆就很好了,你这话倒让我想起来了,听夫君说起过女娲以前也是两个道基”

    “简直和我们一样,先民少女的一面是帝女,她是嫡长女,王权继承者的转化,而一面是上古妖圣,女祭司身份的转化,传颂圣贤,将治水牧民的真实历史神话成了补天造人”

    “只是女娲就没有两个本体,一直只是一个,或者说真正女娲已死了,留下来的也仅仅是两个分身,但这样也有道路未来走向的问题”

    芊芊这样举例猜测着,轻声:“夫君说是娲皇妖圣的一面是主导,而你我之间就长期是青帝树灵的一面主导吧我很好奇这中间很长一段时间,青朝之后快要七十万年了呢,我或者说芊芊都在哪里?”

    “你是封土祭祀体系的母土,是天罗青种计算核心,最后辗转到遗忘之地洞天在遗忘之地洞天坠落让你失散在人间前,一直是这样,你是作第二轮战略打击的备份存在,如果我也死了那就是你接着上阵。”

    青帝说着顿了顿,似乎是一个在交代后事的战士,语气没有多少波动:“我入局了,但你没有。”

    “你必须保持棋盘外信息屏蔽,一切需要你单独保存信息瞒过所有人,我们必须将自己也瞒过。”

    “所以连我也仅仅只知道你的存在,而不知道你的细节。”

    “假如到了关键时,破局希望在你手上就由你在棋盘外来主导。”

    “我一直忍着不去寻找你,直到这个时间的到来我道躯陨落了,你可以选择性透露告诉我一些事,也可以不说。”

    芊芊沉思了一会儿,点首:“我有一些奇特梦境,关于未来的梦境”

    青帝细细听着,不时给出自己的解读,视角与芊芊颇有些不同。

    说了许久,芊芊停住了口,突问着:“除了你,谁还知道我?”

    “没有人知道。”

    “青鸾呢?”

    “她以前也不知道,以为我是本体,以为你只是普通分身我不能告诉她青帝早已陨落,必须等到遥遥无期的青朝复出,你我合体才能重生我不能告诉她,陪伴在她身侧的只是一道母亲对女儿、对爱人感情的执念,那样子,她会受不了青帝已死,剩下只是天地至信的执念和凡人之身的执念,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残酷的真相。”

    这少女灵体声音淡淡地说,目光再度转了转,看向画面外,正与青鸾颤抖的目光隔了一年时光交汇,做了无声的口型。

    是在说对不起?

    青鸾不由叹了口气,心底已原谅了道侣的这个隐瞒,神情复杂起来,自己其实没有这样脆弱对凤凰来说,大不了让道侣转生成自己女儿嗯?可是她又不愿意,分歧或就在这里了,自己不能用自己的心思去覆盖道侣的梦想。

    不是谁欺骗了谁,只是谁都只能对自己负责,这是帝君留下的遗言?同时留下的还有人、仙合流,融合为一的重生预言。

    “我不会让你死一定会找你,祭天,重生。”凤凰少女神情坚定说。

    《》

    <!-- 代码开始 -->